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3)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3)     

神箓1223 來時洶洶去時惶惶

就在這議論紛紛中,陳汐抬步來到了那通天石碑前。
  放眼望去,整座石碑彌漫金輝,上邊清楚羅列著大羅金榜前五百位的名字,流溢著異樣的光芒,如同榮耀,令人仰望。
  據陳汐所知,在外院學生中,能夠躋身大羅金榜前五百名的,每個月皆都拿到一定的星值獎勵。
  像前五百名,每個月能拿到一萬星值獎勵。
  前四百名,是五萬星值獎勵。
  前三百名,是十萬星值獎勵。
  前二百名,是二十萬星值獎勵。
  前一百名,是四十萬星值獎勵。
  而在前一百名中,又按照排名的不同,劃分出了五個檔次,分別是前五十名,前三十名,前十名,前五名,和前三名。
  這五個檔次分別能夠獲得八十萬、一百萬、一百五十萬、二百萬、三百萬的星值獎勵,而第一名,每個月則可以額外多獲得二百萬星值獎勵,也就是五百萬星值獎勵!
  換而言之,如果能拿到大羅金榜第一名,一年下來,什么任務都不領取,都能賺取到六千萬星值!
  當然,第一名可不是那么好當的,在外院中,每天都有子弟朝第一名發起沖刺,想要霸占第一名的位置一年之久,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止是第一名,包括那大羅金榜前五百名的席位,也都是經常發生著變化,每天都有新名字擠入,同樣,也有一些老面孔被擠下榜單。
  如果說只憑一次測試,就想長時間霸占某個排名,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簡而言之,大羅金榜的星值獎勵的確豐厚無比,可也不見得就是誰都能夠占據的,而即便能占據,也不可能長時間占據。
  陳汐對此倒也很清楚,但同樣,他也對那大羅金榜上的星值獎勵頗為心動。
  無論是為了河圖碎片,還是為了混沌本源碎片,他都迫切地需要賺取到更多的星值,否則一旦錯過那兩件至寶,他絕對會后悔一輩子。
  “那佛子真律還真是了得,去年第一次測試時,就一舉躋身第三十五名,而如今才過去一年時間,他的排名已經上升到了第十名了!”
  “其實不止是佛子真律,你看那姬玄冰和趙夢璃,如今也不分別躋身第十三和第十五了嗎?”
  “我聽學院一些老古董說,這一屆新生人才輩出,乃往屆之最,如今一看,果然是名不虛傳。”
  當陳汐抵達時,正有不少學生對大羅金榜上的名字議論,提到最多的就是佛子真律、趙夢璃和姬玄冰三人。
  畢竟,那前五十名中,只有他們三個是這一屆新生,其他清一色都是老生,因而顯得頗為顯眼。
  聽著這些議論,陳汐也是心中一動,抬眼望去,看著那前五十名的一個個名字,心中暗道:“在我進入學院考核時,便以玄仙初境修為力壓你們一頭,如今,你們也是大羅金仙,我也是大羅金仙,修為上我已攆上你們的步伐,論及戰力,你們恐怕已經不如我了……”
  如此想著,陳汐當即走上前,深呼吸一口氣,正打算沖擊大羅金榜排名,卻被一個人火急火燎叫住。
  “陳汐!”
  一道身影翩然而至,一襲火紅裙裳,膚色白皙,嬌容絕麗,舉手投足透著一股逼人的尊貴驕傲氣息。
  “趙姑娘,你也在這里啊。”
  陳汐抬眼望去,卻見是趙夢璃,不禁怔了怔。
  “這時候,你還有心情來這里?”
  趙夢璃皺了皺黛眉,道。
  “怎么了?”
  陳汐眉頭一皺,自己前來這里測驗一下排名,貌似并沒犯著誰吧?
  趙夢璃見陳汐一臉無辜的模樣,不禁也怔了怔:“你難道真的沒得到消息?”
  “什么消息?難道和我有關?”
  陳汐愈發疑惑了。
  至此,趙夢璃終于確信,陳汐果然對此事一無所知,不禁有些無語地斜睨了他一眼,暗道:“真懷疑這家伙究竟怎么成了辰盟之主,居然對自己辰盟的事情一無所知……”
  她深呼吸一口氣,道:“就在剛才,左丘會成員劉澤鋒,帶著不少同伴,向你們辰盟發起挑戰,若是辰盟敗北,就要自動解散,然后加入他們左丘會陣營中。”
  頓了頓,趙夢璃看著陳汐道:“你想必也清楚,你那些辰盟成員清一色都是新生,根本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
  陳汐一愣,旋即臉色迅速陰沉下來,道:“學院中還允許有這樣的挑戰?”
  “這是學生勢力之間的競爭,一方挑戰,另一方應允了,就算符合學院規矩,我感覺那劉澤鋒是針對你而來,畢竟你去年的時候,在演道場將他擊敗,令得他聲譽掃地,走到哪里都抬不起頭。”
  趙夢璃若有所思道,“至于其背后是否有人指使,想必你也應該清楚的。”
  劉澤鋒!
