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5)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5)     

神箓1216 風波不止

青色霞光一閃,陳汐的身影已是出現在幻羅仙境第三十六層內。
  幾乎是同時,一股沸騰如海嘯般的劍氣破空聲從四面八方響徹,尖嘯聲直似要撕破人的耳膜。
  那是如同暴雨的劍氣,鋪天蓋地,來自于三十六名黑衣人手中。
  這些黑衣人,和其他層次不同,乃是六人一組,形成一個小六?合仙陣,而后六組黑衣人又重新組合成一個大六?合仙陣。
  陣中套陣,令得其攻勢嚴密、肅殺、完美整齊如同一人施展而出!
  一股難以言喻的壓力,如同十萬大山般碾壓在陳汐身上,刺激得他渾身精氣神都如同燃燒,沸騰一片。
  早在第三十五層時,那種壓力已逼迫得他發揮出大半的潛能,整個身心都已進入深層次的戰斗狀態。
  所以在這一刻,當感受到那一股無處不在的壓力時,他并未感到任何不適,相反,他眉宇肅殺,神色漠然而沉靜,整個人猶如一柄藏于深淵的絕世寶劍,于此刻出鞘,于此刻鋒芒畢露!
  轟!
  體內,猶如一座亂世洪爐,開始沸騰燃燒。
  這些日子在道藏樓參悟所得的諸多體悟,猶如潮水般涌現心頭,刺激得他神魂都顫粟,產生一種不可抑制的沖動。
  這是破境的契機!
  如此強烈,如此渴望,似一把洶洶烈火,要點燃陳汐全身,要將他全身的精氣神,乃至于生命本源都燃燒。
  遠遠望去,他整個人都彌散出一股可怖的氣息,每一寸毛孔中都噴吐神輝,綻放出縷縷的金色霞光,令人不敢逼視。
  “想不到,竟是再也壓制不住這種晉級契機了。”
  “也罷,我一路走來,歷經無數戰斗洗禮,承受無數次血與火的錘煉,走過了白骨堆砌的血路,踏遍了尸體橫陳的山峰……我今日之諸多成就,無不源于戰斗,今日,也當于戰斗中破境,踏足大羅之列!”
  心中,仿似有一道雷音在吶喊,就像一個導火索,徹底點燃了陳汐。
  轟!
  他整個人氣勢驟然大變,渾身彌漫一股難言的金色神輝,圣潔、純凈、厚重、又帶著一股猶如琉璃般明凈氣息。
  而在他體內,混洞世界、四象之海、泥丸宮、檀中穴、百會穴三處妙關,在這一刻同時沸騰,似要沖破彼此之間的阻礙,匯聚在一起。
  混洞世界,是丹田本源之地,道基之所在。
  四象之海,是天仙仙基之門戶,四大仙靈汪洋儲存之區域。
  三玄妙關,玄仙三重境,三魂之域,三魂通而玄機生。
  此刻,這三個不同的區域,竟是齊齊轟鳴運轉,如同沸騰的熔漿呼嘯于四肢百骸之內,那可怖的力量若是悉數爆發出來,只怕會瞬間毀掉一座浩大仙城!
  轟隆隆!
  仙力沸騰,氣機燃燒,陳汐整個人于此刻開始了一場驚人的蛻變。
  這一切說來緩慢,實則只發生在一瞬間,當陳汐進入幻羅仙境第三十六層時,就已開始產生。
  嗚嗚嗚~~
  而此時,那漫天劍氣暴雨也是破空而來。
  鏘!
  攬星仙劍在手,陳汐猛地踏步而出,猶如一道金燦燦的箭矢,在虛空中留下一道璀璨奪目的殘影,在鋪天蓋地的劍雨中一閃而過。
  噗噗噗……
  僅僅一剎那,陳汐所過之處,十余個黑衣人被攬星仙劍輕易碾壓,猶如紙糊一般,化作漫天光雨彌散消失。
  殺!
  陳汐戰意如燃,斗志如沖霄狼煙,腳踏虛空,指天打地,劍鋒所指之處,必然有一個個黑衣人伏誅!
  這一刻的陳汐,處于一種奇異的狀態中,似是在戰斗,又似是在破境,動靜之間,竟是暗暗契合了一種天道韻律。
  這一幕若是被外界眾人看見,只怕誰也不會相信,這世上竟然有人能夠在殺伐中破境,沖擊大羅之境!
  畢竟,對于仙界無數玄仙強者而言,大羅之境是如此之危險,如此之難以逾越,成則金身永不滅,敗則飛灰難為仙。
  在這種情況下,就連那當時絕頂人物,也不敢對此稍有大意,甚至會準備足夠的手段,請來諸多的師門長輩護法,方才敢選擇去破境。
  可陳汐倒好,居然選擇了在殺伐戰斗中破境大羅!
  也幸好這一幕是發生在幻羅仙境中,否則若被人看到,不用多久,整個學院都會轟動,視陳汐為怪胎不可。
  當然,前提得陳汐能夠破境成功,否則在外人看來,他此刻這般舉動也跟瘋子沒什么區別。
  轟!
