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04 名震學院

恭喜“狂x”童鞋晉級白銀盟主,撒花~下一更9點左右,我得先扒拉一口飯吃,又累又餓又亢奮……
  ——
  玄仙區,演道場。
  人山人海,附近的坐席早已擠滿了身影,以外院老生居多,其他還有不少新生和教習,黑壓壓一片,人氣爆棚。
  這一刻,所有的目光都落在那演道場中,盯在陳汐和劉以鳴等七人身上,神色也是各不相同。
  老生驚詫、皺眉。
  新生興奮、激動。
  教習們則一個個含笑駐足,面露訝然好奇之色。
  “這一屆新生第一名的陳汐,還真是了得,進入學院之前,就引起一眾老古董出動,欲要收其為徒,進入學院后,這才短短不到兩個月之間,就已鬧出諸多大動靜,名聲斐然,沸沸揚揚,還真是個不甘寂寞的家伙。”
  “木秀于林風必摧之,這年輕人或許正是風頭太勁,才引起一眾老生不服,欲要按照學院傳統,教訓他一番,不過看眼前這等情況,想要拿下他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你覺得在這種以一敵眾的局勢下,他可以取勝?”
  “看看再說吧。”
  議論聲紛紛響起。
  “陳汐師兄一定要贏!打敗那些老生,為咱們這些新生爭光!”
  一名少女尖叫的聲音響起,在場間激蕩,顯得頗為突兀,不過卻是引起了不少新生的共鳴,紛紛為陳汐吶喊助威。
  而那些老生見此,則都眉頭一皺,冷哼不已,頗為不悅。
  “呵,看來這陳汐在新生中威望很高啊。”
  在那外院老生聚集的地方,一群男女眾星拱月般圍攏在一名黑衣青年四周。
  這黑衣青年氣度陰柔,面頰俊美近妖,唇角噙著一抹刀鋒似的冷峭弧度,整個人宛如鶴立雞群般,顯得頗為醒目。
  他便是寧蒙,外院玄仙境老生中的第一人!
  “威望再高,今天也得落敗而歸,學院的傳統,可不能在咱們手中被打破了。”
  旁邊一名高大青年平靜道,他眉宇疏闊,鼻梁挺直,面容粗獷剽悍,言談舉止之間,也是自有一股雄渾氣度。
  這高大青年名叫汪文淵,也是外院玄仙境老生中一位名氣頗響的強橫人物。
  “看看再說吧。”
  寧蒙瞥了對方一眼,輕笑說道,周身的氣息卻是愈發陰柔。
  ……
  嗡~
  白發老者上前,拿出陣盤,開啟演道場四周的禁制。
  見此,全場議論聲頓時消弭,變得鴉雀無聲,目光皆都是落在了那演道場內,大戰,就要開始了。
  轟!
  幾乎在演道場禁制開啟的同時,劉以鳴等七人便悍然出動,祭出各種仙寶,朝陳汐狠狠沖殺而去。
  一剎那間,整個演道場內被各色神輝充斥,仙寶轟鳴、道音激蕩,將那附近虛空都震蕩轟鳴不休。
  顯然,劉以鳴七人一上來,就動用了全力,欲要將陳汐徹底碾壓,否則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每多呆上一刻,都讓他們多一分恥辱。
  眾人心中一凜,甫一開戰就全力出手,這等戰斗必然是慘烈無比,容不得任何思量。
  嘩啦!
  一片星沙率先朝陳汐籠罩而來,化作星辰,轟鳴運轉,像一顆又一顆的星辰循環,將陳汐四面八方包圍。
  恨天星沙!
  一件古仙寶,能夠衍化星云陣,對敵人進行碾壓,是外院老生邢遠航以一百八十萬星值兌換得來的珍寶,一直舍不得用,如今竟是甫一開戰,就祭用出來。
  陳汐驚訝,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壓力,但是卻怡然不懼,渾身彌漫神輝,他背后浮現出一對玄磁之翼,當即就是一震,爆發出熾盛的玄磁神光。
  轟!
  玄磁神光一掃,一顆星辰炸開,接著向前沖去,所過之處,周圍虛空隆隆炸響,那一顆顆正在運轉的星辰都裂開,直接被擊潰。
  眾人震撼,玄磁神光!這可是能刷落五行的神物,極難被搜集到,如今卻是被陳汐煉制成了一對羽翼仙寶。
  與此同時,邢遠航悶哼一聲,顧不得心疼自己的寶物,猛地抽出一柄赤色仙刀,再次朝陳汐斬殺而來。
  嗤啦!
  陳汐留下一道殘影,并未被擊中,背后玄磁之翼一閃,橫移虛空,脫離了眾人圍攏的范圍。
  “想躲,給我留下!”公羊龍飛一聲厲喝。
  轟!
