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16 龍淵城外


  第一更!拜求收藏!
  ——
  撲哧!
  喉嚨血液如泉水噴涌,血珠飛灑,彪形大漢眼珠怒睜,死死盯著身前突然出現的那個少年,似是不敢置信,似是不甘心……但最終還是轟然倒地,當場殞命。
  這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也太突然,幾乎是在電光火石之間,當彪形大漢倒地不起,旁邊的兩個白衣青年才驀地清醒過來。
  “好快!”
  “怎么可能?”
  看著遠處身形峻拔,飄然出塵的少年,兩個白衣青年面色頓時變得陰沉無比,目光中更有著一絲驚疑不定,他們猜不透陳汐的實力,不敢輕舉妄動。
  而在一旁,少女也隨之清醒過來,看到跑到自己身前的弟弟,再忍不住一把抱住他,痛哭流涕。
  她實在太害怕了,她不知道失去弟弟自己該如何活下去,如今見到弟弟完好無損,心中的驚怒、委屈、痛苦……悉數爆發,化作晶瑩的淚水流下臉頰。
  “姐,我沒事,別哭了。”少年安慰道。
  “嗯。”少女狠狠抹掉眼淚,轉頭看向場中。
  少女這才注意到,自己和弟弟的救命恩人,竟然是一個年紀輕輕的清俊少年,而在他腳下,那個星羅宮弟子慘死在地面,喉嚨間兀自汩汩流著血液。
  “小子,報上名來,竟敢殺害我師弟,你可知我們乃是星羅宮弟子?”一個三角眼青年惡狠狠開口道。
  “不錯,報上名來!”他的同伴也暴喝出聲。
  兩人神色雖陰沉猙獰,語氣中卻透著一股色厲內荏的味道,顯然,陳汐的出現,給他們造成了不小壓力。
  “前輩,您快逃吧,他們的確是星羅宮弟子,您殺了他們的同伙,星羅宮肯定不會放過您的。”少女在遠處焦急大叫。
  “哦,星羅宮?”陳汐訝異道,若有所思,想起慘死在自己手中的柴樂天,可不就是星羅宮的弟子?
  見陳汐果然被嚇住,三角眼青年心中一喜,臉上卻惡狠狠道:“哼,怕了吧?趕緊跪地磕頭道歉,拿出一些寶物來孝敬我哥倆,這次就放過你一馬,否則……”
  “否則怎樣?”陳汐似笑非笑道。
  “否則……”三角眼青年一怔,隱約察覺有些不對,狠聲道:“怎么著?你還膽敢反抗?要知道,我們可是星羅宮弟子,龍淵八大宗門之一,你一個孤家寡人,敢跟我們斗嗎?”
  陳汐突然覺得很無趣,這些家伙話里話外把星羅宮掛在嘴邊,充其量也就是狐假虎威狗仗人勢的小嘍啰,跟那個把自家老祖掛在嘴邊的柴樂天簡直一個德性。
  尤為可憎的是,這三人身為星羅宮弟子,卻干出淫邪女人的卑劣勾當,若非自己趕來,這對姐弟倆豈不是就慘遭毒手了?
  想到這,陳汐再懶得多說,心中一動,一把玄冥飛劍飆射而出,快如閃電。
  噗!噗!
  這兩個白衣青年才先天境界的修為,哪里可能是陳汐的對手?在其還沒反應過來之際,便即玄冥劍斬殺當場,臨死也想不明白,陳汐為何敢朝自己下毒手,難道,他不知道自己是星羅宮弟子嗎?不知道殺了自己,就是與整個星羅宮為敵?
  若是他們知道陳汐在這之前,還殺了他們心中敬若神明的柴樂天公子,恐怕會死的很平靜吧?
