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166 女媧道宮

云浮生,一個道皇學院中的傳奇人物。
  在道皇學院的無垠歷史上,曾誕生過無數的傳奇和神話,云浮生并不是最出眾的一個,但卻是一個令人無法忽略的存在。
  在一萬九千年前,當時的云浮生還是個年輕人,桀驁如鷹,恬靜如蓮,他的來歷無法考究,在座眾人只記得,當年云浮生是孤身一人前來參加道皇學院的考核。
  在第一輪考核中,他是最后一名。
  在第二輪考核中,他還是最后一名。
  當時幾乎沒有人認為他能通過第三輪考核,但偏偏地,在第三輪考核中,云浮生就像一塊褪去平庸的璞玉,大放光彩!
  他不僅取得了第三輪考驗的第一名,且獲得“諸神贊美”的力量,更是超出了“天地共鳴”的范疇!
  這在當時,甚至引起了整個道皇學院的轟動。
  眾所周知,諸神贊美來自道皇金旨中的本源力量,依據弟子所引動天地異象的不同,分作了“余音裊裊”、“吟震九霄”、“天地共鳴”三個層次。
  而云浮生所獲得的諸神贊美,并不在這三個層次之中,但卻比這三個層次更宏大,儼然如同打破了固定規則,創造了一個史無前例的新奇跡!
  而在考核之后,云浮生的表現更是出眾,短短三年,便晉級大羅金仙之境,獲得罕見的天賜神紋“光明流火”,被當時的未央仙王賞識,親口贊其“道心通明,大智若愚,”一舉轟動天下!
  但令世人愕然的是,云浮生在進入道皇學院的第四年,便消失不見,遙遙無蹤,再沒有現身過。
  有人說他獨闖一處神葬之地,隕落其中。
  也有人說,云浮生獲得莫大機緣,成為了三界中一處神秘至高道統的弟子,靜修無上大道去了。
  總之,有關云浮生的下落,眾說紛紜,沒有人能給出一個確切的答案。
  可即便如此,云浮生之名,依舊成為了仙界中一個無法抹去的烙印,恰如一道彗星滑過蒼穹,耀眼奪目,雖剎那而逝,卻令世人都目睹了有關他的傳奇。
  此時,見王道廬突然提起云浮生的名字,在座一眾大人物登時面露驚容,將目光望向了那遠處端坐礪道石之巔的陳汐身上。
  “王兄是說,他有可能也像云浮生一樣,打破范疇,獲得‘天地共鳴’之上的諸神贊美?”
  那木氏宗族的教習驚疑開口。
  “不可能!”
  不等王道廬回答,就有人否定,是左丘鴻,他皺眉說道,“云浮生是何人?那可是獲得未央仙王親口贊譽的絕世天驕,擱在現在,比之六大驕陽中任何一個都不遜色,拿陳汐和這般人物相提并論,可是有些不妥了。”
  其他人聞言,也皆都感覺不可能,但又覺得有可能,這是一種很矛盾的心理,無法言說。
  “爭論無果,不如靜心等候結果。”
  周知禮平靜開口,中止了眾人再對此事發表爭論。
  接下來,眾人皆都按捺下心中種種復雜情緒,開始靜心等候。
  此時的鑒心湖中央,礪道石之上,除了陳汐之外,排名前十的弟子,都正在接受諸神贊美力量的洗禮。
  唯獨陳汐,依舊沒有任何動靜,顯得很是另類。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
  直至一炷香后,那左丘寅、木羽沖、萬俟嫣等早先獲得諸神贊美的子弟,都已是從打坐中醒來,神色振奮,唇角含笑,顯然是從那諸神贊美中獲得了莫大好處。
  而到了這時候,陳汐仍舊保持著那一種近似枯寂般的狀態。
  這讓那道臺上的一眾大人物都眉頭漸漸皺起來,或不解,或疑惑,或不耐,或焦急。
  沒多久,那敖無名、姜滄海、鐘離尋、趙夢璃、姬玄冰、佛子真律也是陸續從靜坐中清醒,和左丘寅他們一樣,神色間皆都難掩欣喜之色。
  但旋即,他們就都怔住,考核還沒結束?
  帶著這種疑惑,他們把目光望向了遠處道臺上的那些大人物,卻見那些大人們的目光都落在同一個方向上。
  順著這個方向望過去,他們就看見了陳汐。
  “嗯?他直至現在也沒引動天地異象?”
  木羽沖察覺到陳汐身上,并無任何波動,枯寂如古井不波。
  “沒有引動天地異象,卻能堅持到現在,這等異象可著實有些古怪了……”
  軒轅允喃喃。
  “他若就一直如此坐下去,難道咱們還要一直陪著他不成?”
