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62 大放異彩

鑒心湖之畔,氣氛緊張,鴉雀無聲。
  所有的目光,都緊緊盯在那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等十人身上,為了第一時間搶得橫渡鑒心湖的機會,他們不敢有任何的疏忽。
  嘩啦!
  就在這一片寂靜中,一名子弟按捺不住,不等前方的趙夢璃踏上礪道石,就縱身躍入了那鑒心湖中。
  但可惜的是,他腳步剛跨入湖中,一圈漣漪就擴散而來,將他沖擊的身形不穩,還未掙扎片刻,就一頭栽倒在湖中,被一股無形力量卷走,消失在場間。
  一人冷笑道:“心急氣躁,不懂量力而行,這等道心,又如何能渡過這鑒心湖的考驗?活該被淘汰掉。”
  那道臺之上,一眾道皇學院的大人物見此,卻是神色平靜,不發一言,顯然,他們早已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畢竟,像這樣冒失的舉動,在往屆的第三輪考核中,也是經常發生的,他們早已屢見不鮮。
  就在這時候,那趙夢璃身影一閃,第一個踏上了礪道石之上。
  嗖!
  與此同時,陳汐的身影動了,幾乎是在趙夢璃的腳剛踏上礪道石,他人就已踏入了湖水中。
  也有十多個和陳汐一樣同時出動的,但速度卻沒有陳汐快,見他已搶先踏入湖中,這些人連忙止步,皆都搖頭嘆息不已。
  腳步入河,陳汐感覺很怪異,這“太玄魂水”和一般的水不同,如同黏稠的泥沼一般,極為沉重,且透著一股奇寒沁骨的力量。
  而在身體碰到湖水的那一剎那,陳汐立即就感覺到,一股奇異的力量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體內,沖擊自己的道心,這種力量一開始像涓涓細流,而后便如同長江大河,洶涌澎湃。
  這一切都讓陳汐有種錯覺,仿似自己的道心被汪洋大海包圍,無孔不入的攻擊,從四面八方席卷沖撞在道心上,令得他渾身難受,像被人攥住了自己心臟狠狠蹂躪一般。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心之上,驀地涌現出一道虛空的小人身影,面容模樣和他一模一樣,一襲青衫,手持道劍,輕輕一斬,就將那些攻擊悉數瓦解崩潰。
  這小人身影,正是陳汐的“心魂”,乃是心之秘力達到極高層次,才會凝聚而出的魂魄之物,代表著道心的堅韌、強大、靈性十足。
  見陳汐在湖中站穩腳步,岸上眾人皆都嘆息不已,知道又錯失了機會,唯有等陳汐登上一塊礪道石,這個方向上才能再次踏入湖中。
  若不然的話,下場和之前慘被淘汰的那人一模一樣。
  不過,令眾人驚疑的是,就在陳汐剛在湖中站穩腳步,居然有五六人緊跟其后,似要也隨之踏入湖中。
  那為首的,是一名黑紗罩身,氣質幽冷孤峭的女子,赫然是殷妙妙。
  陳汐怔然,分明看到,以殷妙妙為首的這群人,看向自己的目光中皆都充滿敵意,不過卻無一人是左丘氏之人。
  他眉頭一皺,目光一瞥岸上的左丘氏族人,見他們一個個抱臂冷笑,眉宇之間帶著一抹狠戾得意之色,頓時就明白,殷妙妙等人一定是被他們所指使,要用一切辦法阻止他通過第三輪考核!
  誰也沒想到,會有這樣的事情即將發生。
  因為幾乎所有人一下子就看出,殷妙妙一行人的出現,完全就是針對陳汐的!
  眾人驚疑不定,很難理解這種行為。
  這可是在一眾道皇學院大人物的目光注視下,難道這些家伙就不擔心遭受懲罰?即便這種行為不算破壞規矩,可必然會遭到那些大人物們的反感。
  旋即,當看道殷妙妙等人神色中那一抹決然之色時,在場大多數人都隱隱約約明白了過來,他們明顯都沒打算通過考核,自然不會在意進入不進入道皇學院了。
  好狠辣的手段!
  考核都進行到這等程度了,左丘氏居然還能下這么大的血本,寧愿犧牲數個有可能進入道皇學院的名額,也要阻止陳汐順利通過考核,這可是大手筆啊。
  有些知情人已猜出其中玄虛,心中都暗暗吃驚不已。
  而見到這樣一幕,那道臺上的大人物不少都皺了皺眉,目光有意無意瞥了一眼坐在周知禮身旁的那名中年身上。
  那中年一襲錦袍,膚色白凈,體格富態,像一個養尊處優的富家翁,看見那遠處一幕,他神不動,色不變,慢條斯理地啜著杯中茶水,顯得很是平靜悠閑。
  此人,便是外院副院長左丘鴻,執掌刑罰、科律之事,權柄極重,地位僅次于外院院長周知禮。
  看見左丘鴻這副做派,其他大人物眉頭又皺了皺,最終也沒有多說什么。
  而那中央位置的周知禮,一直平靜如故。
  “你們要干什么,還不給我止步!”那湖畔遠處,木小六看見這樣一幕,忍不住大喝出聲,義憤填膺。
  “卑鄙!這等做派,成何體統!”
