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22 鬼神難越神圣止步

嘩啦!
  虛空如同水流般涌動,陳汐得身影在其中頻頻穿梭,這是瞬移之法,來自于大羅金仙境得威能。
  不過對掌握空間神紋的陳汐而言,那一重重的空間,就像如同實質一般,能夠被他清楚感知到,穿梭其中,就像魚兒游在水中一般自如。
  當他再度出現時,已經來到了道皇學院外院。
  這時候的陳汐,已沒什么心情去打量那四周猶如仙境般的景象,眼神冰冷如刀子似的掃過外院,而后身影一閃,暴掠而去。
  劉澤鋒!
  如果你認為上次在演道場我讓你丟盡了顏面,那么這一次,我會讓你把臉丟得無處可丟!
  ……
  外院一處古老的建筑群前。
  那寬敞的廣場上,此刻已經有著不少身影會聚在這里,正對著其中一處古老建筑指指點點,交頭接耳。
  “劉澤鋒師兄此次氣勢洶洶而來,顯然是打算一雪前恥呢。”
  “這一下有好戲看了,那陳汐風頭太勁,不知收斂,自然早已惹得不少老生都心中不爽之極。”
  “不錯,自打陳汐進入咱們學院的這一年多時間,鬧出了不知多少動靜,木秀于林,風必摧之,再加上他一個新生,背后無大勢力支撐,居然還建立什么辰盟,這氣焰可未免太囂張了,或許打壓他一番,清醒清醒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哼,沒有背景就不能建立勢力了?新生就得忍受打壓了?這算哪門子道理?我看你們就是嫉妒陳汐!”
  議論聲此起彼伏,雖然互有爭議,但他們的目光卻自始至終都是盯著遠處那一座古老建筑,似唯恐錯過任何細節一般。
  而此時,在那恢弘殿宇內,同樣有著一陣交談聲,不過那聲音中都是有著難以壓制的怒意。
  那都是辰盟成員,約莫十余人,此刻皆都把目光惱怒地望向了大殿前方,那里有著數道身影傲然而立,笑嘻嘻地望著他們。
  這些人神色散漫,雙臂抱胸,儼然一副目空一切的架勢,但周身卻是涌動著驚人的氣勢,竟全部都是大羅金仙的修為。
  為首的,赫然就是那位列大羅金榜第八名的劉澤鋒。
  這等陣容對于辰盟中那些新生而言,顯然有些難以抗衡。
  在辰盟那些成員最前方,梁仁和古月銘并肩而立,彼此眼神都是充滿怒意,這些家伙,大清早就堵上門,一直把他們堵到現在。
  雖然在這大殿中依舊可以修煉,但這種被人找上門挑釁,又在自家地盤上耀武揚威的感覺,卻是讓梁仁他們皆都憤怒無比,感覺自己就像囚牢中的犯人一般。
  “這些混賬,未免太過分了!若不是阿秀小姐這陣子跟隨其師尊外出歷練,給他們一百個膽子都不敢來找茬!”
  梁仁咬牙切齒咒罵。
  這里是辰盟的駐扎之地,是阿秀以每年三十萬星值的代價租下來,專門為辰盟成員聚會所用,可如今,卻被人找上門踢館來了,這讓他們如何不慍怒。
  不止是梁仁和古月銘,其他辰盟成員也是神色陰沉,他們皆都是新生中出類拔萃的杰出子弟,雖比不得陳汐、佛子真律等人那么變態,可也是新生中的佼佼者,像他們這般子弟,何曾被這樣欺辱過?
  不過,雖說劉澤鋒等人帶給了他們極大的壓力,但直至此時卻是無一人離開,因為這樣的話,豈不是就是告訴別人他們辰盟怕了這些混蛋?
  這種情況,是驕傲的他們誰也無法忍受的。
  也正因為有這種壓力,反而令他們緊抱在一起,無形中增強了不少凝聚力,他們倒是要看看,這些混蛋究竟能把他們逼到什么地步。
  “馬上就要到午時三刻了,若你們還不派出代表接受我們的挑戰,可比怪我們一個個把你們打趴下了!”
  這時候,那劉澤鋒身旁的一個胖青年突然笑嘻嘻開口,滿臉戲謔之色。
  “你們敢!”
  一眾辰盟成員慍怒。
  “唔,還有半刻鐘,到時候你們就知道,我黃天虎是否是言出必行。”胖青年渾然不在意眾人威脅,依舊笑嘻嘻慢條斯理說道。
  “梁仁大哥,這次都是我的錯,我對不起大家,之前若非我受不住氣,答應了他們的挑戰,根本不可能牽連到咱們大家。”
  一名面容粗獷,身材敦厚雄偉的青年一臉羞愧,旋即,他神色一斂,猛地踏步上前,道,“這一切后果,就由我一人來承擔吧!”
  “薛渾!你給我站住!你把我們當什么人了?”
  梁仁猛地厲聲呵斥,拽住了對方,“既然明知已犯錯,難道你還打算一錯再錯?若你敗了,后果誰也承擔不起!”
