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168 皇級洞府

幽邃洞穴中,陳汐開始折身返回。
  “也不知這第二輪考核進行到什么程度了,在那一場混戰中,左丘氏子弟的實力最為孱弱,損失想必也應該是極大的……”
  一邊前行,陳汐一邊在腦海中思索著,“但不管如何,我如今賺取的星值已足夠用了,或許也是時候離開十方血地了。”
  這一座石面鬼王的洞穴幽邃曲折,其內自成乾坤,直至走到距離那洞口快有千丈之地時,陳汐突然駐足。
  這一剎那,他眼眸一凝,神智冷靜如雪,雜念全無,周身氣機無聲運轉,眉心豎目開闔,泛著一縷縷神秘冰冷的烏光。
  轟!
  也就在陳汐剛一頓足那一刻,一抹浩蕩金光倏然從洞口外涌入,化作滔天巨浪,朝陳汐鎮殺而來。
  這一股金光,宏大、威嚴、浩瀚,充斥著一股大毅力,大氣魄,仿似韋陀震怒,欲要以無上法力普渡人間!
  這一擊太恐怖,談不上突如其來,沒有詭譎狠戾之色,完全就是堂堂正正、浩浩蕩蕩,自有一股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氣勢!
  鏘!
  感受著這一股氣勢的可怖之處,陳汐眼眸再次一縮,根本不敢再有任何遲疑,劍箓橫空,周身爆綻出億萬神輝,將全身之力悉數融于一劍之中!
  水之劍——碧海無量!
  遮天巨浪轟震卷起,凝聚八方之勢,與那宏大金光爭鋒!
  轟的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光雨紛飛,氣流轟震,僅僅一剎那,就將這洞穴徹底橫掃,巖石崩塌,整座山體都開始下沉、爆碎……
  陳汐蹬蹬蹬連退三步,臉色微微一白,周身氣血都是一陣翻滾。
  他毫不遲疑,身影猛地沖霄而起,宛如一柄尖刃,刺破重重巖石,躍出了那一座即將崩潰的大山。
  鐺!
  然而就在陳汐的身影甫一出現在半空,一股宏大的鐘磬之音響徹,似龍象吶喊,似金剛震怒,似佛陀悲憫的長嘆,充斥著一股攝魂奪魄的力量。
  陳汐只覺腦袋嗡的一聲,神魂都一陣顫粟,被一股大力狠狠壓制,似要將自己的念頭、智慧、記憶全部都渡化掉一般!
  若是任由這等情況發生,那他必然會淪為傀儡般的存在,再沒有思想、意志,任人驅遣!
  “好狠,居然還想拘囿鎮壓我的神魂!”
  陳汐心中猛地一聲大喝,“乾坤傾塌,萬古崩潰,我心我神,自巋然不動!”字字如驚雷,殺伐果決。
  嗡的一聲,他的神魂猛地爆綻出億萬波動,綻放無量輝煌光暈,猶如風暴席卷八方,那一股侵襲而來的宏大力量,此刻就猶如紙糊一般,被一掃而空!
  而后,陳汐的神魂重新恢復清凈剔透,圓滿無垢。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皆都發生在一瞬間,畢竟,這是神魂之間的較量,任何攻擊再快,也抵擋不上念頭一動。
  所謂一瞬,一剎,一須臾,不及念頭十萬分之一!就是這個道理。
  鐺!鐺!
  那一股鐘磬之音依舊在回蕩,可對陳汐而言,就如同清風拂山崗,再給不了他任何的影響。
  這時候,陳汐也終于看清楚對手是誰了。
  那人駐足在極遠處,腳踏金色蓮臺,身化三頭六臂,眉心怒目睜圓,光潔的額頭上烙印著一朵金燦燦的蓮花圖案,神情肅穆,寶相莊嚴。
  赫然是那佛界天生佛子真律!
  此時他那六只手臂中,各自握著降魔劍、念珠、鐘磬、禪杖、青燈、佛卷,一尊佛體法相巍峨,彌漫億萬金色佛光,將天地染成一片輝煌金色。
  鐘磬清越,鐺鐺震蕩,無形的音波化作龍虎之狀,呼嘯八方,剛才的神魂攻擊,也正是這鐘磬所發出!
  “想不到,佛子也懂偷襲狙殺一道,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啊。”陳汐神色漠然,平靜開口,周身肅殺之氣卻是越來越盛。
  他已被觸怒,剛才若僅僅只是偷襲,倒是還好說,可這家伙居然要拘囿和鎮壓他的神魂,手段簡直是狠辣到了極致!
