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2)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2)     

神箓1220 劍拔弩張

沒錯!
  必然是河圖碎片無疑!
  陳汐越是細想,越是確定自己所獲的第二種天賜神紋,必然和自己識海中的河圖碎片脫不開干系。
  “你晉級大羅金仙了?”這時候,小鼎突然開口。
  陳汐點了點頭,意識到什么,問道:“前輩,你可曾聽聞過,在大羅之境中有誰曾參悟出空間法則?”
  小鼎明顯一怔,半響才說道:“擱在太古事情,這樣的事情也時有發生。”說到這,他忍不住道:“難道你掌握了空間法則?”
  陳汐點頭:“我之前獲得了兩種天賜神紋,一種是五行神紋,一種便是這空間神紋,不過卻是有些不敢確認。”
  他的確不敢確認,甚至因為無法確認,他提前從那幻羅仙境第三十七層中返回,為的就是研究研究這意外獲得的“空間神紋”。
  畢竟,時間為尊,空間為王,這是三界共有的認知,無論是時間,還是空間皆都是至高的法則,凌駕于諸多大道之上。
  最重要的是,這等至高法則,是只有仙王層次才能去參悟和掌握的!
  雖說晉級大羅金仙,就可以擺脫仙界法則的空間束縛,自由進行瞬移,可那只是大羅金仙的一種威能,而不是真正的掌控了空間的奧妙。
  小鼎顯然被陳汐的話驚了一下,許久才語氣古怪道:“你還真是個怪胎啊。”
  “……”陳汐抹了抹鼻子,有些無語。
  “你應該也清楚,時間,空間,生死,這三種至高大道是仙王層次才能去參悟的至高法則,這三種至高法則,每一種又分作了數個個不同分支。”
  “像時之回溯,像空間延遲,像生之重塑……等等等等。”
  小鼎徐徐開口,說到這,又禁不住再次問了一句,“你確定你所獲的是空間神紋,而不是空間法則的其中一種?”
  陳汐聽得出小鼎口氣認真,于是再次認真感知了一番,這才說道:“我獲得的空間神紋,似乎能夠晉級,最初是空間振動,第二層是空間漣漪,第三層是空間潮汐……至于更高層次的,我目前卻是無法感知到。”
  這次小鼎聽完,并未有任何猶豫就開口道:“按照你這等說法,必然是真正的空間法則無疑,還是凝練為神紋的空間法則……”
  說到這,小鼎都有些不知該說些什么了。
  兩年時間內,陳汐晉級大羅之境,小鼎完全可以接受,因為它也清楚,陳汐擁有星辰世界這等異寶,資質又是上上之選,想不晉級都難。
  可小鼎卻有些無法想象,陳汐在晉級大羅之境時,居然能獲得兩種天賜神紋,且其中一個還是完整至高的空間法則!
  這般逆天好運,令得小鼎都禁不住有些羨慕陳汐了。
  對于這一切,陳汐倒是并無多大亢奮,因為他很清楚,這不是運氣,而是來自河圖碎片的饋贈。
  事實上,從獲得第一塊河圖碎片,直至今天,陳汐已從河圖碎片那里獲得了不知多少次好處,有幫助他化解危難的時候,也有間接幫他渡過難關的時刻,甚至就連神諦之眼這等無上神通,都是來自河圖碎片中。
  “既然空間神紋降臨到我頭上,那就證明以我如今的境界也是可以參悟并運用的……”
  陳汐略一思忖,便即深呼吸一口氣,輕輕一指點出。
  嗡~
  伴隨著這一指點出,以陳汐為中心,方圓十丈內的空間猛地振動起來,產生一種類似尖嘯般的聲音。
  而自始至終,陳汐都為動用任何一絲的仙力。
  換而言之,這是他自身所掌握的空間神紋之力,所產生的威力,引動了四周空間的振動。
  “再試一試劍氣!”
  唰!
  陳汐駢指為劍,將空間神紋之力運用其中,猛地劈出。
  只聽嗤啦嗤啦一陣鋒利的空間破裂聲,明明只是一道劍指,卻是將那十丈范圍內的空間振動,產生一道道虛無劍氣,迸射而出。
  遠遠望去,就好像那十丈空間中,每一寸地方都有一道劍氣飆射而出,囊括四面八方,無形無質,令人根本就捕捉不到其蹤跡,詭秘之極。
  “你現在對空間法則的掌握太過粗淺,真正的仙王級存在,揮手之間,無數空間疊加,任憑你有毀天滅地之威,若沖破不了空間束縛,也根本傷不到對方一絲。”
  小鼎忍不住提醒了一句,“如今你既然已清楚,空間法則的第一層是空間振動,那就先將其徹底掌握,或許才能發揮出最大威力。”
  陳汐點頭,他的確發現,自己雖獲得了空間神紋,可對其的掌握程度才僅僅只是皮毛而已,甚至連皮毛都不是。
  “或許,等我將第一層空間振動徹底掌握,可以借助無極神箓來推演一番,若能獲得有關空間的一種傳承,才能將其威力徹底發揮出來吧?”
