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8)     

神箓121 戰唐緒


  第三更!
  ——
  觀戰臺上,一片死寂!
  在場所有修士都被陳汐奇快如電的身法震撼,有那眼力毒辣的,更是看出陳汐的身法已達到道意境界!
  道意,是對天道的認知和感悟。
  修煉之道,無論出身再好,丹藥再多,無論師長如何悉心傳授,點撥迷津,自己若領悟不到天道的一絲奧妙,不僅武道修為會停滯不進,并且一輩子也別想羽化天仙。
  因為想要羽化天仙,就必須歷經絕世天劫的考驗,而悟道境界越高,度過天劫的幾率就越大!
  除去一些妖孽級別的天才人物不談,一般而言,世界所有修士對天道的認知境界都是有跡可循的。
  后天修士勤修苦練,突破自身障礙,能夠對天道有一個模糊的認知,此境界為之基礎。
  先天修士汲取天地靈氣,窺探靈氣衍生之妙,稱作‘知微’。
  紫府修士奠定大道根基,與天地冥合,所追尋的境界便是‘天人合一’。
  而‘道意’,則是黃庭修士所要探尋的武道境界!
  也正因此,當察覺到陳汐以紫府修為,領悟出‘道意’之后,在場修士才會如此震驚。
  “這少年是誰?”
  “此子日后前程,必定不可限量!”
  “趕緊給去查,把此子的一切資料,事無巨細地查出來,這樣的天才,值得我們花費任何代價去拉攏!”
  短暫的沉寂之后,觀戰臺上瞬間炸開了鍋,議論紛紛,對擂臺上的陳汐頻頻矚目,似是要看清他究竟是個怎樣的人。
  “道意境界!看來自己這次干了一件蠢事啊……”觀戰臺上,燕青霓看著擂臺上的陳汐,失神喃喃,臉色變幻不定。
  “陳汐這家伙太變態了,每次見到他,我都有種不認識他的感覺,真是的,還讓不讓人活了!”端木澤咬牙切齒道。
  “的確很變態。”杜清溪和宋霖深以為然。
  三人話雖如此說,臉上卻是喜色連連,陳汐的勝利,他們也倍感有面子,與有榮焉。
  “姐!我要拜陳大哥為師!”沐文飛突然道,神色堅定之極。
  “啊,你不去流云劍宗了?”沐瑤一怔,旋即若有所思道:“若陳大哥愿收你為徒,的確是一件幸事,唉,就是不知道陳大哥愿不愿意收你。”
  “這個蠢貨!連敵人的虛實都不知道,就搶先進攻,這不是找死嗎?”擂臺另一側,謝戰低聲咆哮不已,“唐緒,你上,那小子只不過速度快了一點罷了,小心防范著,再加上你煉體紫府二重的修為,一定能殺死他!”
  唐緒點點頭,平凡無奇的臉上依舊平靜一片,似是渾然沒有被周圍環境所擾。
  “我……我認……認輸!”擂臺上,被陳汐一手掐著脖子的林少奇憋足了力氣,才發出斷斷續續的聲音。
  “滾吧!下次再見到你助紂為虐,我定饒不了你。”陳汐隨手一揮,像丟垃圾似的,把林少奇丟下了擂臺。
  “第一局,謝戰公子一方失敗。”那個漂亮優雅的女侍者走上擂臺,看向陳汐的目光中異彩漣漣,笑吟吟道:“這位公子,祝賀你取得第一局勝利。”
  陳汐笑了笑,說道:“開始第二局吧。”
  “原來公子已迫不及待了。”女侍者嫣然一笑,勾魂異常,這才一掃擂臺四周的觀戰臺,朗聲道:“第二局,現在開始。”
  咚咚咚……
  就在女侍者走下擂臺之后,一陣似緩似急,宛如鼓點般的腳步聲踩著奇特的韻律,一步步走上擂臺。
  咚!咚!咚!
