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63 爭鳴道鐘

直至陳汐抵達礪道石上之后,在場眾人這才從震驚中醒來,嘩然不已。
  此等道心境界,在同輩之中,足以冠上“無雙”二字!
  誰也沒有想到,才只玄仙初境的陳汐,道心修為居然這般高超,偌大一個鑒心湖,竟無法阻擋其步伐。
  人所眾知,道心力量玄而又玄,宛如飄渺天機,是一種心之秘力。
  道心越是堅韌,在修行之路上就能走得更遠。這種力量,分作了心氣、心丹、心魂、心嬰四大境界。
  不過雖有境界,三界中卻幾乎沒有有關心之秘力的修煉體系,換而言之,就是人們都知道心之秘力的存在,但卻不知道該去如何修煉它。
  歸根究底,還是因為這心之秘力太過虛無縹緲,幾乎是無跡可尋,無處下手。
  直至如今,三界中的共識就是,想要提升心之秘力,只有兩種最粗糙的辦法,一是斬殺大罪愆者,積累功德之光來提升心之秘力。
  二是隨著自身的修為境界提升,心之秘力自然會隨之提升。
  但無論是哪一種辦法,都不是心之秘力的修煉法門,因而對心之秘力的提升,也僅僅只能起到最基礎的作用。
  像在場這些三界中最頂尖的一群子弟,天賦超凡,驚艷群倫,可論及道心修為,最多也不過處在“心丹”的層次。
  即便是那端坐在道臺上的大人物們,也才只寥寥幾個達到了心魂的水準,像周知禮、王道廬等等。
  可他們要么是圣仙境以上的存在,要么是半步仙王級的老古董!
  所以當看見才只玄仙初境的陳汐,居然擁有“心魂”之境的道心修為時,不少大人物才會動容不已。
  所以從考核開始一直未曾開口的周知禮,見到這樣一幕時,說出的第一句就是:“這年輕人不錯”。
  這句話看似尋常,可能從他這樣一位在荒古時期都赫赫有名的通天人物口中說出,已是一種極高的贊譽了。
  嘩啦!
  這時候,有人見陳汐走的如此輕松,還以為那鑒心湖不過如此,于是也踏入
  了其中,可還未等站穩身體,臉色就一陣煞白,身影搖搖欲墜,旋即整個身體猛地被湖水淹沒,發出一聲慘呼。
  而后,眾目睽睽之下,此人直接被淘汰出局。
  有了這個例子,徹底打消了不少人心中的僥幸,臉色變得凝重,也終于明白,陳汐的道心修為的確是太強大,自己根本無法與之比擬。
  有關陳汐這個插曲,很快就過去,考核照常進行。
  不時有弟子被淘汰,也有不少弟子順利橫渡鑒心湖,抵達礪道石之上,但無論是哪一名子弟,卻都無法再像陳汐那般輕松了。
  ……
  ……
  矗立在湖心的礪道石總計有七百塊,宛如通天石柱。
  直至最后一名子弟橫渡過鑒心湖時,那七百塊礪道石上,足足空出了一百多個,換而言之,在剛才的考核中,已是有一百多名子弟被淘汰!
  競爭很殘酷,考核更是苛刻之極,恰似萬軍爭渡,百舸爭流,沒有任何僥幸可言。
  慶幸的是,梁仁和古月銘也是順利橫渡鑒心湖,抵達到了礪道石之上。
  “一炷香時間到,接下來開始礪道石考驗!”
  遠處道臺上,王道廬起身,沉聲宣布,說話時,他雙手托出一副金色卷軸。
  這一刻,那道臺上的所有大人物齊齊站起身子,目光望著那一副金色卷軸,神色也是變得莊肅起來。
  “道皇金旨!”
  “這其中可烙印著一股來自道皇的本源氣息,在礪道石上進行考驗時,這一股氣息將籠罩每名子弟,以此來探測武道意志,最是公正不過。”
  “不錯,不過這道皇金旨的功效并非如此簡單,傳聞中,一些武道意志極為出色者,能夠引起天地異象,從而觸發那道皇的本源氣息,降臨下‘諸神贊美’!”
  “諸神贊美!那可是能夠加持氣運的無上力量,若能獲得這等力量,在晉級大羅金仙之境時,起碼有七成機會能獲得天賜‘大羅神紋’!”
  “據說,那鐵淵葉唐便是獲得諸神贊美,從而獲得了擁有‘熔金水月’之稱的天賜大羅神紋,戰力足足暴漲三倍!”r>
  看見那王道廬雙手祭出“道皇金旨”,那礪道石上的一眾子弟皆都面露熾熱之色,神色堅定,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樣。
  就連那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也不例外,眸光灼灼,帶著一絲期待。
  陳汐也是心中一動,想起諸多有關“道皇金旨”的傳聞。
  其中最著名的傳聞就是,這道皇金旨中的本源力量,能夠加持大道氣運,在晉級大羅金仙之境時,獲得天賜“大羅神紋”。
  所謂大羅神紋,就是兩種以上的大道法則凝練變而來,例如“青火神紋”,蘊含木、火兩種大道法則,例如“風月神紋”,蘊含風、陰兩種大道法則。
  再例如鐵淵葉唐所獲得的“熔金水月神紋”,則蘊含火、金、水、陰四種大道法則!
