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196 掌御水行

云渺仙山,皇級洞府。
  當陳汐返回時,腦海中兀自還在思索今日的所獲所得。
  首先便是成功修復九妙寶鼎,獲得了一縷大道氣運,又兌換到了八十萬星值,加上他原本所擁有的十六萬星值,如今已是擁有了九十六萬星值!
  再然后,獲得了華劍空的一柄攬星仙劍,一柄宙光階極品仙器,當然,陳汐很清楚以自己如今的修為,還很難發揮出此劍的全部威力。
  可即便如此,單論威力而言,攬星仙劍應該比劍箓還要略勝一籌,就看他如何運用了。
  接下來就是獲得了冥鶴、大鵬、金烏三種神禽之翼,以及木魂火、幽水火、離央火、石鐘火四種天地間一等一的神焰。
  換而言之,煉制太古仙兵五火七禽扇的材料,如今只差一件鳳凰之翼就能開始祭煉。
  可惜,按照那些老古董的說法,想要獲得一對鳳凰之翼,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過陳汐倒也并不著急,也急不得。
  像這等可遇不可求的寶物,能否得到,完全講究一個緣字。
  最后,陳汐獲得了一瓶“上清九竅神丹”,共有十八顆,每一顆都價值連城,屬于那種珍稀無比的丹中至寶。
  畢竟,這可是九妙寶鼎親自出手煉制的仙藥,天地間獨一無二,價值之大,絕對超乎想象。
  相較于那些老古董們的收獲,陳汐這一切收獲加起來,也并不遜色多少,甚至猶有過之。
  不過最令陳汐看重的反倒不是這些,在他看來,此次在丹藏院最大的收獲,當是和那些老古董之間締結下的友誼。
  這才是最寶貴的!
  無論是丹藏院那些老古董,亦或者是軒轅氏中那些大人物,首席持戒者厲北等人,乃至于華劍空,他們所有人無不是學院中位高權重的存在,和他們之間建立一段交情,好處絕對大于獲得一些仙寶。TXT小說網。
  陳汐很清楚這一點,因為他要對抗左丘氏,單憑自己一個人的力量絕對不行,唯有建立起屬于自己的勢力,拉攏更多的幫手,才能做到這一切!
  ……
  “十多天的時間,賺取到了將近百萬星值,看似極多,可按照這種速度,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湊夠上億的星值……”
  “在這內院考核之前,若無其他事情,第二分身還當以賺取星值為重,至于本尊,有了上清九竅神丹,再加上在星辰世界閉關,兩年內足可以晉級大羅之境了。”
  “不過,如今我修為才剛剛進階玄仙后期,短時間內還是以錘煉根基,穩固境界為妥,趁此機會,倒是可以前往星辰世界傳承之地,從無極神箓中領悟其他傳承……”
  洞府中,小鼎在吞吐鴻蒙混沌之氣,陳汐則在腦海中飛快制定自己下一步的計劃,而做這一切的目的,自然是為了充分利用每一分的時間。
  畢竟,留給他的時間真不多了。
  半響之后。
  陳汐長身而起,正待進入星辰世界,卻被小鼎突然開口叫住。
  “你那第二分身修煉的神冥九鼎身之法,是從何處得來?”
  陳汐怔然,不清楚小鼎為何問及此事,但他是將神冥九鼎身的來歷講解了一番。
  “云虹仙城、四圣學院教習?看來那一枚殘缺玉符,是他偶然間得到的,能夠落入你手中,莫非冥冥中自有天意?”
  小鼎沉吟,言辭之間透著一股猶疑之色。
  陳汐禁不住問道:“前輩,難道此功法有什么不妥之處?”
  小鼎沉默,半響才說道:“你應該清楚,這功法傳承自太古時期,一位誕生于混沌中的神魔之手,不過你可知那位神魔是何人?”
  陳汐搖頭,他哪可能清楚這些?