  “無恥宵小,陳汐豈是你們可以害的!滾!”
  就連附近其他子弟,都也看不下這樣一幕,紛紛大喝出聲,有人甚至沖過去攔截,可惜動作慢了一分,根本來不及阻止。
  而在怒罵聲響起時,殷妙妙已是帶著那五個子弟,踏入湖中。
  一人見此,急得大罵:“畜生!敗類!陳汐這般人物,注定要成為仙界新一輪驕陽,如今卻要毀于你們手中,你們……該殺!”
  其他人也無奈嘆息,尤其是一些和陳汐并無仇怨的子弟,見此都禁不住心生同情,氣憤不已。
  嘩啦!
  殷妙妙等人甫一踏入湖中,還不等站穩腳步,就猛地揮動雙手,掀起湖水巨浪,一派哪怕就是被淘汰,也要拉陳汐下馬的模樣。
  之前趙夢璃他們,踏入水中,行動緩慢,更不敢有任何動作,生恐掀起一些漣漪了,可現在,殷妙妙等人剛一進入湖中,就掀起層層浪濤,那等情景,令得湖畔不少子弟都不忍睹目,閉上了眼睛。
  那可是“太玄魂水”!
  單單是漣漪所化的沖擊力,都讓人吃力無比,更何況是這一層層的浪濤?
  眼見那一重重的浪濤就要沖刷到陳汐,陳汐突然舌綻春雷,輕吐一字:“滾!”
  隨后,陳汐周身洶涌出一股無形力量,化作狂風,猛地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不僅把“太玄魂水”所化的攻擊震碎,還繼續向四周擴散,掀起重重浪濤,轟隆一下,砸在了殷妙妙等人身上。
  六人如同被無形的大錘砸中,各自發出砰的一聲巨響,慘呼出聲,下一刻,除了殷妙妙之外,其他五人直接被那大湖中的力量卷走,淘汰出局。
  自始至終,他們連抵抗掙扎的力量都沒有!
  而之所以殷妙妙沒有被淘汰,是因為她被陳汐一手抓在了手中!
  眾人嘩然,不敢置信地看著這樣一幕,差點以為自己眼花了。
  那可是“太玄魂水”中,蘊含著專門攻擊道心的無形力量,只一縷漣漪,都讓人吃力,抵御艱難,任何招式都無法將其抹殺,可陳汐倒好,非但不懼漣漪攻勢,且硬是把那重重浪濤給擊碎了!
  “這好像是……心魂之力!”
  那道臺之上,一眾大人物眼眸一縮,暗驚不已,就連那王道廬和周知禮兩位半步仙王級存在,也都微微一怔,眸中閃過一抹訝然之色。
  顯然,他們皆都沒想到,陳汐以玄仙初境修為,就能晉級到心之秘力四大境界中的第三境——心魂之境。
  “不錯的年輕人。”周知禮開口,點評了一句。這也是考核開始至今,他第一次開口說話。
  在場之中,唯獨左丘鴻握著茶杯的手猛地一緊,面部線條僵硬,再沒了之前的悠閑從容模樣。
  至于那些左丘氏族人,更是目瞪口呆,一副見鬼的模樣。
  此刻的陳汐,周身散發著無形力量,如同山岳一般的身影無比偉岸,心魂的力量向外擴散,將附近湖水中的漣漪和波瀾一一化解,宛如水中礁石,任憑沖刷,巋然不動。
  而殷妙妙則被他用手攥住咽喉,瑟瑟發抖,望著陳汐的目光中又是怨毒,又是惘然,不知道他為何會救了自己。
  “留下你,只是想問你一句,給左丘氏充當爪牙,對得起你殷家之祖嗎?對得起來自神衍山的符道傳承?”陳汐平靜傳音問道,眸光漠然無情。
  殷妙妙俏臉一下子煞白,花容慘淡。
  砰!
  陳汐再懶得理會她,甩手將她丟進湖中,掀起一片浪花,將其卷走。
  附近其他人見此,并未覺得過分,只是好奇,陳汐究竟以傳音之法,和殷妙妙說了些什么,為何在最后那一剎那,她的臉色會變得如此灰敗頹然。
  不等眾人反應過來,一陣嘩嘩聲響起。
  而后,在一道道震驚的目光注視下,陳汐身在湖中,卻如履平地,神色沉靜從容,所過之處,浪濤滾滾,卻不能沾染其身,衣衫獵獵,宛如凌波而行。
  幾乎僅僅幾個呼吸之間,他就橫跨千丈距離,抵達湖心一塊礪道石之上!
  全場震驚,鴉雀無聲。
  ——
  PS:今晚沒了,加更我會另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