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59 諸神贊美

夜晚。
  左丘寅等人駐守在一片平原上,略作休整。
  這里已靠近十方血地的中央區域,而在眾多區域中,論及惡劣和兇險,當屬中央區域和蒼穹區域為最。
  這兩片區域,不止是環境惡劣,分布著諸多的空間裂縫,時空風暴,最重要的是,其中還盤踞著相當于大羅金仙級別的異獸、異族!
  一般而言,在第二輪考核的前期,沒人會前往中央和蒼穹兩片區域中冒險,即便是在考核的最后階段,也只有那些頂尖實力的子弟會結伴進入這兩片區域中,目的自然是為了賺取更多的星值。
  因為在這兩片區域之中,雖然兇險無比,可獵殺異獸異族時,所賺取的星值數目也是極為驚人。
  也正因如此,中央和蒼穹這兩大區域,也往往是那些頂尖勢力子弟之間角逐和競爭的舞臺。
  因為他們在考核的最后階段,都會選擇進入這兩片區域,自然不可避免地會發生競爭和廝殺。
  夜色中,左丘寅抬頭,遙遙望著極遠處的一座山巒上,那里,隱約有著一道身影駐足,正是陳汐。
  “真是陰魂不散啊!”
  左丘寅喃喃自語一聲,情緒復雜無比,他們原本是狩獵者,對方是獵物,可如今卻是角色互換,他們成了獵物,而對方成了狩獵者。
  那種憋屈、惘然、怨恨、憤怒、不甘的滋味,積攢在心頭,讓左丘寅竟生出一股無力的感覺。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情緒平復下來,然后目光一掃附近同伴,見他們神色雖警惕,但眉宇間卻有著一抹難掩的疲憊萎靡之色。
  這讓左丘寅心中再此一沉,很清楚,這種狀態若一直持續下去,哪怕就是進入中央區域,他們的處境也會變得越來越危險。
  必須找個機會除掉此子!可是……究竟該怎么辦?
  左丘寅這幾天都快想破了腦袋,都沒想出一個能夠對付陳汐的法門,因為對方根本就不靠近他們,一直綴在千里之外,時不時還以“箭道”偷襲他們,這種追也追不上,甩也甩不開的感覺,簡直都快把他逼瘋了。
  嗖!
  一抹雪亮的流虹在黑暗中閃現,下一刻已出現在左丘寅身前,赫然是那一頭魔布鳥。
  看見它,左丘寅臉上不由浮起一抹慚愧之色:“抱歉,讓你家主人失望了。”
  那魔布鳥幽幽嘆了一口氣:“主人已了解了你們的處境,放心,從明天開始,姜氏、龍界、聞人氏的子弟,就會前來幫助你們。”
  左丘寅心中一震,臉上的慚愧之色卻是愈發濃郁。
  原本,他們左丘氏和姜氏、龍界的子弟都是可以比肩的存在,如今只為了對付一個人,卻逼得他們左丘氏不得不向其他勢力求助,這本是就是一種莫大的恥辱。
  至于那聞人氏,雖比不得他們上古七大世家這等勢力,也算是那冰穹仙洲中一等一的頂尖勢力,勢力之雄厚,和他們左丘氏也不相上下,唯一不如左丘氏的就是底蘊。
  這就和古老世家和新興豪門的區別一樣,勢力相當,底蘊不同而已。
  偏偏地,他們左丘氏如今卻需要向聞人氏求助,就好比一位貴族向暴發戶求助一樣,令得左丘寅心中愈發不舒服。
  可在現實面前,他們卻只能認了。
  “主人為此,付出了極大的代價,接下來的行動,可莫再讓主人失望了。”
  魔布鳥嘰嘰咕咕說道,“不過,你們也不必為此有什么負擔,現如今,十方血地中所有勢力都已清楚,那陳汐擁有九千余星值,暫時位列第一名,儼然已成了所有人眼中的香餑餑,欲要將其獵殺,獲取其身上的星值。”
  頓了頓,它繼續道:“并且我已按照主人的吩咐放出消息,那陳汐就在這片區域,不出意外,明天開始,就會有不少勢力聞訊而來,到時候,那陳汐的處境和過街老鼠也沒什么區別。”
  聞言,左丘寅精神大振,眸光精亮,拱手道:“多謝!”
  魔布鳥不再多說,展翅倏然化作一抹白虹,消失在黑夜之中。
  “全身戒備!用不了多久,那小子將再沒有機會出現在我們面前了!”左丘寅深吸一口氣,飛快傳音給其他人。
  眾人登時也是精神一振。
  這些天,他們早已被跗骨之蛆般的陳汐折磨得生不如死,此時得知這一切,心中自難免激動不已。
  見此,左丘寅心中積攢許久的抑郁之氣終于舒緩許多,仰頭望著極遠處那一道隱隱約約的身影,唇角不由泛起一抹冷意:“螻蟻般的東西,看你還能蹦跶多久!”
  嗤啦!
