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189 必須得爭

感謝老兄弟“watchywq”的打賞捧場支持!
  ——
  對于陳汐的出現,那厲北等持戒者皆都眉頭一皺。
  “修復九妙寶鼎和調查軒轅破軍并無直接關系,年輕人,這件事不是你能夠插手的。”厲北漠然開口。
  陳汐卻是微微一笑,平靜道:“那我說,九妙寶鼎的損傷和煉制神輪化道丹沒有關系,不知前輩信是不信?”
  說著,他徑直來到那九妙寶鼎之前,仔細凝視著那古老滄桑的鼎身,道,“當然,我人微言輕,說再多諸位也不會信我,但我卻有一個辦法能夠證明我剛才說的話。”
  此話一出,在座眾人一驚。
  就連軒轅破軍也是怔然,搞不懂陳汐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
  “什么方法?”
  沈浩然禁不住問道。
  “很簡單,直接問一問寶鼎前輩,一切問題都將迎刃而解。”陳汐隨口答道。
  寶鼎前輩?
  眾人怔了怔,很快就反應過來,陳汐說的是九妙寶鼎。
  “荒謬!且不提如今九妙寶鼎損傷,即便是它完好時候,也從不曾以器靈的形態出現過,你又如何從它口中得到答案?簡直是信口雌黃!”
  左丘勝斷然否定陳汐的辦法,一臉的冷笑和不屑。
  陳汐目光掃向左丘勝,平靜道:“你沒見過,不代表器靈不存在,或者說,憑你如今的能耐,也是沒資格見到寶鼎器靈的。”
  這句話說的毫不客氣。
  左丘勝臉色一沉,沉聲呵斥道:“小輩猖獗,目無尊長,就沖這一點,我現在就可以抹殺了你!”
  陳汐卻是渾不在意,不再理會對方。
  左丘勝見此,心中愈惱怒,正待做些什么,卻是被身旁的莫靈海攔住:“好了,和一個晚輩斤斤計較,可有些不妥了。”
  左丘勝冷哼,目光冰冷地掃了陳汐一眼,就不再多言。
  “不錯,九妙寶鼎自被鑄造時,便隨氣運而誕生一尊器靈,不過這無垠歲月以來,也只出現過寥寥幾次,最近上萬年時間,更是銷聲匿跡,無人得見其身影,你若想讓它開口,只怕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沈浩天皺眉,沉吟道。
  其他老古董也是點頭不已,九妙寶鼎存在的歲月太悠久,其中的器靈更是和太古道皇同一時期的存在,無垠歲月以來,極少顯現蹤跡,直至如今,甚至他們都懷疑,寶鼎器靈早已離開了學院,去求索屬于自己的大道去了。
  見此,陳汐卻是平靜道:“有無可能,等我修復好九妙寶鼎便知。”
  話說到這里,等于是又回到了最初的話題,也就是修復九妙寶鼎。
  聞言,一眾老古董眉頭一皺,顯然都有些不確信陳汐究竟哪里來的自信,為何會信誓旦旦能夠修復九妙寶鼎了。
  難道他一個玄仙中期的年輕人,還能做到他們這些老古董都辦不到的事情?
  軒轅破軍一直在冷眼觀察陳汐,見他處事不驚,言談自若,并不像在夸夸其談,不禁心中一動,緩聲開口道:“既然如此,不如你先試一試也好。”
  陳汐點了點頭,又將目光望向那席持戒者厲北,道:“前輩,無論是調查何事,應該不急于一時才對,不如稍等片刻,待會修復寶鼎之時,說不定還要借助前輩之力。”
  厲北一怔,冷厲堅硬的面容上浮現一絲奇異之色,深深望了陳汐一眼道:“若你的辦法不可行呢?”
  陳汐毫不猶豫道:“那我陳汐任憑前輩處置。”
  此話一出,眾人驚愕,似沒想到陳汐為了幫軒轅破軍,竟是如此豁得出去。
  而那左丘勝則差點笑出聲來,他等的就是陳汐這句話,如此一來,陳汐只要修復不好寶鼎,不止是陳汐,連軒轅破軍都要遭殃!
  這可謂是一箭雙雕,一舉雙得了。
  一旁,軒轅破軍則是悚然動容,道:“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說什么胡話,快去修復九妙寶鼎,其他的事情不要再多問!”
  言辭嚴厲,卻是帶著一股毫不掩飾的關懷維護之意。
  陳汐微微一笑,心中暗道:“自己本來就和阿秀關系不錯,如今能獲得軒轅氏一些前輩大人物的認可,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心中如此想著,陳汐已是來到了九妙寶鼎之前。
  在這個過程中,厲北等十位持戒者并未阻攔,也并未離開,顯然是默許了陳汐的行動,或者說,他們也是想看一看,這個年輕人究竟能否辦到這一切。
  是故弄玄虛?
  還是真的有真材實料?
  ……
  九妙寶鼎高九丈,三足而立,彌漫著如有實質的古老滄桑氣息。
  陳汐立在其前,神色一點點變得平靜、認真,甚至是莊肅,而在他腦海中,則在快地重現著在一個個神秘而玄奧的神紋圖案。
  那些圖案都是由“無極神箓”推演而出,來歷莫測,充滿天道妙蘊,即便以陳汐對符道的理解,也都只能隱隱約約揣測出,這一種符紋圖案,應該是和氣運有關!
