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01 巔峰對決

演道場切磋,一般都會開設一些彩頭,助興所用。
  不過像袁震這般,一下子拿出一萬星值押注的情況,還是頗為少見的,畢竟在這里切磋,大家也不想將來彼此產生出怨氣,可袁震這么做,明顯就欺負人了。
  新入學院的弟子,選擇洞府時,都繳納了一筆不菲的費用,除了寥寥幾個人之外,誰還能拿出一萬星值?
  不過,這袁震卻是清楚,這陳汐所擁有的星值可不止一萬星值,他可是聽說,這陳汐一天之內橫掃六十個符道任務,賺取了足足十多萬的星值!
  這可是一名剛進入學院的新生啊,一天賺取的星值居然比他一個老生半年賺取的都多,哪能不讓袁震眼紅?
  所以在這等時候,袁震自然已打定注意,要狠狠壓榨對方一筆星值。
  見袁震一張口,就是一萬星值的押注,連劉以鳴等人也微微一怔,旋即也明白了其中緣由,皆都流露出一抹幸災樂禍之色。
  這袁震,還真是敢開口啊!
  他們倒也看一看,陳汐敢不敢應答了。
  “一萬星值?”陳汐皺眉。
  “怎么,不敢嗎?”袁震心中有些緊張,萬一這小子不答應,自己可就錯失了一個賺取星值的大好機會。
  “不,我是感覺這彩頭太小了。”陳汐搖頭,道,“不如這樣,我拿十萬星值押注,你可敢對賭?”
  十萬!
  眾人眼眸一縮,一時有些驚疑不定,這小子哪里來的自信?
  就連袁震聞言,都有些猶豫了。
  這數目太大,萬一若是輸了,那他這些年的努力,可都付之一空了,若是一萬星值,他雖然會肉疼一下,但也并不會過多在乎。
  “哼!袁師兄放心,陳汐師弟可是打算要和我們所有人奉陪到底的!你可千萬別被一些虛張聲勢的手段蒙蔽了。”劉以鳴見此,登時冷哼開口。
  言外之意就是,你放心,就是萬一你即便輸了,還有其他師兄能幫你贏回來,更何況,那小子也不見得會是你的對手!
  袁震聞言,登時心中一輕松,咬牙道:“好!我和你賭!”
  陳汐見此,心中冷笑不已。
  ……
  “押注十萬星值。”
  一道蒼老聲音響起,在一側,一直沉默立著的一位白發老者開口了,他是看守這座演道場的一名教習,“既然兩位都同意,那便進入演道場吧。”
  說話時,他目光瞥了一眼陳汐,輕嘆了一聲,似乎是感覺這名新生的做法太過莽撞冒失了。
  嗡~
  白發老者上前,拿出一個陣盤,輕輕一揮,那足有萬丈方圓的演道場四周,驀地涌動出一股股無形的禁制波動。
  “其內規矩,想必你們都懂,除了禁忌之物,其他手段盡可以施展,一方認輸,禁制便會自動將敗者送出演道場。”
  白發老者簡單介紹了一句,就退到了一側。
  唰!
  話音剛落,袁震已縱身躍入演道場中,嗆啷一聲,抽出一柄四尺長劍,劍身瑩白,猶如一泓徹骨冰水。
  與此同時,他周身戰意澎湃,衣衫獵獵,配上他那孤傲神情,風采倒也頗為不錯。
  “宙光階上品仙寶——雪煉道劍!”
  “沒想到,袁震師兄一上來,就祭出此寶,明顯打算動用全力,一舉將那陳汐摧垮出局了。”
  “這么做,也是防范出現什么變數,那可是十萬星值的押注,袁震師兄這么做,絕對稱得上是明智果斷。”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中,陳汐也是步入那演道場中。
  古月銘和梁仁見此,皆都忍不住緊張起來,哪怕對陳汐戰力再自信,可面對這些在學院中廝混不少年的老學員時,他們依舊不免有些替陳汐擔心。
  演道場中,陳汐和袁震遙遙對峙。
  “起!”白發老者大喝。
  轟隆~
  頓時禁制猶如漣漪般浮現,形成一個罩子半年的巨大封禁,將整個演道場完全封禁在內,這么做,也是避免了其內的戰斗余波擴散出來。
  “陳汐,你雖天賦不錯,可終究是一名新生,身為你的學長,我今天有必要讓你明白,進入道皇學院,一切都將重新開始,而你,也必須擺好自己的位置!”
  袁震一手持劍,氣勢凌厲,孤傲而睥睨,“記住,我是外院弟子……”
  陳汐皺眉打斷道:“打敗我,你才有資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
  這家伙,還真是狂妄啊!
  劉以鳴等人冷笑。
  袁震卻是臉色一沉。
  轟!
  他不再廢話,手中雪煉道劍一振,衍化作漫天劍氣,恰似大雪滂沱而下,冰寒刺骨,雪滿乾坤!
