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72 強勢試探


  
  道皇學院,一個在仙界超然**的頂尖勢力。
  無垠歲月以來,三界有無數的年輕一代強者在這里匯聚,釋放著他們驚采絕艷的天賦,歷經磨礪,最后成長為三界耀眼的巨擘霸主。
  表面上看,道皇學院的力量并不多顯著,但只有一些至高級別的存在方才清楚,道皇學院真正的力量,卻并不是在表面,而是一種隱性力量。
  因為它是一座學院,包羅天下各大頂尖勢力的頂尖弟,無垠歲月以來,不知道有多少頂尖強者從道皇學院走出,這些強者不乏一些傲立三界的通天人物,其最赫赫有名的,便是星武仙王!
  這些放眼三界都足以稱得上巨擘的大人物,或許早已脫離了道皇學院,但畢竟與道皇學院有著難以割舍的師承關系。
  擱在平常或許不會體現出什么,可當道皇學院真正遇到生死存亡般的威脅時,當年出身于道皇學院的大人物們,必然會云涌而來!
  那時候,世人才會明白,道皇學院隱藏在表面之下的力量,是何等的可怖!
  這就好比一頭沉睡的巨龍,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可當它真正開始蘇醒的時候,恐怕整個世界都會顫抖起來。
  這就是道皇學院的底蘊,也是它能夠成為仙界第一學院的原因所在。
  ……
  當陳汐等人在周知禮的帶領下,進入那一道青銅門戶之后,下一剎那,就出現在一片陌生的世界。
  當視野恢復清明,當看清遠處那一幕幕,在場所有弟心,都是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震撼。
  這是一座高達十萬丈的山頂平臺,平臺平滑如鏡,足有萬畝范圍,宛如矗立在蒼穹之巔,云霞蒸騰,如夢如幻。
  而此時,陳汐等人就矗立在這恢弘大氣的平臺之上,與這山頂平臺相比,他們就如同一只只螻蟻般,顯得如此渺小,微不足道。
  從山頂平臺上放眼四顧,盡是遼闊無邊的壯闊景象,一座座巍峨仙山林立、一座座仙湖星羅棋布,一條條仙河蜿蜒盤曲其,除此之外,還有著無數恢弘、巍峨、古老、滄桑的殿宇樓閣點綴其。
  不時有仙禽翩躚于蒼穹云海、仙獸游走于仙山蓊郁之,時而還能看見一道道神虹沖霄而起,那是一道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在無垠仙山之間穿梭飛馳。
  眼前之景,太過巍峨浩瀚,宛如一片仙之國度,世外桃源!
  “這里,便是道皇學院真正的盤踞之地,乃是當年道皇以無上神通開辟而出,匯聚混沌鴻蒙之氣,在此修行,一日可抵外界十日之功。”
  周知禮指著那遠處浩瀚蒼茫的仙山福地,聲音沉渾,透著一股自豪之色,“無數年來,你們所熟知的一些仙界大人物,以及那無數的傳奇、神話就是在這里誕生。”
  陳汐等人聞言,心皆都一震,目光皆都變得明亮,透著一抹熾熱和激動,從今以后,他們也要在這里修行了!
  周知禮扭頭,掃了一眼神色興奮的陳汐等人,不禁微微一笑,想起了當年的自己,何嘗不也和他們這些小家伙一樣,如此激動,對道皇學院的一切充滿憧憬。
  “走吧,我帶你們去新生區域。”
  周知禮揮袖,腳下騰起一片十畝方圓的仙云,載著陳汐等五百名弟,朝那一座座仙山深處飛馳而去。
  一路上,周知禮將一些基本常識,隨口介紹了一些。
  原來,這道皇學院,分作了外院、內院兩大部分,其又有藏經院、丹藏院、演道院三大院。
  加起來,也就是所謂的“五大院”。
  每一院,都有院長、副院長的職位,其下則是首席教習和普通教習,像周知禮,就是外院院長,像王道廬,則是內院的一名首席教習。
  值得一提的是,內院之,教授道業的,清一色都是首席教習,而在外院,只有寥寥幾個首席教習,絕大多數還是普通教習。
  當快要靠近新生區域時,突然一名弟驚叫道:“那是什么?”
  不止是他,其他弟的目光,也是同一時間齊刷刷落在了同一個地方,那里,矗立著一座通天石碑!
  那石碑矗立之地,并非是地面,而是馱在一頭體積足有萬畝范圍的龍龜仙獸身上,看似是仙獸,實則已經跟一塊廣袤的陸地沒什么區別。
  而這座石碑之所以吸引人,則是它表面彌漫著璀璨盛輝,閃爍耀眼光芒,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壓迫之力,籠罩了這片天地。
  當陳汐的目光掃向那通天石碑時,就看見那石碑表面上,匯聚著四個古老恢弘的字跡。
  大羅金榜!
