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13 天道氣息

道藏樓內安靜無聲。
  每一名子弟都在靜靜參悟著不同的典籍,陳汐也不例外。
  他如今滯留在玄仙圓滿地步,只差靈犀一悟,尋覓到通往大羅的道路,就能一舉破關扶搖而上。
  不過,破境也是有風險的。
  尤其是在沖擊大羅之境時,一旦所選道路有所缺漏,就會遭受化燼之劫,即便最終能夠存活,也一輩子再難踏足仙途。
  所以對待這一道關卡,即便是驕傲自負到極致的世家子弟,也變得慎重無比,不敢有一絲怠慢。
  陳汐自然也不會有任何大意,但也不會因此而過度憂慮,反而束縛了自己的道心。
  這一刻的他,實則已根本沒有閑暇去考慮破境的事情,因為他的全部心神,都已被《大羅本源考》中的妙諦所吸引,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那是來自伏羲的親筆撰述,是對大羅之境最本源最樸素的認知,并無破境之訣竅,但卻能夠讓參悟者對大羅之境有一個最本質的認知。
  其中的妙諦談不上艱難晦澀,卻是博大精深,意蘊無窮,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將其徹底吃透。
  不過此刻的陳汐,已是渾然不覺時間之流逝。
  整整一個月。
  此處道藏樓三層中,走了一些學生,來了一些學生,唯獨陳汐盤膝坐于原地,巋然不動,猶如一座泥塑的雕像,靜而無聲。
  “他是在悟道嗎?”
  “或許是,或許也不是。”
  “唔,我猜他該不會是在紫綬星章任務區內領取任務吧?這些天那符道任務可有不少都是他完成的。”
  “古怪,在道藏樓內領取任務?這陳汐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
  “或許,他也是壓力太大,欲要不久就將開始的內院考核,又不愿錯過賺取星值的機會,所以唯有如此了。”
  “唉,如果陳汐是某個頂尖大勢力的子弟,只怕早已將那佛子真律、趙夢璃等人甩得遠遠的了。”
  “是啊,那些頂尖勢力子弟不必為賺取星值憂愁,一心沖擊大羅之境就可以了,這讓陳汐如何和他們比……對了,我聽說姬玄冰、趙夢璃二人前幾天前往大羅金榜前測試,也同樣躋身前五十名的行列了。”
  “嗯,我也聽說了,還有鐘離尋、姜滄海、敖無名等人,如今都在‘幻羅仙境’中歷練,只怕一出關,就要開始沖擊大羅金榜了。”
  “只剩下不足一年,內院考核就要開始了,可陳汐卻依舊未能踏入大羅之境,真是讓人替他著急啊。”
  “一年前,他還只是玄仙初境,一年后就想要沖擊大羅之境,我都感覺幾乎沒有什么希望。”
  “總之,還是靜靜等待吧。”
  道藏樓內,只要認出陳汐身份的,無不會對他進行一番議論,所議論的內容,也大多和不久就將上演的內院考核有關。
  畢竟,隨著十年一度的內院考核期限逼近,外院中的氣氛也是變得愈發緊張,幾乎時時刻刻都有子弟跑到那問道仙山上,觀摩大羅金榜名單的變化。
  也有不少弟子加緊了修煉,瘋狂淬煉實力,要么以星值兌換一些仙寶,要么以星值兌換一些有利于提升戰力的丹藥……可謂是手段盡出,無不都是為參加內院考核做準備。
  因為想要參加內院考核的唯一標準就是——躋身大羅金榜前五十名!
  可惜,直至如今,陳汐的名字都沒出現在大羅金榜上,更別說躋身前五十之列了,原因自然很簡單,他還未能破境晉級大羅之境。
  這也引起了不少外院子弟的注意,有人擔憂,有人不以為然,有人則認定陳汐這一次是注定難以參與到其中的。
  畢竟,他一年前才只是玄仙初境,想要在內院考核之前就晉級大羅之境,希望實在太渺小,幾乎為零。
  ……
  在進入道藏樓三層的第二個月,猶如雕塑似的陳汐終于睜開了眼睛,瞳孔內一片深邃浩渺,神色怔怔,處于一種似悟非悟的狀態。
  然后,他將《大羅本源考》放下,尋覓到云浮生所著的《破境妙關》和當今院長所著的《道溯大羅》。
  ……
  第三個月。
  陳汐將這兩部典籍翻閱參悟完畢,凝眉沉思整整三天三夜,而后長身而起,開始翻閱三層樓閣內其他道藏。
  “太上問道篇。”
  “真武七鑒。”
  “神羅圖譜。”
  這一次的翻閱和參悟和之前不同,陳汐的速度明顯變快,甚至是達到了駭人的地步,幾乎是每一刻鐘,就有一部典籍被其翻閱完畢。
  這一幕,也是引起不少子弟的詫異,甚至是震驚。
  眾所周知,能被搜羅存放在道藏樓內的典籍,無不是當世之珍藏,蘊含無盡妙諦,尋常子弟每參悟一部,少則三個月,多則三年五載也吃不透。
  就是悟性超凡的絕世人物,也不可能像陳汐這般,幾乎是一刻鐘就將一部典籍悉數參悟領會于心。
  所以這時候陳汐的表現,就顯得極為顯眼和令人費解了。
  “陳汐這家伙,該不會是走火入魔了吧?”