  就在此時,一抹流虹突然從遠處飆射而至,鋒利、肅殺、精準、裹挾著一股無堅不摧的恐怖氣息,徑直朝左丘寅咽喉激射而來。
  對于此,左丘寅臉上的冷意愈發濃郁,這幾天,陳汐經常這么干,時不時放一兩道冷箭,為的并非是獵殺他們,而是消磨他們的斗志。
  心中雖如此想著,他動作并不慢,身影一閃,已是輕松避開這一擊。
  砰!
  仙劍所化的箭矢落空,將一塊巨巖崩碎,碎石亂飛,地面上更是被犁出一道觸目驚心的裂痕。
  旁邊一名左丘氏子弟道:“寅哥,小心一些。”
  “哼!和以前一樣的把戲而已,不用緊張。”
  左丘寅話音未落,忽然視野中亮光一閃,又是一道箭矢破空而至,他感應極快,身影一閃,再次輕松避開。
  不過這一箭并沒有瞄準他,而是射向了旁邊一片臭水溝中,那臭水溝猛地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炸,噴灑出大量腥臭難聞的液體,迸濺得到處都是!
  這些液體威力一般,根本奈何不得左丘寅等人,可是甫一擴散在空氣中立刻發出奇臭無比的氣味,惡心人的威力還是很一流的。
  “看,這小子如今也只會耍一些這樣的小把戲了。”左丘寅皺眉,鼻中滿是惡臭,但他卻已不會再動怒。
  其他左丘氏子弟聞言,皆都哈哈一笑,輕松不少。
  左丘寅也是輕笑出聲,調侃道:“這小子整天放冷箭,到如今我都從他手中搜集到三十多柄仙劍了,你們說,他像不像送財童子?”
  “像。”其他人異口同聲,旋即都大笑不已。
  嗤啦嗤啦……
  一陣破空聲再次響徹,這次卻不是一道箭矢,而是十余道,每一道都猶如撕裂黑暗的一抹光,呼嘯而來。
  左丘寅等人早已有所防備,輕輕松松就閃避開了各種攻擊。
  “看,這小子惱羞成怒了!”
  左丘寅再次出聲調侃,其他人笑得愈發猖獗。
  不過讓他們意外的是,今天的陳汐似有些不正常,直到現在也沒有停手的意思,反而又連續發出了一道道箭矢。
  每一道箭矢都如同撕破虛空而落的流星,尖嘯之音如潮水般響徹天地之間,嗚嗚咽咽,刺人耳膜。
  “這家伙,果然是咱們的送寶童子!”
  “哈哈,這樣也好,這小子身上仙劍這么多,也算一筆不菲的戰利品了。”
  “這個白癡,連續追蹤咱們幾天,見遲遲奈何不得咱們,終于沒耐心了嗎?”
  一邊閃避著撲面而至的鋒利箭雨,左丘氏的族人一邊出言譏諷陳汐,聲音還頗大,震蕩天地,似唯恐那在千里之外的陳汐聽不到一樣。
  “還是小心一些,我覺得這小子今晚太不正常了,似乎又要施展什么譎詐詭計一樣。”有人提醒道。
  聞言,左丘寅眼睛一瞇,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他們閃避這些箭雨時,似乎比以往要輕松許多。
  “唔,我怎么感覺,那些箭矢根本就不是朝咱們飛來的?那小子今晚的箭道水準太有些太差勁了。”有人嘀咕了一聲。
  這句話一出,令得左丘寅心中咯噔一聲,目光霍然一掃四周,那些箭矢落地的方位似乎有些……
  轟!
  不等他想明白,猛地一聲驚雷似的破空聲響徹九天十地,一道煌煌浩大、耀眼無匹的箭矢,撕破永夜,橫空而至,宛如一抹白晝突然降臨黑暗中。
  這一擊,比之剛才所有攻擊都可怖,氣息凜冽、冰冷、肅殺之氣猶若實質,有一種直抵人心的恐怖力量。
  最最重要的是,這一擊依舊不是朝他們任何一個人射來的……
  這家伙究竟要鬧哪樣?
  眾人怔然。
  而左丘寅心中卻猛地冒出一股寒意,厲聲叫道:“快!快離開這里!那小子在以箭矢布陣!”
  聲如拔地旱雷,透著一股驚怒。
  眾人悚然一驚,可惜還不等他們有所動作,只聽轟的一聲驚天巨響,那一道煌煌如白晝降臨的箭矢硬生生鑿進附近一處地面中,這一刻,方圓千里內的地面都劇烈晃動了一下。
  然后,方圓千里之內,一道道熾白光束沖霄而起,猶如一道道雪亮粗大的通天鎖鏈,漫天飛舞,將那一片天地籠罩。
  一剎那間,這片區域全部被白茫茫的光所充斥,刺目無比。
  “白煞罡斗陣,終于成了……”極遠處的地方,陳汐喃喃,臉色蒼白透明,眉宇間卻盡是輕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