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167 大羅金榜

真律,星值一萬三千四百星值。
  姬玄冰,星值一萬二千九百星值。
  陳汐,星值一萬二千三百星值。
  趙夢璃,星值一萬兩千二百九十星值。
  這便如如今在浮光仙壁上依舊閃爍著的名字,其中有佛界年輕一代領袖人物,有凰族真凰后裔,也有仙界上古七大世家之一姬氏后裔。
  而陳汐,則成了其中唯一一個來歷和背□景皆極為平凡普通的仙界子弟,他來自南梁仙洲,最重要的是,他還是一名下界飛升上來的人物。
  對在場許多人而言,甚至連南梁仙洲都是第一次聽說過,仙界畢竟太大了,而其中最為有名的就是四大仙洲,其他四千多個仙洲,誰又會留心記憶其名字?
  仙界億萬萬蕓蕓眾生,絕大多數生靈一輩子都可能不會踏出自己生活的仙洲,更別說對其他仙洲了解了。
  但現在,南梁仙洲這個名字,則烙印在了在場每個人心中,原因僅僅只來自一個人,那就是陳汐。
  一個下界飛升者,一個玄仙初境的年輕人,居然能在第二輪考核中躋身第三之列,這已足以用奇跡來形容!
  例數往屆道皇學院的考核,也根本也找不出一個像陳汐這般的例子了。
  所以在場眾人不可避免心生震驚,就連那些來自頂尖大勢力的大人物們,也都對陳汐產生了濃濃的好奇。
  “沒想到,這家伙居然這么強,害得我之前還擔心他遭受左丘氏的毒手。”人群中,梁仁喃喃,臉上盡是驚嘆。
  “當時,我就說他嫌棄咱們倆是累贅,如今果然應驗了。”古月銘調侃,開了一個無傷大雅的玩笑。
  “你們的表現也不錯。”
  一旁的鐵秋雨笑瞇瞇說道,“原本我以為,這次咱們南梁仙洲能夠有一人進入道皇學院,已是幸運,卻沒想到,一下子竟冒出來四個來。”
  “四個?”梁仁和古月銘皺眉。
  “當然,還有殷家那小丫頭,只是可惜了那江逐流,唉,他如今已是心魔發作,孤身返回了南梁仙洲,這輩子的道途,只怕就只能止步于此了。”
  鐵秋雨嘆了一口氣。
  梁仁和古月銘卻不以為然,對江逐流毫無同情,唯獨有些令兩人意外的是,殷妙妙竟然也沒有被淘汰掉。
  “第三輪考核還沒開始呢,這時候說這些,還為時尚早。”梁仁搖了搖頭。
  鐵秋雨大大咧咧揮手:“放心,你們的武道意志可都是由我測定的,只要不發生天大的變數,第三輪考驗你們都不會被淘汰掉。”
  聞言,梁仁和古月銘皆都放心不少。
  鐵秋雨突然抬頭,目光看向半空中的王道廬,大笑傳音道:“老伙計,現在你是不是越來越后悔了?”
  “哼!”
  王道廬這次的回答很簡單,就是一聲冷哼,但落在鐵秋雨耳中,卻令得他笑得愈發歡暢起來,一副大仇得報的模樣。
  而另一側,人群角落中,殷妙妙孤零零立著,眼眸望著那浮光仙壁上排名第三的名字,櫻唇緊咬,心中涌出濃濃的挫敗感,神色灰敗暗淡。
  耳畔,似乎再次響起了那一道聲音:“從今以后,你再無挑戰我的資格!”
  如今,這一切似乎都已經應驗了……
  殷妙妙突然激靈靈打了個寒顫,感到一種由內而外的孤獨和凄寒。
  “靈朧姐,你還說讓我們照拂那陳汐,你沒看他排名都第三了!”在廣場遠處的一座宮殿中,木小六氣呼呼說道。
  木靈朧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若早知道他能取得第三,哪用你這個廢物去幫他?再說,你確定你在第二輪考核中幫到他了?”
  木小六神色一滯,悻悻嘀咕道:“我雖沒幫到他,可也不是廢物啊,好歹最后還排在了第三十七的名次上……”
  木靈朧繼續打擊他:“你別忘了,君臨堂兄臨走前可是吩咐過,你若拿不下前十名,可不準你進家門了。”
  木小六眼睛一瞪,有氣無力撇嘴道:“唉,是啊,我小六子就是比不得陳汐,可那陳汐不一樣比不過那真律和姬玄冰嗎?”
  顯然,他對陳汐還是頗為不服氣的。
  木靈朧秀眉一挑,正待狠狠罵木小六一頓,遠處廣場上猛地傳來一陣排山倒海似的驚呼聲,聲浪浩大,將天地都淹沒。
  然后,根本不用木靈朧罵,木小六徹底蔫了。
  “老天!第一名!”
  “一下子暴漲五千星值,難道他獵殺了一頭大羅金仙級的異獸?”
  “媽的,別擋我視線,快告訴我,究竟是誰?”
  “那還有誰,自然是陳汐!”
