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171 大道爭鋒達者為王

這一天,道皇學院新一屆學生考核落下帷幕。
  有關考核最終排名的名單,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傳播而來,猶如颶風一般席卷仙界四千九百洲,震驚天下。
  而其中最耀眼的人物,無疑是奪得第一名席位的陳汐!
  有關他的出身、來歷、修為、戰力……乃至于個人性情、嗜好也成為了眾多大勢力研究的焦點,成為人們茶余飯后的話題。
  尤其是南梁仙洲,在得知此次道皇學院新生考核第一名是陳汐時,不亞于發生了一場大地震,在四圣仙城中引起了莫大震蕩。
  梁、古、羅三家聯合一起,大開筵席,廣邀同道,為陳汐慶賀十天。
  而殷家則蟄伏了起來,其族中子弟足不出戶,徹底變得低調,似受到了莫大的打擊一般,聲譽一落千丈。
  “士別三日,就要我對你刮目相看么?可惜,還是差我太多,等你什么時候晉級仙界新一輪驕陽,我或許會為當年的怠慢向你道歉。”
  未央仙洲,木氏宗族中,一襲白衣英俊無匹的木君臨看完手中的玉簡,不以為然地笑了笑,就重新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
  “陳汐,陳汐……”
  鳶尾仙洲,左丘氏宗族中,左丘空獨自靜坐了一整天,沉思了一整天,嘴中一直重復著一個名字,令人猜不透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天衍仙洲,萬仞仙山。
  此地乃是仙界天衍道宗的禁地,號稱一仞一殺機,足有上萬重禁制,連圣仙也難逾越其中一步。
  這里乃是天衍道宗的核心傳承之地,修建于太古時期,可謂是傳承悠久,底蘊深厚。
  但只有天衍道宗中的寥寥幾位老古董清楚,那萬仞仙山中,最重要的并非是宗門的核心傳承,而是一道神秘的門戶。
  嗖!
  這一天,一道玉簡劃破蒼穹,飛入了萬仞仙山深處。TXT小說網。
  萬仞仙山深處,有著一片熔漿湖泊,熱浪滔天,其內涌動的乃是天地間一等一霸道的“金烏圣火”,只一縷火星,都能瞬間將一名玄仙強者焚化,尸骨無存。
  此刻,正有著一道挺秀的身影,盤膝坐在熔漿湖泊之上,他腰脊如槍筆直,頭戴星羽冠,面容清秀,劍眉星目,周身都繚繞在金烏圣火中。
  遠遠一望,他仿似誕生于火焰中的神明一般,渾身散發出一股霸臨天下,掌控八荒的大氣魄。
  若陳汐在這里,一定就可以認出,此人赫然就是那冰釋天!
  只不過相較于以往,冰釋天的氣息明顯變了,變得更霸道睥睨,一舉一動,莫不帶著一股指點江山,駕馭乾坤的強勢氣息。
  “嗯?我在這金烏圣池中閉關,除非發生驚天變故,否則沒人敢來打擾自己,如今怎會有一道訊簡傳來?”
  冰釋天霍然睜開眼睛,宛如火神蘇醒,眸光里盡是滔天火浪,似欲要焚燃蒼穹!
  嗖!
  他隨后一招,就把那一道訊簡抓在手中。
  啪!
  匆匆一掃玉簡內容之后,冰釋天那一張清秀的臉頰登時扭曲起來,手中發力,將那玉簡捏爆,化作粉末飛灑。
  “道皇學院新生第一名?這小子才飛升仙界不過幾年而已,怎么成長的速度如此恐怖?怎么可能!”
  冰釋天眉宇凝煞,激動得胸口起伏不定,再按捺不住厲聲咆哮起來,聲震天地,渾身都爆綻出一縷縷金色火苗,恰似他此刻心中那滔天的怒火。
  直至許久之后,他這才平復少許,眸光已是變得冰冷之極。
  “進入道皇學院之后,哪怕傾盡天衍道宗之力,也難以撼動那小子一分了,如果想殺死他,只能……”
  冰釋天霍然抬頭,將目光落在了那萬仞仙山最深處,那里,云霧繚繞,一片漆黑,依稀能夠看見一道門戶的輪廓。
  那一道門戶,似有一種無形的力量般,當冰釋天目光掃視過去,他的神情突然變得平靜,涌出一抹難掩的敬重,甚至是敬畏。
  “都說那里乃是一處通往三界神秘之地的門戶,連天衍道宗的一位半步仙王級老古董冒然進去,都被懲罰,打落凡塵,可也有傳聞,當年我天衍道宗的一名雜役進去,卻是機緣巧合之下,獲得了無上傳承……”
  “我,要不要冒險一試?”
  冰釋天的神色變得陰晴不定起來,緊咬牙齒,眸光頻頻閃爍,似要為自己的命運做出一個艱難的決定一般。
  這一刻,他腦海中浮現出卿秀衣那綽約如煙雨朦朧的身影,浮現出陳汐那一張令他痛恨萬分的面孔……
  最終,冰釋天霍然起身,喃喃道:“不能等了,才幾年而已,那小子已經進入道皇學院中,若再過幾年,只怕我再也沒有機會了……”
  嗖!