  “神魔一脈,自太古時期便爭霸天下,論及天賦、神通、力量,三界之中無有能與之比肩者。而在神魔一脈中最赫赫有名的,當屬盤古氏。”
  小鼎開口,說出了一段太古秘辛。
  “盤古氏開天辟地,功成身隕,化混沌天道為三界諸天,乃太古鴻蒙第一人,有資格稱姓盤古的,唯只他一人。”
  “后有十二祖巫證道,奉盤古為祖,天生肉身強橫無匹,吞噬天地,操縱風水雷電,填山移海、改天換地,乃是神魔一脈中最強橫的十二位神魔。”
  “太古時期,洪荒一片,當時雖有諸多神明大能,通天圣賢,但整體實力卻是無法和神魔一脈相抗衡,所以在當時,曾有‘萬族生靈,神魔為尊’的說法。”
  “可以說,太古時期就是神魔的天下,就連那燧人氏、有巢氏、女媧氏、神農氏……一類的古老族群,也大多和神魔一脈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而這神冥九鼎身,就是來自神魔一脈中的一部傳承,其具體來歷已不可考究,但此功的名氣之大,在太古時期卻是人所皆知。”
  “有傳言說,此功出自混沌之中,乃盤古氏之物,也有傳言說,此功乃是十二祖巫聯手所創,可謂是眾說紛紜。”
  “也正因為神冥九鼎功來歷莫測,反而成了神魔一脈中名氣最為響亮的一部功法,可惜隨著神魔一脈沒落、滅跡,此功也是湮滅于歷史長河之中,已再難在世間見到。”
  說到這,小鼎沉默了片刻,這才繼續道:“總之,神冥九鼎身對于任何修煉神魔煉體流的存在而言,并不見得是三界中最強大的,但卻是最正統無上的煉體傳承。”
  陳汐震撼,倒是沒想到,自己無意間得到的一部煉體法門,竟會有如此驚人的一段來歷,牽扯到了太古諸多傳聞和秘辛。
  “這么說的話,神冥九鼎身豈非很難修煉成功了?”陳汐挑眉問道。
  “的確很難,不是一般的難,不過倒也不見得無法修煉成功。”小鼎說到這,聲音中竟是帶著一絲古怪的味道,“你可知道,我修煉的是何種法門?”
  陳汐一怔,旋即眸中猛地掠過一抹驚色,愕然道:“該不會就是這神冥九鼎身吧?”
  “不錯。”
  小鼎并未賣關子,回答的很干脆,“沒有神冥九鼎身,我絕無法躲開無垠歲月中的諸多劫難,從而延存至今。”
  陳汐徹底無言了,他以前就對小鼎的來歷和修煉的道途頗為好奇,但卻萬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會修煉到和小鼎同樣的功法。
  并且,他修煉的功法,還不是從小鼎手中獲得的!
  “這就叫天意,太過難以琢磨,本不想令你沾染我之因果,哪曾想到,最終你我還是不可避免產生了一絲關聯。”
  小鼎嘆息,聲音中透著一抹嘲諷味道,似乎在自嘲,有像是在嘲笑天意弄人。
  這一下,陳汐也陷入沉默,也不知過了多久,這才說道:“前輩,因因果果,或許是天意使然,可并不見得是壞事。”
  他的神色變得認真、堅定,透著一抹難言的鋒芒自信之氣:“依我看來,修道之路,貴乎一心,所謂因果、命格、機運……羈絆的是腳步,卻阻礙不了我輩求索道途之心!”
  “天若阻擋,便破之!”
  “地若羈絆,便毀之!”
  “道心不墜,哪管他天意弄人?”
  字字鏗鏘,卻是將陳汐那堅定卓絕的求道之心悉數道盡。
  他一路走來,與天爭,與地爭,與自己爭,可從未氣餒過,自然對因果、命格一說沒多少忌諱。
  小鼎聞言,沉默許久,這才以一種極為復雜的語氣說道:“無知者無畏?或者說,我之所以落得今天這般地步,的確是太執泥于因果之事了……”
  陳汐默然,他自認還沒有資格去指點小鼎該去怎么做,剛才那一番話,與其說是講給小鼎聽的,倒不如說那是他對自己道心的一種自我認定。
  ……
  “神冥九鼎身不是那樣修煉的,若你真決定讓第二分身修煉此功,我可以把我的經驗一一指點于你。”
  “不過如此一來,你我因果相羈絆,我之劫難,便是你之禍根,你可要想清楚了,再答復于我。”
  直至陳汐走進星辰世界,腦海中兀自回蕩著小鼎最后那一番話。
  因果相羈絆么?
  陳汐唇角泛起一抹諱莫如深的笑意,喃喃道:“這還哪用考慮的,有朝一日,劫難降臨于你,我怎可能冷眼旁觀?”
  “若說因果相羈絆,從見到你那一刻起,咱們就被綁在一起了,不是么?”
  深呼吸一口氣,陳汐摒棄掉腦海雜念,不再多想,心中已是決定,待兩年后通過內院考核,就讓第二分身跟隨小鼎修習神冥九鼎身!
  接下來,陳汐沒有再遲疑,直接進入星辰世界傳承之地,來到了那一片神秘的空間中,再一次看見了在黑暗中散發著神秘氣息的“無極神箓”。
  “如今我已參悟出水之劍的所有奧妙,接下來,就開始研習火行法則……”
  陳汐凝視無極神箓,心中卻是早已做好決定,先把五行法則傳承修習了,再去參悟其他法則傳承。
  畢竟,五行法則看似普通,但卻是諸天三界之基礎,維系著三界的變遷和穩定,修習無極神箓的傳承之力,也自當從基礎開始,步步為營,層層遞進,講的就是一個循序漸進,由淺及深的過程。
  嗡~
  陳汐周身涌現一縷縷火行法則,猶如煙火綻放星空之下,遙遙和那黑暗中的無極神箓相呼應。
  ——
  ps:今天和明天都是2更,后天會爆一個10更,我晚上開始修訂接下來一系列情節的細綱~請大家準備好月票~屆時請狠狠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