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09 闖關開始

陳汐從演道場離開后,就辭別梁仁和古月銘,返回了自己洞府。
  “這次切磋論道,外門那些老生應該不會再來找自己麻煩,接下來,就要努力為兩年后的內院考核準備了。”
  盤膝坐在洞府中,陳汐想著今日發生的一切,已是能夠推斷出,這一系列的挑戰幕后,必然是有人在指使。
  而答案也根本不必多想,必然是左丘氏無疑。
  “幸好,這是在道皇學院,若是在外界,左丘氏如此頻頻針對于我,只怕我還真抵擋不下來了。”
  “小師姐說的對,擁有了道皇學院學生這一重身份,左丘氏想要對付我時,已受到了諸多限制,所以在學院中這段時間,必須抓緊時間讓自己變得強大。”
  “時間!我現在最欠缺的就是時間,無論是變得強大,還是展開對左丘氏的報復,都需要抓緊每一分時間,當左丘氏感覺到我已具備威脅他們的苗頭時,只怕就會不顧一切打擊于我……”
  沉思許久,陳汐深呼吸了一口氣,神色重新變得平靜,轉身進入了星辰世界。
  這一次在演道場中連續戰斗,令得他不僅獲得了大量星值,更關鍵的是一舉參悟出了法則疊加之法。
  而現在他要做的,就是繼續參悟法則疊加之法,務求盡快提升自己的戰力。
  ……
  在陳汐重新閉關的同時,有關他在演道場中的一系列戰斗的消息,也是如同長了翅膀一般,快速擴散。
  “外院新生第一人!”
  “連位列大羅金榜第八名的劉澤鋒師兄,在演道場論道時也不是他的對手,可以說,玄仙境內,他儼然已獨步天下,堪稱無敵之存在;
  。”
  “誰啊?”
  “白癡,自然是陳汐!”
  這樣的議論,不止在外院內傳播,甚至蔓延到了內院、丹藏院、藏經院等等地方,一石激起千層浪,令得陳汐的名氣也是如日中天,為諸多學生和教習所熟知。
  ……
  “同輩無敵?呵呵,在進入學院的三輪考核時,他就能以玄仙初境的修為走到第三輪考核中,若他做不到這一點,反而不配成為新生第一名。”
  一座洞府中,姬玄冰看著剛剛傳達而來的消息,啞然失笑,旋即他也不知想起什么,沉吟喃喃道,“我只關心,兩年內他究竟能否晉級大羅之境了……”
  ……
  “又是左丘氏出手,可惜,他們這么做反而助長了陳汐的威風,真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可笑之極。”
  藏經院,一處清雅干凈的青翠森林深處,盤虬著一株株古老擎天的梧桐樹,這里是藏經院首席教習趙太慈的潛居之地。
  趙太慈,也就是凰族一位早已存活不知多少歲月的老凰的名字,其實力深不可測,其名頭在學院中也是人所盡知。
  傳聞當年院長還只是一位學生時,趙太慈就已是藏經院的一位教習,其資歷之古老,也只有藏經院另一位首席教習——龍界的一位蒼龍老祖。
  這一片種滿梧桐古樹的地方,便是那位老凰趙太慈潛居之地,又名“梧桐林”,因為老凰性情剛烈、乖戾,沒有得到她允許,幾乎無人敢擅自踏入此地。
  可此時,一襲火紅裙裳的趙夢璃,則盤膝坐在一株擎天如蓋的梧桐樹下,正自拿著一塊傳訊玉簡查看。
  “大羅之境可不是那么好沖擊的,僅剩兩年時間,你又能否再創造一個奇跡?不管如何,內院考核若沒了你這位新生第一名,可就太無聊了……”
  趙夢璃放下手中玉簡,凝眉望向遠處的群山,絕美而驕傲的容顏上,泛起一抹沉思之色。
  “三天后,你就開始沖擊大羅之境吧,我剛得到消息,佛界那個小和尚,在剛才已踏入大羅之境,如今已前往大羅金榜測試自己的排名。”
  突然,一道清冷徹骨似的聲音在趙夢璃耳畔響徹,那聲音很悅耳,像空谷幽泉淙淙流動,可其中卻是有著一股難以言喻的古老、威嚴氣息。
  趙夢璃心中一震,佛子真律已踏入大羅之境?
  旋即,她深吸一口氣,神色已恢復古井不波,微微頷首道:“老祖宗放心,三天之后,我足可以邁入大羅之境。”
  ……
  “玉不琢,不成器,等你什么時候進入內院,再來找我吧。”
  藏經院,道藏樓內,傳出一道沉渾、沙啞、低沉、卻透著一股無上威嚴的聲音;
  這聲音的音節很簡單,可每一個音節中卻包含著成百上千個變化,因而顯得極為獨特,似隱隱與道相互契合一般。
  這便是龍語,所謂“天龍八音”,每一音都囊過一種天道奧妙,這也成為龍界之輩獨有的法門,令得他們完全凌駕于諸多種族生靈之上,俯瞰蕓蕓眾生。
  “老祖!”
