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00 狠狠鞭撻

感謝狂x童鞋30000打賞捧場~
  ——
  氣運!
  一種來自天道中的神秘力量,看似虛無縹緲,實則影響著整個三界的運轉。
  萬物有靈,因命格而生,那么氣運,便是天道的命格!
  氣運的好處可以說是無處不在,擁有大氣運之輩,往往也是修道途中的翹楚人物,被譽為上蒼的寵兒。
  尤其對半步仙王層次的大人物而言,想要沖擊仙王境,就是與天道爭鋒,爭的就是一份天道氣運!
  所謂“無氣運,不成王”,便是如此道理。
  而陳汐對于氣運的認知,同樣有著極為深刻的體會,因為早在很久之前,他就獲得了天生瑞獸貔貅幼崽白魁,在白魁跟隨他身邊的這些年,他在修行路上屢獲奇緣,逢兇化吉,自身的經歷可謂是傳奇之極。
  此刻,九妙寶鼎彌散出一股大道氣運,就如同是一份天大的“饋贈”,令得在場一眾參與到修復寶鼎行動中的老古董,都是得到了一種莫大好處。
  尤其是對軒轅破軍、沈浩天、厲北這一等半步仙王級存在,當感受到自身獲得了一份大道氣運時,以他們的堅定道心,也禁不住激動得難以自抑。
  氣運啊!
  這可是關系到他們能否沖擊仙王境的一種力量,他們焉能不激動?
  而其他一眾老古董,也都是震撼無言,誰也沒有想到,此時此刻,九妙寶鼎竟會分出一份大道氣運,賞賜給他們,這簡直比獲得一件太虛階仙寶還要珍貴,絕對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大造化!
  “大道氣運……怎么會這樣……為什么我沒有?”
  同樣,左丘勝也感受到了那一股大道氣運的力量,可令得憋屈的是,自始至終他竟是無法獲得一絲的大道氣運!
  換而言之,他只能眼睜睜看著,感受著,卻是無法將那大道氣運據為己有。
  這一切,都讓左丘勝臉色變得陰晴不定,復雜無比。
  大殿氣氛莊肅,有一種近似神圣般的安靜氣息。
  “多謝。”
  便在這一片安靜中,首席持戒者厲北扭頭,望向陳汐,認真道謝,寥寥兩個字而已,但眾人都能聽出其中蘊含著一絲感激。
  這讓眾人驚詫,有些不明所以。
  陳汐卻是微微一笑,道:“這本就是前輩應得的。”
  “若有機會,歡迎你來持戒殿做客。”
  厲北沉默片刻,深深望了陳汐一眼,就轉身朝身旁一種持戒者揮手道:“走吧,今日之事,和軒轅破軍無關。”
  下一刻,他已是帶著一種持戒者已是離開大殿。
  走的很突兀,出人意料。
  但終究是走了,看見這些個雙手染滿血腥的儈子手離開,大殿眾人也都是長松一口氣,渾身一陣輕松。
  “他們……怎么就這樣走了?”軒轅通怔然問道。
  “連九妙寶鼎都賞賜給我一份大道氣運,他們哪還敢再緊咬著我不放?”
  軒轅破軍卻是看破了其中一切,道,“更何況,若不是陳汐,他們也不可能獲得到大道氣運,這可是一份莫大的造化。”
  “在這種情況下,他們不但不敢再追究于我,還要感激陳汐邀請他們也參與到修復寶鼎中的行動中來,若非如此,他們可是別想染指到一絲大道氣運。”
  軒轅通恍然大悟,目光古怪地瞥了一眼陳汐,暗道:“難道在之前修復寶鼎時,這小家伙早已準備好了這一切?”
  其他老古董也很快猜到了這一點,一時之間,望向陳汐的目光都是變了,贊賞中透著一絲難言的驚嘆。
  誰能想到,一個剛進入學院的年輕人,居然能憑借一己之力化解掉軒轅破軍的困局,更是完美解決了九妙寶鼎的難題?
  非但如此,若非他邀請他們這些老古董參與到修復行動中,他們又哪可能獲得九妙寶鼎賞賜的大道氣運?
  這看似是九妙寶鼎的饋贈,可若沒有陳汐,他們肯定得不到!
  如此一來,陳汐可謂是一舉收獲了不少老古董的賞識和友誼,光是憑借這一點,以后在學院中誰若想對付陳汐,起碼得先考慮考慮他們這些老古董的態度才行。
  尤其是那首席持戒者厲北,也是對陳汐青睞有加,一想到這,不少老古董竟是對陳汐也是有著一絲羨慕了。
  這小家伙,手腕可真是了得啊,有持戒者罩著,還擔心哪個教習敢找他麻煩?要知道,持戒者可是專門監管學院教習的!
  “陳汐,你過來。”
  突然,一道冷峻孤峭的聲音響起,令得在場老古董心中都是一突,扭頭望去,赫然就看見,一身灰衣,白發如雪的華劍空,正立在大殿角落中。
  在他旁邊,還立著矮胖的左丘勝。
  不過,卻沒有人關注左丘勝,幾乎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華劍空身上,神色間或多或少都有著一絲驚詫。
  似乎都沒有想到,作為院長的親傳弟子,華劍空怎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他又是什么時候抵達于此的?
