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06 書妖本寂

劉澤鋒身姿瘦削,一襲松紋道袍,風姿卓然。
  他是外院的頂尖強者,大羅金榜排名第八的存在,甫一進抵達演道場前,登時引起了一片嘩然聲。
  如今在外院中,有老弟子八千,其中有六成在玄仙之境,剩余四成則都是大羅金仙的存在。
  而能夠躋身大羅金榜上的,只有五百人。
  能夠做到這一步,已是殊為不易,可這劉澤鋒不止是躋身大羅金榜那么簡單,他還是排名前十,位列第八的頂尖存在!
  這般驕傲如日月般的人物,走到哪里都會引起不少驚嘆聲。
  “他該不會是來和陳汐切磋的吧?”
  有人開玩笑,結果發現,這個玩笑并不好笑,因為所有人都看出,那劉澤鋒明顯是為陳汐而來。
  這才是令在場所有人嘩然的根本原因。
  陳汐也看見了劉澤鋒,甚至早在進入道皇學院的第一天,就聽外院院長周知禮提起過劉澤鋒的名字。
  這劉澤鋒在進入外院時,才不過玄仙中期,卻用了差不多四百年時間,晉級大羅金仙之境,然后又花費了近三百年,躋身前五十之列,直至如今,他在外院已修行九百一十六年,已是擁有了第八的名次!
  或許相較于其他人而言,劉澤鋒這般成績并不多出眾,可他的排名,卻足以說明他的實力有何等強大。
  沓!沓!……
  劉澤鋒步伐不疾不徐,筆直朝陳汐所在的演道場走來,他神色平靜,看不出任何情緒,伴隨著他腳步落下,場中的嘩然聲竟是一點點變低,直至寂靜無聲。
  然后,劉澤鋒在演道場外駐足,道:“我來和你切磋。”
  聲音平靜,不含任何感情。
  可這句話落入在場眾人耳中,卻登時令他們炸開了鍋,再無法保持沉默。
  “居然……真的是為了和陳汐切磋而來!”
  “卑鄙,這明顯就是恃強凌弱,以大欺小!他可是大羅金仙,更是大羅金榜排名第八的存在,可卻來和陳汐切磋,明顯欺負人!”
  “這倒不見得,這可是玄仙區演道場,即便劉澤鋒師兄參與到切磋中,自身境界也是會被壓制到玄仙境界的。”
  “你們難道還沒看出嗎,他這是為他的道侶劉以鳴報仇來了,方才陳汐鞭打劉以鳴,令她顏面掃地,身為其道侶,劉澤鋒怎可能袖手旁觀?”
  “不過,他這么做還是過分了,壓制境界又怎樣,他的仙力、戰斗手段可都不會受到影響,足以碾壓任何玄仙強者了。”
  對于這一切的議論、指責、鄙夷,劉澤鋒仿若未覺一般,神色平靜之極,也彰顯出其內心是何等堅韌強大。
  他只是看著陳汐,等待著對方答復。
  仿似整個天地,除了陳汐之外,再沒有任何其他東西能引起他的興趣,自然也不可能擾亂他的心神。
  陳汐見此,凝視劉澤鋒許久,道:“押注么?”
  是的,陳汐根本沒正面答復,可卻已經答復了,落在周圍眾人耳中,心中皆都驚詫之余,泛起一抹復雜情緒。
  他們很難想象,一名新生在面對一位成名許久的大羅金榜強者時,怎會表現得如此鎮定,如此自信,甚至……如此平淡。
  原本梁仁和古月銘是打算不顧一切也要阻止陳汐和劉澤鋒切磋的,可還沒等他們張嘴,陳汐就已答應下來,令得他們登時愣在那里,心中擔憂之余,也不由生出一種異樣的情緒,或許,這正是陳汐能取得今天這般成就的原因吧?
  敢人所不敢,做人所不敢做!
  甚至都不用懷疑,哪怕即便失敗了,他也會因為這一戰,而被整個學院所熟知,被諸多弟子尊重。
  “哼!不知死活!”
  人群中,唯獨左丘峻等人心中冷笑不已,在他們看來,陳汐已沒有任何機會,注定將被打壓!
  哪怕他失敗了,對他名望沒有造成什么實質損傷,可終究是失敗了,而不是得勝而去,這就足夠了。
  面對陳汐的問題,劉澤鋒依舊是平靜到古板的模樣:“你押注多少星值,我跟多少星值。”
  陳汐聞言,點頭道:“可以。”
  說著,他扭頭朝那白發老者隨口道:“一百萬。”
  一百萬!
  在場眾人眼珠都差點掉出來,這可不是爛大街的白菜,而是道皇學院的星值啊!怎么可以隨隨便便就砸出來……
  這家伙一定瘋了!
  不少人如此認為,笑話,一百萬的星值,就是大羅金仙去賺取,加上各種開銷、抽成,沒個一年半載,也根本湊不夠。
  可如今,陳汐在這種明知無望取勝的局勢下,依舊一擲千金,砸出一百萬星值,不是瘋了是什么?
