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158 道皇金旨

準確地說,左丘寅等人是被困在了一座大陣中。
  那座大陣神霞蒸騰,將千里范圍之內籠罩在一重重幻象中,花鳥蟲魚、日月星辰、龍騰虎躍……每一重異象都蘊含著一股無上陣勢,聲勢頗為強大。
  不過陳汐卻是看出,那只是一座幻陣,精妙歸精妙,但卻只能困敵,沒有什么強大的殺傷力。
  甚至,在神諦之眼的幫助下,對陳汐而言,那座幻陣也是形同虛設,里邊的一切都清清楚楚映現在腦海中。
  圍困左丘寅等人的,是一群男男女女,約莫有上百人,隱匿在大陣四周,不時對困在大陣中的左丘寅等人進行攻擊。
  這些人明顯來自不同的勢力,而非是某些頂尖大勢力的子弟,各自的實力并不多強,戰力大多相當于青云總榜上排名四百名左右的強者。
  其中最厲害的,也僅僅只能躋身青云總榜前一百之列。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即便把左丘寅等人困在大陣中,可想要獵殺左丘寅等人,卻顯得尤其困難。
  畢竟,那只是一座幻陣,而非殺陣,且他們雙方的實力相差頗為懸殊,一時半刻也根本奈何不得左丘寅他們。
  “這座大陣應該是那些強者早已布下的,原本或許是為了獵殺異獸,哪想到卻被左丘寅等人誤打誤撞陷入了其中……”
  陳汐能夠清晰看見,那隱匿在大陣中的強者,見遲遲無法將左丘寅等人拿下,神色間皆都泛起一抹焦急猶豫之色,隱隱還有著一抹忌憚。
  顯然,他們早已猜出了左丘寅等人的身份,可為了獲取星值,他們還是選擇了悍然動手,可惜由于實力相差太多,卻是久攻不下。
  并且隨著時間推移,他們非但沒有獵殺掉一個左丘氏族人,反而被左丘寅等人反獵殺了十多強者……
  這一切,都讓那隱匿在大陣四周的其他強者都有些躁動,猶豫不安,不知是該退,還是該繼續攻擊。
  見到這樣一幕,陳汐不禁搖頭,骨頭就是再難啃,可如今已是騎虎難下,自當拼盡一切去戰斗,哪還能再去優柔寡斷?
  即便選擇離開,也當立刻抽身而去,一旦猶豫,局勢必將愈發不利。
  果然如陳汐所推測那般,沒過多久,那些圍困左丘寅等人的強者,再次被獵殺了十多人,令得其他強者都是色變不已。
  然后,他們再也不敢遲疑,轟然四散,逃向四面八方。
  看見這樣一幕,陳汐眼眸一瞇,拿出那一張漆黑大弓,拿出一柄仙劍為箭矢,臂膀開張,弓弦如滿月。
  嗡!
  陳汐眉心豎目泛起縷縷烏光,猶如漩渦,一股偉力流竄在弓身表面,仙霞氤氳,隱隱有龍虎之音響起。
  嗤啦!
  一箭破空而去,似驚虹貫空,瞬息千里。
  嗤啦嗤啦……
  一箭放出,陳汐毫不留手,弓弦再次連續開張,一柄柄仙劍化作鋒利肅殺的箭矢,在眉心神諦之眼的鎖定之下,飆射而去。
  挽弓當挽強,擒賊先擒王!
  快、準、狠三字,便是箭道最本質的精髓所在。
  ……
  “這些土雞瓦狗,還想埋伏獵殺咱們,真是可笑。”
  “由狩獵者成為獵物的滋味肯定不好受,我理解他們,哈哈。”
  “先破陣,那些蠢東西應該還沒逃多遠,居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這次非給他們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不可!”
  大陣中,看見那些敵人轟然四散奔逃,一眾左丘氏子弟皆都冷笑不已,說話時,更是施展各種手段,將那一座幻陣轟的劇烈晃動不已。
  “不用追了,等破陣之后,咱們就前往中央區域,別忘了,那個該死的東西說不定還綴在咱們身后。”
  左丘寅聲音冰冷,透著一股無比怨毒。
  眾人心中一凜,臉上的興奮得意也是一掃而空,變得陰沉狠戾起來。
  轟!
  一聲巨響,那座幻陣被破開一個裂縫。
  “大陣破了……”
  一名左丘氏子弟精神一振,就要沖出去,但只覺眼前一抹刺目的光閃現,下一刻,他就一聲慘叫,身上血光綻放,整個人被貫穿飛了起來,還未墜地,就化作一抹紫光被帶出了十方血地。
  該死!又是那小子!
