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192 打壓行動

嗤!
  尖銳的嘯音猶如撕咬耳膜的獸吼,將天地撕裂,那磅礴劍氣太可怖,充斥著一劍既出,萬法皆破的氣勢。
  這是一劍破萬法之力,是屬于劍道大宗師才能掌握的手段!
  陳汐很熟悉這種劍氣,因為他目前所掌握的劍道,便臻至了這等地步,很清楚其中蘊含的力量是何等之恐怖。
  沒有遲疑。
  沒有思忖。
  陳汐同樣駢指點出,指尖劍氣噴薄,凝聚為無形之劍氣,周圍的虛空猶如破碎的漣漪,盡數被劍氣齏粉而開,擴散出一圈虛空漣漪。
  他和華劍空之間,相隔萬丈距離,若有旁觀者在此,一定能夠看出,華劍空的劍氣冰寒、肅殺、猶如一抹暴風雪席卷而出。
  而陳汐的劍氣則似一行密集的玄奧符文組成,凝練、干凈、卻透著一股令人心悸的獨特凌厲之氣。
  兩者皆是一劍破萬法之境。
  可自身所掌握的劍道,明顯是兩條不同的道路,并無優劣之分,只有高低之別。
  砰!
  劍氣相交,化作湮滅的亂流,擴散八荒。
  “劍道大宗師之境,看來,殤雪和霜血都不適合你。”
  華劍空見此,沉默了片刻,似微微有些意外,又似感到一絲欣慰,最終神色重新恢復那一種古井不波,冷峻孤峭的模樣。
  陳汐這才明白,原來之前對方的兩劍,竟是在試探自己,究竟適合哪一柄劍。
  這讓他眉頭一皺,道:“為何執意如此做?”
  華劍空道:“再擋下一劍,我給你一個解釋。”
  嗡!
  華劍空的神色變得認真,眉宇間泛起一抹睥睨傲然之氣,像一柄絕世仙劍,突然煥發出了屬于自己的無上鋒芒!
  這一剎那,他指尖當空一劃,整個天地,突然化作一片黑暗,只有一點璀璨刺目的光,倏然亮起。
  如一顆星辰在黑暗中點亮。
  天地在這一刻變得暗淡,唯獨只剩下那一點光,攝魂奪魄!
  這是何等一種劍氣?
  奪天地之造化,蘊無窮變化于一點之中,甫一出現,這天、這地、這萬事萬物都似乎成為了那一道劍氣的一部分,渾然如一,毫無任何破綻可尋。
  就如同在和整個世界為敵,想要破開這一道劍氣,就必須把這天、這地全部毀掉!
  這一刻,時間都仿似變得緩慢,陳汐的眼眸驟然猛縮,感受到一種莫可抵御的逼人劍氣,直抵自己的心靈,仿似要切割自己的念頭、連自己的智慧、記憶、連同自身一切都統統斬掉!
  劍心唯我,天地為御!
  這天,這地,便是我心,我心唯劍!
  這是劍神之境!
  眼睜睜看著那猶如點亮世界的一抹光在視野中變得愈來愈清晰,感受著其中蘊積的可怖危險氣息,陳汐反而突然閉上了眼睛。
  腦海中,一剎那映現無數念頭。
  “劍道,一往無前。”
  “心有所執,天地萬物,莫不為我心中之劍。”
  “不管是大道、小道,諸般妙諦……盡皆可融于劍道,我心有大道,大道亦為我劍!”
  “劍道,唯我心!”
  陳汐睜開了眼,他的眼睛,他全身每一寸毛孔中都有著噴薄欲出的劍氣!就仿佛整個人化作了一柄絕世之劍!
  這一刻他所展現出的氣度,竟是隱隱和華劍空有了幾分相似,但卻并不像華劍空那般睥睨、圓潤、完美。
  “嗯?”
  華劍空一怔,似察覺到什么,眸光中爆綻出一縷神芒,也不見他有所動作,天地間一切變化重歸平靜之中。
  就連他之前施展出的那一點劍氣,也是憑空蒸發一般,消弭無形。
  他凝視著遠處的陳汐,心中卻是有著一絲復雜的情緒升起,“在這等時候也能頓悟,這家伙的資質也未免……”
  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找不出任何詞匯來形容陳汐。
  而陳汐,此刻心中則是涌現出一種種難言的體悟,這些年浸淫劍道的經歷,更是如走馬觀花般在心中映現、匯聚、凝練、升華……
  劍道,乃是技巧之大道,殺伐果決、當屬諸道第一。
  從最初的基礎、知微、入境、天人合一,皆都是對劍道的一種錘煉和熬打,直至劍心通明,已稱得上是劍道宗師。
  宗師之上,一劍破萬法,稱作大宗師。
  可這一切,并非是見到的終極,因為在大劍宗之上,還有著劍神、劍圣的存在!
  換而言之,一劍破萬法之后,便是“我心唯劍、天地為御”的劍神之境,抵達這等境界之后,天地萬物,莫不為心中之劍!
  像華劍空,就是一尊劍神級存在。
  也正因為華劍空以手指劃出的第三劍,令陳汐在那一刻厚積薄發,觸碰到了一絲“劍神境”的真諦,于劍道上產生了一種頓悟!
