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18 聚仙樓


  第三更!拜求一下收藏,馬上突破1200了,急需兄弟們給力吖!
  ——
  龍淵城何其之大?
  偏偏在第一天進城,甚至還不到一天時間里,卻跟杜清溪三人相見,這中事情未免太巧合了。
  所以,陳汐呆了一呆之后,便問道:“你們早就知道我來了?”
  端木澤笑嘻嘻走上前:“我們也是剛知道的,走吧,先離開這里再說。”說著,拉住陳汐的胳膊,便朝一側走去。
  希律律!
  一輛六匹青麟獨角獸拉著的馬車停靠過來,簡直就像一座移動城堡,其上綴滿珍珠瑪瑙,車廂上更是刻滿了繁密玄奧的符紋,靈光流溢。
  車廂約莫有七八丈范圍,四壁掛著繡金鑲玉的屏風,靈氣逼人,能夠隔絕外界窺探,座椅上也都鋪著柔軟無比的紫貂獸皮毛,在中央的一條白玉楠木案幾上,還擺放著十幾盤蜜餞、靈果、美食、佳釀,無不是罕見奇珍,豪奢之極。
  端木澤拉著陳汐走進馬車之后,杜清溪和宋霖也跟了上來。
  “好濃的靈氣。”甫一坐進柔軟的座椅中,陳汐便訝然發現,車廂內似乎布置了一個大聚靈陣,靈氣充沛之極。
  “嘿,這輛六麟寶輦的妙處可不止如此。”端木澤神秘一笑,同時朝外吩咐:“去聚仙樓。”
  “喏!”駕車的老者沉聲應了一聲,六麟寶輦迅速飛奔起來,坐在車廂內若非仔細感受,根本感覺不到其在快速奔跑。
  “你這家伙,膽子也太大了,孤身一人跑去楚魂衛,就不怕蘇家把你抓了?”離開楚魂衛大殿不久,端木澤似是暗自松了口氣,笑罵道。
  陳汐發現杜清溪和宋霖也都跟端木澤一樣,神色放松起來,不由奇怪道:“那怎么了?我只不過是報名參加潛龍榜大比而已,蘇家找我麻煩干什么?”
  “呃。”端木澤一呆,愕然道:“你還不知道?如今龍淵城幾乎所有大勢力都知道了你的名字,名頭之響,如日中天啊!”
  陳汐依舊一頭霧水。
  “你是不是殺了蘇家六個黃庭修士,和一位兩儀金丹修士?”杜清溪徑直問道,一對清眸緊緊盯著陳汐。
  對于別人,陳汐或許會不承認,但對于杜清溪三位,他卻不會這么做,當然,在他看來這也沒什么好隱瞞的,當即點了點頭。
  “嘶!我的乖乖!真的是你干的?”端木澤身子一僵,倒吸一口涼氣,不敢置信地看著陳汐。
  雖然早知道此事跟陳汐大有干系,但是聽到他親口承認,端木澤依舊感到一股無法言喻的震撼。
  六位黃庭修士,還有一位兩儀金丹修士啊!這龍淵城的各大勢力中,哪個紫府修士能辦到這一點?
  杜清溪和宋霖也是一副震驚的模樣,看向陳汐的模樣,就像看一個怪物似的。
  “其實,我也是僥幸,若是單打獨斗,我也不是蘇冷的對手。”陳汐皺眉想了想,說道:“正面抗衡,我充其量能擊敗黃庭大修士吧。”
  “你這個怪胎!”端木澤再忍不住狠狠嘀咕了一句。
  聞言,旁邊杜清溪和宋霖深以為然地點點頭,哪怕是以紫府境修為打敗黃庭修士,對他們而言,也是不敢想象的事情了。
  “對了,你們是怎么找到我的?”
  陳汐心中也是暗自警惕,他倒是沒想到,殺了蘇冷等人的事情,這么快就傳遍了龍淵城,這對他的處境很是不利,畢竟他如今身處龍淵城,等于是在蘇家的大本營內活動,一著不慎,就有可能殞命當場。
  “我們當時就在楚魂衛大殿內,只不過是在暗室,你看不到我們罷了。”端木澤解釋了一句,見陳汐還不明白,繼續說道:“不僅是我們,八大宗門、三大學府、和六大家族都有人在。因為每一次潛龍榜大比,各大勢力都會汲取一些好苗子納入門中。而在楚魂衛報名的外來修士,全都是三十歲以下的紫府修士,天賦、修為、無不是上上之選,自然就成了各方勢力關注的目標。”
  “這么說,我剛進入楚魂衛,就被你們所有人注意到了?”陳汐心中暗自一驚,他倒是沒想到,那些大勢力竟會出現在那里。
  “那是當然。”杜清溪點頭道,“你還是小心一點吧,你一鍋端掉蘇家一個兩儀金丹修士和六個黃庭修士,令蘇家損失慘重無比,肯定恨不得把你殺死。”
  “不過,你也不用怕他們。”端木澤傲然一笑,說道:“蘇家元氣大傷,可是比不過我等背后的家族了,跟我們在一起,我看誰敢欺負你!”
