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7)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7)     

神箓1226 仙王魅影

阿秀的行事作風,堪稱干脆利落,毫不拖泥帶水,言辭之間并無任何攻擊字眼,但落在眾人耳中,卻自有一股撲面的殺伐之氣。
  眾人很確信,阿秀絕對說到做到。
  因為她是軒轅家的小公主,就應該如此強橫和強勢,在這個一切都看實力和背□景的世界里,阿秀的背□景之大,顯然具備著不容置疑的力量。
  就在這一片死寂的緊張氣氛中,突然又一道身影從遠處掠來,在左丘峻耳畔也不知說了些什么,令得他神色驟然一沉,下一刻目光已是落在了陳汐身上,帶著一絲驚疑不定的味道。
  沒有人知道左丘峻得知了什么消息,但卻隱約能感覺到,他神色的變化應該和陳汐脫不開關系。
  “嘿,沒想到,才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你就已能躋身大羅金榜第五的位置了,怪不得今日敢如此有恃無恐。”
  左丘峻沉默許久,突然冷笑出聲,他神色陰沉,語氣復雜,令人不清楚其心中此刻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過他此話一出,卻是引起了全場嘩然,目光皆都是齊刷刷落在了陳汐身上,像盯著一個怪物。
  大羅金榜第五名?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他們怎么不知道?
  這……若是真的,可未免太駭人聽聞了!
  這一刻,劉澤鋒等人也是齊齊色變,終于明白之前自己慘敗于陳汐手中,真的一點都不虧。
  大羅金榜第五名,那可是他們只能仰望的高度!
  相交于此,梁仁和古月銘等一眾辰盟成員,則面露驚喜,無不振奮異常,同樣也是沒想到他們辰盟的掌舵者,居然已位列大羅金榜第五名了。
  也就是在此時,在場眾人這才反應過來,今日陳汐在面對劉澤鋒等人的挑戰時,為何敢如此強勢,原來也是有所依仗的。
  一時之間,望向劉澤鋒等人的目光中,皆都不可抑制地帶上一抹憐憫同情之色,可憐啊,上門踢館子的時候,也不打聽好消息再來,明顯是自己登門找虐啊。
  對于這一切,陳汐一直保持著沉默,因為他清楚,左丘峻決不會干出滅自己威風漲他人志氣的事情。
  果然,下一刻左丘峻已是話鋒一轉,冰冷道:“若是擱在往屆,憑你現如今的能耐的確擁有進入內院的資格了,可惜,這一屆的內院考核和往屆都不一樣。”
  這句話說的莫名其妙,眾人也聽得一知半見,一頭霧水。
  不過左丘峻卻是不再提及此事,他目光漠然地掃了一眼阿秀,便揮手道:“這一次對抗到此為止,我們走。”
  說著,他轉身便離開。
  劉澤鋒等人一怔,似有些不甘,又似暗松了一口氣,當即也是跟隨著左丘峻離開,其實他們也的確早已恨不得早早離開此地了。
  畢竟,今天他們連遭挫敗,顏面丟得一干二凈,自尊心也遭受到了沉重打擊,又哪還有臉再逗留下去。
  不過,他們想走,阿秀卻是不答應,冷聲道:“沒有認輸道歉,誰讓你們離開的?”
  唰!
  不等聲音落下,阿秀身旁的軒轅會內院子弟已是齊齊出動,一個瞬移,就將包括左丘峻在內的所有人去路封死。
  見此,左丘峻等人神色皆都一沉,目眥欲裂,明明他們已不欲糾纏此事,可對方卻一再相逼,也未免太過欺人太甚了!
  “算了,阿秀,讓他們走吧。”
  陳汐見此,卻是突然開口,說出一句出乎所有人意料的話。
  那些軒轅會子弟也都怔然掃了陳汐一眼,不清楚他要干什么。
  阿秀卻似是看破了陳汐心思,又是感動,又是沒好氣地斜睨了陳汐一眼,氣鼓鼓朝那些軒轅會成員道:“還愣著干什么,讓他們順利的滾!”
  那些軒轅會成員面面相覷,苦笑著讓開身影,哪怕被當眾呵斥,他們可也不敢違逆了自家小公主的意思。
  附近圍觀眾人見此,心中又是一陣咂舌,順利的滾?也只有軒轅家這位小公主敢如此說了。
  “哼!”
  左丘峻扭頭,冰冷掃了陳汐一眼,便即陰沉著臉,帶著他們一行人呼嘯而去,他們一個個垂頭喪氣,神色陰郁,和之前氣勢洶洶前來的模樣,形成了鮮明對比。
  落在眾人眼中,無疑是很形象地詮釋了什么叫鎩羽而歸。
  ……
  “看來,用不上你們了,好了,都散了吧。”遠處,趙夢璃看著左丘峻一行人離開之后,便即扭頭,朝遠處隨口說了一句。
  然后,十余道身影倏忽憑空出現,齊齊朝趙夢璃一拱手,便即各自散去。
  如果有人在這里,一定可以認出,那十余道身影赫然都是凰盟的內院子弟!
