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2 陳汐的堅持


  第一更!感謝書友“霍山君”的捧場支持!還差三個收藏達到1200個,求助攻啊!
  ——
  嘩啦啦!
  百丈范圍的擂臺由于有光幕的防護,就像個不斷暴漲的封閉水池,很快就要被冰寒刺骨的九幽玄水充滿。
  十幾丈高的唐緒雙腳踩浮在水中,卻如同在岸上一般牢固,手中的九陰玄靈劍帶起滾滾浪濤,席卷拍打,震得擂臺四周的光幕劇烈晃動,咯吱作響。
  驚濤奔涌,惡浪滔天。
  這一刻的唐緒簡直就像一位水中神靈,在自己的領域中肆意釋放著自己無窮的殺傷力,看得觀戰席上的一眾修士目瞪口呆。
  “放棄抵抗吧,我早已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
  看著快要被水流淹沒覆蓋的陳汐,唐緒平凡無奇的臉上再忍不住露出一絲得意之色,辛苦修煉十余年,在冥寒之地忍受九年的冰寒之痛,不就為了這一刻在萬千人矚目下,綻放鋒芒?
  嗖!
  便在這時,陳汐的身影驀地停頓,爾后如同流星墜地一般,在唐緒愕然的目光中,一頭鉆進了水中。
  “這家伙不要命了?我這九幽玄水乃是冥寒之地萬丈之下的水行精華,冰寒徹骨,任何煉氣士只要沾上一點,就會被凍成冰塊失去戰斗力,這家伙不是自尋死路么?”唐緒一呆,旋即陰冷一笑,踏步上前,“九陰玄靈劍”狠狠朝水中斬去。
  轟隆隆!
  水池底部,驀地涌起無數細碎的亂流,像被一只無形大手攪動,八個巨大的漩渦轟然涌起,咆哮著、沖撞著,宛如惡龍從水中鉆出,八個漩渦巨大的吸力和螺旋力交織在一起,形成一股令人心悸膽寒的鋒銳洞穿力。
  而在每個水流漩渦中央,赫然用著一把飛劍,就像一位掌控水流漩渦的水靈,其上涌出的鋒銳之氣簡直達到了駭人地步。
  吸力!
  螺旋力!
  鋒銳之氣!
  相互融合在一起,形成一股足以絞碎一切的恐怖毀滅力量,從四面八方朝唐緒廝殺而去。
  唐緒駭然發現,自己竟然失去了對九幽玄水的控制,反而被八股恐怖的力量凝聚成水流漩渦,朝自己殺來!
  砰砰砰……
  當先一個水流漩渦撲來,那巨大的“九陰玄靈劍”像落入魔手中一般,寸寸斷裂,化作九幽玄水,被吞噬一空,水流漩渦威力再次暴漲一成。
  “怎么會這樣?”
  唐緒怒吼一聲,全身巫力運轉,十幾丈高的身體宛如透明的水流一般,散發出滔天威勢,雙掌一抹,再次凝聚出一柄足足有三丈長的巨大“九陰玄靈劍”,朝四面八方襲來的水流漩渦砍殺而去。
  砰!
  神通“九陰玄靈劍”再次被震碎剿滅,不等唐緒再做抵抗,八個水流漩渦席卷而下,就像遠古兇獸張開的八張血盆大口,當頭把十幾丈高的唐緒吞噬進去。
  嗤!嗤!嗤!
