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7-0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7-05)     

神箓1169 小鼎復蘇

有人喜歡萬眾矚目,享受那種被人敬慕、敬畏、乃至于震嘆的神情對待,但也有人不喜歡。
  像陳汐。
  直至被廣場上無數目光凝視的時候,他還沒搞清楚這一切,心中難免有些驚詫,還以為發生了什么事情。
  也是當看見自己的名字出現在浮光仙壁第一名時,他這才終于明白過來,原來自己所賺取的星值,已是位列第一了!
  原本這應該是是一件極為值得高興的事情,可惜,被這么多目光注視著,陳汐實在也高興不起來,甚至有些微微的不自在。
  歸根究底,他還是不喜歡這樣的目光,不喜歡被人當做怪胎來看待。但可惜的是,老天似乎總愛和他開玩笑,他越是不喜歡,反而越是能收到這種待遇。
  無論是在大楚王朝,還是在玄寰域,亦或者是在仙界,他都不記得多少次被人像看怪胎一樣看待自己了。
  這么多的經歷,并未讓他習慣這種待遇,只是學會了該如何應對這種場面,于是下一刻,他就眼觀鼻鼻觀心,目不斜視地回到了鐵秋雨身邊。
  然后,一言不發,沉默的像一只頭埋在沙子里的鴕鳥。
  幸好,沒過多久,那半空中的王道廬已是開口,打破現場的沉寂,將所有人的注意力轉移到了自己身上。
  “第二輪考核結束,下邊,開始第三輪考核,順利通過第二輪考核的弟子,跟隨我身后,進入道皇學院。”
  王道廬并未贅述什么,也并未對第二輪考核中表現優異的弟子進行夸贊,只是簡簡單單宣布一下流程,語氣平靜,顯得干脆直接。
  話音一落,他就揮了揮手,在人群中分開一條道路,朝那遠處的道皇學院中行去,而那些順利通過第二輪考核的七百名弟子,則都跟隨其后,亦步亦趨。
  很快,他們就消失在了道皇學院的廣場上。
  ……
  “第三輪考核,又叫‘雛鳳清啼’寓意雛鳳清于老鳳音,也就是江山代有才人出,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的意思,可惜,咱們是進不去觀摩的。”
  看著王道廬帶領一眾弟子陸續離開,廣場上再次議論紛紛起來。
  “這一輪考核是對武道意志的測試,武道意志越強,表現出的異象就越驚人,傳聞中,一些驚采絕艷之輩,甚至能在考核中獲得‘諸神贊美’,對以后的修行有著極大裨益。”
  “不錯,當年的炎雨?凌輕舞,鐵淵?葉唐,皆都在考核中天降異象,加持于身,直接被道皇學院的一些老古董選為了親傳弟子,令人艷羨。”
  “也不知這次又有多少弟子有幸,能夠獲得道皇學院一些老古董的賞識,從而直接被錄取為親傳弟子了。”
  “不管如何,那個來自南梁仙洲的陳汐,必然會是這一屆弟子中的黑馬,不出意外,他的出現,只怕早已引起了諸多老古董的注意。”
  “呵呵,拭目以待吧。”
  廣場上眾人并未離開,皆都等在浮光仙壁前,翹首以盼。
  不出意外,今天之內,道皇學院的三輪考核將全部結束,而后這一屆考生的終極名次就會被宣布于眾。
  這可是一件大事,這份最終的考核名單更會被傳遍仙界每一個角落,此時此刻,誰也不會錯過了。
  ……
  道皇學院,占地極廣,鱗次櫛比的古老建筑巍峨恢弘,仿似已矗立了無盡歲月,見證了滄海桑田的變遷。
  從進入斗玄仙城,再到參與到考核之中,這還是陳汐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看見道皇學院的一切。
  第一感覺就是古老!
  那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那地面鋪砌的斑駁青石,那古樸陳舊的青銅大門……一切的一切,無不充盈著一股撲面而來的古老氣息。
  那是歲月的痕跡,見證滄桑,遍觀青史更迭,令人不由自主就心生敬畏,仿似走進了太古神明棲居之地,蒼茫浩渺。
  其實,若是摒棄掉這種古老氛圍,道皇學院的一切都平平無奇,普普通通,甚至都不如外界仙人所居的宮殿那么奢華。
  這就是返璞歸真的力量,于平常處見真章,于無聲處聽驚雷,非底蘊秉承太古的道統,根本無法擁有。
  一路上,并未見到什么人,道皇學院中的教習先生和諸多學生似乎都清楚今天要進行招生考核,所以并未摻合進來,以免影響了考核進城。
  但陳汐還是能夠察覺到,在這一路上不時有一道道晦澀而強大的意念掃來,從他們身上一一掠過,猶如春風拂柳絮,并未讓人感到任何不適,甚至若非仔細感知,根本就察覺不到這些意念的存在。
  “看來,道皇學院中有不少大人物的目光,都已落在了這第三輪考核中啊……”陳汐暗自思忖,以自己如今的成績,進入道皇學院已沒有任何問題。
  至于能否成為某個大人物的親傳學生,他倒并不在意,他前來道皇學院,只是為了要這一重身份,令左丘氏投鼠忌器罷了。
  “陳汐,那左丘寅等人似乎對你頗為不善啊,你究竟在十方血地中獵殺了多少左丘氏的子弟?”