  假以時日,憑借這種頓悟,陳汐完全可以打破屏障,一躍求證劍神之妙。
  ……
  許久之后,陳汐抬起頭,道:“多謝手下留情,這第三劍的確是現在的我無法抵擋的。”
  華劍空搖頭:“有些人,現在擋不住,以后也注定擋不住,因為他們對劍道的追求,也只能止步于大劍宗之境。”
  “而你不同,從現在開始,你已經具備了沖擊劍神之境的潛質,不用多久,這一擊也再奈何不得你。”
  陳汐知道,華劍空說的是劍道修為,并不包括自身修為、法則之力,可能獲得一位劍神級存在的認可,也是令他頗為欣然的。
  鏘!
  華劍空探手一招,將那柄攬星仙劍取在手中,直視陳汐道:“這是一件宙光級極品仙劍,是我臻至‘劍神’之境時,師尊親手所賜,如今已是用不上了,你且拿去。”
  說著,他袖袍一揮,攬星仙劍化作一抹流虹,徐徐向陳汐飛抵而去。
  “且慢,我可沒打算留下任何一柄仙劍!”
  陳汐擰眉道。
  “難道你想在學院中暴露你的身份?”
  華劍空反問。
  一句話,卻是令陳汐心中一震,目光如電般掃視向華劍空,后者神色古井不波,冰冷孤峭依舊。
  “院長要收走……劍箓?”
  陳汐最終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
  華劍空點頭,聽到劍箓二字時,也并無任何意外。
  至此,陳汐總算明白過來,原來道皇學院的院長早已知曉了自己身份!而按照華劍空的說法,院長收走劍箓,明顯也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身份不被其他人察覺。
  可是,這又是為了什么?
  為了維護神衍山傳承的秘密?亦或者是一旦暴露出來,就會引起什么禍害或者麻煩?
  陳汐猜不出來。
  “只是暫時保管,你不必擔心什么。”
  見陳汐沉默不言,華劍空又補充了一句,“我雖猜不出院長的做法是處于何意,但絕對不會是害你。”
  陳汐眉毛挑了挑,道:“我可以見院長一面嗎?”
  華劍空毫不猶豫答道:“可以,但不是現在,時機到了,院長自會與你相見。”
  陳汐再次沉默。
  許久之后,他最終還是拿出劍箓,交給了華劍空,說道:“請……好好保管它。”
  華劍空點了點頭。
  “多謝了。”
  陳汐拱手,轉身離開。
  “你若沖擊大羅之境,可以去找九妙寶鼎,請它幫你把太乙青蓮煉制為丹藥。”華劍空突然開口道。
  陳汐身影頓了頓,道:“院長該不會叫孟星河吧?”
  華劍空不言。
  直至陳汐離開,華劍空這才將目光轉移,落在了手中劍箓上,他指尖輕輕摩挲著那古樸簡約的冰涼劍身,眉宇間也是泛起一抹難言的驚艷之色。
  “當年,世人皆喚我劍癡,卻無人知道,這世上諸般劍器,能入我法眼者,也不過寥寥幾種而已。”
  “劍箓,便屬其中之一!”
  “可惜,終究不是我之物……”
  ……
  丹藏院大殿中。
  在陳汐和華劍空突兀消失之后,在場一眾老古董皆都有些驚疑不定。
  華劍空此來,找陳汐究竟是為了何事?
  沒有人能猜得到。
  猜不到便不猜,軒轅破軍下一刻就將注意力落在了那左丘勝身上,唇角泛起一抹譏誚冷然的弧度。
  他大步走了過去,邊走邊道:“胖子,修復九妙寶鼎的任務是你發出,如今任務已完成了,你還愣著干什么,趕緊確認任務,將報酬繳納給陳汐。”
  聲音宏大,令在場眾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因為計劃連連失利,令得左丘勝心中原本就郁悶憋屈到快要吐血,這時候見軒轅破軍又把矛頭指向了自己,老臉頓時漲得通紅,怫然不悅道:“我有說不給嗎?那是陳汐的事情,你軒轅破軍著什么急?”
  軒轅破軍神色愈發不屑,狠狠呸道:“我是怕你賴賬,不要臉皮去欺負晚輩,這可是你們左丘氏的優良傳統,我也是不得不防啊。”
  左丘勝怒極攻心,厲聲道:“你敢羞辱我左丘氏?”
  軒轅破軍卻是根本不以為意,揮手不耐煩道:“別廢話,你若再不行動,老子可不介意在這里暴打你一頓,你自己選擇吧!”
  此話若是由別人說出,在場眾人或許還會有些不信,可當這句話是從軒轅破軍口中說出時,那絕對沒有人會懷疑!
  因為,這可是一位性情凜冽,如刀如劍,瘋子般剽悍人物,一旦瘋起來,連內院院長蚩蒼生都攔他不住。
  所以下一刻,眾人都流露出一抹無奈之色,相勸也不敢勸,因為他們都知道,軒轅破軍這家伙是勸也勸不住的,反而越勸他越來勁。
  而左丘勝,則是臉色再次驟變,肥膩的臉頰連連抽搐不已。
  ——
  ps:求一下月票吖~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