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186 華劍空的三柄劍

沈浩天的聲音落下,軒轅通和左丘勝登時閉嘴不言。
  見此,在座其他老古董心中都跟明鏡似的,很清楚軒轅通和左丘勝之間素有舊怨,這么多年,兩人之間也不止爆發過一次沖突。
  因為兩人背后分別站著軒轅氏和左丘氏,搞得如今這兩大上古世家的關系也是頗為緊張,隱隱有敵對的趨向。
  幸好這是在道皇學院,有諸多老古董坐鎮,否則丹藏院也只怕容不下兩人。
  “事已如此,那沈兄認為,接下來該如何處置?”莫靈海開口。
  沈浩天凝眉,沉吟許久,這才道:“罷了,這時候想要撤銷任務已經晚了,當務之急,還是盡快找到修復九妙寶鼎之法。”
  軒轅通開口道:“我堂兄軒轅破軍已經返回族中,或許不久就能請來一些符道大宗師前來共同修復九妙寶鼎。”
  沈浩天搖頭:“只怕此法行不通,咱們在座諸位可有不少都是符道大宗師,可還不是對九妙寶鼎束手無策?”
  說到這,他走到那九妙寶鼎之前,凝視著鼎身,道:“問題的關鍵就在于,這九妙寶鼎內的神紋陣圖上。”
  聞言,其他老古董皆都把目光落在了九妙寶鼎上,對沈浩天的看法頗為贊同。
  的確,那九妙寶鼎乃是太古道皇親手鑄造,其內神紋陣圖神秘復雜,罕見無比,他們雖身為符道大宗師,可卻沒有一個見過那等神紋陣圖。
  他們也曾苦苦鉆研,試圖將其中奧妙破解推演出來,可最終卻是一無所獲,若非如此,他們這些天也不必憂慮成這般模樣了。
  “其實,我懷疑能夠認得出其中神紋陣圖的,似乎也只有……那個神秘道統了。”莫靈海也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中泛起一抹異樣。
  可最終,他還是沒有把那個名字說出口,而是用了“神秘道統”四字代替。
  但其他老古董見此,卻都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神色間皆都流露出一抹異樣,似敬慕,似恍惚。
  “師尊。”
  便在這時,大殿外突然傳來一聲恭敬的聲音。
  眾人側目,就看見一個黑衣青年立在大殿外,氣宇軒昂,磊落大方,認出對方是跟隨沈浩然修行丹道的一名弟子,名叫凌溯。
  “何事?”沈浩然皺眉。
  凌溯連忙道:“就在剛才任務仙山那邊傳來一則引起不小轟動的消息,弟子感覺有必要跟師尊通報一聲。”
  說著,他便把之前發生的一切敘述了一遍。
  “陳汐?”
  “符陣大宗師?”
  “六個時辰完成了九十個符道任務?”
  “還全部都是卓越級別以上的完成度?”
  聽完這一切,大殿一眾老古董也不淡定了,紛紛驚異出聲,感到有些意外。
  “此事可是真的?”軒轅通起身,有些激動地問道。
  “的確是真的,弟子在來之前已經親自核實過,不過……有關那陳汐的身份,卻是無法確定。”
  說到最后,凌溯有些遲疑。
  這時候,一眾老古董才反應過來,是啊,整個學院中哪有一位符陣大宗師名叫陳汐?
  “不用猜了,此事若是真的,那肯定就是這一屆剛招進來的新生第一名陳汐。”沈浩天開口,眸中有著一抹異色滑過。
  新生第一名?
  一眾老古董頓時也反應過來,他們當然清楚這一屆新生第一名是誰,能夠獲得超出“天地共鳴”范疇的諸神贊美力量,古往今來,除了那早已不知所蹤的云浮生之外,就是這個陳汐了!
  他們之前之所以沒有想到,是因為陳汐只是玄仙中期,實在沒辦法和一個符陣大宗師聯系在一起,哪怕就是現在,他們都還有一些懷疑。
  尤其是那左丘勝,當聽到陳汐二字時,神色微微一滯,旋即唇角就泛起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似譏誚,似不屑,又似乎是鄙夷和痛恨。
  但很快,他神色就恢復波瀾不驚,開口道:“即便這陳汐就是一位符道大宗師又如何?難道諸位還以為,他一個玄仙中期修為的年輕人,能夠修復這九妙寶鼎?”
  此話一出,不少老古董皆都默然。
  想想也是,連學院中不少符陣大宗師都束手無策的問題,又怎可能是一個年輕人能辦到的?
  “不管如何,那陳汐如此年輕,就能做到這一步,必然對符道有著獨到的造詣,我這就去找他,他若是可以幫助解決這個難題,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軒轅通都不會皺一個眉頭。”
  軒轅通霍然起身,說著就要走出大殿。
  眾人見此,皆都搖頭輕嘆,他們哪會看不出,軒轅通這跟急病亂投醫一樣,明顯有些太過急迫了。
  “且慢!”