  “陳汐?他他他……躋身第一名了?簡直是……變態啊!”
  聲浪浩大,沸騰一片,一道道目光齊刷刷落在那排名第一的位置上,看著那一萬七千余個星值的彪悍數字,神色間接都難掩震驚之色。
  僅僅一瞬間而已,就憑空多出五千星值,將姬玄冰和佛子真律完全超越,拉開了將近四千星值的差距!
  這樣一幕,誰能想到?
  鐵秋雨沒想到。
  王道廬也沒想到。
  在場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正因為沒有想到,所以當這一幕出現時,才顯得那么震撼人心。
  噗!
  在遠處一座行宮中,當看見這樣一幕時,早已出局的左丘寅再也忍不住心中憋屈,猛地噴出一口血來。
  他實在氣壞了,因為他很清楚,陳汐所擁有的星值中,幾乎大半都是來自他們左丘氏族人,換而言之,這家伙就是踩著他們的肩膀,贏得了這次的無上榮譽!
  不止左丘寅如此,其他左丘氏子弟的臉色也黑成了鍋底,難看之極,一個個咬牙切齒,直恨得肺都快氣炸。
  而左丘珂,也徹底失去了冷靜,厲聲道:“廢物!一群廢物!為你們安排那么多幫手,更耗費了家族那么多代價,你們居然連一個小螻蟻都對付不了,不是廢物是什么?”
  左丘寅等人噤若寒蟬,臉色愈發難看。
  “小姐,稍安勿躁,那陳汐大勢已成,再無法阻擋其進入道皇學院的步伐,想要報今日之仇,或許只能在道皇學院中進行了。”一名灰衣老者在一旁勸解道。
  “這一些我都明白,讓我難受的是,今天我們左丘家可徹底丟人到家了!”
  左丘珂咬牙,“以往的道皇學院考核中,我左丘氏何曾如此丟人過?我……我都不知道回頭該如何跟我哥解釋!”
  其他人默然。
  的確,這第二輪考核中,他們左丘氏子弟的表現的確太糟糕,遠遠比不得其他上古世家的子弟。
  而這一切更是被在場所有人都看在了眼中,不出意外,只怕道皇學院的考核還沒結束,有關左丘氏的笑話,就會像長了翅膀一樣,飛到仙界的各個地方。
  到那時候,只怕整個左丘氏的榮譽都會跟著蒙羞!而這一切,都是因為一個人造成的——陳汐!
  “陳汐,你等著,你這個不應該降生于世的孽子,哪怕進入道皇學院,也必須為今日一切付出百倍代價!”
  深呼吸幾口氣,左丘珂咬牙說道,一張妍麗清秀的瓜子臉上,盡是暴戾決然之色,顯得有些猙獰。
  這時候,那浮光仙壁上,繼陳汐晉級第一名之后,那排名第三的姬玄冰和排名第四的趙夢璃,也是陸續出局。
  兩人明顯是意識到,再呆在十方血地中,也難賺取到什么星值,于是選擇了自己離開。
  所以眼下的局勢時,僅剩下了陳汐和那佛子真律,兀自在十方血地中,久久不曾現身,且兩人的星值也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顯得有些詭秘。
  “陳汐呢?都奪得了第一名的位置,他還不打算出來?”
  這是所有人共同的心聲。
  ……
  ……
  此刻的陳汐,正盤膝坐在那青蓮池塘中,全力煉化大道清氣,對外界發生的一切自然不清楚。
  許久之后。
  當那約莫十丈范圍的青蓮池塘中,厚厚的一層大道清氣所化的液體消失時,陳汐這才長長吐了一口濁氣,睜開眼睛。
  這一剎那,他分明感受到,通體內外一片純凈、剔透,乃至于靈魂,都像被大道清氣洗滌了一遍,渾身通透,念頭圓潤無垢。
  尤其是在那胸膛中央處,隱隱有著一股氣流在蘊生,蠢蠢欲動,那是地魄在孕生,快要晉級玄仙中期的征兆!
  地魄乃是人身濁氣聚藏之所,也被稱作玄仙境三玄妙關的第二關,想要破關而入,就必須將那地魄中的濁氣徹底清除,回歸真我,不染塵俗因果。
  也就是所謂的“斬塵緣”。
  人降生于世,服食五谷,受紅塵業障影響,三魂中的地魂就不可避免沾染了濁氣,而玄仙境中期,就是要破除這一股來自神魂中的濁氣,令自身仙體更加純凈剔透,從而達到令生命本質蛻變的過程。
  而現在,在汲取了池塘中的大道清氣之后,已是令得陳汐地魄清寧,明凈如琉璃,濁氣盡除,只差一絲火候,就能破關而入玄仙中期之境!
  “沒想到,只是一些太乙青蓮所化的大道清氣,都能讓自己碰觸到了玄仙中期的門檻,若是吞服一片太乙青蓮的葉子,只怕一舉就能突破了吧?”
  陳汐起身,感受著周身的變化,心中也不禁暗暗贊嘆,那太乙青蓮果然不愧是誕生于鴻蒙之前的絕世仙藥,妙不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