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08 幻羅仙境

嗤!
  陳汐這一劍,聲勢凌厲,將水之劍傳承和火之劍傳承疊加,威力足足暴漲一倍有余,剎那間,已是直抵劉澤鋒的眉心而去。
  劉澤鋒心中悚然,萬沒想到,陳汐以玄仙境的實力,竟也能掌控法則疊加之妙,連自己的殺招“陰陽錯”,都不能阻擋其分毫!
  “割昏曉!”
  心中雖念頭閃動,劉澤鋒動作卻是不慢一絲,陰陽道劍交錯于身前,一劈而出。
  唰!唰!
  天地,仿似都在這一刻被斬為兩半,一半為如墨黑夜,一半為明亮白晝,劍勢交錯之間,陰陽法則轟鳴激蕩。
  砰!
  劍氣相撞,化作恐怖的波動席卷八方,將整個演道場淹沒,令得那四周的禁制都產生一陣劇烈顫抖,哀鳴不休。
  可想而知,這一次交鋒是何等之可怖。
  見到這一幕,全場無不震駭,劉澤鋒掌握法則疊加之法可以理解,他畢竟是一尊大羅金仙,可陳汐,竟也掌握了此法,這可就出人意料了。
  一般而言,只有將兩種以上的大道法則,掌握至完美圓滿地步時,才能開始去參悟法則疊加之法。
  可惜,對大多數強者而言,別說去參悟法則疊加之法,就是將自身掌握的大道法則臻至圓滿地步都難。
  這畢竟是法則,來自于天道,哪怕在場皆都是歷經重重考驗進入道皇學院的天才子弟,可想要做到這一步也是困難之極。
  在正常情況下,也只有晉級大羅金仙之后,許多強者才有能耐做到這一步,而像陳汐這般在玄仙境時,就能成功掌握法則疊加之法的,可就少之又少了,就是在道皇學院中都不多見。
  “怪不得陳汐不懼劉澤鋒,原來也掌握著這等手段……”
  不少人心中驚嘆,終于明白陳汐原來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般簡單,相反,他的表現每每出乎意料,令得誰也無法得知其手中有多少底牌。
  “該死!這家伙怎么能強到這種地步!”
  人群中,左丘峻面色陰沉,心中升騰起一股難言的不妙感覺,局勢發展到這一步,已是完全脫離了他的掌控,如今,只能在心中祈禱劉澤鋒還能掌控戰局……
  ……
  演道場中,劉澤鋒神色凝重,雖擋下了陳汐這一擊,可陳汐那節節攀升般的戰斗力,卻讓他嗅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
  他不敢再亂想,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同樣,也不敢再有任何一絲的大意。
  眼前的陳汐,已經成為了他心中一個大敵!
  嗤!嗤!嗤!嗤!
  這時候,遠處的陳汐再次殺伐而來。
  ……
  無論是演道場四周的議論,還是對手劉澤鋒神情的變化,陳汐都置若罔聞,或者說,他此刻依舊處在一種“悟”的狀態。
  面對劉澤鋒這等對手,也是徹底激發出陳汐的潛能,他拋棄了一切雜念,內心只剩下劍!
  我心唯劍!天地為御!
  一種種對劍道的體悟猶如井噴,彌漫陳汐全身。
  他眼睛變得如劍一般明亮,他渾身每一寸毛孔中,都噴薄著純粹、凌厲的劍意,他整個人……就像化為一柄劍!
  嗡~
  手中攬星仙劍彌漫星輝,宛如浩瀚銀河運轉,發出如潮般的劍吟,徹響九天十地。
  下一刻——
  一道道煌煌劍氣,擎空而去!
  水火之劍!
  土木之劍!
  金火之劍!
  水土之劍!
  來自無極神箓的五行劍傳承,而今被陳汐成功一一疊加,法則相交,化作一道道全新的劍之傳承。
  威力,也是翻倍暴漲。
  ……
  鐺!鐺!鐺!鐺!……
  一邊竭力抵御著陳汐的攻勢,劉澤鋒一邊閃避,他眼眸驟然擴張,感受到一種沉甸甸的壓力。
  并且這一股壓力伴隨時間流逝,也是越來越大,隱隱有要將他徹底壓制的趨勢,這讓他神色愈發凝重,心中甚至不可抑制地泛起洶涌波瀾。
  怎么可能?
  這家伙怎么可能在戰斗中提升戰斗力?
  難道自己一尊大羅金仙,今日要敗于一個剛進入學院的新生手中嗎?
  不行!
  我不能輸!
  劉澤鋒咬牙,在那逐漸增加的壓力之下,內心已是一片瘋狂。
  ……
  陳汐的劍勢破空,縱橫整個演道場,變得越來越鋒利。甚至遠處旁觀的眾人都發現陳汐的劍氣威力明顯在逐漸增長。
  劍芒,更像是變得越來越“鋒利”,甚至仿佛逐漸有了生命似的。
  一直在變強!
  劍勢的威力也一直在遞增!
  “居然在戰斗中磨礪和領悟劍道,這陳汐的潛力實在可怕!”不少人心中狠狠一震,“若不中止他,只怕劉澤鋒就要輸了。”
  ……
  “劍之意、劍之蘊、劍之神一直在提升,已隱隱有劍御乾坤、劍心唯一的跡象,難道他今日便要踏入‘劍神’之境?”