  沈浩天出聲,阻止住了軒轅通,“既然那一道任務已經發布出去,那小家伙必然已經看見,他若能解決,怎可能會無動于衷?那任務報酬可足足有八十萬星值,換做任何一名新生,只怕都擋不住這等誘惑。”
  軒轅通一怔,神色頓時變得暗淡不少,喟然道:“那……究竟該怎么辦?難道一直這么等下去嗎?”
  聲音中,透著一抹頹然。
  九妙寶鼎的損傷,和軒轅通的堂兄軒轅破軍有關,他自不能坐視不理,也正因為牽掛此事,他才會表現得有些患得患失。
  “罷了,不管如何,我總得去試一試,哪怕希望很小,可終究是比沒有希望強……”軒轅通一邊喃喃,一邊走出了大殿,宛如魔怔了一般。
  其他老古董見此,又是一陣嘆息。
  唯獨左丘勝眼眸深處滑過一抹譏誚之色,就憑那小子,你還妄想他能夠修復九妙寶鼎?也好,你軒轅通若能把他拉下水,到時候他只要做不到,我就有機會好好收拾他一頓!
  ……
  “新生第一名是一位符陣大宗師?”
  “不錯,整個學院的教習和學生中,也只有他一人名叫陳汐,那個在六小時內橫掃九十個符道任務的狂人,除了他,還能有誰?”
  “乖乖,了不得啊,我記得他才玄仙中期的修為吧?”
  “唔,有機會倒是要和他結交一番,如此年輕的符道大宗師可不多見……”
  這一天,任務仙山上傳出的一則消息,像長了一對翅膀一般傳遍了整個道皇學院,而陳汐這個名字,也頻頻出現在了許多學生、教習的話題中。
  誰也想不到,這一屆的新生第一名竟會如此之強悍,修為才玄仙中期而已,可卻獲得了超出天地共鳴層次的諸神贊美,其本身更是一位符道大宗師,這一切都是如此耀眼,令人無法忽略。
  ……
  云渺仙山,瑞雨峰。
  嗖~
  一道倩影破空飛來,清眸一掃,就落在那山峰中的洞府上,雙手并攏成喇叭,脆聲叫道:“喂,你在不在?”
  “在不在?”
  “在不在?”
  空靈的聲音在山峰間回蕩。
  洞府中,正自靜修的陳汐睜開眼睛,唇角泛起一抹無奈,不用猜就知道是阿秀來找自己了,也只有她總是用“喂”來稱呼自己。
  下一刻,他已長身而起,走出了洞府。
  阿秀看見陳汐那峻拔的身影出現,清靈明凈的俏臉上浮起一抹歡喜之色,一躍來到陳汐身邊,拉著他的袖子,笑嘻嘻道:“符陣大宗師,我有一件事要麻煩你,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幫我一下?”
  陳汐怔然:“符陣大宗師?”
  阿秀認真點頭道:“是啊,現如今整個學院都知道你是一位符道大宗師,六個時辰內狂掃九十個符道任務的狂人。”
  陳汐愕然,旋即就反應過來,之前自己好像的確領取并完成了許多任務,不過,自己可不記得完成了花費了多少時間,又完成了多少個任務……
  一想到這,他心中一動,仙識探入紫綬星章中,赫然發現自己所擁有的星值,已是達到了十六萬八千的數目!
  即便以陳汐的淡定,此刻心臟也是砰砰地猛烈跳動了幾下。
  要知道,在一天之前,在任務仙山繳納了一千星值的印證身份費用后,他身上的星值總共才只剩下八千星值而已。
  而在一天之后,他已多出了整整十六萬星值!
  然后,陳汐就看到,自己紫綬星章中還有著一些類似“賬單”一樣的信息,清晰標注著這些星值的來源和明細。
  旋即,他唇角又是一陣抽搐,因為他看到,自己原本應該獲得二十萬左右的星值的,可最后,卻硬生生被學院抽走了近兩成的手續費!
  “四萬多的星值抽成啊……學院下手可真夠狠的……”
  陳汐面色變得有些怪異。
  “怎么了?”阿秀一臉好奇地看著陳汐。
  “沒什么。”陳汐清醒過來,問道,“對了,究竟是什么事需要我幫忙?”
  提及此事,阿秀似有些為難,最終還是沒忍住,說道,“之前,我三叔祖軒轅通找我,說是想麻煩你幫忙修復一件寶物的損傷陣圖……”
  說著,阿秀便把有關九妙寶鼎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而在這個過程中,陳汐也是猛地想起,自己好像見到過這個任務,似乎是要求十個符道大宗師領取,任務報酬是八十萬星值……
  果然,下一刻阿秀已是恨恨道:“都是那左丘勝做的手腳,把這個消息以任務的方式發布了出去,否則我三叔祖哪會如此被動!”
  左丘勝?
  陳汐眉毛一挑,又是左丘氏之人?
  ——
  ps:卡文了,卡的要命,今晚暫且2更,明天繼續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