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195 奉陪到底

感謝阿茶妹紙昨天的10000打賞捧場~
  ——
  大殿沉寂,唯有那飄渺恬靜中透著一絲慵懶味道的聲音在裊裊飄蕩。
  一眾老古董神色復雜,震撼居多,間雜著惘然、振奮、狂喜等等神色,而他們望向九妙寶鼎的目光中,也是一點點帶上一抹狂熱。
  那一道聲音,居然是發自九妙寶鼎中!
  這豈不是意味著……時隔無垠歲月之后,寶鼎的器靈再次出現在他們眼前了?
  一想到這,以丹藏院院長沈浩天之鎮定,心中也禁不住一顫。
  在場之中,唯獨陳汐最為平靜,或者說早在修復九妙寶鼎時,他就清楚九妙寶鼎的器靈一直存在著。
  原因很簡單,一是來自他對九妙寶鼎其內神紋圖案的認知,另一方也是因為他很清楚,那寶鼎中的神紋陣圖,和大道氣運相關,若無器靈在其內坐鎮,只怕那鼎身內那些積攢不知多少歲月的大道氣運早已彌散消失了。
  所以在聽到九妙寶鼎出聲音后,陳汐當即起身,小心翼翼拿出那一株青翠欲滴的太乙青蓮,來到了九妙寶鼎之前,雙手虛托,呈現過去。
  唰!
  一道迷離虛幻的神虹從鼎身內飄灑而出,將陳汐手中太乙青蓮一卷而走,帶回了寶鼎之內。
  看見這一幕,大殿一眾老古董愈確定,寶鼎的器靈真的出現了!
  尤其是那些丹藏院老古董們,此刻再也按捺不住心中激動,一個個霍然起身,老臉激動,寫滿了無盡狂熱。
  這可是他們丹藏院的鎮院之寶,是太古道皇親手鑄造的無上丹爐!若細算起來,他們這些老古董都得稱呼寶鼎器靈一句“老祖”!
  轟!
  九妙寶鼎驀地震動,綻放無量神輝,鼎身一座又一座神紋陣圖亮起,映現出日月山河、花鳥蟲魚、天經地緯等等宏大異象。
  “玉紋血參、紫鱗仙根、墨魂無垢水、六翼金蟬殼……”
  寶鼎中,再次飄散出那一道恬靜透著一絲慵懶的聲音,似是自言自語。
  但落入沈浩天、莫靈海等一眾丹道大宗師耳中,卻是令得他們渾身一震,毫不遲疑拿出一塊塊玉盒,其中裝載著的,無不是世上一種種奇珍仙材,也正是寶鼎器靈口中所道出的一種種仙藥名字。
  總計一百二十七種!
  這個數字讓沈浩天等人一呆,在他們印象中,若要煉制“上清九竅神丹”,可足足需要一百三十六種仙藥的。
  可九妙寶鼎卻只報出了一百二十七種,明顯是少九種仙藥!
  是九妙寶鼎出錯了嗎?
  肯定不是!
  身為一尊煉制了不知多少靈丹妙藥的絕世寶鼎,都足夠資格充當丹藥界的老祖宗了,怎么可能出錯?
  那就是他們錯了!
  沈浩天和莫靈海飛快地互望一眼,皆都能看到彼此目光中的震驚,對丹方任何一絲的改變,也就意味著藥效將會生天差地別的變化。
  九妙寶鼎這么做,又會煉制出何等品階的“上清九竅神丹”來?
  這一刻,一眾丹藏院老古董神色皆都變得莊肅無比,將所有心神都放在了寶鼎中,細細感受著其中的每一個變化。
  這時候的他們哪還有一絲丹道大宗師的氣派,反而像一群乖學生般,正在聆聽一位德高望重的先生講解丹道奧妙,全神貫注,一絲不茍。
  “萬物有靈,丹亦有靈,靈自何來,曰道,道本無形,丹以闡之,上感天機,下孕為丹。”
  “煉丹之妙,貴乎一心,承萬靈之菁,煉千百法門。”
  “修丹,亦修道,道亦我心。”
  “……”
  寶鼎光,轟鳴如天籟道音響徹,那縷縷飄渺恬靜的聲音飄蕩,帶著獨有的韻味,令得沈浩天等一眾老古董都聽得如癡如醉,忘乎所以,時而驚喜,時而皺眉,時而微笑,時而手舞足蹈。
  正是道有千般妙,各自悟不同。
  通俗點說,這就好比講道,一句話的妙諦,但落入不同人的耳中,體會到的妙諦卻是各不相同。
  寶鼎在煉丹,也在講道,這一刻的大殿,反而像變成了一個講道場,只不過學生換成了沈浩天等一眾老古董。
  軒轅破軍等人立在一側,他們對丹道并無多少造詣,可當聆聽寶鼎講解丹道之妙理時,也是多少有所領悟。
  畢竟,達到他們這等境界,已是可以做到一法通萬法通,見微知著,這丹道妙理雖晦澀無比,可終究也是三千大道的一種,所謂殊途同歸,概莫如是。
  在場之中,唯獨陳汐顯得最為無聊。
  相較于其他老古董,他的修為境界,注定令他無法從寶鼎的講道中體會到更多的妙諦,這讓他不禁有些遺憾,但也談不上艷羨。
  丹有丹道。
  他也有他的道。
  所謂大道三千,各走一邊,便是如此。
  陳汐正經關心的是,由九妙寶鼎親自為自己煉制的“上清九竅丹”究竟能蘊含何等驚人的妙用。
  他很期待。
  ……
  也不知過了多久,寶鼎的聲音突然消弭,沉寂。
  轟!
