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179 陳汐是誰

周知禮的聲音剛落下,整個大殿陷入沉寂。
  誰都沒有想到,院長竟會在此時此刻下達這樣一道旨意,居然不同意讓學院內任何一名教習收陳汐為親傳弟子!
  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一頭霧水,臉色因而變得有些驚疑不定。
  要知道,陳汐可是此次考核中的綜合第一名!其引動的“諸神贊美”更是超出了天地共鳴的層次!
  這樣一位無雙天驕,只要他點頭,學院中任何一名教習都絕對無法拒絕當他的授業恩師了。
  反過來說,為了收他為親傳弟子,像沈浩天、軒轅破軍、蔣雨等學院中的大佬人物都蜂擁而來,一副搶破腦袋也要將陳汐搶到手的模樣,可見陳汐在考核中的表現,是何等的耀眼,令得這些大佬們也再顧不上什么身份和儀態。
  可如今,他們掙來搶去,卻偏偏被告之,誰也不允許收陳汐為弟子!
  這突如其來的變數,令得那些大人物們也都怔在那里,皺眉沉吟,苦苦思索,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而佛子真律、姬玄冰、趙夢璃等一眾弟子也都愕然,原本他們還都對陳汐艷羨不已,畢竟,可不是誰都能獲得如此多大人物的垂青的。
  佛子真律不行。
  出身皇道世家的姬玄冰也不行。
  真凰后裔趙夢璃還不行。
  在場五百名順利通過三輪考核的弟子都不行,除了陳汐!
  可偏偏地,院長下達的一道旨意,令得陳汐再沒有了成為任何一名教習的親傳弟子的可能,這自然令得這一眾子弟很驚愕,想不明白。
  唯獨左丘寅心中很振奮,甚至是欣喜若狂,他很清楚,若陳汐成為某一個大佬的親傳弟子,那么左丘氏想要再對付他,那必然是困難重重。
  可現在則不同了,陳汐無法成為任何一名教習的弟子,也就意味著他進入學院后,必將是孤身一人,和其他尋常學生也沒什么區別!
  到時候左丘氏就是暗地里對付他,都不必再忌憚任何一名大人物去維護陳汐!
  且不提其他人的反應,當聽到這個消息時,陳汐也怔在那里,皺眉不已,談不上憤怒,也根本不可能高興起來。
  他只是很不明白,那一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院長,為何在此時此刻針對自己一人下達這樣一個旨意,為什么?
  自己可是第一名!
  怎么會受到這樣的待遇?
  陳汐想不明白,感覺此刻的自己,受到了嚴重的不公平待遇。
  “不對,院長親自囑咐華劍空前來,其目的該不會如此簡單才對。”
  王道廬蹙眉,沉吟道,“即便是想要打壓一下陳汐的氣焰,以此來達到磨礪陳汐心性的目的,也不會在這等關鍵時候下達這樣一道旨意。”
  此話一出,其他大人物們也都深以為然,他們也正是感覺這一道旨意來的太蹊蹺,所以才感到有些怔然。
  “這有什么難猜的,院長嫌棄不夠資格充當陳汐的授業師尊,以免誤人子弟,所以才急匆匆下達這樣一個旨意。”
  軒轅破軍冷哼道,得知沒辦法收陳汐為親傳弟子,他心中頗為郁悶,言辭之間不免有了一些不滿。
  其他人聞言,不禁莞爾。
  “此話有失偏頗,我倒是覺得,院長應該對陳汐以后的修行另有安排才對,否則也不必讓那華劍空親自前來一趟。”
  丹藏院院長沈浩天開口,引起了不少人的贊同。
  “另有安排?我倒不這么認為,你沒聽院長說么,要日后再議,說明他此時也對陳汐的安排還沒有一個定論。”
  蔣雨開口,她一襲月白道袍,容貌端莊素凈,一言一行干脆利落,從不拖泥帶水,顯得頗為強勢。
  “唉,院長還真是胡鬧,這么多年不出現,一出現就下達這樣一個莫名其妙的旨意,他若有什么想法,詳細說明白也好,可偏偏搞得云山霧罩,令人琢磨不透,真是傷腦筋啊。”
  裘萬岑愁眉苦臉說道,他言辭之間對院長頗為不滿,甚至說院長胡鬧,可眾人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
  因為很簡單,身為道皇學院中的資深老古董,他們都很清楚院長的秉性,簡單八個字概括就是“天馬行空,不拘一格”。
  說通俗點就是,他就是從不按規定套路來,常常搞出一些近似胡鬧的事情。
  分析來,分析去,也沒分析出個所以然來,不止令那些大人物們頗為郁悶,也是讓陳汐也是頗為無語。
  至于佛子真律那些子弟,也不可能想明白了。
  最終,周知禮發話了,一錘定音,“好了,此時暫且擱置,先解決其他子弟的問題。”
  說到這,他一掃沈浩天那些大人物,笑瞇瞇道,“不如,你們就在其他弟子中挑一個親傳弟子如何?”
