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190 熱情如火

寶鼎綻放神輝,光照大殿,無形的神性力量擴散,透發出蒼涼、古老、渾厚的氣息。
  眾人恍惚有一種感覺,仿似眼前這一尊從太古時期屹立至今的寶鼎,似乎要從沉睡中醒來一般。
  那一剎那,他們對陳汐的修復之法,再次提升了幾分信任。
  原本他們還對陳汐將信將疑,保留著一份懷疑的態度,可現在,心中的懷疑倒是釋然不少。
  要知道他們之前可是連那破損的神紋圖案都沒認出來,更別說引起眼前這等異象了,從中也能看出,起碼陳汐的修復之法,暫時還是可行的!
  這樣一幕,也是令得他們這些老古董愈發不敢怠慢,哪怕搞不懂陳汐傳達給他們的神紋陣圖藏著什么玄機,可在行動上,他們可是沒有一人敢疏忽大意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毫無知覺,他雖然不再動手,但卻是將所有心神都集中在九妙寶鼎上,一邊還要指揮著那些老古董行動,也根本沒心思再思考其他。
  如果他推測不錯,這九妙寶鼎的品階早已超出了太虛層次,再加上其內烙印的那些和氣運有關的神紋圖案,令得想要將其徹底修復也是極為困難的。
  起碼,換做陳汐自己一個人根本就不可能辦到。
  幸好,陳汐并不用自己動手,在場的一眾老古董,幾乎一半都是半步仙王級的存在,其他的要么是符道大宗師,要么是丹道大宗師,由他們來代勞去修復九妙寶鼎,成功的幾率無疑得到了極大保證。
  嗡!
  嗡!
  嗡!
  隨著時間推移,九妙寶鼎震動的聲音越來越大,沉厚如天鼓擂動,又像來自那悠久太古之前的先民吶喊聲,蒼涼古老的令人心生敬畏。
  若是凡夫俗子聽到這等聲音,肯定會以為是天降神旨,非跪倒連連叩首不可。
  到了后來,九妙寶鼎的聲音甚至傳出了大殿,擴散到了整個丹藏院,那一座座的仙山、一條條的仙河,那無垠的天空、廣袤的大地上,皆都回蕩起這一股古老的鼎音。
  猶如天籟、更像大道梵音,令天地都沐浴在一片神圣般的氛圍中。
  丹藏院中正在上課的教習、學生此刻也皆都停下手中動作,神色震撼,心靈猶如受到一種洗禮,沉浸不可自拔。
  “待一切落幕,就按我說的,把那柄劍帶回來。”
  與此同時,在那學院深處一座不可知的神秘空間中,傳出一道看似輕淡,實則宏大,看似溫潤平和,實則威嚴至高的聲音。
  “是,師尊。”
  ……
  “怎么可能!?”
  左丘勝眼睛睜大,肥胖的臉頰上已是不可抑制地蔓延上一抹愕然,唇角都禁不住狠狠抽搐起來。
  修復寶鼎的行動還沒結束,他原本不至于如此驚愕的,可是當看見那九妙寶鼎神輝噴吐,聽到那一聲比一聲宏大的鼎音時,他卻是根本再無法保持平靜。
  因為這一切,都似乎在朝著成功的方向發展,渾然沒有一絲失敗的征兆!
  “那可是困擾了丹藏院所有教習的難題,他一個玄仙中期的小東西怎么可能辦到?難道,幕后有高人指點不成?”
  左丘勝臉色陰晴不定,望向陳汐背影的目光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一抹痛恨、狠毒、怨憎之色。
  “不行,決不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幕發生!”
  左丘勝咬牙,似做出了一個極為艱難的決定,令得他臉色都隱隱有些猙獰起來。
  下一刻,他已是長身而起,深呼吸一口氣,肥胖的臉頰上竟是擠出一抹微笑,抬步朝陳汐那邊行去,邊走邊道:“諸位道兄,在下也來添一臂之力!”
  說著,他就要湊上前去。
  突然,一只手憑空出現,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看似輕柔平緩的一個動作,竟是令得左丘勝渾身一僵,面色驟變,任憑他如何使力,竟是再無法動彈一分!
  “左丘教習安心旁觀便足矣。”
  一道冰冷孤峭的聲音在耳畔響起,但卻如徹骨寒風般,刺激得左丘勝那肥碩的身軀猛地一哆嗦,不用回頭他就知道,來人是華劍空!
  “原來是劍空道友,不知此來所為何事?”
  左丘勝強自擠出一個笑容,扭頭說道,果然及看見,一身灰衣,白發如霜的華劍空,正立在自己一側。
  而他竟是根本沒有察覺到,對方是什么時候出現在大殿中,又是什么時候來到自己身邊的!
  “我奉師命而來。”
  華劍空淡淡答了一句,就不再多言,將目光投向了遠處的九妙寶鼎。
  而左丘勝則徹底怔住,奉師命而來……這豈不是說,院長他老人家已關注到這里的一切了?
