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11 獨步古今

封禁解除,昏厥的袁震被挪移出來。
  看著他那渾身的傷勢,劉以鳴等人面色變幻不已。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
  陳汐擊敗袁震只用了寥寥一擊,可也正因如此,反而顯得愈發可怖,這一刻,他們這些老生心中也是驚疑不定起來。
  唰!
  陳汐目光如電,冷冷掃視而來,沉靜道:“還有誰要切磋,還請前來。”
  眾人面面相覷,猶豫不已。
  袁震的下場,令得他們都有些摸不透陳汐的虛實,自不敢再冒然應戰。
  “怎么,你們聯手把我叫來,現如今反而沒膽量和我一戰了?”
  陳汐唇邊泛起一抹冷冽的譏誚之意。
  嗡~這時候,他身上的紫綬星章產生一絲奇異嗡鳴,而后,星值突然變化,硬生生多出了七萬星值。
  這讓陳汐一怔,也顧不得邀戰,把目光望向了一旁的白發老者。
  后者似心領神會,含笑解釋道:“每一場切磋結束,獲勝一方獲得的星值報酬,學院要抽走三成的。”
  陳汐唇角扯了扯,最終還是沒說什么。
  “怎么,這演道場切磋,不一向是學院的潛藏規矩么,為的就是磨礪一下心生的傲氣,現在我就站在這里,你們還不動手?”
  陳汐見依舊無人應戰,不由皺眉道。
  這簡直就是"ciluo"裸的挑釁,令得那些自持資歷深厚的老生臉色都有些陰沉,什么時候,新生敢在他們面前如此囂張過?
  “既然如此,便讓我來討教一下陳汐師弟的高招!”
  突然,那一身青衣的唐英站了出來。
  “賭十萬星值?”
  陳汐問道。
  “不,星值只是彩頭,討一個樂趣而已,就一萬星值吧。”
  唐英搖頭,顯得頗為冷靜,并不像那袁震般沖動。
  “也好,請。”
  陳汐點了點頭。
  ……
  嗡~
  演道場四周禁制再次開啟,而在場中,陳汐已是和唐英遙遙對峙。
  “唐英師兄早在數十年輕就能沖擊大羅之境,一直壓抑著境界,就是為了在內院考核之前突破,躋身大羅金榜前五十之列,有他出馬,應該足夠拿下這小子了。”
  “不錯,在咱們外院玄仙境一輩中,唐英師兄的戰力足以躋身前二十之列,對付一個剛進入學院的新生,自不在話下。”
  “現在就這么說,可有些言之過早了,我總感覺這陳汐深藏不露,或許是一個勁敵。”
  一眾老生彼此議論,口氣和神情較之剛才,都變得慎重不少,顯然因為袁震的落敗,讓他們開始重視起陳汐來。
  “贏!贏!一定要贏!”
  演道場外,古月銘和梁仁看著遠處的陳汐,眼眸中有著熾熱和期待,他們兩人之前被狠狠擊敗,心中自是對這些老生充滿憤怒。
  更何況,他們和陳汐一樣,同為新生,看見這些學院老生按照“傳統”在教訓他們這些新生,自然渴望陳汐能夠扳回逆勢,不止是給他們報仇,也給新生爭一點臉面。
  轟!
  演道場中,戰斗驟然爆發。
  唰的一聲,那唐英身體一閃,拉出一道殘影,迅速拉開和陳汐的距離,與此同時,在他身體四周,驀地飆射出九九八十一柄飛劍,滴溜溜旋轉飛舞,寒光激射。
  “血劍問天!”
  嘩啦一聲,一柄兇煞氣息沖天的飛劍破空而起,將半邊虛空都染成觸目驚心的血色。
  “唐英師兄一出手,就是血劍問天,看來他也是將陳汐視作了大敵對待,甫一開戰就是一記殺招!”
  遠處觀戰的其他老生都是一驚。
  那一道飛劍劃過長空,所過之處,就仿佛鐵血大軍碾壓而過,血光騰騰,殺意沖霄,隱隱有金戈交鳴,擂鼓戰天的喊殺聲傳出。
  直接斬向陳汐!
  “御劍之道……”
  御劍和持劍乃是劍道的兩種道路,殊途同歸,持劍重綜合戰力,御劍偏重神魂操縱之力,并無優劣之分。
  陳汐見此,神色不動,更是未祭出任何法寶,只是探出修長白皙手掌,輕輕一劃。
  嗤啦!
  一縷縷水光彌漫的劍氣,猶如繡花針似的,化作潺潺流水,破空而去。
  “斬!”
  唐英眉宇凝煞,厲聲一喝。
  那柄裹挾滔天血光的飛劍絲毫沒有退讓,直接斬殺向陳汐的攻擊,然而,那一縷縷的水光劍氣看似紛紛被擊碎,卻像細碎的水滴一般,纏繞著飛劍,緊咬不放。
  抽刀斷水水更流,便是如此道理!
  水,又怎可能真正被切斷?
  這更是水行法則的一種體現,上善若水,無孔不入,任憑再狂猛兇悍的攻擊,遇到了流水如雨般的劍氣,也是徒呼奈何。
  “這小子,果然棘手!”
