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176 拭目以待

伴隨時間流逝,陳汐周身的水之法則,迅速產生著蛻變。
  剛開始如洶涌大海,轟鳴陣陣,而后則如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再然后則化作縷縷細雨,輕柔無聲……
  直至最后,在他身前,只呈現出一滴水珠,靜靜懸浮不動。
  這滴水珠,渾圓剔透,映照著萬物變化,纖毫畢現,看似渺小,卻讓人感受到一股如深淵般巋然不動的沉厚力量。
  可當仔細分辨時,那依舊是一滴水珠,從未有任何的變化。
  這就好比修行上的三重境界,第一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這一境界,年少無知,對世界的認知也是最樸實和簡單的。
  第二重則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這一境界則是歷經磨礪,心雖堅韌,然而心境已隨著修為提升發生了重重變化。
  第三重則是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也就是歷經諸多變化,窺破了浮華,看穿了世事,觸碰到了世界的本質。
  眼前這滴水珠,就是陳汐對“水之劍”的掌控,已是將其本質悉數掌握,窺破了水的千變萬化,最終將其所有奧義凝聚在了一滴水珠中。
  至此,“水之劍”傳承臻至圓滿地步!
  嗡!
  陳汐心念一動,那一滴水珠落入了自己眉心,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仿似成了水中神靈,天生能操控水行之力。
  他探出指尖,一縷水光繚繞升起,按照他的心意,變幻做細雨、大雨、暴雨、長江、大河、湖海、冰川、沼澤……
  這等層次,和以往不同,已不拘泥于招式,一招一式,莫不隨心而動,每一招都可以是細雨如夢,每一招都同樣可以衍化為云濤暝滅、碧海無量!
  “萬變不離其宗,水之宗,化為一念間!”
  陳汐深吸一口氣,霍然睜開眼睛,與此同時,他體內氣機沸騰而動,游走四肢百骸之間,透著一股活潑歡暢的味道。
  將“水之劍”傳承臻至圓滿后,竟是觸發了他體內氣機,令得他那玄仙中期的修為再次精進了一分!
  陳汐沒有阻止這種感覺,而是順著這一股玄妙的氣機變化,開始靜心修煉。
  在他口鼻之間,吞吐著周圍空氣中的混沌鴻蒙氣息,令得他體內氣機產生出龍吟虎嘯、大河奔騰般的轟鳴之音。
  直至后來,連他渾身每一寸毛孔中,都被那醇厚的混沌鴻蒙氣籠罩,鍍上了一層近似神性般的濛濛光澤。
  而在他體內小腹丹田之下,那位居會陰穴的區域中,產生一陣清涼的氣息。
  會陰之穴,命魂所居之地,和天魂所居的頭頂泥丸宮,地魄所居的胸前檀中穴,同在一條直線上。
  會陰穴,也就是玄仙境三玄妙關中的最后一關!
  沖破這一道關卡,就等若是晉級玄仙后期了,有“命魂幽精”之稱,意味著三魂修煉圓滿,無瑕無垢!
  不知不覺,時間已是悄然流逝。
  翌日一早,一直在打坐中的陳汐,被一陣奇異的波動打斷,從深層次的修煉中清醒過來。
  “諸位新生,速速前來云渺仙山外匯合,一盞茶后,我將帶你們前往外院講道場,講解日后修行所必知。”
  那是新生教習王痕的聲音,以一種特殊的力量透過重重禁制,傳達進了云渺仙山各個洞天福地中。
  陳汐皺眉,他在這一夜的修行中,獲得了莫大好處,已快要摸到沖擊玄仙后期的門檻,卻被硬生生打斷了。
  旋即,他就搖了搖頭,不再多想,長身而起,看了一眼一側的小鼎,見對方還在吞吐混沌鴻蒙氣,便無聲地獨自離開了洞府。
  嗖嗖嗖!
  這一刻,不止是陳汐,那此次被招進道皇學院的五百名新生,也已是從四面八方飛馳而來,匯聚于云渺仙山之前。
  當陳汐抵達時,就看見大多數子弟都頗為興奮,也有和自己一樣,皺眉不已的,顯然是感覺被王痕打擾到修行了。
  “陳汐,這里。”遠處,早已抵達的梁仁和古月銘朝陳汐打招呼。
  陳汐笑著點點頭,便徑直走了過去,在這五百名新生中,他也只和梁仁、古月銘最是熟稔,至于其他人,只能算臉熟。
  “聽說你在皇級洞府修行?乖乖,那里一年可是得繳納八千星值啊。”梁仁一臉驚嘆地說道。
  陳汐笑道:“一切都是為了修行而已,對了,你們的靜修之地被分到哪里了?”
