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12 破境唯戰

對于左丘寅的挑釁,有人皺眉,有人幸災樂禍。
  但陳汐的答復卻很簡單,直接問軒轅允:“道藏樓允許湊人嗎?”
  此話一出,左丘寅臉色驟變,有些警惕地看向陳汐,他還真擔心陳汐會不顧一切地揍他一頓。
  “不行,一旦有仙元波動,就會觸發禁制,那樣的話,即便揍對手一頓,也會被驅逐出道藏樓,三年內不得再踏入一步。”
  軒轅允搖頭。
  陳汐有些失望地嘆了口氣,看著左丘寅,道:“辰盟弱不弱,你說了不算,若不服,可以前往演道場向我挑戰,別人的挑戰我可以拒絕,但對于你,我會網開一面的。”
  說罷,便轉身朝一側的一排書架走去,再懶得搭理對方一眼。
  對于此,眾人都好笑地看向左丘寅。
  “哥們,我若是你,肯定咽不下這口氣。”
  “對,是男人就發起挑戰!”
  “唔,算了,我看他是沒膽量和陳汐較量的,充其量也只會動動嘴皮子。”
  像軒轅允這等頂尖大勢力的子弟,并不畏懼左丘寅,所以見此機會,登時見縫插針地挑撥起來,語氣戲謔。
  左丘寅面色又是一沉,內心受到了一種莫大恥辱,可讓他去挑戰陳汐,卻又是萬萬不敢的,最終,他冷哼一聲就匆匆離開了道藏樓。
  “該死的混賬!你最好不要參加第一年后的內院考核,否則我一定讓你好看!什么東西,還真以為自己成氣候了?簡直是活膩歪了!”
  左丘寅心中憤怒咆哮。
  ……
  “陳汐,你那辰盟并非像左丘寅說的那么不堪。”
  左丘寅離開之后,軒轅允徑直湊了過來,朝陳汐低聲道,“現如今,整個外院誰不知道辰盟的存在,不知有多少新生搶破腦袋也要進去呢。”
  陳汐怔了怔,略帶調侃道:“那怎么會只有十幾個成員?”
  “這就是門檻了。”
  軒轅允也笑了,“對于辰盟的組建,我家小公主的要求的門檻很高,可不是誰都能進來的,必須經過重重考核,獲得小公主的認可才行。”
  “考核?”陳汐有些訝然了。
  “對,報名進入辰盟的,首先必須得來歷清白,不是某些勢力派來的奸細,其次則考驗其心性,最后再衡量其資質和實力。”
  軒轅允侃侃而談:“唯有如此,才能保證辰盟的根基牢固,如此做,也是為了以后長遠發展……像如今,辰盟已被評為最具潛力的學生勢力之一,不止在外院,在內院也有著不小的名氣。”
  “最重要的是,現在許多新生都以能進入辰盟為奮斗目標,已經形成了一股風潮,相信等你進入內院之后,辰盟必然會迅速壯大起來,躋身學院百強勢力的名單中。”
  陳汐倒是沒想到,這才一年時間,阿秀就已經把辰盟發展到這般地步了,吃驚之余,也是頗為動容。
  “這可真得多謝阿秀了。”
  陳汐深吸一口氣說道,他很清楚,哪怕換做自己去操作,只怕也沒有阿秀做的這般出色了。
  “對了,那個百強勢力是什么?”陳汐問道。
  “哦,那是學院內一百個學生勢力,等進入內院,就能看見一個名為‘逐鹿金榜’的石碑,上邊便是羅列著一百個學生勢力的排名。”
  軒轅允開口解釋道,“這也是學院對學生的一種鼓勵,畢竟,能夠從學院中走出的子弟,未來幾乎都能蛻變為仙界的一方霸主,而對勢力的掌控和駕馭,也是對學生的一種磨礪和培養。”
  陳汐恍然,再一次深切明白到了道皇學院的存在,對仙界的意義有何等的不凡,簡直就是仙界頂尖人才輸出的搖籃之地。
  ……
  軒轅允閑聊了一陣,便即折身離開。
  陳汐也是將心思放在了這三層書架上,開始細細翻閱起來。
  “寶箴秘聞錄,太古年間,學院首席教習蕭瑜所著,其內詳解大羅之妙,乃不可多得之孤本。”
  “論大羅真諦三十六解,外院之長周知禮所著,其內敘錄三十六種晉級大羅之訣竅。”
  “太上問道篇……”
  “真武七鑒……”
  “神羅圖譜……”
  這第三層所藏典籍,并非功法,全都是一部部有關大羅之境的道經,有闡述,有辯論,更有無數前賢古人對這一境界的認知和批注。
  陳汐還記得那位黑衣老者的提醒,沒有去翻閱典籍,不過只看那一部部道藏的名字和介紹,都讓他有一種無從選擇的感覺。
  沒辦法,這里有關沖擊大羅之境的典籍實在太多,也太全面了。