  “唔,就是,就是。”宋霖從上馬車就在吃東西,聞言,也是抬起頭含糊說道,一副有難同當的模樣。
  陳汐點點頭,心中溫暖無比。
  “少爺,到聚仙樓了。”駕車老仆的聲音從外邊響起。
  “走,我帶你去龍淵城最頂尖的享樂之地好好享受一下,為你接風洗塵。”端木澤興奮道,抓起陳汐的胳膊就朝外邊走去。
  剛一走下馬車,陳汐的目光便被一座巨大的建筑吸引了。
  這座樓閣,占據了整整一條十里長的街道,高大巍峨的房屋,足足有幾十樓高,直插云霄。兩尊翠玉雕琢的麒麟盤踞在大門兩側,門口還立著一連串身穿曼妙紗裙的漂亮女侍者,個個唇角含笑,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氣息。
  這些女侍者,居然個個都有先天圓滿境界的修為,只差一步便即踏入紫府境界,更為厲害的是,這些女侍者身上的衣飾,靈光飄渺,清一色的黃階下品寶物!
  尤其是樓閣上邊還掛著巨大的牌匾“聚仙閣”。
  三個大字,龍飛鳳舞,氣象萬千,隱隱約約透露出一股鋪天蓋地的傲然大氣,陳汐僅僅憑借這字的氣勢,就知道寫牌匾的人,定然是一位睥睨天下的強者。
  “龍淵城是南疆之都,而這聚仙閣則是整個龍淵城的第一享樂之地,有佳肴美味可品嘗,有琴瑟音樂可欣賞、有奇珍法寶可拍賣,有斗獸比武可觀看……總之,只要你能想到的享樂法子,這里都有。”
  端木澤一邊笑著解釋,一邊帶著陳汐朝內走去,杜清溪和宋霖也緊跟旁邊。
  “啊,端木公子,宋公子,杜小姐,還有這位公子,快請進!”一名漂亮女侍者眼睛一亮,連忙走在前邊為四人帶路,她雖不知道陳汐是誰,但能跟這三位天之驕子在一起的,又豈會是小人物?
  走進聚賢樓,宛如進入到另外一個世界,一個仙境!
  這里竟然種植著無數的參天古木,郁郁蔥蔥,到處煙霞涌起,流泉瀑布,仙鶴振翅,白鹿銜芝,一排清幽絕俗的氣象。
  曲曲折折四通八達的路徑上,鋪著名貴珍稀的云嵐石,憑似鏡,光滑透明,一眼望去,其內好像白云朵朵,虹霞交織,人走其上,宛如置身在云端之中,憑生一股俯視眾生的感覺。
  此刻,正有著諸多修士,穿梭其中,要么依據在崖畔青松下飲酒,要么坐在云濤中聆聽音樂,要么端著酒杯立在池塘在觀賞瓊花異草……漂亮的女侍者在一旁伺候著,悠然無比。
  看到這一幕,陳汐心中的驚嘆反而不那么強烈了,在南蠻深山中,他天天都在抱月山的山巔云霞中,在青松瀑布下修行起居,自然不會產生多大的觸動。
  “端木公子!”
  “宋公子!”
  “杜小姐!”
  一路走去,在聚仙樓內飲酒作樂的諸多修士,紛紛起身相迎,殷勤問候,一時之間,竟讓陳汐有一種眾星拱月的感覺。
  坐進一處山水依傍的竹樓內之后,陳汐耳朵邊這才清靜了起來,看著端木澤三人神態自若,也不得不感慨,這些大家族出來的貴胄子弟,恐怕早已習慣了被人前呼后擁的感覺了,應酬起來自然得心應手。
  “去,安排岳大師烹飪一席九珍宴。”端木澤直接吩咐道。
  “公子稍等。”漂亮女侍者躬身退出。
  竹樓內,只剩下陳汐、端木澤、杜清溪、宋霖四人。
  “岳大師乃是聚仙樓的五葉靈廚師,烹飪出的菜肴,兩儀金丹修士吃了都舒服得不得了。待會你可要好好品嘗品嘗。”端木澤笑吟吟說道。
  五葉靈廚師?陳汐驀地想起了馬老頭,裴姵和喬南,想起了在清溪酒樓修習廚藝的日子,心中不由一陣黯然。
  “也不知拿靈廚榜大比什么時候召開,我曾答應過馬老頭,要去參加一次,這是他的心愿,我一定得幫他完成了!”
  “怎么了?”杜清溪見陳汐神色不對,不由輕聲問道。
  陳汐搖了搖頭,驅散心中的雜念,說道:“沒什么,我只是想起來,我曾經也是一名靈廚師,只不過才有二葉級別的水準。”
  杜清溪一怔,旋即笑了笑,顯然,她也想起了去年第一次見到陳汐時的情景。
  “他媽的,小賤人你竟敢抓破我的臉?趕緊跪下向我道歉!”便在這時,一道粗獷渾厚的聲音在竹樓外響起,甚至整個聚仙樓都能聽得到。
  “不要臉,是你先羞辱我姐姐的,要道歉也是你先道歉才對!”一個稚嫩的少年聲音憤怒叫道。
  聽到這個聲音,陳汐不禁微微一怔,起身走到窗前,向下一望,果然見在百丈外的碧綠草坪上,沐瑤和沐文飛姐弟,正在跟一個虎背熊腰的高大青年對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