  左丘寅一看見陳汐,心中就直冒火,情緒變得奇差無比,言辭之間,也是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不耐煩。
  “或許,他只是在抑制自己,欲要引起天地共鳴,和真律道友一拼高低?”姜滄海輕笑道,明顯有揶揄調侃之色。
  佛子真律見對方提到自己,不由微微一笑,神色恬靜,淡然從容,并未對此表露出任何強烈情緒。
  “哼,就憑他?”敖無名開口,一個冷哼,寥寥三個字,就將他那屬于蒼龍后裔的驕傲之色表達得淋漓盡致。
  其他人聞言,皆都搖頭不語。
  敖無名的話雖然刺耳,可卻說的是實情,哪怕他們不認為佛子真律比自己優秀,也不得不承認,在這第三輪考核中,佛子真律已獲得了最優異的成績。
  想要超越他,又怎么可能?
  又等了一會,見陳汐依舊沒什么動靜,左丘寅登時不耐,長身而起,抱拳朝遠處道:“各位前輩,考核進行至此,也應當分出個名次了,那陳汐直至如今連天地異象也沒引動,已不必再為他浪費時間。”
  此話一出,那道臺上的左丘鴻怔了怔,便含笑朝旁邊其他大人物開口道:“此話倒也不錯,諸位以為呢?”
  大部分有人附和,點頭表示同意。
  只有那木氏、軒轅氏的教習,卻要求再等上一等。
  左丘鴻見大部分同意自己觀點,心中大定,曬然笑道:“咱們道皇學院的規矩,一向是少數服從多數,既然如此,那就在此刻結束這一輪考核吧。”
  說著,他起身,暗暗朝遠處的左丘寅投了一個贊許的眼神,清了清嗓子,神色一肅,朗聲道:“諸位……”
  話剛開口,就被周知禮突然揮手打斷:“再等等!”
  眾人驚愕,將目光望向周知禮。
  左丘鴻卻是神色一滯,眼底深處閃過一抹惱羞之色,但臉上卻是啞然笑道:“周院長還有什么事情要交代嗎?”
  周知禮不搭理他,只是把目光緊緊盯在陳汐身上。
  在這眾目睽睽之下先是被周知禮打斷說話,然后又他直接無視,直刺激得左丘鴻唇角禁不住抽搐了一下,臉上火辣辣的,心中愈發惱怒。
  甚至,他都不知道這時候是該坐下,還是一直這么站著,那種感覺別提有多難受了。
  “周院長……”
  左丘鴻深吸一口氣,斟酌了一番言辭,這才開口,然而下一刻,他卻猛地閉上了嘴巴,不是被人打斷了,而是他自己再也說不出話來。
  他的眼瞳收縮,直勾勾望著遠處天際,神色都是一片僵硬,一副瞠目結舌的模樣,哪還有一絲大人物的風范。
  不過這時候,也沒有人再關注他,所有的目光幾乎是不約而同,都齊刷刷落在了那遠處蒼穹上。
  那里,有著一片星海!
  沾染碧空,晴朗無云,可不知何時,卻映現出了億萬星斗,將那一輪昊日的光芒都掩蓋,綻放出無量清冽清輝!
  那些星辰,明亮而璀璨,化作星河、星座、星云……各種千奇百怪,復雜密集的圖案在蒼穹上循環,宛如在演繹天機,透著深邃、浩渺、壯闊、無垠的蒼茫氣息!
  異象——星海無垠!
  “那是……”
  “好恢弘的異象!”
  “星海無量,日月無光,這等異象……怎么可能出現在此時?”
  這一刻,就連那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看見這樣一幕時,也都瞳孔擴張,心中震動不已。
  這一剎那,遙望那億萬星辰,眾人心中皆都一陣恍惚,仿若置身宙宇深處,看不清過去、現在和未來。
  嗡~嗡~
  一陣陣宏大、無量的天籟道音從陳汐身體四周響徹,然后眾人就看見,漫天金色的神圣音符,化作漫天的神雨,紛紛飛灑,地之間。
  金雨落在花草上,花兒悄然綻放,草木蹭蹭生長;落在湖水中,魚兒歡呼,在湖面成群逡巡飛舞,落在山岳上、巖石生輝、吞吐霞光。
  就連空氣中,就彌漫上一縷縷沁人神魂的清香,那是道的氣息,道的味道!
  道本無名,強名之曰“道”。
  此刻,道音呈現,化作金色神雨地籠罩,處處皆是道的氣息、無處不在,宛如神跡一般。
  “神音如雨,化無形為有形,此道,妙不可言!”
  周知禮霍然起身,負手于背,俯瞰天地之間,那不茍言笑的剛毅面容上,竟是罕見地浮現出一抹驚艷贊賞之色。
  眾人震撼,感受著這一股“諸神贊美”的力量,心中都不可抑制地浮出一個想法,當年被未央仙王贊譽過的云浮生,是否也曾引動這般異象?
  ((一秒記住小說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