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8)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8)     

神箓1225 道皇古地

就在這戰斗的最后關頭,左丘峻突兀出現,氣勢洶洶,開口就將矛頭指向陳汐,顯得極為強勢。
  打打殺殺,成何體統?
  周圍眾人愕然,這明顯是左丘會成員上門挑釁不成,反被痛揍一頓,又怎么可能是陳汐之錯?
  不過眾人也都清楚,左丘峻名義上是戒律堂首席弟子,可他同樣也是左丘會中的一員,在這等情況下,自然是幫親不幫理。
  而對于陳汐而言,左丘峻已不止一次像現在這般攪亂自己的好事了。
  還記得剛進入學院的時候,他被那龍族敖天行挑釁,犯下眾怒,在事態快要不受控制的時候,同樣是左丘峻橫空殺來,欲要將自己帶去戒律堂懲處。
  當時他才玄仙修為,根本不可能是左丘峻對手,幸好在關鍵時刻,那姬玄冰出面,這才化解了當時的危機。
  而現在,這左丘峻居然又跳出來,欲要袒護劉澤鋒等人,這讓陳汐的目光登時一冷,帶著一抹冷厲。
  “聽說,你也是左丘會成員,想必應該極為清楚今天發生的事情始末,莫非你左丘峻還要當著所有人的面,信口雌黃,血口噴人?”
  陳汐面無表情開口,氣度從容,遙遙和左丘峻對峙。
  “你在懷疑我的判斷?”
  左丘峻眸光一寒,如刀鋒似的爆綻出縷縷電芒,冰冷鎖定陳汐,他豈止是知道今天發生的事情,甚至這些事情發生之前,都是經過他默許的!
  “我不是懷疑你的判斷,而是懷疑你究竟是如何當上戒律堂首席弟子的,今日之事,就是請院中諸位教習前來,也是無話可說,因為……是你們左丘會上門找打來了!”
  陳汐一字一頓,毫不客氣,根本就不忌諱對方的出身和權勢。
  “大膽!”
  那劉澤鋒身旁,一名受傷的老生見左丘峻出現,膽氣一壯,厲聲喝斥起陳汐來。
  啪!
  眾人只覺眼前一花,根本就沒看清楚陳汐如何動手,那開口喝斥陳汐的老生已被一巴掌抽在臉上,打得他臉頰紅腫,牙齒脫落,慘嚎著倒飛出去,像犯了羊癲瘋似的渾身一顫,就徹底暈厥了過去。
  太強勢了!
  眾人見此,心中皆都一顫,沒想到,在左丘峻坐鎮的情況下,陳汐行事依舊會如此不客氣。
  而陳汐才不管這些,他只知道今天自己辰盟成員受了委屈,且自己做的也并未觸犯了學院規矩,自然不在乎左丘峻會如何反應。
  “你……很好!”
  左丘峻神色冰冷陰沉,強自按捺著心中怒意,從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
  “我當然很好,并且會一直好下去。”
  陳汐回答的輕描淡寫,說著,他目光已是落在劉澤鋒等人身上,“若沒有事情,還請離開,這可是學生勢力之間的切磋,既然對方沒有認輸,我自然得奉陪到底。”
  此話一出,令得劉澤鋒等人神色皆都微微一變。
  他們今天已遭受到了不少恥辱,名譽掃地,丟盡了臉面,若陳汐還死咬著不放,他們還真不知道該如何處置了。
  于是下一刻,他們皆都把目光看向了左丘峻。
  而左丘峻則是凝視陳汐許久,突然笑了,道:“既然如此,那就由我來領教領教陳汐師弟你的高招,畢竟算起來,我也是左丘會的一員,既然是勢力對抗,我也是責無旁貸。”
  說著,他摩挲了一下自己的雙掌,動作看似散漫,周身卻是有著一股可怖的氣息轟然彌漫而出。
  這一剎那,左丘峻就像變成了另一個人,渾身氣息陰冷肅殺,充斥著一股迫人的森寒氣勢。
  在場眾人皆都呼吸一窒,一陣心驚肉跳,這左丘峻可是大羅金榜位列第二的存在,在外院修行三百二十一年之久,實力深不可測。
  有傳聞說,若非他放不下外院戒律堂的擔子,早就可以輕松通過內院考核,成為內院的一名學生了。
  別看他和位列第八的劉澤鋒之間,只相差幾個名次,可那等差距,已足以用天差地別來形容!
  而此時,見他居然要和陳汐動手,眾人心中緊張之余,也不由暗暗提陳汐捏了一把汗,擔憂不已。
  事情……似乎越鬧越大了。
  “如此甚好。”
  對于此,陳汐的回答很簡單,只有四個字。
  左丘峻唇角泛起一抹森寒弧度,不再多言,而在他周身,卻是有著一股股大羅法則的氣息在轟鳴,驚擾風云,愈發迫人。
  “且慢!”
