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1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19)     

神箓1223 你太年輕

陳汐話音落下,那劉澤鋒等人神色皆都微微一變。
  誰也沒想到,陳汐竟是說動手就動手,猝不及防之下,黃天虎竟是被一擊震退,咳血慘嚎不已。
  而自始至終,他們甚至都沒來得及去阻止和挽救。
  “憑借偷襲取勝,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你這樣卑鄙的行徑,可有些過分了!”一名老生勃然大怒,厲聲大喝中,他體內仙力轟鳴,也是一拳轟出。
  轟隆!
  這一拳,竟是蘊含著火雷神紋之力,肆虐如火,奔騰如雷,聲勢駭人之極。
  “卑鄙?你也有資格跟我談卑鄙?滾!”
  陳汐黑眸冰冷,袖袍猛地一揮,驚人的大羅仙力澎湃而出,猶如浪濤席卷,裹挾著無邊巨力,狠狠與之硬撼。
  嘭!
  一股可怖的仙力碰撞伴隨著巨震之音席卷而來,旋即那出手的老生面色涌上了一抹蒼白與驚駭,他只感覺一股巨力傳來,猶如一把巨錘重重砸在了手掌上。
  剎那間,那只手掌五指向后歪曲,一根根扭曲變形,緊跟著虎口崩裂開口,鮮血迸濺而出。
  而他整個人也是被硬生生震飛出去,噗通一聲,跌落在大殿之外,和那之前跌落出去的黃天虎滾做了一團。
  正面硬撼的一擊中,他竟是和那黃天虎一樣的下場震傷而去!
  “怎么可能!?”
  在場其余老生一陣駭然,轉眼之間,便擊敗兩位大羅金仙存在,這樣的實力,即便是一些外院老生中的頂尖存在,也沒有多少人能夠辦到,更何況是一名才剛剛進階大羅之境的新生?
  他是怎么做到的?
  這一刻,那在大殿外看熱鬧的眾人,也都瞠目結舌,嘩然不已,渾然沒想到,陳汐剛晉級大羅金仙,怎么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戰斗力。
  “我們此來,是為挑戰,你若再如此無禮,可別怪我等一起出手了。”
  就在這一片嘩然聲中,劉澤鋒目光如電,冷冷掃向陳汐。
  “無禮?找上門堵在我辰盟地盤上,算不算無禮?”
  陳汐面無表情開口。
  劉澤鋒深呼吸一口氣,揮了揮手,道:“好!我們在大殿外恭候大駕!”
  說著,他轉身離開。
  他的那些同伴見此,不由面面相覷,最終也是跟了上去,離開大殿。
  ……
  “陳汐!”
  梁仁他們見此,都是急忙圍了上來。
  “各位,都沒事吧?”
  陳汐望著周圍眾人,他們的神色間充滿驚喜,并沒有絲毫對他的怨憤。
  這讓陳汐心中感動之余,不由慚愧不已,畢竟他身為辰盟之主,卻還是第一次前來辰盟大殿,和自己這些成員想見。
  而今日發生這樣的事情,可以說他們也是受到了自己的牽累。
  “沒什么,那些混蛋雖然囂張,但也不敢肆無忌憚針對我等。”
  梁仁笑了笑,他眼神中依舊殘留著一抹震驚,先前陳汐輕描淡寫兩擊,就震傷兩名大羅金仙強者,實力相較于一年前,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不可同日而語。
  “抱歉,身為辰盟一份子,我卻一直未曾為辰盟出力,連累大家遭受這般恥辱,是我考慮不周了。”
  陳汐深呼吸一口氣,面色鄭重,向著身前那些辰盟成員抱拳致歉。
  “呵呵,陳汐大哥說的哪里話,阿秀小姐已說過,你乃咱們辰盟的主心骨,是掌舵者,唯有你的實力強大,才能帶領咱們辰盟日益壯大。”
  “對,汐哥,你的情況我等都一一看在眼中,而我們加入辰盟,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你可萬萬不要再見外了。”
  “說起來,還是我們本領太弱,令得陳汐大哥你也不得不親自出手,不過陳汐大哥放心,我們才剛剛進入學院,只要給我們時間,一定可以變得更強大,那些老生也只不過就是比我們多入院一些時間,沒什么了不起的!”