  擂臺四周頓時變得安靜起來,所有人都覺得自己的心臟跟隨著那腳步聲,跳動、劇烈的跳動,全身氣血、真元也隨之翻騰,道心差點失控。
  有那實力稍弱的,臉上頓時浮現一種似哭似笑的表情,癡癡呆呆,宛如陷入了魔怔中一樣。
  便在這奇異的腳步聲中,一襲羽衣的少年唐緒,走上了擂臺,直至他停下腳步,那奇異的腳步聲消失,擂臺四周觀戰的眾人皆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氣。
  旋即,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唐緒的身上,無數個疑惑涌上心頭,這家伙是誰?又是從哪里冒出來的?修煉的是什么功法,只腳步聲就能攝人心魄?
  嘩!
  擂臺上的玄鈞大陣再次發動,形成一個光幕把唐緒和陳汐罩在其中。
  “我修煉的是《葵水玄身功》,八歲時于極北冥寒之地打坐九年,以九幽玄水淬煉體魄,進階煉體紫府三重境界。一身血肉柔時如水,硬時似鋼,所以你的速度再快,力量若不夠,對我也是無用。”
  唐緒平凡無奇的臉上沒有絲毫波動,緩緩說道:“并且,我還修煉了神通“法相天地”、“九陰玄靈劍”,兩者結合,能夠……”
  陳汐揮手打斷道:“你是來跟我聊天的?”
  他自然知道,唐緒是想借此,令自己心中產生退避,畏懼的心思,宛如心魔一般,影響自己的實力發揮。
  可惜,唐緒不知道的是,陳汐日夜觀想伏羲神像,又歷經諸多惡戰,一顆道心早已磐固堅韌之極,怎可能會被三言兩語影響了心神?
  尤為重要的是,陳汐同樣也是煉體者,所修煉的更是《周天星戮鍛體之術》這等傳自荒古時期的絕世功法,對煉體者的實力認知,較之尋常修士要更為深刻,唐緒想要以煉體者的優勢威懾他,就顯得有些幼稚可笑。
  唐緒明顯一怔,似是沒想到陳汐的反應會如此淡漠,搖頭道:“輕敵可是會丟掉自己的小命的。”
  “你是男人嗎?”陳汐突然問道。
  唐緒張口答道:“當然是。”旋即反應過來,怒道:“你罵我不是男人?”
  陳汐聳聳肩:“我覺得你也不是女人。”
  “你罵我是太監?”唐緒臉色頓時變得陰沉起來。
  陳汐笑道:“對,沒有卵蛋,只會耍小伎倆小陰謀的太監。”
  “找死!法天象地!”唐緒暴喝一聲,渾身陡然涌起滾滾水汽,整個人宛如化作了一道河流,浪濤澎湃,氣息瞬間飆升到極致,已化作一個高達十丈的巨人。
  這個巨人,像由水流組成,四肢、頭顱、身軀、無不流動著黑色的水流,強烈的陰寒之氣擴散空氣中,瞬間凝結出一片片細碎的冰花,洋洋灑灑,帶著銳利的寒芒。在他面前,陳汐簡直就像個小個子。
  這便是神通法天象地,令身軀變化十幾丈高,肉身力量也暴漲數倍,靈活度卻是絲毫不減,是一種極為厲害的輔助神通,在荒古時期,幾乎所有神魔煉體流皆修習過此神通,戰斗時能夠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甚至,“法天象地”修煉到極致,甚至能夠與萬丈山岳一般高大,舉手投足之間,只肉身力量便足以毀山斷流,恐怖之極。
  “九陰玄靈劍!”
