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187 劍神之路

敖天行掌勢提升,動用上大羅法則,乃是由風、雷兩種大道法則凝練而成的“風雷神紋”之力,一掌出,風雷大作,狂暴無匹。
  這還是陳汐第一次與真正的大羅金仙為戰,第一次感受到“大羅神紋”的力量,這一剎那,他心中也是泛起一股危險氣息。
  這大羅神紋太過恐怖,將兩種大道法則融于一體,磅礴厚重,充斥摧枯拉朽的氣息,大有橫掃千軍,震破八荒之勢,已超出了大道法則的層次!
  大羅神紋!
  附近其他子弟見此,皆都驚疑不定,沒想到已臻至大羅金仙之境的敖天行,為了對付玄仙中期的陳汐,竟動用上了這般力量,明顯就是倚強凌弱!
  在這危急萬分的一刻,陳汐的神色反而變得愈發沉靜,愈發淡漠起來,雙眸之中戰火洶涌,神智卻是冷靜如冰雪。
  他心念一動,唰的一聲,那凝練為八方云濤的劍氣,再次變幻,化為無量碧海劍氣,鋪天蓋地席卷而出!
  水之劍傳承,圓滿一擊!
  轟!
  敖天行的掌力和陳汐的劍氣相撞,爆綻億萬熾盛光輝,劍氣四溢,掌風呼嘯,轟然擴散八方,驚得不少子弟都是紛紛退避不已。
  蹬蹬蹬……
  煙塵彌漫中,陳汐那峻拔的身影連連朝后退出七步,臉色微微蒼白,氣息也是變得有些紊亂,周身氣血翻滾不休,頗為難受。
  而他每一步落下,地面都被震得龜裂,化作齏粉,當退出七步之后,那堅硬無比的地面上,已是露出七個龜裂大坑。
  由此可見,敖天行這一擊,所充斥的力量是何等可怖。
  可即便如此,這一擊還是被陳汐擋下來了!
  當附近眾人看見這一幕時,神色中皆都動容不已,心中不可抑制地蔓延上一絲震驚的情緒。
  誰都沒有想到,才只玄仙中期的陳汐,竟是能夠將一位大羅金仙蘊含大羅神紋之力的強勢一擊擋下!
  這簡直就像看見一只螳螂,把一輛馬車給擋住了一樣,太過不可思議,令人不敢相信。
  畢竟,大羅金仙和玄仙之間可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境界,宛如天和地之間的差別,完全都不再同一個層次中。
  甚至,陳汐還僅僅只是玄仙中期而已,可卻是硬生生擋下了這一擊!雖然落在下風,可他終究是擋下來了!
  單單是這一點,在場那些新生中,又有幾個能辦到?
  “沒想到,在如此短的時間內,他的實力又提升了不少……”
  佛子真律靜靜看著陳汐,神色恬靜,古井不波,心中卻是泛起一絲波動,有些驚訝于陳汐實力提升的速度。
  “玄仙中期便擁有這等戰力,怪不得在最終考核中能取得第一名的席位……”姬玄冰輕聲贊嘆,眸中神光流轉。
  “這家伙倒是一個強有力的競爭對手,可惜,他才玄仙中期修為,兩年后的內院考核,只怕沒辦法和他對戰了……”
  趙夢璃清眸流盼,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泛起一抹異樣的漣漪。
  軒轅允、木羽沖、萬俟嫣、鐘離尋等人心緒也是頗為復雜,之前考核中,他們并未和陳汐交過手,對他的戰力并未有任何了解。
  可陳汐硬撼龍天行這一擊,卻是讓他們震驚發現,陳汐戰力之強,令他們也感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起碼,他們捫心自問如果自己換做陳汐,是很難擋下龍天行這一擊的!
  而那左丘寅、姜滄海等人的臉色則微微一沉,驚疑不定,他們心中對陳汐充斥著敵意,自然不愿見到他表現的如此強大。
  總之,那些新生在為陳汐的戰力震驚,而那些老生也是為陳汐的戰力感到意外和驚訝,唯獨敖天行,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身為一名大羅金仙,主動出擊,甚至動用上大羅神紋的力量,在眾目睽睽之下,居然無法在一擊中干敗一個玄仙中期的家伙,這簡直就是一個恥辱!
  “哼!剛才我只動用了四成力量,來,我再試一試你能否擋下我這一擊!”敖天行臉上狠戾之色一閃,就要再次出擊。
  便在此時,一陣大喝同時響起:“住手!”
  伴隨聲音,軒轅允、木羽沖、木小六、梁仁、古月銘等人,皆都沖出人群,站在了陳汐身前。
  陳汐也是微微一怔,目光一一從軒轅允身上掠過,看著他們同仇敵愾的模樣,他心中也是微微一暖。
  與此同時,他對那敖無名、敖天行一流則愈發痛恨起來,心中暗道:“等來日我晉級大羅金仙之境時,一定要抽幾根龍筋報答你們一番!”