  眾多辰盟成員紛紛開口,他們能夠通過層層篩選進入道皇學院,本就是世間一等一的驚艷人物,壯志凌云,傲骨天生,不過在對待陳汐時,他們無不斂去了心中傲氣,非但如此,他們望向陳汐的眼神,也是帶著一抹狂熱和敬服。
  是的,也只有陳汐,才當得起他們如此對待,而他們之所以加入辰盟,同樣也是因為陳汐。
  梁仁見到這一幕,也是一笑,旋即眉頭一擰,沖著陳汐道:“陳汐,外邊的挑戰……”
  不等說完,陳汐就開口打斷,他霍然抬頭,看著眾人,一字一頓道:“諸位放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既然有人踩到咱們辰盟頭上,再忍氣吞聲,可就被人小看了。”
  梁仁焦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
  陳汐微微一笑,轉身朝大殿外行去:“不就是想瓦解辰盟么?我會讓他們知道,有些話是決不能亂說的。”
  字里行間看似平淡,實則卻涌動著一抹冷冽決然意。
  辰盟眾人見此,也不禁被激起心中熱血,大步跟隨在了陳汐身后,這一刻的他們,就如同找到了主心骨,仿似只要有陳汐在,一切都不再值得他們畏懼和擔憂。
  ……
  這邊的動靜頗大,因此也是引起了不少注意,外院其他方向上,皆都有著一道道身影聞訊朝這邊趕來。
  清晨時候劉澤鋒他們封堵辰盟大殿的事情早已經傳開,新生大多皆都忿忿不平,但卻并不敢說些什么,免得引火上身。而對于那些老生而言,則大多都帶著些幸災樂禍看熱鬧的心思。
  此時,得知辰盟之主陳汐終于現身,自然引起了諸多目光的注意。
  與此同時,在那極遠處的方向上,趙夢璃那一抹如火倩影也是孑然而立,一對清眸遠遠地望了過來。
  不止是她,若仔細觀察,那佛子真律、姬玄冰、鐘離尋等人的身影,也都在極遠處若隱若現。
  顯然,他們都是想要看看,面對位列大羅金榜第八名的劉澤鋒,陳汐又該如何去應對了。
  對于這一切目光的注視,陳汐無動于衷,仿若未覺,甫一走出大殿,就將目光如電似的掃向早已等候在那里的劉澤鋒等人。
  “沒想到,你的心胸之狹窄,實在出乎我的意料,難怪你在外院修行近千年,卻遲遲無法進入內院之中。”
  最終,陳汐的目光落在了劉澤鋒身上,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譏誚弧度。
  劉澤鋒聽到陳汐此話,神色頓時一沉,漠然道:“伶牙俐齒也改變不了你辰盟的命運,所以,你還是不要試圖拿言辭來挑釁于我。”
  “你放心,今天就算你們想息事寧人,我都不會答應。”
  陳汐搖了搖頭,緩緩說道,“換句話說,以后誰若敢如此挑釁我辰盟,我統統不會善罷甘休。”
  劉澤鋒一怔,旋即猶如聽到了笑話一般忍不住笑出聲來,道:“你還真夠狂妄的,莫非你以為此時還和去年在演道場一樣?”
  他的那些同伴也都笑出聲來,雖說剛才陳汐那兩擊震傷了他們兩名同伴,可又劉澤鋒這等外院頂尖高手坐鎮,他們也是根本不會把陳汐放在眼中。
  畢竟,在他們的認知中,陳汐終究才剛剛進階大羅之境一個月時間而已,又哪可能是修行近千年的劉澤鋒的對手?
  “一樣不一樣,交手便知。”
  陳汐面無表情,“我上次能以玄仙境修為擊敗你,令你顏面掃地,這一次,可不會如此便宜你了,所以你們最好一起上,別說我沒給你們機會。”
  此話一出,就連那附近觀戰的眾人都暗暗咂舌,感覺陳汐未免表現得太狂了。
  劉澤鋒臉色又是一沉,目光猶如刀子一般掃過陳汐,陳汐這般態度,已是激怒了他,他原本以為,在這等情況下,陳汐起碼會收斂一些,流露出一些后悔招惹他的模樣,可誰知,才一年多時間沒見,這小子居然變得越來越猖獗了。
  “小子,現在你就算后悔也晚了!”
  劉澤鋒雙拳猛地一握,一股恐怖的氣息從其體內轟涌而出,那種屬于大羅金仙的威壓彌漫而開,令得在場不少新生都是臉色微微一變。
  這等程度的氣勢,的確令人心驚,無愧于能夠位列大羅金榜第八名的身份。
  一些目光忍不住望向陳汐,卻看見后者的面龐,依舊是靜如止水,如淵黑眸中沒有絲毫的波動,也沒有因為劉澤鋒這種恐怖氣勢壓迫而出現絲毫的動容。
  轟!
  下一剎那,劉澤鋒動了,身影一閃,撕裂虛空,下一刻人已出現在陳汐身前,一拳爆轟而出,頓時狂暴的大羅法則之力猶如匹練般席卷而出,狠狠朝陳汐腦袋砸去。
  這一擊塊的不可思議,瞬息即至,且那拳勢也是可怖無比,將大羅金仙的威能詮釋得淋漓盡致。
  不過他快,陳汐比他更快,就在劉澤鋒出手那一剎那,陳汐駢指為劍,猛地暴刺而出,一道鋒利肅殺凝練到極致的劍氣,猶如一柄裁決神槍似的,貫穿虛空,透著一股直抵人心的力量。
  嘭!
  劍氣和拳芒狠狠撞在一起,仙力爆綻,可怖的氣息席卷而開。
  蹬蹬蹬……
  就在這煙塵彌漫中,那劉澤鋒的身影竟是連連退后數步,每一步落下,都在虛空中踏出一個窟窿,顯然承受了不可抵御的震力。
  而見到這樣一幕,在場觀戰眾人都是心中一跳,眼瞳擴張,甫一交手,劉澤鋒居然被逼退了?
  這……怎么可能?
  ——
  ps:不做出承諾,許多人埋怨,金魚你究竟啥時候爆發,能不能給個答復,而當我做出允諾時,有會有人說,金魚,你別承諾爆發了,給人希望又讓人失望,我只想說,我承諾爆發唯一目的,是承諾給那些準備投月票的書友的,其他人完全可以忽略我的承諾,這樣就不會失望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