  此話一出,令得那一眾子弟皆都精神一振,目光中泛起期盼熾熱之色。
  “唉,此次通過考核的子弟都很不錯,但我的親傳弟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收的,容我回去再考慮考慮。”
  出乎意料的是,沈浩天搖頭,根本就沒掃其他弟子一眼,轉身負背而去。
  “佛子真律不錯,可惜他來自佛界,早已被內院的苦度老兒看中;趙夢璃也不錯,可惜她是真凰后裔,若是被那頭老凰知道我跟她搶弟子,非把我的道場燒了不可;姬玄冰也不錯,可惜啊,皇道一脈,只有內院的姬老怪才能調教……”
  軒轅破軍開口,評價了三名弟子,每評價一個,就嘆息一聲,最終將目光落在了軒轅允身上,“算了,我也只能教導一番我軒轅氏這不成器的小娃娃了。”
  然后,他朝軒轅允道:“三天后,你來我的道場。”
  此話一出,也等于是說,把軒轅允收為親傳學生了,令得其他子弟皆都艷羨不已。
  “多謝叔祖成全!”
  軒轅允心中一震,神色激動,躬身行禮。
  “唉,老子的祖孫成了自己的親傳學生,這他娘什么事兒啊……”軒轅破軍搖頭感慨著,轉身一瞬離開。
  接下來,也有不少大人物選出了自己的親傳學生。
  像木羽沖,就被木家一位內院的首席教習選中,像姜滄海,萬俟嫣、鐘離尋等人,也同樣如此,被各自宗族中的長輩選中。
  也有不少大人物扭頭就走,不是他們不收親傳弟子,而是看不上在場那些年輕人,畢竟,達到他們這般地步,收徒條件都變得極為苛刻,哪怕在場的都是仙界中最頂尖的年輕一代驕子,他們也不會就此如此草率地做出決定。
  畢竟,親傳弟子也就意味著將傳承他們自身的衣缽,又怎可能那么容易就傾囊相授?
  最終,也只這么寥寥幾個被選中而已,這也就意味著,其他絕大多數子弟都只能從外院的普通學生做起了。
  很快,那些跑來搶弟子的學院大佬們都已離開,大殿中只剩下了周知禮、王道廬、以及那些外院的教習。
  至此,大殿中的熱切氣氛變得冷清不少。
  雖說沒有被那些大人物選中為親傳弟子,但在場絕大多數子弟并不感覺失落,只要能進入道皇學院,還愁找不到授業恩師?
  身為仙界第一學院,能成為其中一名弟子,已是一種莫大的機緣,大家都是從千軍萬馬的獨木橋上硬生生殺出來的天驕子弟,自然很清楚身為一名道皇學院的學生,意味著怎樣的榮耀和地位。
  當然,也有些弟子很失落,但當看見第一名的陳汐也和自己一樣的遭遇時,也就釋然了,甚至還對陳汐生出了不少同情心。
  或許,在他們看來,此刻的陳汐應該是最郁悶,最失落,最難過的一個人。
  可惜的是,他們都想錯了。
  陳汐不郁悶,不失落,不難過,但也不高興,不振奮,不喜悅,總之,心態是頗為平靜的。
  他在參加考核之前,就沒對名次抱什么希望。
  他在考核之后,也沒有想著要成為哪一名大人物的親傳弟子。
  他此來道皇學院,僅僅只是要一個足以令左丘氏忌憚的身份罷了。
  至于修行和傳承,他至今還未把無極神箓中的“水之劍”融合呢,又哪會對其他傳承產生什么興趣?
  總之,因為身懷洞府主人留下的真正傳承無極神箓,陳汐對于能否獲得其他傳承,反而并沒有過多在意,不在意傳承,自然也對是否能成為某個大人物的親傳弟子沒多少感覺。
  “好了,考核所有事宜至此,都已落下帷幕,接下來……”
  這時候,周知禮微微一笑,袖袍揮動,只見得那大殿深處,爭鳴道鐘響徹,震蕩得虛空扭曲起伏,神輝彌漫。
  而后,一座數百丈巍峨高大的青銅大門,憑空出現!
  “道皇學院,歡迎大家成為其中一員!”
  唰!
  大殿所有的目光,都在這同一時刻齊刷刷望向了那一道百丈高的青銅門戶,目光漸漸變得熾熱,甚至呼吸都隱隱有些急促起來。
  道皇學院,三界年輕一代無數強者夢寐以求的修行圣地,于此時,終于對他們敞開了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