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193 五行圓滿

左丘勝的確太窩火,太憋屈了,今天一切行動連連失利,如今又被軒轅破軍連連逼迫,令得他都有吐血暴走的沖動了。
  挨打?
  他很確信,軒轅破軍這個瘋子肯定說到做到。
  最終,他強忍著心中的各種不舒服,拿出紫綬星章,狠狠確認了任務。
  嗡~
  一聲奇異的波動傳出,而后左丘勝只能眼睜睜看著屬于自己的八十萬星值消失,流入了陳汐的名下……
  八十萬星值啊!
  哪怕他身為丹藏院的首席教習之一,沒有三兩個月的時間,也很難賺取到!
  當然,這還不足讓左丘勝肉疼,他最憋屈和惱火的是,如此一來,他等于間接向軒轅破軍服軟了,這才是令他最為難堪的地方。
  “哼!”
  感受著從周圍落在自己身上的異樣目光,左丘勝簡直是如坐針氈,再也不愿在此逗留片刻,怫然揮袖離開。
  “胖子,你們左丘氏送我的這份大禮,來日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一番!”
  身后傳來軒轅破軍的聲音,令得左丘勝神色一滯,旋即就加快腳步匆匆離開,今天的事情,他必須得找族人好好商議一下。
  ……
  “這下作的東西,若非是在學院中,我非扒了他的皮不可。”
  軒轅破軍收回視線,不屑冷哼了一聲。
  其他老古董面面相覷,心中皆暗嘆不已,這是軒轅氏和左丘氏之間的恩怨,他們可不想摻合其中。
  唰!
  就在此時,虛空一陣波動,浮現出陳汐的身影來。
  看見陳汐,包括軒轅破軍在內的一眾老古董一怔,而后臉上皆都流露出一抹慈祥,湊上前,紛紛關心問詢起來。
  “陳汐,那華劍空沒為難你吧?”
  “來來來,坐下好好聊聊,像你這般年輕有為的弟子,可是不多見的很吶。”
  “那誰,去煮一碗我珍藏多年的浮靈仙霧茶。”
  “嘖嘖,這浮靈仙霧茶可是千年一發芽的瑰寶,飲上一碗,足抵得上服食一顆大羅階仙丹了。”
  一眾老古董熱忱無比,陳汐本打算告辭,卻被拉著拽著留在大殿,說是要和他品茶論道,好好暢聊一番。
  盛情難卻,陳汐也只得留下。
  其實,他還是頗為高興的,在座有丹藏院的一眾老古董,有來自軒轅氏的大人物,能夠獲得他們的一致賞識,絕對是別人打破腦袋都搶不到的幸事。
  “陳汐,那九妙寶鼎的修復之法,似乎牽扯到了氣運之力,不知你可否為我等講解一番其中奧妙?”
  交談正酣處,丹藏院一位首席教習忍不住問出聲來。
  其他丹藏院老古董也都豎起了耳朵,對于他們這些在丹道、符道上皆都造詣非凡的大宗師而言,自然最關心的是和九妙寶鼎有關的問題。
  陳汐對此早已有心理準備,佯作沉思片刻,這才含糊其辭解釋了一番,大意是他也不清楚其中奧妙,只是感覺這么做才合情合理,能夠取得成功,他也是頗為僥幸。
  在座一種老古董一個個人老成精,哪會聽不出陳汐的弦外之意,當下他們皆都不再追問。
  畢竟,這終究是陳汐自己的秘密,既然不愿透露,他們也不好糾纏下去。
  更何況,正因為陳汐,他們才能修復九妙寶鼎,更是意外獲得一份大道氣運,也不可能因此而對陳汐心生不滿。
  甚至,陳汐越是如此,反而越讓他們感覺這年輕人非同尋常,似具備著諸般神秘手段,令得他們也是愈發重視起陳汐來。
  嘩啦!
  突然,軒轅破軍袖袍一揮,地上多出一堆小山似的珍寶來,有瓶瓶罐罐的丹藥、有各色珍稀仙材、也有一件件寶光流溢的仙寶……
  一剎那間,整個大殿都被氤氳的寶光籠罩,看得在座一眾老古董臉上都浮現出一抹驚艷,眼熱不已。
  “陳汐,你這次幫了我大忙,更是讓我意外獲得一分大道氣運,這些寶物都是我這些年在三界中搜集而來,你看上什么,就拿走什么,就當我這個作前輩的一份心意吧。”
  軒轅破軍指著那一地的瑰寶,笑著開口。
  陳汐也是怔住,這可是一尊半步仙王的收藏!每一件寶物的價值之大,都足以令無數人垂涎眼熱。
  如今,居然擺在自己面前任憑自己挑選,以陳汐之鎮定,也不禁感到一陣暈眩,這軒轅破軍可真是……太客氣了!