  一旦戰斗,這袁震表現的氣度頓時變了,狠戾剛烈、霸道睥睨,擱在同輩之中,的確已當得上頂尖強者的稱謂。
  事實也正如此,能夠通過三輪考核進入道皇學院的,怎可能有一個平庸之輩,這袁震身為一名外院老生,已在玄仙后期浸淫近二百年歲月,擱在外界,儼然能稱霸一方仙洲中的同輩中人了。
  “好一招雪滿乾坤!”
  “厲害,袁震師兄這些年的修煉,愈發精進了,只怕已有了沖擊大羅金仙的能耐。”
  一陣贊嘆聲響起。
  對于這一切,陳汐置若罔聞,他神色漠然沉靜,甚至自始至終,他的身影都未曾動上一絲。
  眼見那漫天冰雪劍氣呼嘯而至,就要將陳汐覆蓋,他整個人依舊紋絲不動。
  這家伙被嚇傻了嗎?
  眾人怔然,敏銳發現了陳汐的異狀。
  而袁震見此,唇角卻是泛起一抹狠戾冷意,心中油然升起一抹蔑視,還以為新生第一名如何了得,原來也不過……
  嗯?
  突然,他眼眸一凝,駭然發現,自己斬出的萬千冰雪劍氣,在抵達陳汐身前一尺之地時,猛地凝滯不前,就像撞在了一堵無形墻壁上了一般。
  這并不是重點,重點是,他的劍氣,正在一點點消融,從冰雪化作水滴,化作潺潺溪水、化作江河湖海……
  然后,這猶如洪流般的水光劍氣,開始在陳汐身體四周循環,衍化,徹底脫離了袁震的控制,最終,反而臣服在了陳汐身前!
  這一切的變化,看似緩慢,實則都是在一剎那間就完成。
  當袁震反應過來時,已是來不及去挽回!
  這怎么可能?
  袁震悚然一驚。
  不止是他,那旁觀眾人也是眼眸一縮,不敢置信,那可是最具殺伐之力的雪滿乾坤,蘊含水行法則,怎會突然間就溶解消散,反而被陳汐所掌控了?
  嗤!
  就在此時,陳汐終于動了,指尖輕輕一點,身前一滴水珠倏然被拉長,化作一條細雨絲線,然后破空而去。
  這一剎那,虛空猶如布帛般被輕易切割出一條筆直的裂縫,裂縫的盡頭,直指遠處的袁震而去!
  轟隆!
  不止如此,原本臣服于陳汐身前的那如潮水流,也是緊隨那一道細雨絲線奔騰而去,宛如山崩決堤之洪水,勢不可擋。
  “哼!”
  不得不說,這袁震的反應也是極快,剎那間就恢復冷靜,猛地一聲厲喝,縱身而上,手中雪煉道劍一瞬劈斬出千百重劍影。
  每一道劍影,都如同冰川傾瀉。
  遠遠一望,恰似有萬千冰川從蒼穹覆蓋而下,冰冷刺骨,肅殺無情,贏得了在場不少喝彩聲。
  可惜,他還是低估了陳汐這一擊的可怖。
  下一刻,那細雨絲線裹挾著萬千洪流,硬生生摧垮了那一重重冰川,猶如咆哮于冰原上的巨龍,狠狠沖向袁震!
  轟!
  袁震萬沒想到,自己這一擊竟是毫無作用,根本就來不及閃避,就被一股無形巨力撞在身上。
  咔嚓咔嚓……這一剎那,他胸腔骨骼崩斷,臉頰鼻梁、嘴唇猛地凹陷,他的上唇如同一根斷裂的臘腸,從中間撕裂,鮮血飆射而出,口中牙齒崩落。
  緊跟著,在眾多驚呼聲中,他整個人承受不住這股巨力,身體直直倒飛出去,貼著地面滑行了百多丈,方才停止下來,卻是再無一絲聲息,當場暈厥過去。
  陳汐收斂全身氣息,一步未動,漠然道:“連我一指之力都接不住,只能證明你的確沒資格讓我知道你的名字。”
  全場寂靜,鴉雀無聲。
  誰也沒有想到,戰斗會結束的如此之快,自始至終,陳汐僅僅只探出手指,輕輕撥動了一下而已,然后,袁震就被擊敗、昏迷,戰斗結束!
  此時,劉以鳴等一眾外院老生終于色變,認識到眼前這位新一屆新生第一名,實力甚至比傳聞中還要強橫一籌。
  而梁仁和古月銘彼此互望一眼,心中齊齊松了口氣之余,也是暗罵一聲陳汐這家伙果然變態!
  不遠處,那一位看守演道場的白衣老者也是動容不已,身為一位圣仙境強者,他的眼力何其毒辣,自是看出陳汐那一擊,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已是將水行法則臻至了完美圓滿地步!
  這一屆新生,可真是了不得啊!
  白發老者心中驚嘆。
  “前輩,比賽已經結束了,還請宣布結果。”
  這時候,陳汐的聲音傳來,驚醒了沉思中的白衣老者,他當即上前,打開封禁,道:“這一場切磋,陳汐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