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165 考核落幕

感謝兄弟陽光小二貨的打賞捧場支持!
  ——
  的確是絕無僅有!
  往屆的考核之中,若能出現三次諸神贊美已是幸事,可如今,考核還沒結束,都已經足足出現了四次。
  在座的都是道皇學院中的大人物,又哪會不清楚這些?所以當看見繼木小六之后,在左丘寅、木羽沖、萬俟嫣身上陸續出現三次諸神贊美后,他們心中都是頗不寧靜。
  “天,果然要變了……”
  王道廬仰頭望天,發出一聲奇怪的感慨。
  其他人聞言,眼眸都不禁微微一瞇,他們清楚,王道廬說的是那一場即將波及三界的大劫。
  所謂亂世出英豪,這一屆考核之,居然涌現出如此多驚艷人物,的確有些不正常了。
  “天道循環,本應如是。”
  周知禮突然開口,道,“風云輩出的年月,何嘗不是三界新格局的開始?”
  此話一出,眾人再次陷入沉默。
  新的格局?
  那可是要用無盡鮮血來書寫,累累白骨來鋪砌!
  在此大劫之下,誰又能幸免?
  周知禮掃了其他人一眼,唇輕輕吐出一句話:“天塌了,自有人去扛。”
  話畢,那蒼穹之上,再次有異象蒸騰而出,不是一重異象,而是整整三重異象疊加而出!
  第一重異象,金光夭矯、化作漫天閃電,將敖無名籠罩。
  第二重異象,天雪飄,呈現朵朵冰花,墜落在姜滄海身上。
  第三重異象,烈火洶洶,仿似火山倒懸,將鐘離尋覆蓋。
  當時是,金電舞空,冰雪飄搖,烈火奔涌,將天地染上一重重瑰麗的色彩。
  而后,一聲聲諸神贊美響徹霄,震蕩八方,其音如晨鐘暮鼓,敲打在每個人心靈深處,發人深省。
  見此,在座一眾道皇學院大人物心又是一震,三象齊出!這等格局縱觀古今,還是破天荒第一遭出現!
  “這……天道垂青如此,莫非……”
  有人皺眉,沒有振奮,反而有些憂心忡忡。
  “此事,今日休要再提!”
  周知禮突然皺眉,剛正嚴峻的臉上一片冷意,聲音更是透著一股不容違逆的威儀,同樣,這也是考核以來,他第一如此鮮明地表達出自己如此決然的態度。
  其他人見此,皆都抿嘴,不敢再置喙這個話題。
  見氣氛有些沉悶,王道廬不由輕笑道,“這三名弟所引起的諸神贊美,皆都只差一線,就能達到第一等的天地共鳴,著實不錯。”
  頓了頓,他目光望向那礪道石上一直沒有動靜的陳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四人,道:“諸位以為,他們四人,又有幾人能達到天地共鳴的層次?”
  他沒有問,陳汐四人能否引起天地異象,而是直接問,是否會產生諸神贊美的天地共鳴,可見在他心已是認定,陳汐四人必然是一定會引起天地異象的,關鍵就在于,他們的天地異象,又能造成何等層次的諸神贊美。
  對于這個問題,沒有人去質疑,因為這都是明擺著的,無論是佛真律、凰族趙夢璃,還是姬玄冰,陳汐,皆都比其他弟要更優秀一籌。
  這樣的人物,若是引動不了天地異象,那才是笑話!
  “應該都可以,不過他們四人若想分出個高低,可有些困難了。”
  那姬教習沉吟道,“礪道石磨礪的是武道意志,盤坐其上,宛如置身戰場,武道意志越強,才能支撐越久,若是仔細推演,那玄仙初境的陳汐,終究要差其他人一頭,畢竟,其他三人可都是玄仙后期的實力。”
  有人不以為然,是那木氏宗族的一位教習,開口道:“武道意志雖然和修為有一定關系,但別忘了,武道意志同樣和道心、潛力、資質不可分離,那陳汐擁有心魂層次的道心修為,其他三人又怎能和他相比?”
  “此話太過片面,陳汐的確不俗,可論及實戰,卻是不如其他三者。”那位凰族的美艷夫人趙清屏徐徐說道。
  “笑話,第二輪實戰考核,陳汐可是第一名!”一名軒轅氏的教習冷然笑道。
  “軒轅猛,你也別忘了,他的那些星值,可有不少都是投機取巧得來,正面對決的話,他只怕就不是其他三人的對手了。”姜氏的一名教習也是冷哼出聲。
  說到這,那一直一言不發的左丘鴻的臉色卻是微微一僵,投機取巧?陳汐獵殺自己左丘氏的弟,只能算取巧?那未免把自己左丘氏弟太不當回事了吧?
  搞得好像自家弟都是軟柿,那陳汐能輕輕松松獵殺似的……
  哪怕左丘鴻心恨極了陳汐,可聽到這樣的話,心還是隱隱有些不舒服,當即面無表情開口道:“那第二輪考核,可是沒有任何僥幸可言!”