  一旁,梁仁暗自傳音問道,一臉的好奇。
  陳汐側頭,瞥了一眼遠處的左丘寅等人,見對方臉色陰郁,看見自己望過去時,皆都流露出毫不掩飾的仇恨,似乎若非礙于場合,只怕早已朝自己沖殺而來。
  “沒多少,具體細節等考核結束,我再跟你細說。”
  陳汐笑了笑,就移開目光,令他微感意外的是,那殷妙妙并未跟隨在左丘寅等人身邊,而是獨自一人跟隨在隊伍后方,神色怔怔,氣質幽冷孤峭,也不知在思索一些什么。
  “陳汐,第三輪考核中,我一定要打敗你!”這時候,一名英姿勃發,臉上依舊有著一絲稚氣的少年湊了過來,堅定說道。
  他并未用傳音,所以話一出口,就引起了附近其他子弟的紛紛側目,旋即,不少人都是認出,這少年正是那上古世家木氏宗族的木小六。
  一個從出生到現在,才修行不過幾十年的小怪物,在未央仙洲號稱“混世小魔王”,性情頑劣跋扈,爭強好勝,惹出了不知多少麻煩。
  正是出自這種認知,所以當看見木小六居然此時此刻向陳汐發起挑戰時,大多人皆都抱著一種看熱鬧的心態。
  走在前方的王道廬皺了皺眉,卻是并未阻攔。
  陳汐怔然,他還記得,自己剛抵達斗玄仙城武魂區時,就曾見過這少年一眼,卻是沒想到,這時候他會主動找上自己來。
  “為什么?”陳汐笑問,他能感受到,對方并沒有惡意,只是出于一種爭強好勝的少年心性而已。
  “靈朧姐讓我在第二輪考核中照顧你,卻那曾想到,你居然躋身到了第一名,害得我被靈朧姐罵做廢物。”
  木小六頗為郁悶地撇撇嘴,一舉一動,都有一種率真灑脫,隨心而為的氣質,的確是少年心性。
  陳汐這才終于明白一切,腦海中也是浮現出木靈朧那綽約纖柔的倩影,暗道:“看來她不止是那木君臨的堂妹,似乎在木氏宗族中的地位也頗高啊。”
  而其他抱著看熱鬧心態的子弟見此,皆都怔了怔,神色間閃過一抹驚訝,似都沒想到,這來自南梁仙洲的陳汐,竟是和木家有著不少的關系!
  這可是之前他們誰都沒想到的。
  “不過你不必有心理負擔,我木小六只會正面打敗你,可不會尋求他人幫忙,也不屑用什么陰謀伎倆。”
  木小六大大咧咧說完,就轉身離開,返回了那木氏宗族的一群年輕人旁邊。
  陳汐啞然,見那木氏年輕一代的領袖人物木羽沖朝自己笑了笑,態度溫和,他也是朝對方點了點頭。
  他們雙方的交流,都被那左丘寅等人看在眼中,令得他們神色間的陰霾愈發濃郁,連望向木羽沖等人的目光也變得冷冽起來。
  不過,這一切并未就此平靜下去,沒過片刻,前方人群一陣躁動。
  然后,在諸多驚疑的目光注視下,那一襲如火裙裳,鵝頸雪白,面容清艷無匹的趙夢璃,施施然朝陳汐這邊走了過來。
  “那一場混戰,是你引起的?”趙夢璃直接開口,聲音如清泉叮咚,悅耳動聽,煞是美妙。
  聽到“混戰”二字,那上古七大世家的子弟,包括佛界、龍界、凰族、乃至于聞人氏這一類的頂尖子弟,皆都眉頭一皺,將目光落在陳汐身上。
  那一場混戰,甚至波及到了在場大多數人,也正因那一戰,令得他們紛紛出局,不乏有些子弟被獵殺,奪走了星值。
  但對于混戰產生的原因,他們卻大多不甚清楚。
  這時候,見趙夢璃徑直找上陳汐,更是儼然一副把陳汐視作混戰的始作俑者的模樣時,他們心中皆都涌出一絲火氣,看向陳汐的目光,也都隱隱有著一絲不善之色。
  陳汐似是對這一切恍若未覺般,神色沉靜,想了想,這才簡簡單單說了一句話:“誤打誤撞而已。”
  “很好,若你不敢承認,那只會讓我看不起你。”趙夢璃凝視陳汐片刻,然后輕輕撂下這句話,就轉身離開。
  陳汐見此,卻并未有如釋重負的感覺,只是微微皺眉,他自然明白趙夢璃的用意,心中不禁暗道:“這女人,還真是不肯吃一點虧啊……”
  ——
  ps:搬家,累壞,月末最后一天只有2更,實在不是我想要的,可我已經碼不動了,手指頭都跟抽筋似的顫抖,惡心壞了~說這么多,還是想說一句,請大家理解,擔待一二,然后求月票,最后40分鐘了,月票榜變幻太嚇人,求大伙沒投的趕緊投了吧,要不明天開學就投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