  “多謝前輩救命大恩!”少女牽著弟弟的手,便要跪地磕頭,卻被一股無形力量托住。
  “不必如此大禮,這三人卑劣無恥,手段下流,乃是罪有應得。”陳汐笑了笑,隨手一揮,轟!周圍憑空出現了火焰,地上的三具尸體瞬息被焚燒一空,一點骨頭渣子都不剩。
  看著陳汐淡然自若地在自己面前毀尸滅跡,這對姐弟倆心中皆是一驚,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多了一絲敬畏。
  “晚輩沐瑤,旁邊是我弟弟沐文飛,敢為前輩尊姓大名?”少女輕聲問道,她的聲音清脆叮咚,仿佛是一顆顆珍珠墜落玉盤上一般悅耳,宛如天籟。
  陳汐怔了怔,想不到這個纖瘦的女孩,竟然有這樣好聽動人的聲音,他此時才發現,沐瑤衣飾雖寒磣樸素,但樣貌卻是清麗之極,就像一朵清稚的木蓮花,給人以純凈清靈的感覺。
  尤其是她的一雙眼眸,明亮如同暗夜星辰,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仿佛讓人一看,就會心醉沉淪。
  “怪不得星羅宮的這三個家伙劫色呢,這女孩雖只有十五六歲,模樣可是驚艷脫俗啊。”
  陳汐暗自贊嘆一聲,說道:“不必稱呼我前輩,我的年齡也比你們大不了多少,我叫陳汐,此次前往那龍淵城,卻不想在此碰見了兩位。”
  “陳汐大哥也去龍淵城?”沐文飛歡喜說道:“我和姐姐也是要去龍淵城呢。”
  “原來如此。”陳汐點點頭,好奇道:“你們怎會來到這里的?”
  “我姐姐帶我從霏湖城出發,一路跋涉,足足走了半年時間,眼見就要到龍淵城了,卻被星羅宮這三個混蛋攔住了,不得不逃進這里。”沐文飛憤憤說道。
  “你們是徒步趕路的?”
  “嗯。”沐瑤點點頭,不好意思低下頭,“我和弟弟修為粗淺,只能步行趕路了。”
  陳汐暗自吸了一口涼氣。
  據他所知,霏湖城距離龍淵城,不下六萬里之遙,中間橫亙著七八個城池、以及一座座龐大的山脈,山脈中還有著諸多妖獸,可謂危險之極。
  這對姐弟倆,姐姐是先天境修為,弟弟還在后天境徘徊,遇到一些妖獸襲擊,都足以在瞬間將二人撕成碎片。
  并且陳汐注意到,兩人衣衫寒酸,明顯是窮苦家的孩子,乘不起車馬,徒步前行,倒是他們前往龍淵城的唯一方法。
  “陳汐大哥,我們能不能和你一起走?”沐文飛眼巴巴地說道。
  一旁的沐瑤也露出期待之色。
  “好!”陳汐輕輕點頭。
  ——
  ——
  “哇!陳大哥,這艘船好厲害啊!這是我第一次在天上飛,感覺好過癮啊……”
  云層中,一艘寶船正在飛行,才只十二三歲的沐文飛,在船上跑來跑去,東摸摸,西看看,興奮地小臉發紅。
  沐瑤坐在一側,有點局促不安,她也是第一次坐在會飛行的寶船上,案牘上的奇珍鮮果,船艦上煙霞流轉的繁密符紋,寶船奇快如風的速度……眼前的一切都給她帶來不小的震撼。
  她直至此時才明白,眼前這位陳大哥,竟然是一位能夠遁天飛行的紫府大修士!
  “吃點東西吧。”陳汐烹飪好幾道菜肴,盛放在少女身前的案牘上,溫和笑道,“距離龍淵城還有一天的路程,先填飽肚子再說。”
  案牘上的四碟菜肴香味撲鼻,靈氣彌散,沐瑤只嗅上一口,肚子就不爭氣地咕咕叫起來,頓時小臉漲得通紅。
  陳汐笑了笑,喊來沐文飛和她姐姐一起吃飯,自己則起身走向船頭。
  這對姐弟,令他想起自己和弟弟在松煙城時的貧苦生活,心中也是感慨唏噓不已。
  一天之后。
  “陳大哥,看,那是不是龍淵城?”沐文飛趴在船頭,大喊道。
  “龍淵城?”