  其他人見此,也都艷羨地掃了陳汐一眼,能被軒轅破軍如此看重,可是一場極大的造化,別人磕破頭都得不到。
  “前輩,晚輩……”陳汐說道。
  不等陳汐說完,軒轅破軍就皺眉打斷道:“怎么,你這小家伙還跟我客套?讓你挑就挑,再這么見外,我可就認為你看不起我軒轅破軍啊。”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陳汐又是感動,又是無奈,最終道:“恭敬不如從命。”
  軒轅破軍這才神色一緩,眉開眼笑道:“不錯,這樣才痛快,相較于這些身外之物,我軒轅破軍最看重的反倒是情義,你這小家伙和阿秀這丫頭關系不錯,又幫了我一個大忙,最重要的是脾氣還對我胃口,跟我的晚輩也沒什么區別,自不必跟我客氣。”
  一眾老古董心中又是一陣感慨,誰說軒轅破軍是直來直往的瘋子?起碼這一番話說的極有水準,既送出去了寶物,又獲得了一個潛力無窮的年輕子弟的好感,手腕可謂是了得之極啊。
  陳汐開始挑揀寶物。
  不得不說,軒轅破軍那一堆的寶物實在都太珍稀寶貴,光是那一件件仙器,幾乎都沒有宙光階之下的,不乏太武階仙器的存在。
  至于其他丹藥、仙材一類的,也同樣如此,看得陳汐也是一陣眼花繚亂,目不暇接。
  嗯?
  突然,陳汐目光一凝,落在一件仙材上,那是一對玄黑色的羽翼,約莫巴掌大小,靜幽幽漂浮在半空,彌散出一股冰冷、懾人的氣息。
  “這是冥鶴之翼,冥鶴是幽冥界的一種圣禽,足可以和仙界神獸比擬,這一對羽翼乃是當年我前往幽冥血河歷練時,從血河教一位大殿主手中奪得,你若感興趣就拿去,可以煉制一件不錯的飛遁仙寶。”
  軒轅破軍含笑指點道。
  果然是冥鶴之翼……
  陳汐心中一振,他那浮屠寶塔中,可還有著一件半成品五火七靈扇,如今也才只搜集到孔雀之翼(火翎扇)、玄雉之翼、青鸞之翼三件神禽羽翼。
  還差鳳凰、金烏、大鵬、冥鶴四種羽翼。
  因為這件仙寶煉制之法太難,材料也太難搜集,一直擱淺在他的浮屠寶塔中,宛如蒙塵的珍珠一般,一直未曾祭用過。
  原本他還以為,這輩子只怕都用不上此寶了,哪曾想,竟是在此刻能偶然見到一對冥鶴之翼,心中自然有些振奮。
  五火七靈扇山!
  那可是太古時期一件神威動天的寶物,煉制成功時,扇動起來,神焰焚動,火勢滔天,可翻手將人化為飛灰,擁有焚山煮海之威能,乃是真正的太古神兵。
  據傳在遠古時期,就有一尊神靈手持五火七靈扇,戰天斗地,焚毀了不知多少強大敵人,威力絕對可怕無比。
  “這冥鶴之翼對晚輩的確有大用,不過……”
  陳汐有些猶豫,這可是一次難得的機會,自然得選擇出對自己最有用的寶物,可若是選擇冥鶴之翼,短時間內只怕是難派上用場了。
  畢竟,五火七靈扇除了還差冥鶴之翼外,還有鳳凰、金烏、大鵬之翼沒有搜集,而五火之中,除了金焱火之外,木魂火、幽水火、離陽火、石鐘火這四種神火他同樣沒有搜集到。
  軒轅破軍似看出什么,濃眉一挑,道:“你該不會要祭煉五火七靈扇吧?”
  此話一出,其他老古董也都心中一震,這件至寶來歷非凡,關系到太古時期一位神威通體的人物,真正的祭煉之法,早已絕跡于歷史長河之中。
  陳汐并未注意到這些老古董的異色,點頭說道:“不錯,晚輩如今還差不少仙材,哪怕知道如何祭煉,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眾人怔然,這小家伙居然真的知道該如何祭煉五火七靈扇?
  “那你還差何物,說出來聽聽。”軒轅破軍卻是沒感覺有什么不妥,直接問道。
  當下,陳汐也不隱瞞,依言將那缺少的仙材說了。
  “鳳凰、金烏、大鵬之翼?”軒轅破軍詫異道,“這么說,你已經收集到了青鸞、玄雉和孔雀冥王這三劍羽翼了?”
  陳汐點頭。
  “我這里有一對金烏羽翼,是前些年從一位太古后羿族人的手中兌換,你拿去吧。”
  一名軒轅氏的大符陣師突然開口,拿出一對猶若金色火焰燃燒而成的羽翼,金火流竄,散發出一股可怖的熱浪。
  “我這里有一對大鵬之翼,原本打算祭煉為飛遁之寶,既然你需要,我便將此物交由于你。”
  幾乎同時,軒轅通也是開口,拿出一對色澤呈現混沌之狀,流溢著濛濛水華的大鵬之翼。
  “我這里雖無神禽羽翼,卻有木魂神火。”
  “我這里……”
  下一刻,一眾老古董陸續開口,拿出了一件件至寶,令得陳汐也禁不住怔在那里,這些活了不知多少年月的老古董,身家可真是不容小覷啊!
  ——
  ps:凌晨12點左右還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