  梁仁撇嘴道:“唉,我和古老弟可沒進前十名,只能在圣級仙脈上開辟的洞府中修行了。”
  “好了,別抱怨了,在外界別說圣級仙脈,就是大羅級仙脈都不多見,知足吧你。”古月銘笑罵了梁仁一聲。
  陳汐也是笑了笑,他倒也清楚,新生中除了前十名之外,其他子弟都被分在了同一座仙山中修行,那座仙山名紫云,其內只有一條圣級仙脈,和云渺仙山中的王級仙脈根本沒法比,更別說和皇級仙脈相比了。
  這就是道皇學院新生前十名子弟和其他子弟之間的差距,體現在每一處細小的環節上。
  “王教習,下次有事能不能提前通知一聲,我正在體悟無上妙法,卻被你硬生生打斷,錯失了一個絕佳契機,真是掃興。”
  便在此時,那敖無名突然大聲開口,言辭之間頗為不滿。
  其他子弟聞言,有人驚異于敖無名的狂傲,也有人對敖無名的說法頗為認同,紛紛點頭不已。
  王痕卻是神色不動,直至所有子弟都到齊了,這才說道:“從今天以后,你們就是一輩子呆在洞天福地中,也沒人會來打擾你們,當然,前提是你們能夠繳納出占據洞府所需的星值。”
  聞言,其他子弟皆都閉嘴。
  他們當然不可能一輩子呆在洞天福地中,就是想這樣做,也沒有足夠的星值去繳納費用啊。
  “走吧,周院長、左丘院長以及諸多教習早已等候多時了。”
  王痕掃了一眾子弟一眼,袖袍一揮,祭出那一艘仙舟,載著眾人化作一抹流虹,破空而去。
  ……
  今天是道皇學院新生開始在學院中修行的第一天,意義非凡。
  外院院長周知禮,副院長左丘鴻,以及數名首席教習和眾多普通教習,早已匯聚在了那“講道場”中。
  另外,外院將近八千名的老生,也被集合在一起,也算是一種歡迎新生的儀式了。
  單從字面意思上來看,講道場便是講解修行的地方,道皇學院的講道場自也不例外。
  唯一的不同就在于,道皇學院外院的講道場規模頗大,由一片鱗次櫛比的古老建筑群拱衛形成。
  這里的古老建筑,分別是為講授不同道業所準備,像煉丹道場、煉器道場、豢獸道場、經義道場……等等。
  但最重要的,還是修行道場。
  畢竟,修行才是每一名修仙者最關心的事情。
  嗖!
  仙舟破空,王痕帶著一眾新生抵達外院講道場,落在了一處空曠的場地中。
  此時的場地中,早已是人影幢幢,匯聚著八千余名老生,黑壓壓一片,有男有女,最低都有玄仙修為,最高的則是大羅金仙水準。
  而在那場地中央,還有著一座高臺,此時,那外院院長周知禮、副院長左丘鴻,以及一眾教習都端坐于高臺之上。
  當看見王痕帶領一眾新生抵達時,場地中不少目光都是齊刷刷掃視過來,原本莊肅沉寂的氣氛,也是變得熱鬧起來。
  “聽說這一屆新生的綜合天賦和實力,乃是往屆之最,也不知是真是假。”
  “呵呵,真真假假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嗎?賺不到星值,一切都是枉然。”
  “不過,我倒是聽說,這一屆中的確有不少厲害的家伙,若有機會,倒是可以結交一番。”
  “結交?省省吧,那些厲害的角色,莫不是出身于上古世家一類的頂尖大勢力,屬于年輕一代的驕子人物,人家才懶得搭理你呢!”
  一陣陣竊竊私語聲傳出,那些看向陳汐等一眾新生的目光中,也是包含著不同情緒,像一群老油條子看見一群新兵蛋子入伍一樣。
  就在這一眾目光的注視下,陳汐等人被王痕帶到了場地的最前方,再往前就是周知禮等一眾大人物所在的高臺了。
  “肅靜!”
  左丘鴻皺眉,沉聲一喝,登時止住了在場的議論聲,氣氛重新恢復沉寂。
  見此,周知禮這才起身,目光淡然一掃四周眾人,道:“今天是你們這些新生進入學院的第一天,多余的廢話我不再多說,在此,我只想告訴你們,大道維艱,任何時候,都莫要懈怠了自己的修行。”
  頓了頓,他繼續道:“兩年后,便將迎來每十年一次的內院考核,我希望,無論是老生,還是新生,在此期間務必抓緊時間修行,你們應該明白,一步錯,步步錯,步步天差地別的道理。”
  “修行之路也如此,慢上別人一步,就有可能再無法追攆上別人腳步,來日成就也注定是天壤之別。”
  “所謂大道爭鋒,達者為王,諸位子弟,競爭,從此刻已經開始了!”
  ——
  多謝兄弟“1712847”的打賞捧場支持!第三更凌晨以后了,我繼續去搞,等不及的兄弟明天看。
  ((一秒記住小說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