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78 蠅營狗茍

陳汐,第一名!
  那爭鳴道鐘的聲音還在耳畔縈繞,可整個斗玄仙城已是沸騰一片。
  沒有人想到,第一名怎么會是陳汐,而不是姬玄冰、真律、趙夢璃三者中的一個。
  也沒有人想過,這一屆道皇學院最終考核名單中的第一名,居然會是一個令他們完全想不到的年輕人。
  甚至,對于那斗玄仙城內的蕓蕓眾生而言,都還是第一次聽到陳汐的名字,如此陌生,陌生到他們思來想去都想不起這年輕人究竟是誰,來自哪個仙洲,又是哪方勢力的子弟……
  或許也正因為這種種的沒想到,所以當聽到“陳汐”這個名字霸占第一名位置時,所有人的情緒才會如此激動、如此震撼。
  不止是斗玄仙城中,在那道皇學院外的廣場上,也是一片震駭,許許多多來自四面八方頂尖大勢力的大人物們,皆都面露驚容,感到頗為意外。
  畢竟,雖說陳汐在第二論考核中名列第一,可他在一輪考核中才位列第九,綜合而言,根本沒法和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相比。
  可如今,他居然成了最終的第一名,怎能讓人不意外?
  “此子在第三輪考核中,只怕獲得了天地共鳴層次的諸神贊美,并且不出意外,也應該是第一名才對,否則最終名次必然不可能超過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人。”
  大多數人都隱約猜出了幾分答案,卻不敢妄言論斷。
  “不管如何,這終究是一個奇跡,幾乎顛覆了我們所有的認知,歷數往屆考核,像這般情況還是破天荒第一遭!”
  有人輕嘆,難掩震撼之色。
  “好!好!好啊!”
  在場之中,當屬鐵秋雨最為激動,老臉發光,嘴中連續道出三聲好,可見其心中何等振奮。
  “哼,我很期待,當君臨堂兄得知這一份名單時,心中又會作何等感想。”
  木靈朧清眸流盼,神采飛揚,櫻唇微翹,一派驕傲之色,看得附近木家一眾大人物都啞然不已。
  而在另一邊,左丘珂滿面寒霜,眸光冰冷,妍麗的眉宇間充斥著一抹難掩陰戾之氣,不止是她,旁邊的左丘氏族人,神色也是奇差無比。
  第一名!
  那小子能獲得如此殊榮,只怕早已被道皇學院諸多大人物關注到,這樣一來,他們想要對付陳汐,明顯就變得困難起來。
  該死!
  怎么會這樣?
  這讓他們該如何向宗族交代?
  左丘氏這些族人,心緒一下子復雜糟糕到了極致。
  ……
  此時的爭鳴大殿中,也是一片震驚,無論是那些通過考核的子弟,還是周知禮、王道廬等道皇學院的大人物們,望向陳汐的目光,皆都有著一抹難掩的驚色。
  幸好,這一股沉悶的氣氛很快就被打破。
  “哈哈,考核終于結束了,接下來總該讓老夫過來了吧?”
  “我記得沒錯,接下來的時間,就是為這些新學生分配潛修之地、頒布學院規矩、挑選教習課業的時候了吧?”
  “哼,往日里也沒見你們對招生事宜如此熱心啊?今天怎么都眼巴巴跑來了?”
  一陣嘩然聲在大殿外響起,而后一道道神威浩蕩,偉岸無比的身影橫沖而入,就像一道道破空而來的神輝一般,將虛空都震蕩得泛起一圈圈漣漪。
  這一行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無一例外都強大無比,一呼一吸之間,天地共振,大道和鳴,令人心顫。
  他們甫一出現大殿中,就將目光齊刷刷落在了那五百名子弟身上,當看見陳汐時,這些目光皆都一亮,面露溫煦笑意。
  “小家伙,我是丹藏院首席教習沈浩天,如今看你資質不錯,欲要將一身傳承傾囊相授,你可愿意?”
  一名須發雪白、慈眉善目的老者含笑開口,熱忱無比。
  那周知禮和王道廬一怔,萬沒想到,這性情孤僻暴戾的沈浩天,竟能流露出如此慈善的一面,這還是那個名震三界的丹道三大宗師之一嗎?
  那些隨沈浩天一同前來的大人物聞言,登時紛紛出聲。
  “年輕人,丹道終究是外道,你若愿意,便來我藏經院,我收你為藏經院親傳弟子,學院中的典籍,任你翻閱,不收你任何星值!”
  “哼,論及教授子弟的能耐,你們有誰能比得了我裘萬岑?小家伙,大道爭鋒,重在殺伐果決,老夫曾征戰域外三萬六千年,別的或許不擅長,但論及戰斗手段,可不是什么丹道大宗師,藏經樓院長一流能相提比倫的!”
