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8-14)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8-14)     

神箓1194 上門邀戰

魯庭欲言又止,面容僵硬,模樣頗有些狼狽。
  幸好,這時候已沒人再關注他,因為這一刻,那大殿中央的光幕上,突然浮現出一行金燦燦的字跡。
  “修復殘缺陣圖任務,報酬一千星值確認,任務完成度,完美,學院追加獎勵一百星值!任務發布者追加獎勵一百星值。”
  嗡~
  這一行字跡剛一出現,就化作一抹金光消失,與此同時,那一道任務也是消失在了光幕上,顯然,這意味著任務已經圓滿完成!
  雖說這一行字跡一閃即逝,可大殿眾人分明清清楚楚看見,這一道被確認的任務,正是被那陳汐所領取!
  任務不僅完成了,還達到了完美級別?
  學院和任務發布者同時追加獎勵一百星值?
  大殿眾人驚愕,目瞪口呆,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每一道被領取完成的任務,按照完成度的不同,也是有好有壞的,大致分作普通、卓越、完美三個等級。
  能夠達到基本完成度的,已經可以領取到相應的星值報酬。
  達到卓越級別的,也就意味著任務發布者對任務的完成十分滿意,于是額外追加了一部分星值報仇。
  而達到完美級別的任務,則頗為講究,一是任務完成度達到了卓越級別,二是完成任務的時間在十二個時辰內。
  也就是說,達到以上兩個要求的,就可以得到學院的認可,額外對完成任務者追加一定的星值獎勵!
  當然,這額外追加的星值,是學院贈予的!
  嗡~嗡~嗡~
  不等大殿眾人反應過來,那光幕之上,再次呈現出一行行金燦燦的字跡。
  “提取符紋任務,報酬一千星值確認,任務完成度,完美,學院追加獎勵一百星值,任務發布者追加獎勵一百星值。”
  “破解未知陣圖任務,報酬三千星值確認……”
  “……”
  光幕上,金燦燦的字跡頻頻閃爍,消失一個,就浮現出來一個,幾乎大半任務的完成都達到了完美級別!
  最最重要的是,那每一道被確認的任務,赫然都是之前那個陳汐所領取并完成的!
  至于其中一小部分沒有達到完美級別的,卻清一色都是卓越級別,根本找不到一個普通的!
  這一小部分任務之所以是卓越,而不是完美,其中原因也并不在陳汐,因為那一些任務都是以前發布的,在陳汐領取的時候,早已超過了十二個小時。
  光幕上金光閃爍,刺眼無比,竟似沒有盡頭一般。
  大殿眾人則神色呆滯,猶如泥塑的雕像。
  氣氛沉寂。
  鴉雀無聲。
  “沒有一個普通級別的!厲害,這陳汐絕對是一位符陣大宗師無疑!”
  “完美級別的任務完成度,這可少見的很,若說這任務不是一位符陣大宗師完成的,打死我都不信。”
  “古怪啊,既然這陳汐是符陣大宗師,怎會看得上這些任務?那任務中星值報酬最對的也才三千星值啊……”
  足足一炷香后,那光幕上的金色字跡才消失,恢復如初,而眾人也如夢初醒一般,再也按捺不住心中震撼。
  “且不管這些,我倒是想知道,這陳汐究竟是誰?”
  有人皺眉問道。
  大殿眾人一愣,是啊,那位陳汐究竟是何方神圣?
  ……
  ……
  洞府中,陳汐的仙識從紫綬星值任務區退出,一股疲憊的感覺涌上全身,他揉了揉發酸的眉尖,忍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氣。
  整整六個時辰,他一直在用仙識領取和完成一個個不同要求的任務,幾乎是毫無停歇,就是他神魂再強悍,此刻也感到一絲疲憊。
  “六個時辰,應該能賺不少星值吧?”
  心中如此想著,陳汐卻是重新閉上眼睛,開始打坐,因為疲憊的緣故,也因為他不肯浪費時間在無用的地方,所以他已沒什么心思再去查探完成這么多任務,究竟賺取了多少星值。
  嘩啦啦~
  洞府中的混沌鴻蒙氣飄蕩,猶如黏稠的漿液,被陳汐汲取進體內,淬煉著自身的煉體修為。
  對于陳汐而言,修煉就是唯一化解疲憊,調養心神的方式,雖然很枯燥,但他卻甘之如飴。
  “嗯?神冥九鼎身……”
  陷入深層次修煉中的陳汐渾然沒有注意到,一直在一旁吞吐混沌鴻蒙氣的小鼎,似察覺到什么,突然發出一聲低不可聞的驚咦,
  ……
  ……
  丹藏院。
  一座彌漫著滄桑氣息的古老殿宇中,此刻,正有六七個首席教習盤膝坐于其中。
  在他們中央,矗立著一座青銅寶鼎,高有九丈,三足分立,鼎身表面密布著日月星辰、天經地緯等等神秘圖案,散發出一股沉凝、古老、厚重的蒼涼氣息。
  這座寶鼎太過古老,散發出濃厚的歲月氣息,仿似一直從太古洪荒歲月屹立至今,有著一股坐鎮乾坤,鼎立天下的氣勢。
  不過望著這座寶鼎,在座每個人的眉宇間,皆都有著一抹焦慮之色。
  “九妙寶鼎內的一處神紋陣圖已破損,若三個月內無法將其修復,其功效就會減弱三成,屆時若被院長得知,我等只怕也難逃其咎。”
  一位身穿黑袍的老者喟然嘆息,他顴骨高聳,雙眉雪白,名叫莫靈海,是丹藏院副院長,本身更是一位丹道大宗師。
  “我早就說過,不能將寶鼎借給軒轅破軍那個瘋子,他妄圖煉制‘神輪化道丹’,沖擊仙王之境,可最終結果你們也看到了,功敗垂成,連九妙寶鼎也遭受到了波及!”