  遠處,周知禮目光凝視著陳汐,一眨不眨,唯恐錯過任何細節,“怪不得,連華劍空都將攬星仙劍賜交給了他。”
  劍道!三千大道中最具殺伐之大道,凌厲無雙。
  劍仙,更是仙界中以戰力驚人出名,堪稱最具破壞力的存在。
  可是能夠在劍道上踏入劍心通明之宗師境者,萬中無一;能夠達到一劍破萬法之大劍宗境,更是鳳毛麟角;而能夠臻至我心唯劍之劍神境者,已是億萬中也找不出一個來。
  成就劍神之境,除了毅力、悟性,還要講求一個機緣的!
  ……
  演道場中,陳汐和劉澤鋒的戰斗越來越激烈,已達到白熱化的地步。
  劉澤鋒雖然想盡辦法再化解那不斷增強的壓力……可是明顯已有了被死死壓制的趨勢。
  “啊!”
  劉澤鋒眼中兇光一閃,徹底瘋狂爆發。
  只見他那一對陰陽道劍,猛地刺空,頓時就有兩股浩瀚的星辰之力從無垠天外傳來,一股極陰,一股極陽,橫跨無垠虛空,灌入陰陽道劍!
  “劍動陰陽!這一招勾引太陽、太陰兩大至尊星辰之力,乃是劉澤鋒師兄的殺手锏,沒想到,他竟在此刻祭用出來了!”
  人群震驚失聲。
  “破!”
  攬星仙劍在此刻,也變動了。
  一道蘊含金、水、土三種法則的劍氣,瞬間凝聚成形,直接迎了上去。
  所謂金生水、水潤土、土蘊金,這三種劍之傳承疊加,威力也是連連暴漲,聲勢浩大到了極致。
  轟!
  一次轟然相撞。
  陰陽道劍引動的星辰之力直接被斬斷,陳汐那煌煌的劍氣橫掃呼嘯,便將遠處的劉澤鋒整個人震飛,狠狠撞在禁制上,口中噴血不止,再無力起身。
  滿座皆驚。
  “陳汐,贏!”
  白發老者的聲音頓時響起,同時連忙拿出陣盤,激發禁制,將那劉澤鋒傳送出來,沒辦法,他實在擔心陳汐活劈了后者。
  “我居然輸了……”
  掙扎許久最終起身的劉澤鋒眼中有著一絲黯然,瞥了一眼遠處的陳汐,便即佝僂著身影離開。
  整個演道場一片寂靜,旋即便是各種議論聲。
  “輸了。”
  “位列大羅金榜第八位的劉澤鋒師兄都輸了,這下怎么辦?”
  “這……怎么可能?那新生怎會如此變態?”
  一時之間,如炸開了鍋,全場沸沸騰騰,不敢置信,震驚無比。
  “好!”
  “陳汐師兄贏的漂亮!”
  “太厲害了!陳汐師兄威武霸氣!”
  一眾新生卻是欣喜如狂,高喊著陳汐的名字,神色間皆都難掩狂熱崇拜。
  “好!”
  周知禮撫掌出聲,不茍言笑的嚴峻面容上,此刻也是帶著一抹毫不吝嗇的贊賞。
  而左丘鴻的臉頰則狠狠抽搐了一下,張了張嘴,最終沒有說什么。
  “真是個沒用的蠢貨,大羅金仙啊,大羅金榜第八名啊,居然連一個新生都無法制服,簡直丟盡了我們老生的顏面!”
  左丘峻心中瘋狂咆哮,再難控制自己的情緒。
  今天,他先是派出了劉以鳴等人,為避免出現意外,又將消息傳達給了劉澤鋒,原本這一切的安排,應該足以對付任何新人了,可卻哪曾想,居然還是沒奈何陳汐。
  此刻,聽著全場的嘩然聲,看著那些新生一致對陳汐的歡呼,左丘峻心中哪怕再不愿承認,也很清楚,自己原本是打壓陳汐的一場行動,最終卻成就了陳汐,令得他的名望空前提升。
  甚至用不了多久,整個學院只怕都會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知道陳汐今日的耀眼表現!
  ……
  對于這一切,陳汐依舊平靜,他沉默立足許久,一邊利用蒼梧幼苗補充體內嚴重損耗的仙力,一邊調整著周身的氣機。
  和劉澤鋒一戰,艱辛異常,令得他也是有些累,不過……尚有一戰之力。
  “我說過,今日會奉陪到底,還有哪位師兄師姐要來和我切磋?”
  半響之后,陳汐那淡然的聲音倏然響起,就像一股颶風一般,所過之處,演道場四周的嘩然聲皆都是戛然而止。
  氣氛,鴉雀無聲。
  一眾老生面面相覷,久久無人應答。
  “既然無人,那師弟我便告辭了。”
  話音落下,陳汐轉身,飄然離開了演道場,帶著梁仁和古月銘一起離開。
  看著他們三人離開,人群自動分開一條道路,無人敢阻!
  ——
  ps:身體、精神欠佳,今天1更,明天恢復正常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