  一道通天粗大的劍氣劈斬而出,再次卷走十余個黑衣人的性命,那種摧枯拉朽的手段,簡直比殺雞宰猴還容易。
  甚至,比之在第三十五層時的戰況,此刻的陳汐完全處于一種碾壓的狀態,橫掃六?合,無人能攖其鋒芒!
  即便是在這等關鍵的時刻,陳汐也并未失去理智,不過他此刻,全部心神都鎖定在了自身氣機變化上,也沒有閑暇去關注四周變化。
  對于那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反而就像無足輕重的跳蚤撓癢般,根本已對他造不成任何威脅。
  “第三十六關,二十七息!”
  在陳汐幾乎都快忘了四周一切時,耳畔,倏然響起了那一道淡漠毫無感情的聲音。
  他霍然抬頭,就看見場中再無一個對手。
  “就這樣通過了么……”
  當陳汐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時,他整個人已被一股青霞卷走,消失在了那第三十六層中……
  在道皇學院深處一處神秘空間中,一道偉岸的身影盤膝坐在一處巖石上,在他身前遠處,是一片無垠浩瀚的星河。
  忽然,偉岸身影霍然抬頭,眸光猶如能勘破宙宇玄機般,照射那一片星河,竟令得那無數星辰都齊齊顫粟了一下。
  “于戰斗中破境?呵,了不起!”
  ……
  就在陳汐被那一片青霞卷走的同時,幻羅仙境外那一塊光壁上,代表著第三十六層的青色符紋暗淡了下去。
  “陳汐,刷新三十六層新紀錄,闖關成績,三刻鐘零二息,位列第一!”
  與此同時,那幻羅仙境的入口處,空間漩渦猛地一陣劇烈翻滾,竟是擴散出一聲聲猶如晨鐘暮鼓般的聲音,在天地間徐徐回蕩開來。
  全場轟然!
  道壇上的一眾子弟,無論老生新生,此刻無不目瞪口呆。
  他們才剛剛看見陳汐進入第三十六層中,本以為還要持續一些時間,哪曾想,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戰斗已然落幕了!
  而陳汐的闖關成績,更是令他們不敢置信,不僅創造了一個新紀錄,且還一舉將那霸占第一名不知多少歲月的云浮生給硬生生擠了下來,登頂第一!
  第一名!
  足足比當年云浮生闖關成績少了三十息時間!
  這在之前,誰又能想象的到?
  “果然,他的名字已浮現在通關石碑上了……”
  有人不信邪,將目光看向通關石壁,當看見第一的位置已替換成陳汐時,登時呆滯在那里。
  敖無名和姜滄海的神色陰沉無比,千算萬算,他們還是沒想到,陳汐居然真的能創造一個記錄,還是一個連當年的云浮生都無法比肩的的新高度,足可以稱得上是史無前例,獨步古今!
  “漂亮!太漂亮了!這個成績擱在以后,只怕也極少有人能夠打破了!”
  軒轅允振奮出聲,即便以他的道心修為,此刻都再也按捺不住心中之激動,可想而知陳汐所創造這一切,帶給了他多么大的震撼和驚喜。
  其他子弟在震驚過來,也是立刻興奮交談起來,有的則立即掏出身上的傳訊玉簡,將有關陳汐破紀錄的消息,向自己的知交好友傳遞而去。
  “哼!破紀錄又如何?最終還不是無法晉級大羅之境?”
  此時此刻,敖無名也只能拿如此理由來安慰自己了,沒辦法,陳汐的成績也是給他帶來了極大的壓力,令得他心中郁悶難當,自然需要一個理由來排解一下。
  姜滄海雖未開口,可當聽到敖無名的話時,神色也是微微一緩,顯然,他此刻的心情和敖無名也是如出一轍。
  “兩位,有點風度好不好?”
  聞言,軒轅允皺眉,不悅開口。
  “我說的是事實,難道有錯嗎?有本事他晉級大羅之境給大家看看?”
  敖無名冷笑連連。
  這時候,突然有人驚疑出聲:“怎么回事,陳汐為何沒有被傳送出來?難道他已晉級大羅金仙,進入到幻羅仙境第三十七層的入口之地?”
  此話一出,在場眾人這才反應過來,對啊,陳汐此刻居然沒有被傳送出來!
  當眾人把目光望向那一道光壁時,就看見代表著陳汐名字的那一道金光早已消失不見,可陳汐卻至今未曾現身。
  那么只有一個解釋了,他通關第三十六層之后,已進入到更高層次中,而眾所周知,三十六層之上,七十二層之下,是只有大羅金仙才能踏足的區域!
  “他,他……該不會在闖關中一舉晉級大羅金仙了吧?”有人顫聲開口,帶著一抹難掩的震駭,說出的話,連他自己都難以保持平靜。
  眾人面相覷。
  而敖無名和姜滄海的臉色,則已是陰沉到了極致,難看到了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