  “哼!怎么,切磋而已,你們難道還真以為我會廢了他?”敖天行冷哼一聲,卻是只能住手,明白已經失去了打壓陳汐的最佳時機。
  “切磋?陳汐答應和你切磋了么?以大羅金仙的身份,突然對一位玄仙子弟動手,更是動用上大羅神紋,明顯是不要臉了吧?你們龍界之輩是不是都和你一樣無恥?”
  木小六最是年輕氣盛,當即就指著那龍天行破口大罵起來,由此可見,他那“混世小魔王”的綽號倒也名副其實。
  “哼!一個天仙圓滿境的小家伙,也敢對我無禮?”
  龍天行臉色一寒,屈指一點,一道狂暴的力量便是從其指尖掠出,直奔木小六而去。
  “你!”
  木羽沖見龍天行對木小六動手,目光中掠過一抹怒氣,急忙擋在木小六身前,雄渾仙力在身前化為一面厚重光盾。
  嘭!
  那一指之力轟擊在光盾上,瞬間便是將其擊破,木羽沖嘴中悶哼一聲,被震得踉蹌倒退,臉色煞白,唇角溢出一縷血漬來。
  “過分!”
  軒轅允他們見此,頓時大怒,甚至附近其他新生,也看不慣這樣一幕,跟著一起指責起那龍天行。
  一時之間,整個場地中皆都是討伐那龍天行的聲音。
  “聒噪!你們這一屆的新生,還真是年少輕狂,不懂規矩,今天我就讓你們明白,在道皇學院,尊重學長,是你們要學習的第一堂課!”
  龍天行見此,冷笑一聲,渾然不懼,猛地袖袍一揮,周身仙力轟鳴,氣勢愈發強盛霸道,“誰不服,就站出來!”
  在場的那些新生見龍天行如此跋扈囂張,臉色都是格外難看起來。
  他們能夠進入道皇學院,誰以往不是心高氣傲之輩,誰不是擁有雄厚底蘊的頂尖勢力天驕子弟?眼下被人謾罵詆毀,心中哪還能不惱怒的?
  “哼!”
  這一刻,就是姬玄冰、趙夢璃等人,也是冷哼出聲,紛紛走上前來,龍天行的話,直指他們所有新生,他們又哪可能再冷眼旁觀?
  可以說,龍天行那一番話,已是犯了眾怒!
  這時候,就連那些老生,都感覺龍天行有些過火了,皺眉不已,這可是新生開學第一天,若是引起大動亂,那等后果必然嚴重之極。
  敖天行見到這一幕,倒是皺了皺眉,眼神有點陰沉,顯然他也是認識到局勢有些不妥了。
  但是在嘴上,敖天行卻是一點都不肯示弱,冷然搖頭道:“現在的新生,還真是越來越沒骨氣了,只會搞聯合,讓人失望。”
  “呵呵,沒骨氣?你一個大羅金仙到現在還沒通過內院考核,只會跑來欺負新人,算什么本事?”
  “哼,我們雖然是新生,不過也只是比你們少修煉了一些時間而已,你有什么好囂張的,真當我們怕你不成?”
  “龍界之輩,果然是欺軟怕硬!”
  見敖天行要離開,那些新生紛紛出言譏諷起來。
  “你們說什么?”
  敖天行霍然止步,眼神冰寒,周身戰意澎湃,“今天是你們這些新生開學的第一天,我本不欲過多為難你們,可你們居然敢連連挑釁于我,是可忍,孰不可忍!”
  轟!
  一股屬于大羅金仙的威勢,倏然從敖天行身上席卷而開,擴散八方,倒是將那在場的喧嘩聲齊齊壓制了下去。
  那些新生見此,卻是愈發惱怒起來,平日里,他們這些頂尖子弟都有著屬于自己的傲氣,所以交往并不深,只能算泛泛之交,但眼下因為這龍天行的咄咄逼人,他們倒是同仇敵愾起來。
  當然,敖無名等龍族子弟,卻是保持著沉默和冷眼旁觀的狀態,連左丘寅、姜滄海、敖無名等人也是如此。
  從這里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仇恨陳汐的,自然巴不得敖天行狠狠教訓陳汐一頓,而和陳汐無冤無仇的,因為同為新生的身份,反而盡數站在了一起,形成了同一陣線。
  陳汐見此,也是有些意外,心中暗道:“只怕那敖無名也沒想到,為了對付我,卻會讓局勢發生到這等地步吧?”
  “誰人在此爭執,難道不清楚,私下戰斗已觸犯了學院戒律?”
  便在此時,一道低沉的聲音響徹,旋即,一行人憑空而現,竟是施展的瞬移之法,明顯都是大羅金仙級的存在。
  那為首的是一名藍衣青年,膚色白皙,眼窩深陷,鷹鉤鼻子,薄薄的嘴唇,透著一股陰沉冷厲的味道。
  “外院戒律堂的弟子!”
  “帶隊的是位列大羅金榜第二名的左丘峻!”
  看見這一行人,那在附近圍觀的一群老生中,產生了一陣躁動。
  ——
  Ps:今天中秋節,祝大家節日快樂,團團圓圓,吃好玩好~~嗯,我繼續碼字,第二更10點半左右,大家吃月餅的時候別忘了投俺一些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