  那么,華劍空究竟是奉了什么命令?是懲處軒轅破軍?還是另有目的?
  左丘勝的思緒一下子變得紛亂,他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只怕自己所猜測的一切都不是,那華劍空的出現,或許,應該和陳汐有關?
  一想到這,他心中莫名其妙地一陣煩躁,他也清楚,在新生考核結束之后,正是華劍空的出現,阻止了一眾老古董強搶陳汐為親傳弟子的局面。
  而如今,華劍空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陳汐修復九妙寶鼎的時候再一次出現,這未免也太巧了……
  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左丘勝越想心中越是疑惑,腦袋都隱隱作痛。
  嗡!
  便在此時,一聲驚天動地的波動轟然響徹,上震九霄,下落黃泉,振聾發聵,震得左丘勝心中都狠狠一顫,渾身氣血翻騰,猛地從胡思亂想中醒來。
  “成功了!”
  “居然……真的可以……”
  “沒想到,沒想到啊,我等枉稱符道大宗師,如今卻是連一個子弟都不如,果然是后生可畏。”
  一陣驚嘆此起彼伏響徹,鉆入左丘勝耳中,他抬眼一看,就看見一眾老古董圍繞著九妙寶鼎觀摩,神色難掩驚嘆振奮之色,宛如在欣賞一件曠世至寶般。
  就連那厲北等一眾持戒者,神色間也都有著一抹欣慰。
  “竟然……竟然真的成功了!”
  左丘勝只感覺腦袋一陣暈眩,有些無法接受眼前這一幕。
  他原本還想借此打擊軒轅破軍,為此不惜花費大代價請來了持戒者插手其中,可哪曾想到,居然會發生這樣一幕?
  “哈哈,不錯!不錯!不錯啊……”
  軒轅破軍仰天大笑,痛快之極,每說出一個“不錯”,就用那蒲扇般的大手拍一下陳汐肩膀,疼得后者也是一陣齜牙咧嘴。
  這可是一尊半步仙王級的手掌,哪怕沒用多少力,也夠陳汐喝一壺了。
  其他如軒轅通、以及軒轅家那些符道大宗師,望向陳汐的目光也都帶著一抹由衷的贊賞和感慨。
  “唉,早知你擁有如此能耐,當日我就是拼著違逆院長的旨意,也要收你為親傳弟子,可惜,實在是可惜。”
  丹藏院院長沈浩天看著陳汐嘆息連連,一副追悔莫及的模樣。
  其他丹藏院的老古董也都是深以為然,像陳汐這般年紀輕輕,就早符道上擁有這般造詣的驚艷子弟,若是來丹藏院修行,那絕對是丹藏院之幸事。
  對于這一切贊賞,陳汐只是含笑不語,心中卻是長松了一口氣,如釋重負,說實話,在前來之前,他心中也是有著不少壓力的。
  幸好,這一切都已過去。
  他不僅成功修復了九妙寶鼎,更是獲得了丹藏院一眾老古董,以及軒轅家的友誼,這才是他最為看重的。
  以后自己在學院中若再遇到什么麻煩,這些老古董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哪怕不幫襯自己,也決不會幫他人來對付自己了。
  如此,就足夠了。
  “陳汐,這次你做的不錯。”
  首席持戒者厲北也是開口,那冷硬嚴峻的面容緩和不少,顯然陳汐剛才的表現亦是獲得了他不少的賞識。
  但下一刻,厲北就話鋒一轉,道:“不過,此事雖然解決,可有關那神輪化道丹的問題,可是還沒能夠解決。”
  此話一出,大殿那熱鬧的氣氛頓時變得沉寂不少,一眾老古董皺眉,軒轅破軍等人更是毫不掩飾自己的厭憎和不悅。
  不過,陳汐似早已料到厲北會這般問,凝視著九妙寶鼎,笑著打斷他說話:“前輩,稍等片刻,你自己便知。”
  聲音平靜,透發出一股無比的自信。
  說是稍等片刻,實則就在陳汐話音剛落下,那九妙寶鼎中,驀地釋放出一股難以形容的神秘氣息,將整座大殿都籠罩。
  與此同時,在場參與到修復寶鼎行動中的大人物,皆都在同一時間感受到一股祥瑞、寧靜、宏大、純厚的氣息涌上了全身!
  那種感覺,就宛如在有一縷純凈到極致的力量在洗滌自己的道基和心靈般,渾身都散發出一股難言的大道禪韻。
  這是……
  眾人暗自一驚。
  “大道氣運!”
  軒轅破軍眸光開闔間,爆綻出一縷縷炫亮電光,唇中輕輕吐出四個字,字字如驚雷,震得在場一眾老古董齊齊震撼失聲。
  陳汐見此,唇角卻是泛起一抹弧度,望著九妙寶鼎,心中喃喃道:“果然,那些神紋陣圖和氣運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