  八個水流漩渦碰撞在一起,漩渦與漩渦之間摩擦,像兩個向相反方向轉動擠壓的磨盤一般,八個漩渦并排一起逆向轉動摩擦,其產生的擠壓力,瞬間就把唐緒的身體碾壓成粉末,消散一空。
  神魔煉體紫府境,只要頭顱和心臟不被洞穿,便可斷臂重生,恢復如初,在剛開始交手時,陳汐卻發現,八柄玄冥劍絞碎唐緒的頭顱之后,依舊被這家伙完好無損地恢復過來,雖猜不透其中玄機,但陳汐卻一直在思索其弱點所在。
  此刻的漩渦絞殺之法,便是陳汐思索出的滅敵之法,先以八柄玄冥飛劍,施展出《大衍風行劍》最強大的一招“颶風碎空”,切斷唐緒對水流的控制,爾后凝聚出八個蘊含風之道意的水流漩渦,相互摩擦碾壓,徹底把唐緒整個身體絞殺齏粉。
  在這種情況下,唐緒若還能活過來,陳汐就不得不暴露煉體者身份,施展星斗大手印戰斗了。
  幸好,陳汐所擔心的一切并沒有發生。
  擂臺上,漩渦消失、水流不見、八柄玄冥飛劍滴溜溜飛回陳汐身邊,而在他身體不遠處,掉落著一個儲物袋,唐緒的人卻已被絞碎成粉末,消失得無影無蹤。
  “三局兩勝,我已經勝了兩局,謝戰,你是不是該跪地道歉了?”陳汐探手把地上的儲物袋納入囊中,而后身形一轉,面向擂臺下的謝戰,淡然笑道,隨意自然。
  因為唐緒的死,擂臺四周的觀戰席上早已陷入死寂般的沉默中,此刻陳汐說話的聲音雖不大,但卻一絲不漏地傳遍每個人耳中。就像一根導火索,觀戰席上瞬間炸開了鍋。
  “生命力頑強之極的神魔煉體流,竟然死了?”
  “此子好厲害的劍法,最后把八道漩渦之力,也太恐怖了……”
  “精彩!實在是太精彩了!煉氣流斬殺煉體流,這等戰斗百年罕見啊!”
  ……
  “好!”端木澤狠狠一拍巴掌,激動地臉紅脖子粗,大吼一聲,惹得周圍修士頻頻側目。
  “真沒想到陳汐這家伙變得如此厲害,不動則已,一動一定是必殺一擊。”杜清溪清眸明亮異常,冰冷的唇角翹起一抹欣喜的弧度。
  “你不會喜歡上他了吧?”宋霖笑嘻嘻調侃道。
  “滾!”端木澤和杜清溪異口同聲。只不過一個是幽怨不甘,一個是羞赧不安。宋霖看在眼中,明白在心中,也不多說。
  ……
  “姐,陳大哥贏了!”沐文飛小臉憋得通紅,興奮地手舞足蹈。
  “嗯,我看到了。”沐瑤原本緊緊攥著的拳頭,緩緩松開,整個人徹底放松下來,純凈清麗的瓜子臉上喜色難掩。
  ……
  “道意境界、黃階極品飛劍、玄妙的劍法、身法,龍淵城各大勢力的年輕一代中,也只寥寥數十個能夠與之比肩,厲害,想不到我黎坤也走眼了……”觀戰席上,一個全身陷入一片陰影中的老者,幽幽感慨道。若是陳汐看到,一定會認出,這老者赫然便是楚魂衛大殿中,那個坐在案牘后邊的神秘老者。
  ……
  擂臺上的光幕被撤銷掉,那名漂亮優雅的女侍者再次登上擂臺,高聲道:“第二局,謝戰公子一方敗,”轉頭看向謝戰,“謝公子,還要進行第三局嗎?”
  此刻,謝戰的臉色已是鐵青陰沉一片,目光兇殘憤怒,幾欲殺人,原本以為三局兩勝,自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哪里想到陳汐不僅一擊打敗紫府八重境的林少奇,此刻又以絕對優勢斬殺了煉體紫府三重的唐緒?
  怎么會這樣?
  謝戰一想起之初答應陳汐的條件,一想到自己要跪地向那兩個無依無靠的姐弟道歉,心中便升起一股無法克制的戾氣和暴怒。可是,眾目睽睽之下,他又不好反悔,那樣的話,謝家的臉可就全丟光了。
  怎辦辦?