  ……
  “少爺,看來不用咱們出面了。”另一個方向上,一名英武沉凝的青年,大步來到姬玄冰身前,開口說道。
  姬玄冰點頭道:“這次麻煩大家了。”
  “應該的。”
  英武青年神色恭敬,“若沒有別的吩咐,我等便離開了。”
  “嗯,去吧,替我帶一份禮物給咱們姬氏學會的成員。”
  姬玄冰揮手道。
  “多謝少爺。”
  英武青年領命而去。
  ……
  “靈朧姐如今跟隨在其師尊身旁閉關,不過她囑咐的事情,我們自不會坐視不理,可惜啊,這次有軒轅會插手,卻是讓咱們木字營沒有機會出動。”
  與此同時,木羽沖也是帶著一行人駐足在遠處,看見事情落幕,不由笑了笑,揮手道,“走吧,這次左丘家可是丟了不小的臉面。”
  ……
  如果讓左丘峻到能給人知道,即便阿秀不出現,也會有其他勢力會插手此事,也不知會做何感想了。
  但由此也可以看出,在這道皇學院中,有人恨不得陳汐死,同樣也有人在暗中對陳汐極為關注,而這一切,自然和陳汐在學院中的表現分不開關系。
  畢竟,自打進入道皇學院至今,陳汐儼然如同風云人物,時不時帶給學院一些意外的驚喜,而他的實力提升速度,也是有目共睹。
  對于這等驚艷絕倫的絕世天才,有喜歡的,也有厭憎的,不可能全都敵對他,也不可能全都維護他,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
  左丘峻等人離開后,那辰盟大殿附近觀戰的眾人也是紛紛離開。
  只不過這次離開時,他們的心緒卻是久久無法平靜,有人興奮,急匆匆前往問道仙山,欲要瞻仰一下陳汐在大羅金榜上的排名。
  也有人對陳汐的驚人表現感到震驚,飛快把今日發生的一切,以傳訊的方式擴散了出去。
  因為他們都很清楚,今天發生的一切,注定將在學院中掀起又一場軒然大波。
  左丘峻等人上門挑釁辰盟,反被痛揍一頓,顏面盡失,鎩羽而歸!
  軒轅氏小公主軒轅秀坦言加入辰盟,成為其一名成員!
  辰盟之主在晉級大羅之境一個月后現身,一舉躋身大羅金榜第五之列!
  這每一個消息傳出去,都足以引起一場莫大轟動,而如今,卻在同一天內發生了,在這等情況下,誰還能保持鎮定?
  ……
  辰盟大殿中。
  一眾辰盟成員神色振奮,彼此交頭接耳,議論著剛剛發生的一連串事情,這一刻的他們,皆都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對辰盟的歸屬感也是達到了空前的高度。
  而在大殿另一側,阿秀則在向陳汐介紹辰盟的結構,“現如今辰盟成員共有十六人,往常都是梁仁和古月銘負責日常瑣事,我來統籌一些辰盟的布局和壯大事宜,等以后辰盟成員增多,會分別設置一些具體職位,例如護法、舵主一類的……”
  阿秀嘰嘰喳喳說了一大堆,都是有關辰盟以后發展的,可見她對辰盟事務是如何之上心,聽得陳汐也是一陣慚愧,感覺自己就像一個甩手掌柜似的。
  “對了,那左丘峻說的不錯,這一次內院考核的確是和以往不同。”
  突然,阿秀似想起什么,看著陳汐說道,“我前些日子,跟隨師尊一起外出游歷,其實便是為了這內院考核之事準備。”
  提及這個話題,陳汐神色頓時認真起來,他可記得,剛才左丘峻臨走時,說了一句看似沒頭沒腦的話,就是和內院考核有關。
  “這次內院考核不是在學院中,而是在域外戰場上,具體地點到時候才會公布,不過據我所知,屆時,躋身大羅金榜前五十名的學生,會由四位半步仙王層次的教習帶隊,其中就有一位來自左丘氏的教習。”
  阿秀說到這,似有些猶豫,思忖許久,最終還是開口道,“那位左丘氏的教習名為左丘泰武,資格極為古老,是和院長同一輩的存在……”
  按照阿秀的說法,這左丘泰武早在數萬年前,就已在學院中修行,一直深居不出,不理俗事,若非如此,以他的輩分,足可以影響到左丘氏的大多事務,滔天權柄唾手可得。
  “如果在考核中,這樣一尊人物要對你產生歹念,只怕會極為不利了。”
  阿秀蹙眉道,“我想,那左丘峻臨走前所說的意思,就是來自這一尊大人物有可能帶給你的威脅。”
  左丘泰武?
  陳汐一陣無語,終于明白,為何總有人言,在上古七大世家中,論及在道皇學院中勢力最強的,當屬左丘氏無疑了。
  ——
  ps:今晚沒了,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