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0 擂臺之戰


  第二更!
  ——
  又有人出來攪局了!
  看到這一幕,聚仙樓幾乎所有目光都朝此望來,神色興奮之極。
  燕青霓是流云劍宗三十六真傳弟子之一,那端木霖也是六大家族之一端木氏的子弟,這樣兩位要身份有身份,要背景有背景的年輕一代佼佼者,都拿謝戰無可奈何,接下來出場的這小子,又是何方神圣?能奈何的了謝戰嗎?
  “陳汐大哥。”沐瑤姐弟驚喜道。
  來人正是陳汐,是他帶著姐弟倆進入龍淵城的,此時此刻,他哪能袖手不管?
  “你們呆在旁邊看著,一會我帶你們走。”陳汐朝姐弟倆笑了笑,溫聲說道。
  沐瑤姐弟倆的身心早已被折磨得傷痕累累,情緒大起大落,孤苦無依,憤怒委屈之極,陳汐的出現,以及其聲音中的安慰,都令他們感到一股莫名的溫暖,感到踏實,感到哪怕天塌下來,也可以安然面對。
  “怎么是你?”燕青霓皺眉道,神色不屑道:“這可不是逞強好勝的時候,小心丟了自己的性命。”
  陳汐隨手把一個玉瓶丟給她,道:“多謝提醒了。這百斤靈液還給你,我救沐瑤姐弟倆,并帶他們來龍淵城,可不是為了攀附誰。”
  燕青霓一怔,握著玉瓶,不再多言。她已懶得再說什么,這家伙明顯是外來修士,不知道謝家的厲害,想趁此機會大出風頭。
  這些年,她見多了那些外來的修士,什么都不懂,就想著如何成名,如何借助任何機會出風頭,最終在龍淵城揚名立萬,遺憾的是,這些人的下場無一例外的凄慘無比。
  此刻,在燕青霓眼中,陳汐無疑也成了這樣的人。
  “喲,兄弟,你這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啊?”端木霖似乎覺得自己的風頭被搶了,陰陽怪氣道:“可別誤傷了自己性命,死了也沒人收尸啊。”
  陳汐笑了笑,一指遠處竹樓,傳音道:“那里有人讓我告訴你,趕緊離開,否則讓我代勞,打斷你的一雙狗腿。”
  “他媽的,我倒要看看誰敢這么說!”端木霖勃然大怒,抬頭望去,卻見竹樓窗口,一個熟悉之極的臉龐一閃即逝,心中一顫,他的臉色頓時變得刷白無比,一句話也不說,忙不迭轉身匆匆離開,
  看到這一幕,眾人都好奇地望向那竹樓,卻見窗口已被關閉,看不透其中虛實。
  燕青霓狐疑地看了陳汐一眼,神色驚疑不定。
  由于陳汐用的傳音,她并沒有聽到什么,但是她卻清晰地看到,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端木霖臉上竟涌出一股深深的畏懼!
  怎么可能?
  端木霖為了追求自己,這些日子像牛皮膏藥似的粘著自己,怎會連招呼都不打,就甩手就走了?
  難道這個少年,也有著極為可怖的背景?
  燕青霓猜不透,打算作壁上觀。她倒要看看,這家伙該如何應對謝戰這個混世小魔王。
  ——
  ——
  “這位道友,莫非要與我作對不成?”謝戰慢悠悠開口,眼睛如同毒蛇一般,上下打量著陳汐。
  從陳汐出現,到端木霖離開,謝戰一直冷眼旁觀,他雖然驕橫跋扈,但卻不是傻子,知道此刻敢跳出來跟自己作對的,要么就是愣頭青,要么就是自詡有一定實力,陳汐的表現,很顯然并不像個愣頭青。
  “那就要看你如何做了。”陳汐淡然道。
  謝戰眼珠一轉,冷笑道:“想讓我放過這對姐弟也可以,只要你能打敗我的人,我立馬放人,再不追究此事,若不能……那就留下自己的小命,如何?”
