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19 小人物的尊嚴


  第一更!
  ——
  聚仙樓被稱作龍淵城第一享樂之地,能在這里消費的,要么實力強橫,要么背景深厚,自然都是一些上等人物。
  沐瑤和沐文飛姐弟倆出現在這里,很明顯是被那個叫青霓的女子帶來玩樂的。
  青霓是何方神圣?
  陳汐并不了解,但在城門外時,他便發現此女修為也是深不可測,起碼在紫府境界之上,并且從她身上那股矜持驕傲的氣息中,就知道此女的背景必然不凡。
  所以見到沐瑤姐弟與那虎背熊腰的青年對峙,陳汐并不擔心,若他所料不錯,那叫青霓的女子待會必然會出現制止。
  更何況,這里是聚仙樓,若是在這里發生一些影響顧客的爭執,其背后的勢力也必然不會答應。
  “怎么了?”端木澤起身走了過來,好奇地向樓下一看,不由一怔:“謝戰?怪不得敢在聚仙樓大呼大叫呢,原來是他。”
  “他很厲害?”陳汐訝然問道,能讓端木澤這個公子哥認識的,顯然也不是尋常人物。
  “這家伙是謝家家主的次子,天生神力,雖只十九歲,但已臻至紫府六星境界,被稱作謝家的小天才。”
  端木澤說道:“不過這家伙脾氣很臭,整日惹是生非、狠戾霸道,囂張的不得了。若非背后有謝家撐腰,他恐怕早被人廢掉了。”
  說著,端木澤搖了搖頭,似是對謝戰很不恥。
  謝家,同樣是龍淵六大家族之一,謝戰身為謝家家主次子,囂張跋扈,只要不惹到一些厲害人物,倒是的確沒人敢動他。
  “對了,為何稱他小天才?”陳汐問道。
  “自然是因為在其哥哥謝猛,在謝家,謝猛和謝戰被稱作大小天才,尤其是這謝猛,厲害之極,乃是上一屆潛龍榜大比排行第二十三名的存在,要知道那時候他才十三歲,便已修煉至紫府七星,如今十年過去,其實力必然更加厲害了。”端木澤緩緩說道,眼眸中有著一絲深深的忌憚。
  陳汐也不得不承認,這個謝猛的確很厲害,十三歲都已達到紫府七星,按照這種速度,十年后的今日,又該達到何種地步了?
  龍淵城,不愧是藏龍臥虎之地啊!
  陳汐都不記得這是第幾次發出這樣的感慨了,這也讓他愈發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世界太遼闊,永遠都不缺妖孽級別的天才人物。
  “嗯?太過分了!”便在這時,端木澤一怔,目光霍然凝聚向竹樓外。
  陳汐扭頭,聽到那議論聲,臉色也頓時變得陰沉起來。
  ——
  沐瑤和沐文飛姐弟倆很不自在,這里的一切都讓他們不適應。
  宛如仙境的景致,豪奢精美的食物、衣冠楚楚的男男女女,一個個貴氣逼人……這里,不是他們所熟悉的平民區,見到的人,也不是他們熟悉的市井窮苦之輩。
  這里的一切都讓他們內心產生一股濃濃的自卑和無助,像受驚的小鹿跑進了狼群,驚慌失措,惶恐不安。
  姐弟倆的臉上更是夾雜著無盡的憤怒,看著對面那個陰冷笑容的高大青年,看著他貓戲耗子一樣的戲謔眼神,他們恨不得扭頭離開這里,離開這個令他們不安、無助、惶恐、憤怒的魔窟!
  “弟弟,不要說了,我道歉。”
  沐瑤深吸一口氣,把弟弟攔在身前,強自按捺住心中的憤怒,然而說完這句話,她那纖瘦的身體卻在無法抑制地顫抖,可見,這個才十五六歲的女孩忍受了多大的憤怒和恥辱。
  “晚了!跪地道歉也不行,除非你答應做我的侍妾,我就放過你們姐弟一馬,你看如何?”謝戰抬起下巴,悠悠說道。
  “你……!”沐文飛小臉鐵青,咆哮道:“若不是你先調戲我姐,她哪會抓破你的臉,你這完全是欺負人!”
  沐瑤也呆住了,她直至此刻才明白,眼前這個魁梧青年,從一開始就沒打算放過自己。
  “哈哈哈哈。”看見這對姐弟倆憤怒無助的模樣,謝戰肆無忌憚地仰天大笑起來,“我就是欺負人,怎么了?若非你模樣長得不錯,小爺我早殺了你們姐弟倆,豈會跟你們說這么多廢話?”