  也有人咂舌于陳汐身家之豐厚,完全不像個剛進入學院的新生,反倒比一些老生都財大氣粗,令人艷羨眼紅。
  聽到這個驚人數目,劉澤鋒那慣常平靜的神色,終于微微有了一絲變化,他抬頭瞥了一眼陳汐,便即道:“好,我跟了。”
  “兩位,押注確認之后,可就無法挽回了。”白發老者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陳汐和劉澤鋒都以沉默表示不改變了。
  見此,白發老者不再多勸,將他們的押注一一記錄,就拿出陣盤,開啟了演道場附近的禁制。
  嗡~
  禁制波動泛起,徹響全場,將所有人的心神都凝聚在了演道場內。
  那里,陳汐和劉澤鋒已是遙遙對峙。
  ……
  演道場中禁制波動,仿似有一股無形威壓降臨。
  陳汐敏銳覺察到,對面的劉澤鋒境界被壓制到了玄仙境,周身少了那一股屬于大羅金仙獨有的氣息。
  “果然如此,對方境界雖被壓制,可仙力、氣機、乃至于神魂力量,卻是依舊保留在大羅層次中。”
  對于此,陳汐心中也是一凜,卻并無畏懼,相反他的眼神驟然變得明亮起來,正有一股令人心驚的戰意在蓄積。
  陳汐此刻沒有其他念頭,有的就是一戰!
  他今天來此,不為切磋,只為替古月銘和梁仁鳴不平,更是為了以后再無人敢肆意牽連他的同伴。
  所以,這一戰他必須贏!
  還要贏得漂亮!
  讓在場所有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到,他陳汐雖非上古世家那等頂尖大勢力子弟,可也不是人人拿捏的軟柿子。
  “陳汐的心,變了!”遠處,周知禮忽然開口。
  其他教習怔然,不明白周知禮的話,在這等情況下,心態變化,只怕也無法逆轉局勢吧?
  轟!
  陳汐主動出擊,這一刻他渾身精氣神猶若火焰般沖起,沐浴在璀璨神輝中,駢指為劍,一道完美地步的“水之劍”劈斬而去。
  劍氣如碧海,滔天洶涌,隆隆震蕩,仿似神魔喝吼,磅礴無量。
  對面,劉澤鋒眼眸一亮,這一剎那,他整個人似一柄絕世狂刀出鞘,肆意狂傲,猶如大魔神般。
  他被壓制境界,卻不代表他的眼力也被壓制,自是看出,對面那年輕人乃是一個勁敵,在玄仙境居然有這般強大的年輕人,這讓他心中也泛起波瀾。
  “凌云妙手!”
  劉澤鋒右臂探出,修長手指拂空,裹挾璀璨光霞,摧枯拉朽,破滅一切,將陳汐這一道水之劍全部瓦解。
  陳汐眼眸愈發明亮,對手實力果然強悍,他周身氣息頓時再次爆發,更加強勢,已是把那足足比同輩雄厚百倍的修為徹底運轉,氣勢如君王駕臨,威懾天地。
  “此子果然了得。”
  劉澤鋒眼眸微瞇,一掌拍出,雄厚的仙力澎湃,朝陳汐碾壓而去,虛空都泛起劇烈的哀鳴波動。
  轟!
  兩者激戰在一處,一個如同大魔神,奔放狂傲,一個宛如君王巡弋,指點江山,兩者間爆發出一片又一片燦爛光輝,轟震整個演道場,連那四周籠罩的禁制都被震得嗡嗡作響。
  “起!”
  演道場外,白發老者連忙拿出陣盤,再次啟動了一重大禁制,這才令得那演道場的波動穩固下來。
  眾人驚嘆,寂靜無聲,目光緊緊盯著戰場,唯恐錯過任何細節,這等層次的交鋒,可是極其罕見的。
  原本他們大多數人都認為,陳汐必然會處于劣勢,可卻渾沒想到,面對劉澤鋒,他竟是毫不遜色。
  這一刻的陳汐,舉手投足都有大宗師風范,雖然面孔年輕,但是那一股沉穩與從容的氣勢卻令人心顫。
  劉澤鋒感覺到了一絲壓力,這讓他訝然,卻并不慌亂,從容應對,與之征戰。
  身為一名在外院修行近千年的大羅金仙,雖說境界被壓制在玄仙境,可他的戰斗手段,可不會減少一絲。
  轟!
  又是一記狂暴的硬撼,陳汐劍指翻轉,攻勢愈發強勢與睥睨,只要是在玄仙境中,他就有絕對的自信,堅信自己可以碾壓世間一切敵,無可匹敵!
  這是一種戰斗意念,是烙印在骨子里中的錚錚傲氣,更是對自己實力的一種絕對掌控和認知。
  故此,他攻勢大開大合,勇猛精進,恰似掌中劍道,鋒銳不可阻,大有橫掃八荒唯我獨尊的氣概。
  劉澤鋒再次動容,玄仙之境內,竟然有人擁有這般睥睨戰意,著實罕見。
  ——
  ps:腦仁疼,肌肉疼,手指頭疼,眼前發黑怎么辦?堅持唄!求月票賜予堅持到最后的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