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183 持戒者

紫綬星章任務區中的光幕有很多,足有上百之數。
  每一個光幕上,都呈現出某一類任務的發布,加起來算的話,數也數不過來,因為時時刻刻都有新的任務被發布而出。
  其中不止有學生發布的,也有教習發布的,幾乎都和修行有關,煉器、煉丹、豢養仙獸、種植仙藥……等等等等,琳瑯滿目。
  令陳汐皺眉的是,其中有不少任務,都不是他如今境界能夠完成的,像其中的外出歷練任務,幾乎清一色都是要求大羅金仙級的強者出動。
  當然,陳汐也沒打算領取外出歷練任務,不過從這一點就能夠知道,道皇學院中適合新生的任務,相對而言要少上太多了。
  “嗯?”
  沒過多久,一個熟悉的字眼映入陳汐腦海中——“符道任務”!
  陳汐眼睛一亮,緊皺的眉毛舒展而來,煉丹、豢獸、種植仙藥這一類的任務他或許不在行,可對于自己最熟悉的符道,卻是有著極大的自信。
  沒有遲疑,陳汐仙識探入“符道任務”的光幕中,開始細細瀏覽起來。
  “修復任務,殘破仙陣圖一副,要求,符陣宗師領取,三天內若能完成,可兌換星值一千個,概不還價。”
  “布陣任務,需要三重以上水屬性大型禁制,品階越高越好,要求,符陣宗師領取,任務報酬,一千到三千星值。”
  “符道研究任務,現需要破解一座太古陣圖,要求符陣宗師領取,任務報酬,三千星值。”
  “提取符紋任務,現有一塊風冥仙獸傳承之骨,需要符陣宗師將其內孕育的符紋提取,任務報酬,一千星值。”
  ……
  陳汐一一翻閱,隨著看見的任務種類越多,他唇角也是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笑意,果然,這上邊大多任務都是他可以輕松完成的。
  略一沉吟,陳汐仙識探入其中一條任務中,細細翻閱之后,便將其領取。
  嗡~
  腦海中光幕一閃,已是將那任務的具體要求呈現在眼前。
  “修復任務,未知殘缺陣圖,要求,符陣宗師領取,無期限要求,任務報酬,一千星值。”
  顯然,這是一個修復陣圖的任務,發布于兩天前,光幕中已是將那殘破的陣圖呈現出來,只需要陳汐給出具體的修復辦法,就算成功完成任務。
  這也就意味著,陳汐足不出戶,便可以繳納任務,而后領取到相應的星值。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便將注意力集中在那殘缺陣圖上,腦海中飛快推演起來,幾乎是不到盞茶時間,他心中已是浮現出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
  當然,這并不是意味著那殘缺陣圖很簡單,而是在于陳汐的符道修為太過變態,早已臻至了大宗師的級別!
  在其他符陣宗師眼中,或許完成這個任務需要耗費數天之久,可對陳汐而言,根本就不算什么難題。
  唰唰唰!
  陳汐沒有遲疑,用仙識開始在那任務光幕上給出屬于自己的答案,而后又檢查了一遍,確保沒問題之后,這才收回了自己仙識。
  這么做,也是避免出現任務失敗的情況,畢竟按照學院規矩,領取任務之后,若無法完成,則會扣掉一定比例的星值為代價的。
  像眼前這個修復陣圖的任務,報酬是一千星值,可若是失敗,就會被扣除掉兩百星值為代價。
  在陳汐的仙識收回的同時,那一道被完成的任務則在光幕中消失不見,這時候,就需要等待發布任務者確認,就可以獲得任務報酬了。
  當然,三天內發布任務者若是不確認,或者拒絕支付報酬,那就會遭受到學院的嚴重懲罰,那等后果誰也承擔不起。
  所以,只要任務完成,根本不必擔心發布任務者會賴賬。
  完成這一道任務之后,陳汐馬不停蹄,一刻都不耽誤時間,匆匆一瀏覽,見大多任務自己都可以完成,也不選擇了,直接就從第一個符道任務開始領取。
  當然,有一些需要親自動手處理的任務,陳汐一概不接,換而言之,他領取的任務,全部都是足不出戶就能完成的。
  這么做,并不是陳汐太懶,他只是想節省出更多的時間,而后賺取更多的星值罷了。
  嗡~
  沒過多久,陳汐又完成一個任務,是破解一張古符陣結構,任務報酬同樣是一千星值。
  算了一下時間,完成這兩個任務后,也才花費不到一炷香的時間,這讓陳汐精神一振,大感這種賺取星值的辦法可行,簡直跟坐地收錢也沒什么區別。
  于是接下來的時間,陳汐摒棄雜念,將全部心神就投入了領取任務、完成任務、交接任務的大業中。