  一名矮胖中年皺眉冷哼道,他名左丘勝,同時也是丹藏院一位首席教習,半步仙王層次的存在。
  其他人聞言,皆都忍不住輕嘆。
  一個月前,內院首席教習之一的軒轅破軍前來,不顧他們的反對,毅然選擇祭煉“神輪化道丹”,欲要借此沖擊仙王之境,可最后卻以失敗告終。
  由于那“神輪化道丹”太過霸道,影響到了天道氣運,令得那九妙寶鼎也遭受到反噬,鼎身內的天然神紋陣圖破損一半,若是不早早修復,其功效就會逐漸減弱下去。
  這可是一件從太古時期存世至今的太虛仙寶,由太古道皇親手打造而成,坐鎮學院丹藏院至今的無垠歲月中,不知煉制出了多少的靈丹妙藥,幫助了多少學生和教習順利沖破修為關卡……
  可如今,九妙寶鼎卻受到了損傷!
  哪怕在座都是學院中的老古董,見到這一幕時,也忍不住一陣憂心憂慮。
  “可惜,咱們學院中唯一擁有‘符神’造詣的步平前輩外出游歷三界,至今未歸,否則憑借他那通天般的符道手段,一定可以輕松解決這個難題。”
  一名紫衣中年搖頭苦笑,旋即沉吟道,“其實,這件事或許應該請示一下院長,若能請他老人家出手,絕對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將九妙寶鼎修復如初。”
  “話是這么說,可院長神龍見首不見尾,去哪里找他?更何況,我都擔心若被院長知道此事,非扒了軒轅破軍的皮不可。”
  丹藏院副院長莫靈海搖頭,顯然不認同那紫衣中年的意見。
  “哼,我看還是通知軒轅破軍,讓他自己去找院長負荊請罪,他自己犯下的錯,理應由他自己來承擔。”
  左丘勝冷哼道,顯然,他對軒轅破軍的做法頗為不滿。
  就在此時,那大殿大門被推開,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他須發皆白,身姿昂藏,正是丹藏院院長沈浩天。
  只不過此刻的他,卻是滿臉怒容,甫一進入大殿,就沉聲道:“諸位,我想知道,是誰將九妙寶鼎傷損的任務發布出去的?”
  眾人一怔,旋即一驚,九妙寶鼎是丹藏院的鎮院之寶,在它損傷之后,消息就一直被封鎖,以免傳出去引起什么風波了。
  可按照沈浩天的說法,如今竟是有人把這個消息以任務的形式發布出去了?這……簡直就是胡鬧!
  一時之間,眾人神色皆都有些不好看,氣氛顯得格外沉悶。
  “這個任務,是我發布的。”
  不過,就在這這一片寂靜中,那左丘勝卻是長身而起,神色坦蕩道,“我也是為了盡早解決九妙寶鼎的問題而已,更何況此事已經發生,時間久了,終究是紙包不住火,倒不如集學院所有人的力量,一起出謀劃策為好。”
  話一出口,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了左丘勝身上,神色各異。
  “胡鬧!”
  那名紫衣中年大怒起身,厲聲道,“九妙寶鼎的問題,連我等都束手無策,學院中那些教習和學生又有誰能夠辦到?你這么做,明顯是針對軒轅破軍而來!”
  “軒轅通,你此話何意?莫非你堂兄軒轅破軍犯錯,別人想挽回一些什么,就是故意找你們軒轅家的麻煩了?”
  左丘勝霍然扭頭,不悅掃了那紫衣中年一眼。
  “夠了!”
  見兩人隱隱有吵起來的意思,丹藏院院長沈浩天頓時眉頭一皺,沉聲開口制止,“事情已經發生,你們不想著如何挽回,卻還有心思相互爭執,成何體統!”
  聲音中,已是帶上一抹質問呵斥的味道。
  顯然,沈浩天已是動了真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