  化作十幾丈高巨人的唐緒,一聲暴喝,身上驀地涌出一把如同水波一般的大劍,劍身密布著一層繁密玄奧的符文,像細碎的浪花、更像靈活的蝌蚪,在一丈長的劍身中游來游去,釋放出一圈圈的透明漣漪。
  陳汐眼眸一凝,法天象地不用說,令煉體者擁有暴漲的力量和強大的體魄,而這“九陰玄靈劍”以巫力凝聚,竟能顯現出如此氣象,令他也不由感到一陣驚嘆。
  神通廣大,煉體者擁有神通,根本就不用任何法寶,其攻擊力足以擊殺任何敵人!
  “死!”
  唐緒手持巨劍,一劍斬下,萬千水浪奔涌而出,發出千萬聲怪異的尖嘯,仿似把擂臺都震動起來,聲勢駭人之極。
  “嗖!”
  陳汐施展神風化羽遁法遁法,朝擂臺一側躲去,同時八柄玄冥飛劍倏然飛出,快逾閃電般直取唐緒的頭顱。
  嘩啦啦!
  唐緒不躲不避,八口玄冥飛劍瞬間絞死其頭顱,然而水流涌現凝聚,其脖頸上再次涌現一顆頭顱,竟是毫發無損!
  “嗯?”陳汐心中一驚,而不等他想明白,九陰玄靈劍帶著萬千水浪轟然襲來,逼得他不得不朝一側飛掠而去。
  “躲?你又能躲到什么時候?”唐緒冷冷一笑,身形一晃,十幾丈高的身軀,揮舞著九陰玄靈劍,帶起滾滾洪流,橫掃而去。
  擂臺只有百丈范圍,唐緒一劍揮出,幾乎籠罩了整個擂臺,四處都是水浪滔滔,怪嘯轟鳴,陳汐可躲避的空間,變得狹窄之極。
  嘩啦啦!
  地面上,驀地升起一股黑色水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暴漲,很快就把擂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水池。幽冷的水汽,逸散出的冰冷氣息,就像一把把刀刃,撕割得罩在擂臺四周的光幕發出咯吱咯吱的刺耳聲音。
  這便是神魔煉體流的威力嗎?
  觀戰臺上,一雙雙眼睛睜得滾圓,看著宛如神魔般立在擂臺上縱劍廝殺的唐緒,每個人的臉色都無法抑制地升起一絲駭然。
  神通廣大!
  同階之中,神魔煉體流碾壓一切煉氣流,此話果然非虛啊。
  “陳汐不會有事吧?”端木澤擔憂道,雖知道陳汐斬殺過黃庭修士,甚至是兩儀金丹修士,可是看著那唐緒在擂臺上大發神威,他依舊禁不住擔心起來。
  “不會!”杜清溪神色驚疑不定,口吻卻是堅定之極:“你沒看,陳汐是在尋覓其弱點,蓄勢待發。”
  擂臺另一側,謝戰神采飛揚,撫掌大贊道:“好!好!好!神魔煉體流,的確厲害啊,哈哈哈……”
  嗖!
  陳汐的身影就像一縷風,在擂臺半空中飄忽不定,連連躲避著周圍巨劍、水流的攻擊,看似兇險,卻總能在方寸之間覓得一絲生機,游刃有余地躲避開。
  而在他心中,則在觀摩唐緒的神通攻擊之法,他這是第一次跟擁有巫力、擁有神通的修士戰斗,有太多的東西要學習了,由此機會,他豈會輕易錯過了?
  “擂臺光幕所籠罩的高度,只有近二百丈,我看你能躲到什么時候!”
  立在水流不斷暴漲的擂臺之中,唐緒宛如立在自己的領地一般,揮舞九陰玄靈劍,水浪洶涌,如龍奔涌,似虎咆哮,卷起萬千水流,緊追著陳汐的身影不放。
  陳汐沉默不語,心中卻是升起一絲絲頓悟,“我的星斗大手印,如今已擁有戍土星煞之力和乙木星煞之力,并且還暗含星斗運轉之道,比之這只有九幽玄水凝聚的神通九陰玄靈劍,明顯高明了不止一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