  “我答應。”
  “痛快!”謝戰哈哈大笑道。
  “不過,我也有個條件。”陳汐神色平靜道。
  “你說。”
  “我贏了,你跪地向他們姐弟磕頭道歉,不多,磕三次就行。”陳汐輕聲說道。
  “你……”謝戰眼睛一瞪,臉色陰沉道:“小子,你是在玩火,知道嗎?”
  “不敢答應?”陳汐無動于衷,似是沒聽出謝戰話中的濃濃威脅。
  “好!戰斗的規矩我來定。”
  謝戰思忖許久,這才陰森森道:“三局兩勝,你贏了,我立馬按你說的做,輸了的話,就給我死!放心,為了證明我不是欺負你,出戰的人手修為都在黃庭境界之下。”
  “你這明顯欺負人,陳大哥只一個人,怎么可能連戰三局?”沐文飛大叫道。
  陳汐伸手制止他,然而看向謝戰,緩緩道:“好!”
  謝戰猙獰大笑,暴喝道“侍者!安排一處千人擂臺,我要讓所有人都看到,這可惡的外來修士是如何慘死的!”
  ——
  ——
  聚仙樓被稱作龍淵第一享樂之地,自然少不了供客人賭斗比武娛樂的擂臺。
  許多外來修士,為了在龍淵城揚名立萬,便會選擇在此地,參加擂臺賭戰,實力驚艷者,有很大的幾率成為各大勢力的門客、弟子、扈從……一躍龍門,地位和身價節節攀高,享受無盡資源。
  此刻,在那可供千人觀戰的擂臺前,坐席早坐滿了人,杜清溪三人也都選擇了一個角落坐下。
  三人的目光,皆落在擂臺前的陳汐身上。
  “陳汐這家伙的確重情重義啊,為了兩個無親無故的姐弟,竟不惜得罪謝家,換做是我,恐怕也沒他這種魄力。”端木澤慨然道。
  “這樣不好嗎?”杜清溪反問道。
  “是啊,不好嗎?”宋霖也跟著問道。
  端木澤惱羞道:“我有說他不好嗎?說實話,這世上只有像陳汐這樣的朋友,我端木澤才會毫無顧忌地把性命托付給他,其他人?想都別想!”
  杜清溪和宋霖相視一笑,深以為然地點點頭,陳汐就是這樣的人,沒什么花言巧語,但卻會為了他認定的朋友,義無反顧地出手相助。
  這樣的人,在如今殘酷現實,爾虞我詐的修行界,實在太罕見了。對杜清溪三人而言,跟陳汐建立的友誼,也愈發彌足珍貴起來。
  ……
  擂臺前,謝戰身邊已多出兩個人,一個是身穿紫金衣袍的青年,眉毛漆黑如墨,雙眸宛如兩顆璀璨的黑寶石,攝人心魄。一個是身穿羽衣的少年,樣貌普通,氣質卻陰柔如水,獨特之極。
  這兩人,赫然便是陳汐在楚魂衛大殿見到的林少奇和唐緒。
  “此次戰斗,為了穩妥起見,林兄第一個出場,唐兄第二個出場,如何?”謝戰慢條斯理說道。
  林少奇灑然一笑:“就按公子所說,不過,我覺得唐兄恐怕沒出場的機會了,哈哈。”言外之意就是,他可以在第一局中就斬殺了陳汐。
  “那自然再好不過。”唐緒點點頭,神色平靜,讓人看不出他究竟在想什么。
  “好,此次事成,少不了你二人的好處!”謝戰嘿然笑道,目光望向擂臺另一邊的陳汐,唇邊泛起一絲猙獰的殺意。
  便在這時,一個漂亮優雅的女侍者步伐款款,走上擂臺,笑吟吟一掃四周,道:“此次賭戰乃是由謝家小公子謝戰發起,另一方是一名外來修士,唔,原諒我不知道他的姓名,不過,能被謝戰公子發起挑戰的,想必也是一位厲害人物。”
  頓了頓,女侍者繼續道:“擂臺的規矩很簡單,生死不論,現在,就請雙方入場吧。”
  嗖!