  沐瑤姐弟倆直氣得渾身發抖,像極了陷入絕境中絕望無助的困獸。
  這邊的動靜,早已引起附近所有人的注意,一道道目光凝聚在沐瑤姐弟兩人身上,眼神戲謔,一副看熱鬧的模樣。
  這些人眼光何其毒辣,從沐瑤姐弟的神態舉止中,就看出是兩個剛進入龍淵城的新人,說不定來自哪個窮鄉僻壤中呢。這樣的貧賤下人,誰吃飽了撐著才會幫他們出面去得罪謝戰呢。
  “我數到三,若你不同意,我可就動強啦?”謝戰拎起一個酒杯,慢悠悠地品咂著,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樣,的確如其他人所想,他也看出了這對姐弟倆不像有背景的人,所以才會如此肆無忌憚。
  “答應謝公子吧,他可是謝家的小天才,跟了他,一輩子享受榮華富貴,比什么都強啊。”
  “就是,多少人搶破腦袋,也找不到這等一步登天的好機會呢,要珍惜哦。”
  附近圍觀的人,皆是發出一陣哄笑,跟著推波助瀾。
  聽著周圍的議論和哄笑聲,沐瑤姐弟身子顫抖得越來越厲害,緊緊攥著手,死死咬著嘴唇,臉色鐵青之極。
  “謝戰,你這么欺負我的人,是不是太過分了!”便在這時,一道清脆悅耳的聲音突然響起,在眾多的議論聲中顯得很突兀。
  眾人的目光霍然朝一個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長發漆黑如墨,柳眉清眸,肌膚如雪,一襲碧裙的絕美女子翩然走出。在她身旁,還跟著一個粉面櫻唇的白衣青年。
  “青霓姐姐!”看見兩人,沐瑤姐弟心情之激動可想而知。
  看見兩人出現,竹樓內的陳汐也不由松了口氣,剛才他聽到謝戰羞辱沐瑤姐弟,差點忍不住就要出手了。
  “燕青霓!弟弟?”端木澤一臉愕然。
  “怎么回事?”陳汐也不由一怔。
  “那個燕青霓是流云劍宗的三十六名真傳弟子之一,其旁邊的是端木的弟弟,端木霖。”杜清溪不知何時,也走到了窗前,輕聲說道。
  陳汐這才恍然,徹底輕松下來,有這兩人出現,沐瑤姐弟倆自然安全無憂。
  然而,事情的發展并未如同陳汐所料那樣。
  看見燕青霓和端木霖出現后,謝戰只是微微一怔,便即嘿然冷笑道:“你的人?你的人就能如此放肆?”
  “那你想怎樣?”燕青霓柳眉一皺,她其實也不愿跟謝戰這個跋扈囂張的紈绔對抗,因為沐瑤姐弟而得罪了其背后的謝家,很不值得。
  似是看出燕青霓的心思,端木霖笑道:“謝兄,你看這樣如何,我讓沐瑤姐弟倆向你道歉賠禮,此事就這么了了如何?”
  說著,端木霖扭過頭吩咐沐瑤姐弟道:“還愣著干什么,趕緊向謝公子道歉!”
  沐瑤姐弟倆皆是一呆,本以為來了救星,誰知到最后還要道歉,這讓姐弟倆都有些措手不及。
  “是他先調戲我姐姐的,本來就是他的錯,怎能讓我們向他道歉?”沐文飛硬著頭皮說道。
  “蠢貨!”端木霖惡狠狠瞪了沐文飛一眼,恨不得一巴掌抽死這個愣頭青。
  “我道歉,別罵我弟弟。”沐瑤最是心疼自己的弟弟,見端木霖喝斥弟弟,不由出聲維護起弟弟來。
  “行,看在兩位的面子上,讓她跪地磕頭一百次,我就放過她姐弟倆。”謝戰陰測測笑道。
  沐瑤一呆,小臉憋得通紅,抬頭看向旁邊的燕青霓,卻見她無動于衷,心瞬間跌入低谷,渾身再次劇烈顫抖起來。
  “哼!”端木霖不滿地哼唧一聲,他實在搞不懂,這對無依無靠,無權無勢的姐弟,怎會如此死要面子,活著重要,還是尊嚴重要?
  “我……道歉。”沐瑤慘然一笑,像丟掉了魂魄。
  “姐,別委屈自己,為了讓我進入流云劍宗,你犧牲的太多了,要跪也是我跪!”沐文飛一把攔住姐姐,咬牙說道。
  “趕快,趕快,小爺的時間可寶貴的很。”謝戰猖獗大笑起來。
  沐文飛小臉鐵青,咬著嘴唇,閉上眼睛,緩緩下跪,便在這時,他的耳畔響起一聲嘆息,“人不可有傲氣,但不可無傲骨,跪倒一次,就會跪倒第二次,第三次……你希望成為那樣的人嗎?”
  沐文飛心中一震,如遭雷擊,猛地站起了身子,竭斯底里道:“我不會愿意!我沐文飛不會向任何敵人低頭的!”
  頓時,在場所有人都是一呆,似是完全沒想到,就在這最后一刻,這十二三歲的少年怎么反悔了。
  “好!有種!兩位也看到了,面子我已經給了,可人家不領情啊。”謝戰陰森森笑道。
  燕青霓和端木霖的臉色,頓時變得陰郁起來。
  “去,把這小美人給我抓了,至于這小家伙,把他丹田廢了,不是很有骨氣嗎?我看他能撐到什么時候!”謝戰隨口吩咐道。
  “是,公子。”兩個健壯的仆從走了出來,猙獰地笑著,走向沐瑤姐弟。
  “不用害怕,這里交給我了。”
  便在這時,一道淡漠平靜的聲音突然響起,聲音還不曾落下,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就看見一個峻拔的身影,鬼魅般出現在沐瑤姐弟身前。
  好快的速度!
  眾人心中一震,紛紛朝那人望去。
  ——
  PS:這一章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