  一口玄青色大鐘騰空而起,朝陳汐當頭籠罩,鐘身綻放青色仙霞,隆隆作響,攝魂奪魄,透著一股鎮殺萬物的威勢。
  這明顯也是一件厲害的仙寶,音波宏大如海,氣勢沉凝如岳,被其籠罩而下,令人憑生一股逃無可逃,避無可避的感覺。
  “渾天青鐘!”不少老生驚呼出聲,認出此寶來歷,乃是公羊龍飛壓軸寶物,宙光上品仙寶。
  陳汐這次并未再閃避,也并未動用仙寶,握掌為拳,形似劍刃,一記簡簡單單的劍拳劈砸而去。
  嗡~
  明明是一擊簡單的劍拳,卻生出洶涌碧海,卷天浪濤,將那渾天青鐘硬生生給震得倒飛出去十余丈,嗡鳴顫抖不休。
  公羊龍飛悶哼倒退。
  不過針對陳汐的攻勢卻并未終止,下一刻,再次有一座白骨神山、一柄鎮天巨斧,一口鋒銳道劍、一條百丈玄鞭齊齊殺來。
  那是劉以鳴等其他數名老生出手,根本就不給陳汐任何喘息躲避的機會。
  四周眾人看得都是心驚肉跳,這一場戰斗太狂暴,完全就是全力打壓的態勢,原本那演道場就只萬丈范圍,劉以鳴等七人聯袂縱橫其中,明顯占據著不少優勢。
  不過,這也從側面證明,劉以鳴、邢遠航、公羊龍飛等七名老生,實力也是絕非泛泛之輩可比,這從他們那嚴絲合縫的配合中,就能看的出來。
  可惜,這一系列的攻勢,對陳汐卻是造不成任何羈絆,被他舉手抬足之間,就一一輕松化解掉,游刃有余。
  這樣一幕,也是引起不少嘩然震驚聲,顯然是因為陳汐的表現,大大出乎了他們的意料。
  轟隆隆!
  他們雙方的激戰,愈演愈烈,偌大的演道場震蕩不休,虛空哀鳴,神輝爆綻,場面異常之激烈。
  這等層次的對決,若是擱在外界,絕對足以毀滅九萬里山河,令得天地暗淡,日月無光!
  “好強!”
  眾人心中大震,戰斗至此,陳汐依舊不落下風,令得在場所有人也都認識到,這一屆的新生第一名,果然非尋常可比,連劉以鳴等七位外院老生聯手,竟都無法壓制于他。
  “這場戰斗,陳汐即便輸了,也會讓他的威名不減反增。”
  許多新生贊嘆,由衷佩服。
  “輸?可笑,你沒看自戰斗開始至今,陳汐可是赤手空拳,還未祭用仙寶,明顯是認為那些老生不配他動用寶物。”
  另一些新生反駁,神情中盡是對陳汐的狂熱崇拜。
  不止是這些新生,在場那些教習、老生們也都看出,這一場戰斗中,明明陳汐處于被圍攻的處境中,可卻自始至終為動用任何仙寶,顯得太不尋常了。
  難道說,他一直就沒把這些對手放在眼中?
  一想到這,在場不少人都一陣心驚肉跳,這若是事實,那可就太駭人聽聞了。
  “這一場戰斗,已是毫無懸念了。”
  演道場遠處,一道偉岸的身影端立,神色不茍言笑,嚴峻剛毅,赫然是那外院院長周知禮!
  在他身邊,還跟隨著不少教習,其中自然也有左丘鴻。
  “我卻是感覺,那些老生似乎還有不少機會。”
  左丘鴻笑道,不過笑容卻是有些勉強,顯得有些底氣不足。
  “我如果告訴你,陳汐這小家伙根本就沒有動用全力,你還會這么認為嗎?”
  周知禮瞥了對方一眼,淡淡說道。
  左丘鴻神色一滯,渾身僵硬,沒有動用全力?這怎么可能?
  轟隆!
  演道場中,一道金燦燦的遮天巨掌拍打而來,陳汐看也不看,駢指一劍斬出,火霞蒸騰,瞬間將那一只巨掌焚化,一干二凈。
  “啊——!”一名老生身影劇震,凄喊出聲,踉蹌倒退。
  這一幕,徹底令全場嘩然,戰斗至此,終于有人受傷了,可卻不是陳汐,而是劉以鳴他們中的一位老生!
  “終于有反擊了……”
  而此時,不少目光毒辣的教習大人物,卻是一眼就看出了局勢即將發生大的變動。
  “技止此耳?那就結束吧!”
  一道漠然平靜的聲音從陳汐口中吐出,如一道颶風般,席卷整個演道場,聞言,在場眾人無不心中狠狠一震。
  與此同時,陳汐一縱身影,裹挾著一股無與倫比的氣息,猶如一道呼嘯的閃電,展開了主動出擊!
  是的,從開戰時,他有些摸不準對方實力,一直在閃避試探,最終得到的答案令他輕松之余,卻是有些失望。
  失望的自然是對方實力有限,令他有些不滿意。
  轟!
  下一刻,在一道道驚駭目光的注視下,陳汐一瞬間猶如變成另外一個人,周身彌漫無量神輝,舉手投足,恐怖氣息滔天,腳踏虛空,騰挪轉移,速度之快,甚至都無法捕捉到他的身影。
  劍指!
  劍拳!
  劍掌!
  轟鳴聲此起彼伏,神輝如雨飛灑,他沒有動用任何仙寶,卻輕易擊潰了對方一件件仙寶,那是完美的法則力量,來自無極神箓的至高傳承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