  “薛渾,聽梁仁的,暫且退下,事已如此,我們自當同進同退,不就是一場挑戰?咱們辰盟既然建立了,早晚也免不了會受到一些磨礪,這時候,可千萬不要再意氣用事了。”
  古月銘也在一旁勸勉。
  薛渾愣了愣,神色愈發慚愧,但最終還是聽從了梁仁和古月銘的話,默默站了回來,只不過他那一對拳頭卻是悄然緊握,心中暗暗發狠,今天若真打起來,就是拼了命,也不能讓辰盟的聲譽受辱!
  “喲,沒想到你們還挺講義氣的嘛,可惜,你們既然已答應了挑戰,若是接不下來,你們辰盟可就得解散掉,而你們每個人都得乖乖地加入我們左丘會,哈哈……當然,你們放心,我很欣賞你們的義氣,等進入左丘會事,我們也不會虧待你們的。”
  黃天虎哈哈大笑,一張肥膩的胖臉上寫滿了躊躇滿志。
  “欺人太甚!”
  “梁仁大哥,要不咱們和他們拼了!”
  “狗屁的左丘會,也只會持強凌弱,等老子進入內院,就一一挑戰你們左丘會每一個成員,十倍奉還今日之恥!”
  一眾辰盟成員大怒,氣的目眥欲裂,局勢隱隱有一種不可控制的跡象。
  見此,那劉澤鋒等人皆都暗自冷笑,眼神中流露出一抹期待,似巴不得對方按捺不住沖上前來戰斗。
  “各位……”
  梁仁心中咯噔一聲,剛欲阻止眾人,他神色突然一動,猛地抬起頭來,望向大殿外,那里,虛空一閃,映現出一道熟悉的身影來,而后快速朝大殿中疾掠而來。
  “是陳汐!陳汐來了!”
  梁仁脫口叫出,一臉驚喜。
  “陳汐來了?”
  這一刻,無論是大殿外那些看熱鬧的眾人,還是大殿內眾人,皆都將目光齊刷刷望向了那一道憑空而現的身影上。
  “陳汐!”
  劉澤鋒等人扭頭,也是看見了那一道身影,當即那黃天虎就冷笑出聲,“這小子,可終于舍得現身了啊。”
  而一直沉默不言的劉澤鋒在這一刻也是霍然抬頭,眸子里閃過一片森寒冷厲之色。
  “這群混蛋,果然堵在了這里!”
  唰的一聲,陳汐身影一閃已是進入大殿,看見了梁仁和古月銘他們,尤其當看見劉澤鋒等人把大殿堵住時,他那深邃的眸子里,頓時涌現一抹冷冽的寒意。
  “陳汐……”梁仁連忙迎上來,正待開口解釋。
  陳汐揮手打斷道:“事情我已經知道,說起來,這還是我第一次前來咱們辰盟的地盤,不過我好奇的是,這些人是誰?怎么跑來咱們地盤上了?”
  說著,陳汐的目光,已是冰冷地落在了劉澤鋒等人身上。
  “哼,我們是誰?我們是左丘會成員,這次前來挑戰你們辰盟來了!”
  那黃天虎見陳汐說話如此不客氣,當即冷哼出聲。
  “這么說,你們不是我辰盟成員了?”
  陳汐面無表情道。
  “嘿,什么辰盟,今日過后,就煙消云散了!”
  黃天虎嘿然大笑。
  “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立馬給我從這里滾出去,否則,可不就是滾走那么簡單的事情了。”
  陳汐一字一頓說道,聲音平靜,卻是透著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聞言,辰盟的成員皆都精神一振,摩拳擦掌。
  而那劉澤鋒等人則都是臉色一沉,目光不善地掃向陳汐。
  “讓我們滾?哈哈,你小子未免太狂妄,莫非以為晉級大羅金仙之后,就可以不把我們這些學長放在眼中……”
  轟!
  話未說完,一股狂野的掌風響了起來,猶如颶風般撕裂虛空,呼嘯沖向這黃天虎。
  這一掌,蘊積著澎湃的大羅法則,似能籠罩四野,鎖定八極,令人憑生逃無可逃的無力感,且那等速度,也是快的不可思議。
  下一剎,那黃天虎肥膩臉頰上的獰笑定格,右臉頰顴骨、鼻梁猛地塌陷下去,嘴唇崩裂,上顎一排牙齒飛濺而出。
  緊跟著,他整個人都承受不住這一掌之力,胖乎乎的身軀像個大肉球似的,貼著地面滾出了大殿外。
  而后,發出一聲似殺豬一般的凄厲慘叫,驚得大殿外眾人都是紛紛閃避,一陣雞飛狗跳。
  陳汐拍了拍手,這才面無表情道:“讓你滾你還唧唧歪歪,我只能提前送你滾出去了。”
  說著,他目光重新落在劉澤鋒等人身上,“現在,你們是自己滾出去,還是讓我送你們滾出去?”
  ——
  ps:打算存稿了很多天,可到現在也沒辦到,淚奔ing~不過月末肯定會爆得,大家千萬得留著月票啊,別投給其他小伙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