  沒有人清楚。
  當然,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華劍空此來,似乎并不是為了九妙寶鼎之事,而好像是專門來找陳汐的!
  這是為了什么?
  一眾老古董疑惑,一頭霧水。
  陳汐也是怔了怔,不過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只覺眼前一花,下一刻,他就出現在一片奇異的空間中。
  ……
  這是一片被冰雪覆蓋的世界,冰寒刺骨,曠遠蒼茫。
  一身灰衣,白發如雪的華劍空,端立在一塊冰雪巖石上,身姿筆直,整個人如同這一方世界的王,釋放出一股孤傲、冰冷、俯瞰天地的無上氣魄。
  “這里有三柄劍,分別是我在劍宗之境、大劍宗之境和劍神之境所用,你選擇一柄,然后……”
  華劍空開口,聲音比冰雪還冷,透著一股孤峭、蕭瑟的味道,頓了頓,他這才說道,“把你的劍留下。”
  聲音落下,陳汐突然看見,在自己身前有著一塊巖石,上邊分別插著三柄劍。
  第一柄劍雪亮如銀,長有三尺,鋒芒畢露,釋放出一股撲面而來的肅殺冰寒之氣,仿似能把人的血液凍結。
  巖石前,篆刻一個劍名:殤雪。
  第二柄劍通體漆黑,薄如蟬翼,端端正正,平平無奇,可當目光望過去,那劍身中像有著一縷殷紅的血在燃燒、在呼嘯、在澎湃!似要透過劍身而出,將天地都染紅!
  劍名:霜血。
  當陳汐目光掃向第三柄劍時,心神不由一震,那明明是一柄普普通通,甚至有些拙樸的三尺長劍,可那一剎那,他卻像看見了一片深邃星空,萬星璀璨,散發出一種令心神都不可抑制顫粟的浩渺力量。
  劍名:攬星!
  上攬九天之星辰!
  陳汐深吸一口氣,旋即眉頭一擰,將目光看向了遠處的華劍空,神色有些驚疑不定。
  直到現在,他還沒有想明白華劍空的意思,選擇一柄劍,然后把自己的劍留下?這是為何?
  在陳汐身上,如今有著三柄仙劍,分別是來自睚眥一族的誅圣之劍,來自九華劍派劍洞之下的道厄之劍,以及自己親手煉制的劍箓。
  誅圣之劍,是禁物,曾引起不朽靈山的覬覦,道厄之劍更是九華劍派的至寶,牽扯到一段有關混沌神蓮的秘辛。
  這兩柄劍是無論如何也不可能交出來的。
  而劍箓乃是符兵道寶,關系到神衍山的傳承,更是伴隨陳汐至今的寶物,他也不可能將它交出。
  哪怕華劍空那三柄劍無不都是世間罕見的劍中瑰寶,他也是根本就不感興趣。
  “為什么要這樣做?”
  陳汐開口,他隱隱能感覺到,今天若自己不這么做,華劍空肯定不會妥協的,最為關鍵的是,他根本就不清楚,華劍空究竟是想讓自己留下哪一柄劍。
  “院長的旨意。”
  華劍空的回答很簡單,隨口說出,似早已想到陳汐會這般問。
  院長……
  陳汐眼眸一凝,心道,這位院長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自己剛進入學院,就不允許其他教習收自己為親傳弟子,如今,又派來華劍空要收走自己一柄劍,這究竟是何意?
  “如果你不知該如何抉擇,不如我來幫你。”
  華劍空霍然轉身,直視著陳汐。
  “且慢,如果我不答應呢?”
  陳汐皺眉道。
  華劍空不答,卻是突然探出手,駢指為劍,輕描淡寫在虛空中一刺。
  唰!
  虛空猶如破碎的布帛,被輕易撕裂而開,一縷無形劍氣,以一種無可匹敵的鋒銳之姿,破空而至!
  這一指之力,看似平淡輕松,竟是蘊含著至高的洞穿之力,給人一種仿似這天地若敢阻攔,也必將會被捅破一個窟窿的可怖氣勢。
  劍心通明!
  劍宗之境的威勢!
  陳汐眸光微瞇,這一指之力并未蘊含任何法則之力,是純粹之極的劍氣,可那一股凌厲的氣勢,卻已是達到了劍道中的宗師之境。
  嗤!
  不過,這也難不住陳汐,下一刻,他同樣駢指為劍,一指點刺而出,一縷同樣達到劍宗之境的可怖劍氣噴薄而出。
  砰!
  兩道劍氣于空中相撞,化作細碎的劍流,轟然擴散八方,將那萬里風雪都絞碎,漫卷蒼穹!
  “劍宗之境,不錯。”
  華劍空神色平靜,似并不意外,說話時,修長白皙的手再次一指點出。
  ——
  Ps:明天開始補更新,燒已退,只是咳嗽,已無大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