  陳汐抬眼望去,只見遠處下方無盡大地上,一座巨大無比巍峨雄壯的城池映入眼瞼之中,單單是城墻就有幾百人來高,都是潔白如玉的顏色,綿延萬里,甚至十萬里,城墻之內,一座座高大建筑,拔地而起,遠遠望去,就像一條遠古巨龍盤繞在那里,雄渾遼闊、睥睨天下。
  天空上,無數繽紛絢麗的遁光呼嘯而至,然而到了那巍峨的城池前十里之外,無不乖乖落下地面,排著隊朝那城門內走去。
  看到這樣的景況,陳汐也是心潮澎湃,他從來沒有看到這么雄偉的城池,連綿仿似無盡頭的大城。
  嵐海城是夠大了,作為南疆商貿中心,處處都是鶯歌燕舞,車水馬龍,繁華鼎盛之極,但是現在比起這座綿延無盡頭的大城,也是差了太多。與之一比,陳汐自幼生活的松煙城更是不堪,簡直宛如鄉下的村落一樣。
  這便是龍淵城,百萬里南疆的核心之地,第一大城!
  這里有著底蘊古老悠久的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六大家族,是南疆所有修士心目中最崇高的修煉圣地。
  “聽說龍淵城上空禁止飛行,如今看來果真不錯。”陳汐收起寶船,帶著沐瑤姐弟,落到了地面,抬步朝城門走去。
  越是接近那座大城,就越能感受到它的壯闊、巍峨、宏大,而自己是那般的渺小、滄海一粟。
  “沐瑤妹妹!”忽然一道聲音響起,
  沐瑤和沐文飛齊齊抬頭一看,頓時驚喜道:“青霓姐姐!”
  遠處正立著一對青年男女,男的英俊高大,粉面玉唇,瀟灑不凡,女的一襲似水碧裙,長發漆黑如墨,柳眉清眸,肌膚如雪,吹彈可破,美麗動人之極。
  兩人立在城門外,宛如金童玉女,就像一道靚麗風景線,牢牢吸引著諸多路過修士的目光。
  此刻,這碧裙女子正含笑走來,顯然,沐瑤姐弟二人口中的“青霓姐姐”便是她了。
  “你們姐弟倆終于來了。”青霓笑吟吟說道。
  “青霓,這便是你說的沐瑤姑娘和她的弟弟么?”那英俊青年在一旁含笑開口,當看到沐瑤那清稚脫俗的容顏時,眼眸中亮色一閃即逝。
  “嗯。”青霓點點頭,卻是不多做解釋,而是朝沐瑤姐弟說道:“你們倆第一次來龍淵城,以后拜入門派怕沒有時間閑逛,走,我帶你們先洗漱一番,再帶你們好好玩一玩。”
  沐瑤姐弟皆是喜悅不已,顯然,見到這位青霓姐姐,令他們開心至極。
  “旁邊這位是?”青霓這才注意到旁邊的陳汐。
  “這位是我們的救命恩人,他叫陳汐。”沐瑤脆聲道。
  “哦?”青霓點點頭,說道:“那可多謝道友出手相助了。”話雖如此說,臉上卻是神色不動。
  陳汐笑了笑,不以為意。
  “走吧,咱們進城再說。”英俊青年眉頭一皺,不耐煩地瞥了陳汐一眼,問道:“道友要不要一起走?”
  “不必了。”陳汐搖搖頭。
  沐瑤和沐文飛都看向陳汐,還要勸說。
  “這百斤靈液,就當是酬謝道友相救之恩了。”青霓隨手拋給陳汐一個玉瓶,看也不堪陳汐一眼,拉著沐瑤姐弟便朝城門走去,邊走邊說道:“你們第一次出門,可要小心警惕,莫要被一些別有用心的家伙欺騙了。”
  “道友,告辭。”英俊青年戲謔一笑,追了上去。
  遠遠還能聽見他的聲音:“青霓姑娘說的沒錯,無緣無故地救你們,誰知道他藏著什么心思,說不定就是想借你們倆這層關系,跟青霓姑娘搭上關系呢,現在的人,為了向上爬,簡直無所不用其極……”
  “我倒是成了卑劣小人。”陳汐怔了怔,掂了掂手中玉瓶,啞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