  下一刻,他整個人已如同離弦之箭般,倏然沖向那萬仞仙山深處,一腳踏入了那一道仿似鑲嵌在黑暗中的門戶內。
  轟隆隆!
  就在冰釋天的身影剛消失于那一道門戶中,整座萬仞仙山上,猛地產生一股浩大無比的波動,天搖地動,轟鳴陣陣。
  “唉,終究還是踏出了這一步。”
  “聽說,那卿秀衣也是進入了三界中那處道統,釋天此舉,并不算莽撞,否則來日他的道途,必會被這一段因果羈絆。”
  “關鍵是那陳汐,居然進入到了道皇學院,還成了新生考核的第一名,釋天和他之間有著一段宿怨,也唯有兵行險招,孤注一擲了。”
  “或許,釋天可以獲得那一處道統認可的,只是……免不了歷經一些兇險莫測之事,只希望他能堅持到最后吧。”
  一道道強大的意志籠罩在了萬仞仙山上下,掃視著那一道在黑暗中閃閃發光的門戶,這一道道強大意志都是擔憂輕嘆不已。
  ……
  仙界,除了已知的四千九百洲之外,在仙界那無垠的疆域時空中,還分布著諸多的神秘區域、兇險空間、以及未知的碎裂世界帶。
  這其中,有著一個名為黑暗圣淵的神秘區域。
  這里有著無垠山脈分布,莽莽無邊,仿若一片未經開墾的洪荒之地。
  而在此時,一道高達萬丈的魁梧身影,拔山倒樹而行,每一步落下,都似打了一聲驚雷,大地震動,山岳共鳴。
  “師傅,仙界中有那小子的消息了,要不要跟流晴師妹說一聲?”
  萬丈身影在一片古老無比的黑色建筑群前駐足,聲音如九天驚雷,轟隆隆響徹天地之間。
  “踏天,老子說多少次了,說話的時候,不要站得那么高!嗓門不要那么大!”那一片古老的黑色建筑群中,傳出一道氣急敗壞的蒼老聲音。
  “哦,好的,師傅。”那一道萬丈身影倏然變小,化作了一個丈高魁梧大漢,面目粗獷,雙眸如電,剛毅如刀削斧刻的輪廓上,盡顯睥睨霸蠻之色。
  他,赫然是踏天大圣,甄流晴的師兄!
  唰!
  踏天大圣身影一閃,就來到了一座低矮的漆黑建筑前,那里,正有一個干癟枯瘦的老者蹲在地上,雙手握著木刀,正在篆刻一截木頭。
  此人,自然是踏天大圣和甄流晴的師尊,道缺真人。
  看見踏天大圣,道缺沒好氣瞪眼道:“說吧,什么消息?”
  “消息上說,陳汐進入了道皇學院,成為了新生考核的第一名。”踏天大圣顯得很老實,乖乖回答道。
  “道皇學院?第一名?”
  道玄一怔,將手中那一截雕刻一半的木頭放下,沉思許久,這才嘿然笑道,“這倒的確是一樁大消息,可惜啊,只怕沒人敢收那小子為親傳弟子了。”
  踏天大圣愕然:“這是為何?我聽說,那道皇學院中可是藏龍臥虎,不止表面那么簡單,佛界的一尊大佛主、凰族的一位五色真凰,龍界的那位蒼龍老祖,可都潛居于其中,還有那內院之長蚩蒼生,藏經院首席教習……”
  道缺不耐煩揮手打斷道:“好了,老子知道的還能比你小子少了?”
  踏天大圣登時閉嘴,但沒過多久還是忍不住道:“師傅,這是為什么?”
  道缺哼道:“知道什么是天機不可泄露嗎?”
  踏天郁悶道:“當然知道,可那陳汐又不是天機,泄露一下又何妨?”
  道缺聞言一怔,古怪地掃了踏天大圣一眼,最終還是搖了搖頭,沒有多說什么。
  踏天大圣見此,知道沒辦法從師父口中得到答案,便即轉移話題道:“那這消息要不要流晴師妹知道?他帶著陳汐的那些同伴,已來到黑暗圣淵一年余載,早已呆得不耐煩了,若再不跟他們透個底,他們非沖出去找陳汐不可。”
  道缺不假思索,斷然道:“不行,那小子才剛在仙界立足,他們這時候去找那小子,只怕會遭受諸多因果劫難了。”
  說到這,他眼眸遙遙凝視著遠處那灰沉沉的蒼穹,喃喃道:“放心吧,大道有缺,用不了多久,這三界中的大因果就將臨世了……”
  聲音中,有著一絲難以言說的沉重。
  而此時此刻,在那三界一片神秘之地,卿秀衣孤身一人來到一座青濛濛的神山之前,眼眸一掃山前石碑,上寫“女媧道宮”四個晦澀復雜的古老文字。
  “終于到了……”
  卿秀衣輕輕呢喃了一聲,聲音中并無激動之色,只有一種類似游子歸家的感覺,而后,她就徑直一步步朝神山上行去,神色平靜,波瀾不驚,
  ——
  ps:今晚沒了,明天3更(補),后天4更(加更),另,符皇從這一章開始,就等于真正意義上進入到了后期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