  然后,寶鼎內部產生一股振聾聵的轟鳴,嘩啦一下,一行彌散神輝的丹藥,猶如潮水般傾瀉而出。
  一剎那間,整座大殿都彌漫上一股沁入骨髓深處的藥香,仿似能夠讓人的靈魂都沉醉。
  這些丹藥,一顆顆晶瑩剔透,大如龍眼,上生九竅,每一竅內都仿似孕育著一個生命,吞吐神輝,釋放清醇濃厚無比的藥力。
  它們甫一飛入空中,就像有了智慧靈性般,飛舞翩躚,竟似要離開大殿!
  “收!”
  見此,丹藏院院長沈浩天神色一凜,拿出一樽玉瓶,手掐玄妙丹訣,快將那如潮水般的丹藥一一封印、納入了玉瓶中。
  做完這一切,沈浩天雙手虛托玉瓶,躬身朝九妙寶鼎道:“多謝前輩恩惠!”
  其他丹藏院老古董也是齊齊躬身,神色虔誠,一副心悅誠服的模樣。
  “一飲一啄,一因一果,爾等助我,我助爾等,何來恩惠一說,若要謝,就謝那個年輕人吧。”
  寶鼎開口,聲音一如從前般飄渺恬靜,慵懶中透著一股難言的滄桑氣息,說完這句話,它便再沒了動靜,似又陷入了那無垠的沉寂中。
  眾人見此,直至許久這才都清醒過來,神色間難掩震撼感慨之色。
  寶鼎器靈復蘇,幫助陳汐祭煉了一爐“上清九竅神丹”,又順手闡述丹道微義,令得他們也是獲益匪淺。
  這一切,都如同一個可遇不可求的機緣,活生生降臨在了他們頭上,令得他們這些老古董也是不得不感慨萬千。
  是啊,說起來,真正要感謝的還是陳汐這年輕人。
  沒有他,他們哪可能修復九妙寶鼎?哪可能獲得大道氣運的賞賜?哪可能得見寶鼎器靈,更是獲得它開口指點丹道修為?
  如果說這一個又一個的機緣就像一顆顆珠子,那么陳汐就像串起這些珠子的一條繩子,沒有他,他們根本不可能獲得如此重大機緣。
  所以下一刻,一眾老古董的目光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火辣辣的熾熱,臉上的笑容要有多慈祥就有多慈祥。
  這時候陳汐若提出任何要求,他們只怕都會毫不猶豫答應了。
  就連軒轅破軍等一眾軒轅氏老古董,也都含笑不已,對陳汐愈贊賞,這年輕人行事總是如此出人意料。
  但最終,陳汐還是帶著那一瓶“上清九竅神丹”落荒而逃了。
  沒辦法,這些老怪物太熱情,再不走他都懷疑會被強自留下來,被當做寶貝疙瘩供起來不可。
  這種過分的熱情,還真是讓他第一次如此受寵若驚。
  ……
  “告訴咱們軒轅氏在學院中的族人,以后對待陳汐,就像對待自家族人一般,不,要比對待自家族人還要尊重。”
  陳汐離開后,軒轅破軍等一眾軒轅氏族人也相繼離開,不過在離開時,軒轅破軍卻是做出了一個重大決定。
  軒轅通等人聞言,并未感覺任何不妥,紛紛頷支持,陳汐這般的年輕人,不止天賦絕,且本身還有著諸多神秘之處,連續獲得了華劍空、丹藏院等一眾老古董的認可。
  尤為重要的是,他還幫了軒轅氏一個大忙,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他們軒轅氏自當旗幟鮮明地表達出對陳汐的善意和支持。
  “這陳汐……了不得啊。”
  空曠的大殿中,只剩下了一眾丹藏院的老古董,沈浩天沉默片刻,出了一聲由衷的感慨。
  “之前,我還在懷疑院長為何不允許其他老家伙收陳汐為親傳弟子,現在,我總算明白了,院長的目光自始至終都沒有離開過陳汐身上,或許,院長這么做,也是對他以后的道途另有安排吧。”
  其他丹藏院老古董皆都深以為然。
  “但不管如何,陳汐有大恩于我等,且獲得了九妙寶鼎的認同,日后他若有什么需要求助于咱們丹藏院,我等可不能袖手旁觀。”
  沈浩天神色鄭重,沉聲說道。
  “這是自然。”
  其他人紛紛點頭。
  見此,沈浩天不由微微一笑,目光幽邃,喃喃感慨道:“三界大亂在即,以后的仙界,英豪輩出,群星璀璨,而只有其中一小撮人,方才能引領一個時代的洪流!”
  言辭之間,并未提及任何人的名字。
  但這一刻,一眾老古董腦海中卻都不約而同浮現出陳汐的身影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