  “唔,我建議你先翻閱當年道皇親筆批注的《大羅本源考》、以及當年云浮生那小子曾隨手撰寫的一部《破境妙觀》。”
  突然,那一個三尺高的侏儒書妖本寂憑空浮現,立在陳汐身前,笑吟吟開口指點,一副早料到你小子會不知如何選擇的模樣。
  “當然,也別忘了查看院長留下的一部《道溯大羅》手稿,我記得當年那星武仙王就是參悟這部手稿,一舉破境大羅的。”
  陳汐扭頭看了看四周,發現并無人注意到書妖本寂的出現,心中又是暗暗一驚,終于明白,這書妖本寂的修為必然也是深不可測,說不定就是這藏經院中的一個老古董。
  “多謝前輩指點。”陳汐拱手。
  “我可不是白指點的。”書妖本寂笑瞇瞇說道。
  陳汐心領神會,隨手把紫綬星章交給對方。
  不過,當陳汐再次拿回紫綬星章時就發現,居然一下子少了五萬星值!他唇角登時不可抑制地抽搐了一下,有些沒想到,也有些肉疼。
  書妖本寂見陳汐這般模樣,不禁沒好氣道:“小子,你可是占了大便宜,別人想花費星值求我指點,我還不答應呢。”
  陳汐心中暗自嘀咕:“誰知道你是不是蒙人的……”
  甚至,陳汐都懷疑對方是不是用同樣的說辭,蒙蔽了學院不少學生,畢竟這家伙似乎對自己太熱情了,還如此主動,所謂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陳汐可不相信天上掉餡餅,又恰好砸到自己頭上這種事情。
  “唉,看來我又白忙活一場了,當年那云浮生罵我坑他的星值,想不到如今你這小家伙也如此,做點好事怎么就如此難呢……”
  書妖本寂搖頭嘆息,一副傷心失望的模樣,話雖如此說,他消失的速度可不慢,幾乎是不等陳汐再次開口,他就瞬息憑空消失不見。
  “這家伙,在這些年里肯定騙了不少人……”
  陳汐卻是愈發感覺,這書妖本寂不靠譜了,不過他很快就拋棄腦海雜念,開始順著一排排妖本寂提起過的書名。
  他倒是想確認一下,那《大羅本源考》、《破境妙觀》、《道溯大羅》三部道藏是否真值五萬星值了。
  很快,陳汐就找到了其中一部,是當年道皇親筆批注的《大羅本源考》,這部道藏并非出自道皇之手,只是由道皇批注和闡述的。
  換而言之,這一部《大羅本源考》出現的時間,應該還要在太古道皇證道之前!
  原因很簡單,批注和闡述,本就是后人對故人典籍的一種認知和詮釋。
  而當看到那真正的著作者名字時,陳汐眼眸不由微微一縮,心中震動,伏羲!
  居然是伏羲!
  陳汐心中就像被丟進一顆石子,濺起千重浪。
  “學院中怎會存在一部伏羲前輩的著作,難道那太古道皇也和伏羲前輩有著一絲淵源不成?”
  陳汐深呼吸幾口氣,終于感覺,哪怕被那書妖本寂坑了五萬星值,可是能夠看見伏羲前輩留下的一部著作時也值得了。
  畢竟,他自打修行至今,所修習之傳承幾乎都來自星辰洞府,而星辰洞府便是伏羲之物,甚至嚴格來說,他陳汐如今已是神衍山的親傳弟子之一!
  此時能看見伏羲所論著的一部道藏,他心中自然是有一種如獲至寶的驚喜感。
  翻開第一頁——
  唰!
  又被扣除了八千星值!
  這一下,倒是讓陳汐的心神清醒不少,暗暗苦笑,果然,想要從學院中得到什么,就得付出什么樣的代價啊。
  不過接下來,陳汐卻是顧不得思考這些,他的心神已是完全被典籍中的內容所吸引。
  “大羅者,道之微而顯,衍化神紋、闡述天之痕理。”
  “此境,心與道相合,法與身相隨,冥悟于道,則見微知著……”
  像伏羲這般通天存在,每一個字,甚至是每一個筆畫中都蘊含著至高的妙諦,細細揣摩,甚至可以從一字之中品悟出千百重道韻。
  即便以陳汐的超絕悟性,也是每看一個段落,都得消化咀嚼許久,這才能重新翻閱下去,否則都難以再觀摩下去。
  是的,陳汐并未觀摩道皇的批注和闡述,直接觀摩起《大羅本源考》的原文,所領悟出的東西,自然是來自于他自己對大道的認知。
  如此做,也是為了等將這一部典籍參悟透徹,再把自己所領悟的妙諦和道皇所批注的妙諦一一印證。
  如此一來,就可以收獲到更多的體悟。
  所謂旁征博引,觸類旁通,便是如此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