  就在這一觸即發的關鍵時刻,突然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遠處傳達而來,伴隨聲音,阿秀帶著一群人,如閃電般飛馳而來,轉瞬及至。
  “乖乖,那些似乎都是內院子弟!”
  “不錯,他們是軒轅會的成員,難道他們要插手這件事嗎?”
  “這下有好戲看了。”
  看見阿秀他們一行人,周圍登時一陣竊竊私語。
  “阿秀小姐!”
  “阿秀小姐回來了!”
  辰盟那些成員,則都發出一陣歡呼,神色間毫不掩飾對阿秀的推崇,顯然在這一年多的接觸中,阿秀在他們之中已建立了很高的威望。
  而左丘峻、劉澤鋒等人的神色,則都陰沉下來。
  他們哪會不認得阿秀,這可是軒轅家的小公主,根本就沒有通過學院考核,就進入學院拜了內院首席教習王道廬為師,光環耀眼無比。
  同樣的,阿秀身后那些內院子弟,他們雖認不出多少來,可光憑“內院弟子”這個身份,已足夠令他們感受到一股莫大壓力。
  “交給我來。”
  陳汐正待開口,卻是被阿秀攔住,而陳汐看著對方那決然的態度,登時就無奈聳了聳肩,退了下來,他可是清楚,阿秀尋常看似大大咧咧沒心沒肺,可一旦做出決定時,可是誰都攔不住的。
  “阿秀姑娘,這是我們左丘會和辰盟之間的對抗,是學院允許的,并且按照規矩,可是不允許外力摻合進來的!”
  左丘峻深呼吸一口氣,神色陰沉,對于阿秀的突然到來,明顯感到有些棘手了。
  “外力摻合?不對,我可同樣是辰盟一員,而我身后的這些人,可都是我的堂兄堂姐們,我要替辰盟出頭,他們又要替我出頭,于情于理總說得過去吧?”
  這時候的阿秀依舊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可那一張清妍素凈的瓜子臉上卻是毫無笑意,反而充斥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漠然之色。
  顯然,這一刻的阿秀動了真火!
  眾人見此,心中卻是都是狠狠一震,軒轅秀也加入了辰盟?這可是他們之前從未聽說過的!
  以前,他們只是知道軒轅秀一直在幫陳汐主持辰盟的事務,可卻是從未想過,以軒轅秀的身份,怎么會舍棄軒轅會,反而加入到辰盟中來,這……也太不合常理了!
  “強詞奪理,既然如此,我是否也可以依照這個規矩,找一些親朋好友來幫忙?”
  左丘峻皺眉冷哼,他心中也是暗暗一驚,同樣沒想到阿秀居然會親口承認加入了辰盟。
  “隨便你。”
  阿秀平靜道,“你們左丘會可以層出不窮地派出高手,我們辰盟難道就不可以?更何況,我這次來也沒打算按照你們的規矩。”
  說到這,她一偏頭,對著身旁那些軒轅會成員道,“各位哥哥姐姐,按照咱們學院規矩,打一個人就會被扣除一萬星值,這里總計十六人,也就是十六萬星值,待會我幫你們出了。”
  這話說的殺氣騰騰,聽得附近眾人又是一陣心顫,感覺這位軒轅家小公主還真是霸道蠻橫。
  “小公主如此說,可就折煞我等,不就一些星值而已,我等自出得起。”軒轅秀一名青年笑嘻嘻開口,
  “整天在內院廝混,今日來外院撒潑一番倒也不錯,嘿嘿。”一名足有丈九身材的雄偉青年嘿嘿笑出聲,說話時,目光嗜血般掃向左丘峻等人,流露出一抹亢奮嗜戰之色。
  “欺負小公主的朋友,就是欺負小公主,欺負小公主,就是欺負我們軒轅氏,他媽的,多么合情合理的邏輯,今天這場架不打不舒服,邏輯也不通暢!”
  一名性情暴烈的軒轅氏子弟甚至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見此,左丘峻等人的臉色皆都難看無比,咬牙切齒,在這眾目睽睽之下,遭受這般**裸的羞辱,令得他們心中也是憤怒之極。
  他們卻沒想過,之初他們在眾目睽睽之下堵在辰盟大殿門前時,又是何等的耀武揚威,唯恐天下不知似的。
  “莫非,阿秀姑娘真打算引起左丘會和軒轅會之間的對抗?那等后果,只怕以你的身份也承擔不起吧!”
  左丘峻神色陰沉之極,強自咬牙忍耐著心中怒意,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來一般。
  “對抗便對抗,不報此仇,我還哪管事后洪水滔天?”
  阿秀滿不在乎,毫不猶豫說道,“現在,咱們先解決一下眼前之事,一,現在立馬認輸,乖乖滾蛋消失,二,和我們打一架,你們自己選擇吧。”
  話音一落下,氣氛頓時劍拔弩張,沉寂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