  通常而言,大羅神紋大多蘊含兩種大道法則,也有那更厲害一些的大羅神紋,甚至能蘊含更多的大道法則。
  不過,想要凝練大羅神紋卻絕非那么簡單的事情,甚至是困難重重,一般的大羅金仙,一生也只能凝練并掌握一種大羅神紋。
  而這道皇金旨的本源力量,居然能夠加持大道氣運,令修仙者在晉級大羅金仙境時,有極大可能獲得一種天賜“大羅神紋”,由此就可以知道,這道皇金旨有何等不凡了。
  對任何一名修仙者而言,這都是一種難以抗拒的無上誘惑。
  嗡~~
  就在陳汐沉思之際,那半空中,驀地泛起一股奇異的波動,那一副金色卷軸鋪展而開,映現在碧空之中。
  那一剎那,就像一輪烈日突然綻放在半空中,釋放出億萬金輝,神性彌漫,光照十萬里山河。
  其中更傳出一陣古老、晦澀、宏大、無量的蒼涼氣息,令得在場每個人心中都是狠狠一震,不可抑制地心生一股深深的敬畏,宛如在朝圣一般。
  下一刻,那金色卷軸中就飛灑出一圈圈的光暈,籠罩在一個個子弟身上,就像蠶繭一樣,將他們全身上下包裹。
  再然后,陳汐他們所有子弟,六識閉塞,周身氣機被一股無形力量籠罩,再也感受不到外界任何一切。
  “收!”
  r>見此,王道廬口中大喝一聲道音,金色卷軸化作一抹金光,飛回了他手中,而那天地間的異象也是消失不見。
  “接下來,就看他們的了。”王道廬笑了笑,雙手托著“道皇金旨”,遞給了那中央位置上的周知禮。
  周知禮點點頭:“我有一種預感,此屆學生中,能夠獲得諸神贊美的,只怕不止一個了。”
  此話一出,登時引起其他大人物的興趣。
  一名身穿風火道袍的老者捻須笑道:“不錯,我也這么認為,那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都是了不得的人物,應運而生,天生就是那種領袖群倫的人物。”
  頓了頓,他繼續道:“當然,其他子弟也極為了得,一個個都具備大造化,比之往屆的子弟,可都要優秀許多。”
  其他大人物聞言,皆都深以為然,這一屆前來參加考核的子弟,堪稱是臥虎藏龍,群英薈萃,比之往屆所有學生,都要出彩許多。
  王道廬瞥了那身穿風火道袍的老者一眼,道:“那不知姬文教習認為,他們之中,誰最有可能獲得諸神贊美?”
  姓氏為姬,自然是姬氏中人。
  所以這姬文教習毫不猶豫就笑答道:“當然是我姬氏的姬玄冰!”
  “哪有自家人夸自家人的。”
  一名身披鳳霞宮裝,面容明艷絕俗,氣質雍容高貴的美婦人淡淡道:“你若那么說,我認為我凰族的趙夢璃也當能獲得諸神贊美。”
  這美婦人名趙清屏,出身凰族,本身便是水凰一族的純血后裔,如今則是道皇學院外院的一位教習。
  “我們龍族敖無名可是蒼老后裔,氣運貫沖斗牛,并不比誰差了。”
  “我們鐘離家的小家伙也不錯。”
  “哼,你們莫非欺我姜氏無人?”
  一下子,其他大人物皆都按捺不住,紛紛開口,各不相讓,皆都認為自家子弟最為優秀,爭得不可開交。
  其實他們也都清楚,這么爭下去沒有意義,一切還要看考核結果才行,之所以這么爭,也只是對自家子弟的一種殷切期盼罷了。
  在場之中,唯獨周知禮
  一言不發,端坐椅中,靜靜看著遠處湖心,不茍言笑。
  王道廬見此,不禁笑問道:“周兄,不知在你心中,誰最有希望獲得諸神贊美?”
  此話一出,其他人也紛紛將目光望向周知禮,連那左丘鴻也不例外。
  周知禮抬頭,看了遠處一眼,便垂下眼瞼,唇中輕輕吐出二字:“陳汐。”
  并有停頓,沒有思考,聲音也并不大,平平淡淡兩個字,卻令其他大人物皆都陷入沉默,相較于他們各自宗族中的子弟,他們當然也清楚,陳汐之資,不比其他任何人差了,甚至要更優秀。
  但是,因為他們都清楚陳汐和左丘氏之間仇怨頗大,再加上有左丘鴻在場,他們皆都心照不宣地沒有提及陳汐的名字。
  可現在,周知禮就這樣說出來了。
  然后眾人皆都敏銳注意到,左丘鴻那白凈的臉頰,不易察覺地抽搐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