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0)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0)     

神箓1205 建立辰盟

砰!
  陳汐一拳出,萬潮奔涌,迸發傾瀉,渾天青鐘被震飛,脫離掌控,公羊龍飛整個人更是倒飛出去,七竅流血。
  啪!啪!
  與此同時,陳汐左臂如破天鐵鞭甩出,狠狠抽在來不及躲閃的兩名老生身上,胸腔塌陷,整個人都像破沙包似的狠狠砸在地面,雙雙昏厥。
  一瞬間而已,眾人只覺眼前一花,場中已只剩下劉以鳴、邢遠航等四名老生!
  眾人呼吸都是一窒,心中巨震,感覺眼前的陳汐,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
  而那劉以鳴等四人,臉上已是泛起一抹驚懼之色。
  轟!
  陳汐上前,氣勢愈發睥睨,每一步落下,這四方天地都轟鳴,氣吞山河,難以對抗!
  “我和你拼了!”
  一名老生大喝,運轉神力,推著一座白骨神山朝陳汐碾壓而來。
  陳汐右手一按,五指如插天峰巒,彌漫凝重土行法則,整個人似一座擎天山岳拔地而起,一掌輕易將那白骨神山死死按住,再也無法動彈一絲。
  那老生眼神一縮,徹底感覺驚恐,這可是他搜集太古仙尸煉制的寶物,重有百萬鈞,彌漫神之力,鎮殺而下,簡直是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可現在,居然被陳汐輕易按住了,像按住一只不自量力撲火的飛蛾。
  轟!
  陳汐右手一揮,那名老生和他的白骨神山齊齊被甩出去,砸在演道場邊緣禁制上,發出一聲驚天轟鳴。
  眾人心中再次狠狠一抽搐,太強了!
  “一起上!”
  此時的劉以鳴鬢發散亂,頗為狼狽,那艷麗的臉頰上卻盡是狠戾之色,她已無后路可退,想反悔也是來不及。
  啪!
  說話時,她手中的一條百丈玄鞭破空,繚繞火行法則,鞭撻而下,凌厲肅殺。
  不過,令劉以鳴意外的是,邢遠航非但沒和她一起聯手,竟是在她出手之際,主動認輸了。
  “不打了,我認輸!”
  話音剛落,邢遠航已是被演道場中的禁制傳送出去。
  “你……”
  劉以鳴驚怒,不敢置信。
  不止是他,在場眾人也都是一怔,似沒想到,邢遠航竟會在這等時候認輸了。
  也就在此時,劉以鳴那揮出去的長鞭,被陳汐一把抓住,輕輕一拽,長鞭頓時脫離了劉以鳴的掌控。
  啪!
  陳汐手執長鞭,化作百丈匹練,撕裂虛空,直接抽在劉以鳴的身上,打得她衣衫碎裂,皮開肉綻,發出一聲凄厲尖叫。
  之前陳汐就已看出,那些老生隱隱都唯這女人馬首是瞻,對于這等罪魁禍首,陳汐又哪可能客氣了。
  啪啪啪……
  長鞭抖動,化作漫天鞭影,猶如憤怒的天神在鞭撻天下,傾瀉心中怒火,直抽得那劉以鳴連連慘叫,抱頭鼠竄,渾身上下衣衫襤褸,血痕密布,狼狽凄慘之極。
  在場眾人悚然,甚至不少人不忍再睹視,誰也沒想到,陳汐對待一名女子時,竟也會如此心狠手辣,簡直就是活生生上演了一幕“辣手摧花”的好戲。
  “你……找死!我要殺了你!殺了你!”
  劉以鳴尖叫,快瘋了,眾目睽睽之下之下,被陳汐逼到這般地步,她已是顏面掃地,哪還會有任何顧忌。
  “這位師姐,這可是演道場切磋,論道而已,你這么說,可有些過分了。”
  陳汐平靜開口,說話時,他手中動作根本沒停留片刻,打得那劉以鳴又是一陣鬼哭狼嚎。
  “夠了!”
  “你一個新生,不要太過分!”
  “以鳴師姐,你趕緊認輸吧,在這么下去,對你大不利。”
  這一下,在場不少老生都是憤怒起身,紛紛怒喝指責陳汐。
  “什么叫過分!難道只允許你們老生教訓別人,就不允許別人教訓你們老生了?好沒道理!”
  “陳汐師兄,我們支持你,打得好,打得漂亮!”
  見那些老生指責陳汐,場中的新生頓時不滿,紛紛叫嚷起來,他們中不少人在這些天中都被老生教訓過,心中早已積攢著不少怒氣,陳汐此舉,可謂是不僅幫他們新生贏得了臉面,更是狠狠出了一口惡氣。
  在這等情況下,他們哪可能不去支持陳汐?
  “這小家伙,心中也壓抑著不少怒火呢。”
  遠處,周知禮啞然搖頭。
  “哼,對待同門都如此心狠手辣,這可有些過火了。”左丘鴻卻是不悅冷哼。
  周知禮瞥了對方一眼,沒有多說。
  最終,劉以鳴終究還是沒堅持住,認輸了。
  嗡~
  禁制發動,將劉以鳴傳送出演道場,而其他諸如公羊龍飛等老生,早已被打得一敗涂地,早早認輸出局了。
  至此,劉以鳴等七位老生全軍覆沒!