  “唉,他應該是對那內院考核志在必得的,可境界遲遲無法晉級大羅之境,或許令他道心失衡了吧。”
  “這么搞下去,可對他的道行大大不利,要不要去勸勸他?”
  “嘿,就憑你?人可是新生第一名,玄仙境內獨步天下,你有什么資格去勸導人家?”
  對于這一切的議論,陳汐置若罔聞,依舊在以一種恒定的速度在翻閱一部部來自不同前賢大能者親手所著的典籍。
  這種做法一直持續了到了第四個月。
  這一天,就連看守此處道藏樓的黑衣老者也被驚動,匆匆來到三層,看著嘩啦啦翻閱典籍的陳汐,眉頭不禁緊緊蹙起。
  “心神渾渾噩噩,氣機游而不定,是悟道?還是走火入魔的征兆?”
  黑衣老者身為藏經院一名教習,在看守道藏樓的這些年中,見識了不知多少學生在此悟道,可卻沒一個像陳汐這般的狀況。
  可若說陳汐走火入魔,偏偏又不像。
  這讓他眉頭皺得愈發厲害,最終還是出于一種對學生安危的考慮,他決定去叫醒陳汐,問一問其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過,就在他快要靠近陳汐時,卻被突然出現的書妖本寂攔住,“你難道忘了當年的云浮生?”
  寥寥一句話,就讓黑衣老者戛然止步,面露一抹驚容,腦海中驀地閃現出當年云浮生在此翻閱典籍的情景。
  同樣也如陳汐這般,翻閱典籍如同走馬觀花,不是悟道,不是走火入魔,而是真真正正在參悟和領會典籍的奧妙。
  只不過,他們的理解推演能力,顯然已達到了匪夷所思,駭人聽聞的地步,因而顯得和其他人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云浮生?若學院中能夠再出一位云浮生,只怕左丘家肯定寢食難安……”
  黑衣老者也不是想起什么,神色間帶著一絲傷感,最終搖了搖頭,負背轉身離開。
  “這老家伙什么眼力,他肯定不可能是第二個云浮生,當年的云浮生也沒有他這么……”
  書妖本寂心中嘆了口氣,凝視陳汐許久,最終再次憑空消失。
  ……
  在進入道藏樓第五個月時,陳汐終于停下了手中動作,駐足原地,沉思起來。
  這讓一直關注著陳汐動靜的一眾學生皆都沒來由地暗松一口氣,似乎陳汐若再如此下去,會讓他們受不了似的。
  其中就包括軒轅允。
  他這五個月中,不時會來道藏樓,一是參悟典籍,二也是時刻關注著陳汐的狀況,以免在他身上會出現什么意外。
  而他之所以這么做,顯然是來自于阿秀的授意。
  “陳汐,你要去哪里?”
  注意到陳汐竟是要離開道藏樓,軒轅允登時清醒,連忙緊跟了上去問道。
  “演道院,幻羅仙境。”
  陳汐神色平靜,眉宇間帶著一絲怔然之色,似依舊沒有從那一股奇特的參悟中徹底清醒過來。
  “你已經尋覓到破境之途徑了嗎?”
  聞言,軒轅允心中一震,又是驚詫,又是艷羨地看著陳汐。
  這句話一出,也是引起附近其他子弟的注意,一個個都震驚不已,紛紛將目光掃向了陳汐。
  陳汐倒是沒有注意到這些,隨意點了點頭,便轉身而去,他此刻心中涌動著諸般體悟,唯有趁此機會,前往那幻羅仙境中一一實踐,才能將其徹底掌握。
  而到了那時,就是他破境的時候!
  見陳汐點頭,包括軒轅允在內的子弟都又是一驚,在道藏樓枯坐五個月時間,就領悟到了破境大羅的途徑?
  這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畢竟晉級大羅實在太難,各憑機緣和悟性,哪怕天賦再卓絕,可沒有這一份機緣和悟性,也是根本無法觸碰到大羅之境的門檻。
  可陳汐倒好,才用了不足半年的時間,就找到了通往大羅的途徑,這若傳出去,非在學院中引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
  見陳汐的身影消失在三層內,軒轅允連忙又跟了上去,他可不肯錯過陳汐晉級大羅的時刻,能夠觀摩一番,對他以后沖擊大羅之境也是有著不少益處的。
  更何況,他也是早想去見識一番那幻羅仙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