  陳汐眸光一寒,心中有著一股怒火升起,去年在演道場挑戰,對方以大羅金仙的身份來挑戰自己,本就已經足夠過分,如今非但不知好歹,反而得寸進尺,要通過挑戰的手段,瓦解辰盟成員,這讓陳汐如何不怒?
  “他位列大羅金榜第八名,去年在演道場和你一戰,被壓制了境界,或許是認為輸的太冤枉吧,所以當得知你晉級大羅金仙之后,就想找回些顏面。”
  趙夢璃皺眉道,“可麻煩就麻煩在,你辰盟的成員已接受了對方的挑戰,外人也根本插手不得,這等局勢可對你們辰盟極為不利,哪怕就是你出手……”
  話沒說完,她便閉嘴不言。
  但陳汐卻是聽出其中含義,知道趙夢璃認為單憑自己如今的實力,還不可能會是那劉澤鋒的對手。
  畢竟,對方是大羅金榜排名第八的存在,而這種挑戰又不是發生在演道場,也不可能像去年那般,會讓對方的境界受到壓制。
  對于此,陳汐不想多說什么,他如今關心的是,辰盟勢力一直由阿秀來主持,怎會在明知道不如對方的情況下,又接受對方的挑戰?
  他雖未曾和辰盟成員見過面,可卻是很清楚,阿秀幫自己網羅的成員,皆都是通過層層篩選才招錄的新生,資質優秀,出身清白,不過畢竟才只有十多人而已,且修為也不可能晉級大羅之境。
  在這等情況下,自己的辰盟居然會接受來自劉澤鋒的挑戰,這可不像阿秀的做法。
  但不管如何,此事終究還是發生了,陳汐已沒有什么心思再去思考那么多。
  他很清楚,這一場對辰盟的挑戰,明顯來者不善,不僅是挑釁他陳汐的尊嚴,更是要瓦解掉辰盟,給自己以沉重的打擊!
  趙夢璃望著眼前的陳汐,清楚察覺到,對方神色間的怒意反而逐漸平靜了下來,只是那深邃如淵的眸子里,卻是有著一抹冷冽令人心悸的寒芒涌動著。
  “趙姑娘,多謝了,此事是我考慮不周。”
  陳汐抬頭,對著趙夢璃拱了拱手,輕聲道。
  趙夢璃點點頭:“你能夠在內院考核之前晉級大羅之境,已獲得了我的尊重,提醒你一句,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對了,你需要幫忙嗎,雖說此事外人插手不得,但是卻可以找一些幫手對他們施壓,令得他們不敢太過分。”
  陳汐聞言卻是一笑:“多謝趙姑娘好意,不過既然是我辰盟的事情,就讓我自己來解決就好。”
  趙夢璃怔了怔,看著陳汐的笑容,卻是感覺心中有點冷意,這個出身并不顯赫的年輕人,似乎真的動了真怒。
  陳汐轉身,正打算離開,但卻又駐足原地,頭也不回,猛地探手,隔空一掌朝后方的通天石碑拍去。
  轟!
  一股無形磅礴的力量沖撞在通天石碑上,而后,一道光束猛地沖天而起,讓得這片區域的所有人,都是同一時間愕然抬頭,然后他們就看見,那一道光束,沖向了那座象征著榮耀的大羅金榜!
  嗡!
  這一刻,所有人都能看見,那大羅金榜之上,有著一道璀璨熾盛的金光,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向上攀升著。
  短短數息時間,就已躋身前五十之列!
  全場嘩然,大羅金榜雖然是外院最初級的榜單,但那前五十之列,可不是隨隨便便都能夠被撼動的,而如今,竟是有一個名字之前根本沒有在榜單上,卻在短短數息時間,殺入到了前五十名中,自然太過震撼人心。
  就在這一道道震驚目光注視下,那一道金光沖過了前五十名、前三十名、前二十名……
  而伴隨著金光名次的提升,眾人心中的震撼也是逐漸增多,眼眸一點點收縮,嘴巴一點點張大……
  當看到那一抹金光最終停留在第五名時,全場已是震撼一片,鴉雀無聲,氣氛死寂無比,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出。
  因為——那個名字是陳汐,那個進入學院才短短一年多時間,就掀起一場場軒然大波,創造一件件轟動之事的新生第一名!
  這一刻,一襲紅裳如火的趙夢璃,雪白鵝頸揚起,怔怔凝視著那位列第五的名字,一對清眸中也是異彩漣漣,瑩潤的紅唇角泛起一抹難以言喻的弧度。
  她突然有一種感覺,這一次那劉澤鋒,似乎踢到鐵板了……
  ——
  ps:詞庫崩了,媽蛋,x狗輸入法就是個垃圾,崩了不知幾次了,讓我打個地名人名法寶功法名都得重新輸入,惡心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