  那姜氏的教習自知言辭不妥,登時閉嘴不言。
  其他人見此,也都搖頭不已。
  的確,無論他們如何爭辯,眼下的局面的確是太難分出高低了,因為陳汐他們四人,皆都太過耀眼,想要分出高低,還得看最終的考核結果。
  嗡~~
  就在此時,一股神秘輝煌的氣息突然從趙夢璃身上涌現,直沖蒼穹,而后那蒼穹,竟是浮現出一頭足有萬丈長,雙翼垂天,通體絢麗如夢幻似的真凰虛影,在翩躚飛舞,彌漫出億萬神輝!
  異象——凰舞天!
  那一剎那,天地之間猛地激蕩起一陣宏大吟唱聲,隱隱有著一道道清冽的凰鳴在其若隱若現,花草搖曳、巖石齊震,虛空泛起圈圈漣漪,令天地萬物都產生一陣共鳴,
  第一等“天地共鳴”之象!
  換而言之,趙夢璃在晉級大羅金仙之境時,極有可能獲得一種蘊含四種法則之力的大羅神紋,完全不亞于當年的鐵淵?唐!
  見此,那一眾大人物也是禁不住流露出一抹驚艷之色。
  “夢璃不錯,無愧于其體內流淌的真凰血脈。”美艷夫人趙清屏抬起下巴,淡淡說道,眉梢之間,盡是驕傲自豪之色。
  在趙夢璃引動天地異象沒多久,那姬玄冰也是引動天地異象,蒼穹上映現出萬鐘齊鳴,大鼎鎮八荒的情景,恢弘、大氣、一派皇者氣象。
  這一幕,又是引得那些大人物一陣驚嘆。
  眾所周知,那姬氏乃是太古一脈的正統皇族,是仙界真正的鐘鳴鼎食之家,能夠擁有這般異象,也算是對姬玄冰身份的一種最高認可。
  “哈哈,太古皇者之氣,駕臨八荒,注定是要引領一個時代洪流的!”姬教習大笑,與有榮焉。
  眾人對于姬玄冰的表現還是極為認同的,但對于姬這個引領時代洪流的說法,卻是不敢茍同,但也沒說出口,畢竟那姬玄冰的表現的確是太過耀眼,這時候出聲反駁,未免有些酸溜溜的味道。
  幾乎是在姬玄冰所引起的異象剛落下,那佛真律身上,猛地綻放出無量金光,似一輪烈日猛地躍入碧空之上,光照乾坤,宏大煌煌。
  那刺目金光,有龍象踴躍,有天女飛舞,有金蓮綻放,有佛光普照……顯得很是雄渾開闊。
  眾人見此,皆都眼眸一凝,面色微僵。
  在座之,并無佛界的教習,因而也并無一人對此作出什么贊美或評價,可從他們的反應已是能夠辨別出,佛真律引起的天地異象,當屬考核至今最耀眼的一個!
  直至片刻后,才有人開口:“此足以與當年的凌輕舞比肩。”
  眾人沉默,因為說話的是周知禮,道皇學院外院之長,令他們無法辯駁。
  “這么說的話,此所獲得的諸神贊美,當屬第一等最頂尖的‘天地共鳴’了……”王道廬也是喃喃出聲。
  其他教習聞言,心皆有些復雜,對于佛界人,他們能夠認可和包容,可看到自己仙界的弟被佛界之人比下去時,心也是難免有些微澀的。
  “陳汐呢?他怎么此時還沒有動靜?”那姜氏的教習突然問道。
  其他人抬眼望過去,的確發現,陳汐一直沉靜盤坐在礪道石上,一動不動,更無任何要引動天地異象的征兆,不由皆都微微詫異不已。
  “這小家伙,該不會是無法引動天地異象吧?”一個鐘離氏的教習略帶調侃道。
  “自然不可能,其實他能夠在礪道石上堅持到現在,已證明他的武道意志是何等強大,不過,想要超越佛真律的話,可是有些難了。”
  那木氏的教習嘆息了一聲。
  其他人聞言,大多都有些不以為然,歸根究底,他們不少人對陳汐的認知是有些復雜和矛盾的。
  既希望他能壓上那佛真律一頭,為仙界揚威,又不愿看見這一幕發生。
  畢竟,如今一切事實已證明,他們各自宗族的弟,是要略遜色于那佛真律一絲的,若陳汐再超過真律,那豈不是顯得他們這些頂尖大勢力的弟有些不堪了?
  “不可能了,佛真律所獲的諸神贊美力量,已達到第一等頂尖水準,陳汐最多也只能和他比肩而已。”
  左丘鴻平靜開口,并無添油加醋去詆毀陳汐,因為他說的是事實,根本不必花費什么心思去隱晦地對陳汐表達不屑。
  其他人聞言,也皆都深以為然。
  是的,陳汐要么比不上佛真律,要么只能和佛真律比肩,因為這是事實。
  就在此時,那王道廬卻是若有所思道:“諸位還記得在一萬千年前,曾有一位名叫云浮生的學生在第三輪考核時,所獲得的諸神贊美么?”
  云浮生?
  眾人微微一怔,旋即眼皮都是一跳,腦海浮現出一道卓絕無雙,恬靜如蓮,孤傲如鷹般的挺秀身影。
  ——
  PS:說明一下,這個月打賞一個舵主會加一更的,所以今天是為狂童鞋加更,明天會為點點童鞋加更,當然,這只是加更條件的其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