  “你叫陳汐對吧,我是蔣雨,炎雨?凌輕舞便是我一手帶出的弟子,你若愿隨我修道,不出百年,我保證你可以成為仙界新一輪驕陽人物!”
  “蔣道姑,你別忘了,那鐵淵?葉唐可是我軒轅破軍帶出來的子弟,再說你一個女流之輩,跟我們搶什么男弟子?”
  一下子,大殿中又陷入了那一種爭執不休,鬧不可分的場景中,看得那些子弟都一陣目瞪口呆,這樣也行?
  “諸位莫要爭了,無論親傳弟子與否,陳汐終究是要從外院開始修行的,我身為外院之長,自不會虧待了陳汐。”
  周知禮也按捺不住,摻合了進來。
  唯獨王道廬心中苦澀不已,他沒辦法再去爭什么,因為他前陣子才收了一名親傳弟子,按照學院規定,一名首席教習,在親傳弟子臻至大羅金仙境之前,是不允許再多收學生的。
  “周小子!你就是這么跟你師叔說話的?”
  “周老弟,你上次可是從我那里拿走了一塊混沌洞元鐵,你看,我也不讓你還了,把這名弟子讓給我就足夠了。”
  見周知禮居然也要摻合一腿,其他人登時不滿了,紛紛譴責不已。
  周知禮登時臉色一沉,哼道:“不管你們怎么說,按照規矩,陳汐是必須要進入外院修行的!”
  “在外院修行不錯,但并不耽誤成為我的親傳學生。”那蔣雨直接揮手道,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周知禮大感頭疼,這蔣道姑,還真是難纏啊。
  就在眾人爭執得不可開交的時候,那大殿外,突然走進來一名灰衣青年,白發如霜,劍眉星目,他人甫一進來,大殿中就像席卷來一股冰寒徹骨的凜冽之風,令得虛空亂顫,凍結出層層冰霜!
  一下子,大殿中的氣氛變得沉寂不少。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灰衣白發青年身上。
  “好驚人的劍氣……”
  陳汐遠遠一望,根本就未看清楚對方的容顏,就感覺眼前一陣刺痛,渾身泛起一層顫粟的雞皮疙瘩。
  那是一種境界上的絕對壓制,令陳汐憑生一股無力抵御的感覺。
  這家伙是誰?
  這氣息未免太過強盛凌厲了……
  陳汐心中驚疑。
  “華劍空!”
  周知禮見到對方,臉色頓時一陣輕松。
  不過像蔣雨、軒轅破軍、裘萬岑、沈浩天這些大人物們的臉上,卻是流露出一抹悻悻之色。
  華劍空,院長親傳弟子,跟隨院長縱橫征戰一萬載,從未一敗,乃是道皇學院最頗負盛名的一位絕頂高手。
  有人說他擁有圣仙圓滿境修為,也有人說他早已踏入半步仙王的層次,至于他究竟擁有何等修為,卻是沒有誰能說清楚。
  看見華劍空抵達,那些大人物們哪還不明白,是院長也要摻合進來了,否則以華劍空那孤冷的性情,根本就不會湊這種熱鬧。
  果然,下一刻那華劍空已是走到周知禮身邊,遞過去一塊玉簡:“這是師尊的交代。”
  說罷,他轉身而去。
  自始至終,都沒有看大殿中任何人一眼,顯得孤傲、冷峻、猶如獨來獨往的一匹孤狼。
  直至華劍空的背影消失,大殿中那徹骨般的冰冷氣氛,這才恢復正常。
  “快看看,院長說了些什么?”
  “古怪,我記得院長已經有數千年不曾插手學院事務,今日又頒布出了什么旨意,甚至還要華劍空這個冷面小子親自帶來?”
  “其實,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議論之際,眾人將目光都是望向了周知禮。
  周知禮卻是把目光望向了手中玉簡上,當看清其中內容時,卻是微微有些發怔,臉色甚至有些僵硬,久久不語。
  見此,其他人面面相覷,皆都感到有些蹊蹺。
  身為道皇學院外院之長,身為一名成名許久的半步仙王級存在,往日里的周知禮一直是冷靜嚴峻的秉性,不茍言笑,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可現在,他竟似驚呆了?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那玉簡中的內容還能震懾到周知禮的道心?
  “周小子,趕緊說說院長有什么囑咐。”裘萬岑皺眉道。
  其他人也是紛紛開口,對那玉簡中的內容愈發好奇,就連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他們這些通過考核的子弟也都不例外。
  “院長說……”
  周知禮深吸一口氣,然后抬頭,望向在場眾人,聲音中帶著一絲難言的復雜情緒,“他不同意學院內任何教習收陳汐為親傳弟子,這件事先放一放,等日后再議。”
  __
  Ps:傍晚突發變故,滯留鄉下了,今天1更,會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