  他很清楚,自己的神魂若非從修行之初就受到伏羲神像的磨礪和保護,剛才那一擊,自己絕對擋不下,甚至換做其他人,甚至都沒有激發紫綬星章逃脫的機會。
  見陳汐不受影響,那佛子真律眼眸中明顯閃過一抹訝異之色,手中的鐘磬之音也是隨之靜止,消失。
  “考核而已,不忌毒,不忌殺,不忌一切,那么運用任何手段,也是合情合理。”
  真律開口,收起了三頭六臂,恢復了那一派恬靜祥和的模樣,他一襲月牙色僧衣,孑然立在蓮臺之上,倒也風骨俱佳,飄然出塵。
  顯然,他也知道已經失去了獵殺陳汐的機會,打算收手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道:“佛家不是講究普渡眾生,心懷慈悲嗎?可我從你身上可看不見一點慈悲,反而兇狠暴戾如妖邪之輩。”
  “施主要和貧僧論道么?”那真律毫不動怒,平靜說道。
  他的聲音平靜、緩慢、透著一股祥和從容的味道,若是被凡夫俗身子聽見,非把他當做真正的菩薩納頭便拜不可。
  “誰不知道你們佛界中人一個個舌燦蓮花,與你們論道只有一個手段,那就是——以殺止殺!”陳汐皺眉,不再廢話,縱劍而上,殺向那真律。
  誠然如真律所說,這是第二輪考核,不忌諱使用任何手段,更無規則可言,可對方居然欺負到了他頭上,且使用的手段還如此狠毒卑劣,陳汐就是再好的脾氣,此刻也是禁不住心生怒火,殺機畢露。
  至于對方什么身份,他已不在乎了。
  佛子又如何?這可是仙界!
  轟!
  劍箓橫空,陳汐剛施展出“絲雨如夢”,劍箓一轉,又是一招“云濤暝滅”疊加而出,水行劍的兩大絕招,化作漫天劍雨、劍濤,席卷而去。
  那一剎那,八方云動,云濤如怒,細雨地宛如被無盡水之法則籠罩,到處都是肅殺、鋒利、鎮壓、塌陷的氣息。
  “今日終究是考核,施主若要戰,來日定當奉陪,貧僧屆時會以無上妙法,為施主洗滌全身戾氣,也算一件功德無量之事……”
  祥和平靜的聲音飄蕩,那佛子真律竟是直接激發紫綬星章,化作一抹紫虹出動離開了十方血地中。
  鏘!
  陳汐收劍,眉宇間泛起一抹凝重之色,他當然不認為真律是怕了自己,相反,真律這樣的表現,令他愈發重視起來。
  這真律絕對是個勁敵,城府深沉,見再無獵殺自己的機會,就閃身而退,渾然不在乎自己的挑釁,對付這樣的人物,除非擁有足夠碾壓他的力量,否則想徹底殺死他,可是困難重重。
  “佛界中人,果然深諳忍、穩之道,不忍則無大毅力,不穩則無大自在,不過,這真律還真夠卑鄙的啊……”
  陳汐深吸一口氣,將腦海中雜念摒棄,轉身朝遠處飛馳而去。
  ……
  令陳汐意外的是,整片亂石林中,已是再難尋覓出一個人的蹤跡,“難道,參與考核的子弟都已離開十方血地?”
  他思忖不出所以然來,飛離亂石林后,又朝其他地方搜尋而去,發現別說人了,連一頭異獸的影子都找不到。
  陳汐倒是沒有什么遺憾的,反正他的星值已足夠用。
  “我要離開了。”
  陳汐袖袍一揮,將那維娜放了出來。
  維娜怔了怔,似感覺有些突然,道:“那……你還會來嗎?”
  陳汐搖頭:“不可能了,考核一過,我即便想進來,只怕也沒機會了。”
  “嗯,多謝你不殺之恩。”維娜低頭,聲音微弱。
  “我的眼中只有敵人和朋友。”
  陳汐笑了笑,不再多說,轉身化作一抹紫虹,沖霄而去。
  “等你參與到三界和我圣族之間的戰爭中時,就不會這樣認為了,那是……天道之爭,更是永生永世化不開的血仇,誰也無法置身事外的……”
  空曠的山野中,維娜所化的兔子望著陳汐離開的方向,喃喃不已。
  ……
  道皇學院外的廣場上。
  眾目睽睽之下,那浮光仙壁上排名第二的佛子真律的名字暗淡下去,令得全場又是一陣驚愕嘩然。
  似沒想到,陳汐真的成為了在第二輪考核中堅持到最后的一人,且星值排名位列第一,再無人能與之爭鋒!
  這一刻,鐵秋雨也是忘了再調侃王道廬,怔怔望著那浮光仙壁第一名的位置,喃喃道:“這樣的人物,若不能成為仙界新一輪驕陽,那可真是老天無眼了……”
  不止是鐵秋雨,包括梁仁、古月銘、木靈朧……乃至于全場大多數人,心中皆都不可抑制產生出類似的想法。
  全場寂靜,沒有了喧囂,沒有了嘩然,鴉雀無聲,沉靜的氣氛中,自有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在擴散。
  此時無聲勝有聲。
  嗡~
  浮光仙壁上,陳汐的名字暗淡下去,場中多出了一道峻拔的身影,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所有看向那一道身影的目光中,都難以抑制地帶上一抹震驚、惘然、贊嘆……也有不甘、怨恚、憤怒和仇恨……
  但總之,這一刻的陳汐,榮耀無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