  其他人見此,皆都悚然,驚怒無比,下意識朝一側閃避而去。
  砰砰砰……
  一柄柄仙劍所化的箭矢,從那一道裂縫中沖入,冰冷、肅殺、無情,將虛空都摩擦出一團團刺目的火花,發出嗚嗚咽咽刺耳難聽的尖嘯。
  有數名左丘氏子弟反應不及,直接被洞穿身軀,血水迸射,化作紫光沖霄而去。
  還有一名左丘氏子弟眼見就要被擊中,他臉上狠色一閃,卻是在那箭矢還未及身的那一剎那,直接化作一抹紫光消失不見。
  至于其他人,已是早有防備,并未受到傷害。
  “可惜,只獵殺了四人,其中一人還主動激發紫綬星章,選擇了離開十方血地……”
  千里之外,陳汐喃喃自語了一聲,向遠處揮了揮手,然后轉身消失。
  大陣中的左丘寅許久之后才反應,立刻咆哮:“說多少次了,讓你們小心點,你們他媽全都是聾子!?”
  吼聲一出,竟是突然冷場,左丘寅這才猛地想起,那些不小心的都已被帶出了十方血地……
  左丘寅只覺無比煩躁,用力揮手:“破陣!走!”
  可是這一路上卻是注定他們無法安穩,陳汐猶如飄忽不定的鬼魅般,時不時用偷襲狙殺的方式,向他們放冷箭,簡直如跗骨之蛆一般。
  雖然沒對左丘寅等人造成什么傷害,卻令得他們神經一個個緊繃起來,草木皆兵,疑神疑鬼,連續兩天下來,左丘寅等人心神消耗劇烈,神色間都有些萎靡不已,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致。
  被頻頻偷襲不說,這一路上他們還沒賺到一個星值,根本就不用想,他們在浮光仙壁上的排名只會越來越靠后!
  這一切,都讓左丘寅胸口如同堵塞了一塊大石頭,說不出的難受。
  在第二天傍晚,左丘寅再也受不了,面對著空曠無人的山峰峽谷,厲聲咆哮:“陳汐!出來!我左丘寅就在這里,敢不敢像個真正的強者一樣戰斗?”
  群山峽谷中一片寂靜,只有左丘寅的吼聲在不斷回蕩。
  “九千四百個星值,聽說當年炎雨?凌輕舞參與這第二輪考核時,也只賺錢了九千星值而已,就排在了第一的名次上,也不知我如今的排名又是多少了……”
  聽到左丘寅的咆哮聲,陳汐充耳不聞,開始檢查紫綬星章中的星值。
  第二輪考核已經到了最后階段,這時候他即便主動激發紫綬星章的力量,離開十方血地,也完全可以順利進入第三輪考驗中。
  按照陳汐所知,現如今只怕有不少實力相對較弱的強者已是退出了考核,而選擇留下來的,只怕都是那些頂尖大勢力的子弟。
  原因很簡單,其他強者可以不在乎排名,但對于這些頂尖大勢力的子弟而言,排名卻是比任何東西都重要。
  這關乎到他們背后宗族的榮譽、更關乎到他們能否從宗族中獲取更多的資源和地位,所以他們不能不在乎了。
  左丘寅厲聲大吼了一陣,自己也感覺很沒意思,甚至有些丟人,于是他陰沉著臉,再不發一語,轉身就要帶領其他族人繼續趕路。
  不過他突然眼瞳一縮,仙識中感應到在極遠處的一個地方,陳汐的身影大搖大擺出現,正沿著另一側的山峰,和自己同時前進。
  這一切都擺明告訴左丘寅:不把你們獵殺干凈,誓不罷休!
  左丘寅一時之間,竟有些惘然了,不知道該怎么辦,追又追不上,又甩脫不掉對方,關鍵是他們身為左丘氏族人,在這次關乎家族榮譽的考核之中,還不能選擇立刻離開這十方血地!
  而在外界,很多人都已發現,在這兩天中,排名第一的陳汐,星值竟是沒發生任何變化,不出半天,就會被排名第二的佛子真律反超。
  這種情況若是繼續延續下去,陳汐的排名甚至會被姬玄冰、趙夢璃、鐘離尋等人也都反超了。
  這樣一幕,引起了不少人的感慨,愈發認定,在這第二輪考核的最后階段,孤身一人的子弟,永遠不可能是群體力量的對手。
  像陳汐,就是活生生上的例子。
  同樣,也有不少人發現,左丘氏那些參與考核的子弟,星值居然也沒發生變化,排名更是被連連反超。
  在上古世家、佛界、龍界、凰族等頂尖勢力之中,左丘氏子弟的排名,已是遠遠落后,很是顯眼,引起了不少的竊竊私語聲。
  而聽到這些議論聲,感受著四面八方的異樣目光,左丘珂等人的臉色也是陰沉無比,若非礙于身份,他們都恨不得拂袖而去!
  太丟人了!
  他們左丘氏屹立仙界這無垠歲月以來,何曾遭受過這等窘迫處境?
  “傳令給溫叔,我要讓他不惜任何代價,都要將那陳汐立刻驅逐出第二輪考核中!”左丘珂咬牙切齒傳音,一字一句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樣。
  其他左丘氏大人物沉默,心中皆暗嘆不已,此時將那陳汐驅逐出去又如何?他還是能夠參與到第三輪考核之中的……
  “快!聽到沒有!?”
  左丘珂咬牙,她也知道自己在做無用功,可她就是咽不下這口氣,就是不能容忍陳汐的名字出現在那第一名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