  而陳汐,自始至終都沒有祭用任何仙寶,戰斗力之強,震撼全場。
  新生齊齊歡呼,沸騰一片。
  相交于此,那些老生皆都沉默,臉色或多或少都有些難看,即便再豁達的老生,在這時候也保持了沉默。
  一名新生,單獨對戰他們中的七名老生,且還取得了最終勝利,這的確是一件讓人不高興的事情。
  “前輩,多少?”
  對于這一切,陳汐并未流露出任何高興,他只是第一時間問詢起自己這一戰,究竟賺取了多少星值。
  “七個人,每人一萬,學院抽取三成,唔,你差不多能獲得五萬星值。”
  白發老者驚嘆地看了一眼。
  陳汐點點頭,并沒有從演道場離開的意思,一抬頭,目光猶如一抹冷電,從在場那些老生身上一一掃過。
  感受到陳汐的目光,這一剎那,全場的議論聲不自覺減小,很快就變得安靜起來。
  “我說過,今天我奉陪到底,還有誰要和我陳汐切磋,盡管放馬過來,當然,記得拿星值押注,錯過今天,以后我可不奉陪了。”
  平靜的聲音并不大,但在這寂靜的氣氛中,卻被所有人清清楚楚聽在耳中。
  全部新生轟動,亢奮異常,萬沒想到,陳汐竟是如此強勢,奉陪到底?難道他要干翻所有外院老生嗎?
  而對那些老生而言,這句話就成了十足十的挑釁,可見識了陳汐的戰力后,他們卻沒人敢冒然前往挑戰。
  沒辦法,在玄仙境中,陳汐的戰力之強,實在太過離譜了。
  “寧蒙師兄!”
  “寧蒙師兄,還請出手,教訓此子!”
  “還請師兄出手。”
  唰!
  下一刻,所有老生的目光,都是齊刷刷落在同一個人身上,那是一名俊美近妖,氣質陰柔的青年,正是寧蒙。
  而此時,陳汐也是將目光掃視了過去,神色平靜,令人看不清其心中在想些什么。
  就在這萬眾矚目之下,那寧蒙卻是輕聲一笑,說出一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話:“陳汐師弟神威不可擋,我也不是其對手,就不上前獻丑了。”
  說罷,他飄然離開,渾然不理會眾人那期盼的目光。
  眾人沉寂,心緒復雜,在他們這些外院老生中,在玄仙境層次中最強之人便是寧蒙,如今他居然自認不如陳汐,轉身離開這讓他們一時根本無法接受。
  陳汐也微微一怔,瞥了一眼那寧蒙離開的背影,就收回目光。
  寧蒙的離去,引起軒然大波,也對那些老生的士氣造成了不小的打擊。
  “這該死的東西,居然敢拒絕出戰!”
  人群中,左丘峻神色微沉,目光冰冷到了極致,他萬萬沒想到,那寧蒙會突然鬧出這樣的動靜,令他也有些措手不及。
  “大哥,要不要找個機會,徹底讓他清醒清醒?”
  左丘川咬牙,這事是他親自去辦的,可如今卻是搞砸了,令得他也是臉上無光。
  “此事不急,還是先對付此子吧,對了,那家伙來了嗎?”
  左丘峻皺眉問道。
  左丘川怔然,猶豫地掃了四周一眼:“應該……快了。”
  左丘峻眉頭皺得愈發厲害。
  就在此時,一陣嘩然聲響起,引起在場所有人注意。
  左丘峻也是抬眼望去,當看見那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演道場前時,唇邊頓時泛起一抹輕松之色,道:“果然來了,我就知道他坐不住。”
  與此同時,在那演道場遠處,左丘鴻也是神色不悅道:“現在外院的學生,還真是沒有骨氣,一場切磋而已,居然不敢下場就認輸。”
  他針對的,自然是寧蒙。
  周知禮皺眉道:“切磋與否,是弟子之間的事情,可莫要把自己的意志強加于人了,那可是犯了學院最大的忌諱!”
  左丘鴻一愣,聽出周知禮是在警告自己,但他卻不以為然,心中冷笑,忌諱?忌諱有家族利益大么?
  “嗯?怎么連大羅金榜前十的人物也出動了?”
  周知禮目光看向演道場,當看到突然出現的那一道身影時,不茍言笑的嚴肅臉頰上,罕見地浮現一抹慍怒。
  左丘鴻心中也是咯噔一聲,連忙將目光望過去,果然就看見,排名大羅金榜第八名的劉澤鋒,竟是出現在了演道場前!
  “阿峻這小子,做的可有些太狠了……”左丘鴻心中暗嘆,嘴上卻笑道:“呵呵,同門切磋而已,應該不礙事。”
  “哼!”
  周知禮冷哼一聲,皺眉思忖許久,最終還是沒有說什么。
  ——
  ps:第8更10點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