  “這就是咱們道皇學院外院的大羅金榜。”
  周知禮開口,淡淡道,“顧名思義,能夠登臨榜單之上的,就是外院大羅金仙級別的弟,算是學院最初級的一個榜單了。”
  眾人恍然,他們倒也清楚,道皇學院的外院,除了他們這些新生,還有著許多歷屆進入道皇學院的老生。
  這些老生和他們一樣,都是通過三輪考核進入道皇學院的年輕一代頂尖人物,當然,這些老生現如今最少也在學院修行了一百年以上的時間了,其,自然不乏一些晉級大羅金仙的存在。
  顯然,這大羅金榜就是為外院的學生所準備。
  旋即,眾人又都咂舌不已,他們可是聽到,這大羅金榜只是學員最初級的一個榜單!
  得知這一切,陳汐心也是暗暗驚嘆,隱約能夠感覺到,在那外院修行的話,免不了又要和那些老生競爭了。
  他將目光凝視過去,就看見那通天石碑上,金光彌漫,閃耀著一道道金光,被銘刻在那里,成為一種無上榮耀。
  “第十名,趙恒,修行五百三十四年。”
  “第名,鐘離真,修行三百一十一年。”
  “第八名,劉澤鋒,修行百一十年。”
  “……”
  “第三名,姬雷,修行一百零四年。”
  “第二名,左丘峻,修行三百二十七年。”
  “第一名,敖戰北,修行一百年。”
  “大羅金榜上只列出前五百的名次,其上的修行時間,指的是在學院修行的時間,而在每十年的學院考核,只有排名前五十的弟,才有資格參與內院的考驗,通過考驗者,方才能夠成為內院學生。”
  周知禮在一旁解釋了一番。
  他的聲音剛落下,敖無名就發出一聲不屑的冷笑:“噢,原來如此,真是一群廢物,每十年進行一次內院考核,而這些家伙又來了這么久,居然還在外院廝混,看似霸占著前五百的名次,實則資質和天賦也不過如此。”
  其他人聞言,也都輕笑不已,對那榜單上的名字,并無敬重,反而生出不少譏諷嘲笑之意。
  這也很好理解,就拿那大羅金榜排名第八名的劉澤鋒舉例,他雖排名第八,可在外院已整整修行了百一十年!
  換而言之,他差不多都歷經了幾十次的內院考核,直至如今,仍舊沒能進入內院,從這一點就足以證明,擱在外界,他或許是了不得的一位驕,可相較于其他弟而言,這劉澤鋒的天賦也不過如此罷了。
  見到這一幕,周知禮眉頭不禁一皺,掃了一眼眾人,道,“你們如今還是玄仙之境,晉級大羅金仙時,少則十多年,多則上百年,而能夠一舉躋身前五百名的,又能有幾個?你們可要知道,外院之,弟足有八千人,他們若是廢物,你們算什么?”
  頓了頓,周知禮繼續道:“那劉澤鋒進入外院時,才不過玄仙期,卻用了差不多四百年時間,晉級大羅金仙之境,然后又花費了近三百年,躋身前五十之列,直至如今,他已是擁有了第八的名次,你們還覺得他是廢物?”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的神色皆都收斂不少,變得認真起來。
  大羅金仙,是一道堪比天塹的門檻,極難跨越,按照劉澤鋒的修煉速度看來,已經算是一位了不得的天才人物了。
  但敖無名卻依舊不服氣,傲然道:“我一位族兄在一百年前進入學院,而后修行十年之后,就一舉晉級大羅金仙,登臨大羅金榜第四十七名,更是一次就通過內院考核,成為了一名內院弟,相較于此,那劉澤鋒不是廢物是什么?”
  這一下,陳汐也總算明白過來,周知禮舉得例,是尋常意義上的天才人物,而那敖無名所言,則是一種絕代驕般的天才人物,兩者也沒什么可比性。
  而周知禮見此,卻是皺眉許久,最終沒有再過多解釋,道:“等你們了解到道皇學院的一切,就會發現學院的競爭,比任何地方都殘酷和激烈。”
  話說到這里,他們已是來到了那一片新生區域。
  此地仙山起伏,古老殿宇林立,宛如開鑿于仙山的一片小國度一般,散發出一股撲面而來的混沌鴻蒙氣息,令人精神皆不禁為之一振。
  ——
  PS:我昨天說符皇進入后期階段,好多書友跑來問我,以為要匆匆爛尾,說一下,我所謂的后期,并不是結尾,結尾是終極篇,而不是后期……等今天三更完畢,我會開個單章仔細說明一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