  “未動用仙寶,就能擋住唐英師兄的一招血劍問天,看來這陳汐和其他新生明顯有著不同之處。”
  那些老生見此,眉頭皆都微微一蹙,愈發感覺陳汐難纏。
  “果然是完美圓滿地步的水行法則。”
  而見到這一幕,唐英并未驚訝,反而似暗松了一口氣,下一刻,他周身氣勢猛地一變,竟是再次拔高一頭!
  “陳汐師弟,接我一招萬劍攢心!”唐英大喝,周身八十一柄仙劍,各自裹挾滔天血光,滿空飛射而來。
  唰!唰!唰!唰!……
  這八十一柄仙劍破空,殘影重重,血煞滾滾,竟是如萬劍奔騰,鎮殺而下!聲勢駭人無比。
  “凝!”
  陳汐冷聲喝道。
  周身每一寸毛孔綻放神輝,化作一絲絲的水行劍氣,足有億萬之數目,匯聚糾纏,凝聚為一個個細小的漩渦。
  每一個劍氣漩渦,都如同汪洋風暴之眼。
  無數的劍氣漩渦蜂擁而出,剎那之間,就將那漫天血色劍氣吞噬、溶解、崩潰,就連那八十一柄仙劍,也被一串又一串的漩渦拖住,凝滯半空,掙扎不得。
  這便是“水之劍”的完美傳承,可以隨心隨遇施展出各種妙至巔峰的招式,宛如羚羊掛角,鬼斧神工。
  嗤嗤嗤嗤……
  水行劍氣漩渦和漫天血色劍氣糾纏碰撞,爆發出一陣陣悶雷之音,令得虛空顫抖,天地黯然,威能無量。
  “不好!”
  唐英臉色一沉,任憑他使出渾身解數,竟是無法再御用那八十一柄仙劍,他猛地噴出一口精血,周身氣勢再次暴漲。
  “給我破!”
  轟的一聲,八十一柄仙劍猛地綻放毫光,光照九天,掙脫開水行劍氣漩渦束縛,重歸唐英的掌控之中。
  “去!”
  陳汐見此,卻是神色平靜如故,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
  嘩啦一聲,那漫天的水行劍氣漩渦,猛地齊齊炸開,化作無數個晶瑩剔透的水滴,密密麻麻,如同暴雨般,狠狠沖撞向唐英。
  每一滴水珠,都具備齏粉山岳之磅礴之力!
  當這漫天水滴破空,那等聲勢,直似要將乾坤都砸的稀巴爛。
  “不好!”演道場外,劉以鳴等老生猛地驚呼出聲。
  在他們眼中,每一滴水珠,都威能駭人,攝魂奪魄。
  轟隆隆~~摧枯拉朽的接連轟擊,竟然硬生生將那兇煞滔天的八十一柄仙劍震得潰散,到處亂飛。
  “怎么可能!”
  唐英面色驟變,猛地噴出一口血來,飛劍和他心神相連,令得他也是在這一擊中遭受到了反噬。
  這就是御劍之道的一種弊端了,威能雖強,可當被鎮壓時,對身體和心神的反噬也最為嚴重。
  “我認輸!”眼見那漫天暴雨般的水珠就要迎面而至,唐英哪還敢有任何猶豫,大喝出聲。
  嗡的一聲,禁制發動,在這千鈞一發的一刻,將唐英移送出演道場之外。
  嘩啦!
  與此同時,那漫天水珠也是倏然停止,而后在同一時刻齊齊消失不見,由此也彰顯出陳汐對水行法則的掌控,已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圓滿地步。
  “這一場切磋,陳汐贏!”那白發老者這次不用招呼,已是高聲宣布結果。
  演道場外,唐英臉色煞白,呆滯如雕塑,眉宇間猶自有著一抹悸動之色,顯然有些后怕剛才若躲不過那一擊,后果會是何等不堪。
  “輸了,唐英師兄他居然也輸了……”其他外院老生怔怔,不敢相信這一點。
  修仙者交戰,本就是生死一線間。
  一招敗,便身死。
  幸好這是演道場內,若是擱在外界,唐英的身體早被捅成馬蜂窩了。
  “他走的是劍仙之路,我同樣也如此。”
  唐英有些無法接受這個結果,“演道場內的戰斗,也是公平之極,難道他的劍道修為竟然比我還強?”
  他哪里知道,陳汐早已超出大劍宗的層次,觸摸到了“劍神”之境的門檻。
  劍神之境,那可是眾生不可侵犯的至高地步,能夠達到此地步者,少之又少,鳳毛麟角。當然在道皇學院中個個都是絕世天才,必然也有人抵達此境,可卻并不包括唐英。
  他如今的劍道修為,才只剛剛臻至劍宗之境,連大劍宗都不是。
  所以,論劍道境界,陳汐高。
  論劍法,陳汐那來自無極神箓中的“水之劍”傳承,已是將水行劍道推演到極致圓滿地步。
  論修為,陳汐同樣是玄仙后期,根基之渾厚,還是同輩中的百倍之多。
  論戰斗經驗,陳汐可是一路從下界殺過來的狠角色,戰斗經歷之豐富,也根本不是唐英能夠相提比倫。
  在這等情況下,那唐英哪有不輸的道理?
  ——
  Ps: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心里有什么不滿的,明天再吐槽,今天請讓我爆更的動力更多一些,碼字也更開心一些,好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