  道藏樓外,跪倒在地的敖無名神色微微一變,焦急大呼出聲。
  “去吧,未踏入內院之時,不得再踏入此間一步。”
  轟隆一聲,伴隨著那一道沉渾透著無上威嚴的氣息,一股無形力量席卷而來,裹挾住地上的敖無名,瞬息已消失在道藏樓外。
  ……
  像這樣的對話,不止發生在趙夢璃、敖無名身上,也有在新生考核中排名前十的鐘離尋、姜滄海、萬俟嫣等人,也或多或少收到了來自各自族中長者的叮囑。
  像他們這等來自頂尖大勢力中的子弟,在進入學院之后,就已確定目標,閉關沖刺,因為有家族勢力的支持,他們完全可以無憂無慮去修煉,而不必像尋常子弟那般,被諸多雜事纏身。
  ……
  問道仙山。
  此仙山位居道皇學院外院,通體是由一頭體積足有萬畝范圍的龍龜仙獸遺體所化,宛如一塊廣袤的陸地般。
  在仙山之上,矗立著一座通天石碑,表面彌漫著璀璨盛輝,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壓迫之力,籠罩整座仙山。
  這便是大羅金榜!
  那石碑上,閃耀著一道道金光,被銘刻在那里,成為一種無上榮耀。
  此時,一個身穿月白色僧衣,面容恬靜雋秀的年輕僧人,腳踩金蓮而來,瞬息抵達那通天石碑之下。
  此人,正是來自佛界的天生佛子真律,他的目光,掃視向石碑表面,掃過那一道道名字,神色古井不波,自始至終都未曾發生任何變化。
  嗡!
  真律走上前,輕輕一撫袖,噴薄出一道佛光匹練,撞在了那通天石碑之上,發出一聲奇異的嗡鳴。
  旋即,一道金燦燦的光芒驀地從石碑底部沖起,猶如沖霄利箭,瞬息就已來到石碑中間位置,并且勢頭還未減弱。
  “第三百一十二名。”
  “第二百三十五名。”
  “第一百四十六名。”
  ……
  最終,那一道金光停滯在了第三十五名的位置上,而后金光爆綻,轟的一聲,響徹起一道古老的道音:“真律,第三十五名,入院修行不足一年;
  !”
  這一道聲音,就如同來自蒼穹之上,宏大無量,不知其來源,卻如同颶風一般擴散八方,越過重重仙山,在整個外院內響徹。
  而后,無數的嘩然聲從四面八方響起。
  “什么?大羅金榜第三十五名!”
  “這佛子真律居然如此強悍,這才剛進入學院不足兩個月時間吧,竟一舉晉級大羅之境,更是跨入了大羅金榜第三十五名的行列中了!”
  “變態,今天是怎么了,剛才那新生第一名陳汐才歷經一番戰斗,奠定了同輩無敵的地位,這才剛過多久,這佛子真律居然一躍殺入大羅金榜第三十五名了?”
  議論聲此起彼伏響起,透著震驚和驚嘆。
  而此時,佛子真律凝視著自己的排名,神色卻是波瀾不驚,最終,他搖了搖頭,飄然而去。
  “還有兩年,或許兩年后再次測試,就可以躋身前十之列了……陳汐,我希望內院考核時你也能參加,我會親手奪回原本屬于我的第一名的!”
  ……
  今天,對外院任何一名學生而言,都注定是非同尋常的一天。
  陳汐鏖戰演道場,名驚學院。
  佛子真律晉級大羅之境,躋身大羅金榜第三十五名。
  這兩件事猶如火藥桶般,引起了一場軒然大波。
  這也給那些外院老生造成了不小壓力,例如排名在大羅金榜前五十名的存在,例如打算兩年后參加內院考核的老生,在見識了這一屆新生的矚目成績后,也是不敢再懈怠。
  內院考核,只有大羅金榜前五十名才能參加,名額本就極其稀少,若是再錯過,那可又要再等上十年之久了。
  也正因此,從那天開始,有志于參與兩年后內院考核的弟子,皆都像變了一個人,要么閉關不出,要么瘋狂外出歷練,磨礪實力,其目的皆都是為了盡快提升實力,免得痛失兩年后那一個進入內院的機會。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并不清楚,他正在閉關,按照自己的計劃抓緊每一分時間在努力修行。
  不過,今天同樣也注定他無法靜心修行下去。
  因為就在他返回洞府沒多久,再次有人前來拜訪,一個讓陳汐無法拒絕,也無法生氣的熟人。
  ——
  ps:陳汐馬上要在學院組建屬于自己的勢力,大家可以幫忙起個名字~“xx會”“xx盟”這種格式,例如“陳汐會”……呃,我之前想的名字都太土了,不高大上~!~
  第2更11點-12點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