  謝戰臉色陰晴不定,不知所措。
  “要反悔嗎?你看看四周,這里可有著無數道眼睛盯著你,你若反悔的話,也可以,不過你謝家恐怕就名聲掃地了。”陳汐淡然說道。
  “該死!你……”謝戰臉色猙獰,直氣得雙目直欲噴火,死死盯著陳汐,恨不得把這可惡的小子千刀萬剮了。
  “哎,謝戰也會被逼到如此地步,看來以后話不能說的那么滿啊。”
  “誰說不是呢,這下騎虎難下,也不知謝戰會如何做。”
  “哼,謝戰就應該接受一點教訓,整日里囂張跋扈,目中無人,若非背后有謝家,恐怕早就被人殺了。”
  一道道聲音傳入耳中,就像一把把刀子一樣割在謝戰的心頭,氣得渾身哆嗦不已,從小到大,自己什么時候受到如此憋屈?
  該死!
  統統該死!
  謝戰眼睛頓時紅了,再也顧不得那么多,嗖地一下跳上擂臺,看著對面的陳汐,咬牙切齒道:“第三局我來打,我死了,就不用道歉了,若你死了……那再好不過,我一定把那對姐弟活活折磨死!”
  此時此刻,誰都看出來謝戰徹底瘋狂,說出的話決然狠辣,已經把自己和陳汐同時陷入不死不休的境地。
  “看來你還沒有幡然醒悟過來,既然尋死,那我就成全你。”陳汐眼眸中殺機一閃,謝戰最后一句話,徹底激起了他心中的殺意。
  大戰一觸即發,觀戰席上的眾多修士也都紛紛閉上嘴巴,目光齊刷刷投向擂臺上,這一場戰斗,謝家的小公子有可能被擊殺,這可是天大的事情!
  “謝戰,你退下!”
  便在這時,一道低沉的聲音猶如天降雷霆,隆隆炸響在整個擂臺四周的空氣中。伴隨著聲音,嗖的一聲,一道身影快如閃電地落在擂臺上。
  此人身材魁梧高大,竟是比虎背熊腰的謝戰還要高出一頭,一頭濃密的長發披散在肩上,臉龐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并且在其左臉頰上,有著一道狹長的刀疤,像蜈蚣似的,平添一股猙獰狠戾的氣息。
  “謝猛!”
  “竟然是謝猛,從上屆潛龍榜大比之后,他好像憑空蒸發了一樣,如今竟然會出現在這里!”
  “哈哈,有好戲看了!”
  看見此人,觀戰席上驀地發出一陣陣驚呼,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樣。
  “哥!”謝戰低聲叫了一句,卻是羞愧地低下了頭,被人逼到這種地步,還惹出了自己哥哥,也太丟人了。
  “若你今日沒有踏上擂臺,我一定不會出來管你的。”謝猛的聲音帶著一股鏗鏘有力的殺伐味道,沉聲道:“幸好,你沒有讓我失望,下去吧,這里交給我了。”
  謝戰點點頭,轉身離開,邊走心中邊害怕,自己剛才若選擇跪地道歉,恐怕會被謝家驅逐出去吧?
  “這場戰斗已經沒有進行下去的必要,我代表我弟弟,向你和那對姐弟道歉。”謝猛目光在陳汐身上一掃,面無表情道:“并且保證,我謝家任何人都不會再找你們的麻煩,如何?”
  觀戰席上的眾人不由暗暗點頭,能讓謝猛做出如此表態,已經是謝家最大的讓步了,令彼此都有可選擇的余地,而不再是你死我活,不死不休的死局。
  然而令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陳汐竟然沒有答應!
  “之前,你弟弟把我的朋友逼入了絕境,可曾想過道一聲歉,就放過他姐弟二人?如果這場擂臺賭斗失敗了,你能想象到他們姐弟的下場嗎?”陳汐緩緩說道,神色平靜,聲音像不起漣漪的湖水,不帶任何感情。
  謝猛臉色陰沉,漠然問道:“那你想怎么樣?說出個條件,只要不太過分,我都可以補償你。”
  “我就想問你一個問題。”陳汐的聲音一點點變得冰冷起來,因為他想起了之前的一幕,想起了沐瑤姐弟倆那絕望無助、惶恐不安的眼神,胸腔間有一種憤怒在升騰,在郁積,渴望發泄。“換做是你,你會答應就這么放過他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