  直至后來,他甚至都忽略了那任務中的具體要求和星值報酬,完成一個,就領取一個,像個不知疲憊的木偶似的。
  起碼從外表來看,陳汐盤膝坐地,神色平靜,渾然看不出一絲修煉的跡象,跟一座人形雕像也沒什么區別。
  嗡~
  嗡~
  嗡~
  一陣又一陣奇異的波動在陳汐腦海中響起,那是完成任務后所發出的聲音,可在陳汐看來,那就是一堆又一堆的星值在向自己呼喚的聲音……
  在這種聲音的刺激下,他也是干勁十足,熱火朝天,儼然一副欲要橫掃所有任務,笑納無數星值的睥睨氣概。
  ……
  ……
  在陳汐返回洞府靜心完成任務的時候,在那外院戒律堂中,此時也是匯聚了不少人。
  這是一間堂皇大氣的殿宇,由外院副院長左丘鴻親自劃分給了戒律堂弟子,也算是外院戒律堂子弟的大本營了。
  此時,面容冷峻,狹目鷹鼻的左丘峻一臉陰沉,端坐在首席主座之上。
  在他附近,分別坐著左丘寅、敖無名、敖天行、姜滄海,至于其他戒律堂子弟,卻是一個都沒有在大殿中。
  顯然,他們此時要商議的是隱秘之事,不能泄露出去。
  “歸根究底,我們還是小覷了那小子的影響力,無論是那軒轅允、木羽沖,還是后來替那小子出頭的姬玄冰,都是我們在這一次行動時沒有考慮到的變數。”
  左丘峻深吸一口氣,打破了沉寂,沉聲開口道。
  “不,左丘兄還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陳汐的戰斗力,當時如果敖天行能一舉將其重創,就是軒轅允他們想替陳汐出頭,都找不到機會。”
  姜滄海開口,他眼眉開闊,身姿昂藏,隨意坐在那里,卻像一座大山般巍峨,給人無法撼動的感覺。
  “哼!這么說,你是罵我無能了?”敖天行猛地冷哼一聲,眸光森寒地掃了姜滄海。
  姜滄海神態輕松,自顧自道:“我可沒這么說,但不可否認,正是因為你出手失利,才會造成那等不可挽回的局面。”
  啪!
  敖天行一巴掌拍在案牘上,案牘轟然碎裂,木屑橫飛。
  而他整個人已是長身而起,目光冰冷盯著姜滄海:“那小子玄仙中期,就能硬撼我一掌,要不你也試試?只有你能辦到,我立馬向你道歉!”
  言外之意就是,陳汐戰斗力出乎意料的強,而你姜滄海只會說風涼話,有種你也跟我硬拼一記試試?
  姜滄海神色一滯,旋即冷哼一聲,就抿嘴不言,他當然不可能答應對方的無理要求,這么做的話,萬一真擋不下,豈不是自認自己連玄仙中期的陳汐都不如?
  “好了,兩位都是我左丘氏的盟友,理應相互照應才對,莫要再因此事爭執了。”
  左丘峻開口,他是外院戒律堂首席弟子,本身更是大羅金榜排名第二的存在,他的話倒也頗具分量。
  敖天行見此,便即坐回椅中,道:“我們龍界只是答應和你們左丘氏合作,可不見得什么時候都得聽你們左丘氏的吩咐。”
  左丘峻微微一笑:“這個是自然的。”
  說到這,他目光一掃在座諸人,道:“因為一個陳汐,讓我們三大勢力聯合在一起,也算是一場緣分,諸位放心,只要能將那陳汐處置了,我們左丘氏絕對少不了龍界和姜氏的好處。”
  聞言,敖無名、敖天行、姜滄海等人神色皆都變緩和許多。
  相較而言,雖說他們都是頂尖大勢力的子弟,誰也不比誰差到哪里,但左丘氏在道皇學院中的影響力,卻不是他們龍界和姜氏能相比的。
  這一點,他們也是不得不承認。
  “一次失利,并不算什么,以后的路還很長,我之前已得到副院長的授意,在內院考核之前,不會再針對陳汐采取什么過激行動。”
  左丘峻淡然說道,“當然,他如果觸犯學院戒律的話,那我等也不必客氣什么。”
  副院長,自然指的是左丘鴻。
  聞言,左丘寅不禁微微一呆,忍不住道:“堂兄,就這么放過那小子了?”
  左丘峻皺眉,說實話,他對自己這位堂弟的表現極其失望,但在眾人面前,他也不好駁了對方面子。
  “不是放過,是在內院考核之前,暫時先忍耐一段時間,畢竟現如今,大多數子弟都知道我們在對付那小子,而那小子又是新生第一名,受到諸多大人物的矚目,這時候再去對方他,明顯極為不智。”
  左丘峻強忍著不耐解釋了一番,最后說道:“不過諸位放心,無論那小子兩年后能否參與到內院考核中,屆時,我定會送給他一個天大的驚喜!”
  說到驚喜二字時,他那薄如刀鋒似的唇角已是勾起一抹冷冽的弧度,令得他那張冷峻陰戾的面容顯得森寒無比。
  ——
  這一章為“狂x”童鞋加更~第4更凌晨2點以后了~不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