  林少奇早已迫不及待,就在女侍者話音剛落,腳下一點地面,整個人如大鳥一般,翩然落在擂臺上,動作兔起鶻落,行云流水,瞬間贏得大多數人的矚目。
  怎么會是這家伙?
  看到林少奇,陳汐不由一怔,他還記得之前在楚魂衛大殿時便見過此人,才二十三歲,便擁有紫府八星的修為,在當時報名的諸多紫府修士中極為惹眼。
  如此想著,陳汐腳下絲毫不慢,一步步踏上了擂臺,中規中矩。
  嘩~~
  就在陳汐剛踏上擂臺,整個擂臺的四周,驟然浮現一層繁密復雜的符紋,流水般交織在一起,倏然撐起一個巨大的光幕,把整個百丈范圍的擂臺完全包裹住。
  玄鈞大陣!
  能夠抗下兩儀金丹修士攻擊的高等防御陣法。
  “小子,咱們又見面了,可惜,這也是咱們最后一次見面了。”林少奇冷冷一笑,雙目之中陡然爆發出前所未有的戰意和精光,身體稍微一動,竟然憑空消失。
  接著,陳汐就看到,一把寒芒劍刃,在自己眼睛痛苦之中越來越大,鋒銳冷厲。
  林少奇明顯也是個實戰極為豐富的家伙,說動手就動手,沒有半點拖泥帶水,更沒有任何顧忌。其實也不需要任何顧忌,在擂臺上生死由命,哪怕對手是天王老子,他也不會就因此手軟了。
  這一劍,乃是他的拿手劍法“一字穿云劍”,快如閃電,本如雷霆,劍芒如撕破天上白云,蜂鳴而至。
  嗖!
  他一劍刺在了陳汐的頭顱上,但是卻像刺進了空氣中,赫然是陳汐的殘影。
  “不好!”
  他急忙轉身,暴退。
  但是依舊晚了一步,耳畔傳來一個聲音:“你的速度太慢,在你出劍之前,我可以殺死你百多次。你不是謝戰,這次就給你一個教訓,以后不要胡亂幫人頂頭,免得死無葬身之地。”
  “找死!”林少奇暴怒一吼,身體一縮,全身真元鼓動運轉,整個人如同一枚彈丸似在擂臺上飛快跳躍,幻影重重,誰也琢磨不到他的真身究竟在哪里。
  “萬影迷光身”!
  這是一種罕見的法訣,施展到極致,可以幻化出上萬道身影,并且每個身影都伴隨著影子,真真假假,交替幻化,迷惑日月之光。
  可是,他的速度又怎么超越的過陳汐?
  在南蠻深山的時候,他的身法已臻至道意境界,還是自由飄渺的風之道意,速度之快,早已達到駭人之極的地步,林少奇的確非常厲害,但在陳汐眼里邊卻似小孩一般。
  在他施展“萬影迷光身”的時候,陳汐便如影隨形似的,出現在他身后,一手抓下,頓時從后邊掐住林少奇的喉嚨,只需稍稍用力,便是當場死亡的下場。
  咔嚓!咔嚓!
  幾乎在同時,陳汐左手如龍爪探出,在林少奇雙肩胛骨上一摳一掰,筋骨頓時撕扯斷裂,廢掉雙臂。
  “咯……咯……”林少奇疼得臉色猙獰扭曲,不過喉嚨被陳汐死死箍著,所有的痛呼都化作了公雞鳴叫似的聲音。
  嘶!
  在看臺上觀戰的上千號修士,皆是倒吸一口涼氣,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才幾個呼吸之間,戰斗就結束了?
  ——
  PS:在小汐汐大發神威之際,求一下收藏!收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