  陳汐心中一動。
  “嗯,我剛才是想問你一下,賺取多少星值了?”這時候,小鼎干咳了一聲,聲音竟似有些忸怩。
  陳汐怔了怔,笑道:“差不多賺了……”話沒說完,他神色頓時凝滯,因為他突然想起,自己這一天似乎揮霍了太多的星值……
  “三十二萬……”他連忙拿出紫綬星章一看,當看到其上的數字時,唇角都禁不住抽搐了一下。
  旋即,他就明白了一切,不禁苦笑不已。
  原本,他是擁有七百余萬星值的,可當進入道藏樓之后,他連續翻閱了上百部的典籍,每一部都價值八千星值,而后又給了書妖本寂一筆五萬一千星值的指點費用。
  除此之外,他又進入幻羅仙境沖關,前三十六層繳納了八十萬星值,而進入第三十七層時,又整整繳納了五百萬星值!
  然后……最后就剩下三十二星值了。
  “怪不得阿秀說在學院中,星值大于一切,果然是沒有星值就寸步難行,不過……這學院扣除星值的力度未免太狠了點吧?”
  陳汐一想到自己才只進入幻羅仙境第三十七層,就浪費了五百萬星值,禁不住感到一陣肉疼,心都快滴出血來。
  這一筆星值,可都是他那第二分身每日每夜辛辛苦苦積攢了一年之久才好不容易得來,如今卻在一天內快要揮霍一空,這令得他心中哪能不郁悶。
  見陳汐神色有些陰晴不定,小鼎很識趣地沒有再多問,只是幽幽嘆了口氣。
  “前輩莫要心急,那混沌本源碎片至今還在星值大殿中,無人去兌換,咱們有的還是機會。”
  陳汐連忙道,“更何況,我如今已位列幻羅仙境三十六層通關石碑上的第一名,每個月都能拿到一百萬星值的獎勵,等我穩固了境界,就去大羅金榜測試實力,只要能躋身其上,每個月同樣能拿到一筆不菲的星值……”
  小鼎沒好氣打斷道:“和我解釋那么多做什么,我剛才只是隨口一問,又沒有生氣,何必如此緊張?”
  話雖如此說,他語氣卻是明顯好轉許多。
  陳汐見此,暗松一口氣,看著通體圓潤瑩白如玉的小鼎,他腦海中沒來由閃現一個荒謬的念頭——怎么現在的小鼎,口吻和語氣越來越像女人了?
  他被自己這個念頭嚇了一跳,連忙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摒棄腦海,若真這樣,那可就太可怕了,一個從太古時期存活至今的女人啊,年齡該有多大了?
  接下來,陳汐沒有再耽擱,進入星辰世界,開始鞏固境界。
  這次晉級大羅之境,可謂是艱辛兇險之極,可收獲也是極大,令得陳汐完美達到了大羅地步,不僅體內自成一片天地,連仙道根基也是比同輩之中渾厚百倍有余。
  可以想象,當陳汐的境界徹底鞏固之后,其戰斗力會暴漲到何等程度。
  “如今距離內院考核只剩下不到半年時間,待我穩固境界之后,就前往問道仙山,測驗一下在大羅金榜上的排名,如此才能確定是否能躋身前五十名之列,獲得參與內院考核的資格……”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盤膝坐于星辰世界,陷入深層次的打坐中。
  ……
  外界一個月后。
  嗖!
  緊閉的洞府開啟,陳汐的身影一閃,憑空消失,直接施展瞬移之法,朝那問道仙山飛馳而去。
  問道仙山位于道皇學院外院,仙山是由一頭上古龍龜仙獸的遺體所化,其上矗立著一座通天石碑,那上邊所記錄的,便是大羅金榜排名。
  如今,隨著內院考核的時期越來越近,問道仙山上的人氣也是越來越旺,當陳汐抵達時,已有不少子弟在其中駐足,有人在觀摩,有人則在測驗自己的排名,人影憧憧,顯得好不熱鬧。
  “陳汐師兄!”
  “陳汐師兄也來了。”
  “看,那個就是陳汐,十天前在幻羅仙境三十六層一舉創造了一個新紀錄,位列第一名,更是在闖關中晉級大羅之境,獲得天賜五行神紋!”
  “原來他就是陳汐,了不得啊,難道他今日前來,也是測試排名來了?”
  “走,一起跟著去看看。”
  看見陳汐抵達,頓時引起了不少子弟的注意,一些新生望向陳汐的目光中,或多或少都帶著一絲敬慕的味道。
  而那些老生望向陳汐的目光,則充滿了復雜之色,甚至隱隱有一絲凝重警惕,似已將他視作了強勁的對手。
  陳汐也微微一怔,沒想到自己原來名氣已經大到快要人所共知了……
  _____
  ps:月末了,求月票吖~這兩天月票好生凄慘~~~·~~~~面包會有的,月末也會爆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