  氣運!
  一種來自天道中,令三界眾生都無法揣測的神秘力量。
  而這九妙寶鼎中的神紋圖案,竟是和氣運有關,也不怪陳汐無法將其吃透,而只能憑借“無極神箓”才能將其奧妙推演而出。
  “諸位前輩,待會修復九妙寶鼎時,還需仰仗諸位出手,而我則會一一把修復之法告之諸位,若行動順利,三個時辰內足可以將其徹底修復。”
  陳汐默默沉思許久,目光恢復清明,平靜開口。
  “這個是自然的。”
  沈浩天當即點頭,“九妙寶鼎畢竟是丹藏院鎮院之寶,我等自不會袖手旁觀。”
  其他老古董也紛紛點頭,甚至他們巴不得如此做,畢竟如此一來,也是可以具體了解一下,陳汐所用的修復九妙寶鼎的方法,究竟有著怎樣的玄機。
  眾人渾然沒有察覺,不知不覺間,他們已是對陳汐產生了幾分信任。
  這一刻,大殿眾人的神色皆都變得鄭重、莊肅起來,依次立在九妙寶鼎之前,嚴陣以待,只有陳汐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毫不猶豫出手。
  “這小家伙有趣,能在無形中掌握住局勢的走向,這可不是尋常的天驕人物能辦到的……”
  遠處,席持戒者厲北心中若有所思。
  而看見一眾老古董乖乖立在自己身后,一副任君差遣的凝重模樣,陳汐心中也是油然生出一種莫名的成就感。
  “如果學院中這些老古董都是自己的麾下,那么攻克下整個左丘氏恐怕也不費吹灰之力吧?”
  陳汐暗自感慨了一聲,目光不經意瞥見厲北等人還立在遠處,當即邀請道:“前輩,還請一起過來,待會修復還需依仗諸位的力量。”
  其他老古董眉頭一皺,他們可不喜歡這些持戒者,不過他們搞不懂陳汐此舉何意,倒也沒有出聲反對,而是選擇了冷眼旁觀。
  厲北等持戒者也是眉頭一皺,似沒想到陳汐竟會邀請自己等人,他們面面相覷,最終把目光都望向了厲北。
  厲北沒有多思索,當即揮手道:“身為學院一份子,能夠有機會參與到修復九妙寶鼎的行動中,自當義不容辭。”
  此話一出,倒是得到了那些丹藏院老古董的一絲好感,當然,也僅僅只是一絲好感,不可能再多了。
  至此,大殿之中唯獨那左丘勝一人盤膝坐在遠處,眼皮低垂,心中暗自冷笑:“哼,讓這么多大人物陪你一個小人物胡鬧,最后若失敗了,那才是最大的笑話!”
  眾人也清楚他不可能上前來幫助陳汐,所以也沒人理會他。
  ……
  “諸位前輩,那九妙寶鼎受損部分的神紋圖案太過復雜,我已將其一一分解傳遞給你們,待會只需聽我指使動手便可以。”
  陳汐神色平靜,飛快傳音,與此同時,他已是將一道道神秘的神紋圖案,以意念傳達給了每個老古董。
  這是……
  一眾老古董細細查探識海中多出的一份神紋圖案,只一瞬就將其結構牢牢記住,只不過卻是不清楚其內有何奧妙了。
  畢竟,這是拆解而開的符紋圖案,看不出什么奧妙才是真長的。
  陳汐卻是不管這些,他大步上前,掌間猛地噴吐出一股仙霞,一掌拍在鼎身上,出嗡的一聲奇異沉厚的聲音。
  一剎那間,那鼎身表面驀地涌現出一片片繁密無比的符紋圖案,猶如無垠星空般浩瀚,深邃無窮,令人敬畏。
  不過,在那鼎身一側,卻是有著一片猶如黑洞般的殘缺之處,大大破壞了鼎身神紋圖案的完整性。
  一眾老古董清楚,那就是九妙寶鼎的損傷之處,若不早早修復,那一塊殘缺區域就會像墨汁一樣蔓延而開,侵蝕到寶鼎的其他部分。
  “動手!”
  陳汐以意念傳音。
  當下,一個個老古董按照陳汐的命令,飛快結印出各種不同的神紋圖案,凝聚在渾厚的仙力中,如潮水般涌入了九妙寶鼎的鼎身內。
  嗡!
  九妙寶鼎劇烈嗡鳴起來,流溢出一股滄桑、古老、厚重無比的氣息,神性光輝彌漫,映現出億萬光雨,將整座大殿都照得通亮。
  這一刻,就連左丘勝也都緊張起來,心中喃喃道:“這小子一定不會成功的,一定不會……”
  ——
  今晚沒了,我在家養病,這兩天暫時不用外出工作,會把更新放在白天中午,和晚上1o點前。另外還要感謝大家的關心和批評,金魚以后會注意身體的,拜謝大家了,待病好了,昨天欠下的一更和加更的會一一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