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27 虛靈兇鳥

昨天章節名搞錯了,已經修改過來了~
  ——
  云渺仙山。
  當陳汐返回自己洞府時,腦海中一直還在思索從阿秀口中得到的消息。
  域外戰場?
  想來這內院考核并非是弟子之間的切磋,而是要和域外異族對戰,如此的話,兇險性無疑增加了不少,也怪不得學院會派出四位半步仙王層次的教習帶隊了。
  對于域外異族,陳汐并不陌生,早在玄寰域時,他就不止一次的和域外異族廝殺過,他很清楚,域外異族中也是有著極為恐怖的存在的。
  像在蒼梧之淵眾妙之門內見到的那一位白發如雪的域外圣皇,連小鼎和螞蟻至尊聯手,都沒能留住對方。
  后來陳汐才知道,對方名叫玄宸圣皇,早在太古時期,就被蒼梧神木鎮壓在了眾妙之門內。
  像在九幽之地時,陳汐也同樣聽聞過一尊名為熾焱圣皇的存在,和那玄宸圣皇一樣,是太古時期被鎮壓在了九幽之地。
  而在那一次前往紫荊白家的路途中,因為一部來自鬼方偃師一族的《御物萬圣典》,陳汐他們一行人遭受到了一尊名為鬼蘇圣皇的追殺。
  當時若非白家之主白驚辰出手,他們一行人差點就被抹殺了,而當時,那鬼蘇圣皇只不過出動了一道投影而已,由此可知其實力是何等之可怖了。
  無論是玄宸圣皇、熾焱圣皇、還是那鬼蘇圣皇,都讓陳汐對域外異族的戰力有著極為深刻的認知。
  他很清楚,域外異族能夠和三界對峙無垠歲月而沒有被滅絕,必然也是有著極為恐怖的力量坐鎮的。
  ……
  “內院考核居然選在了域外戰場,看來在這三界大亂即將來臨之時,不止是人間界,連仙界也遭受到了域外異族的威脅啊。”
  陳汐默默思忖許久,得出一個結論,連道皇學院都一改以往的規矩,把內院考核放在了域外戰場上,顯然是通過這種磨礪,來讓學院子弟認識到域外異族的戰力,為以后有可能爆發的大沖突做準備。
  不過陳汐倒也并不擔心什么,相較于以往在人間界,他如今已是大羅金仙,除了一些極為可怖的存在,他倒也并不畏懼什么。
  更何況,按照阿秀的說法,此次內院考核還有四位半步仙王層次的教習帶隊,也不可能把他們這些學生帶到域外戰場最危險的地方了。
  “當務之急,還是提升實力,距離內院考核已只剩下不足半年的時間,趁此機會,自當以凝練大羅法則為主。”
  大羅金仙和玄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境界,抵達這等地步后,就要開始凝練大羅法則,也就是大羅神紋。
  而眾所周知,大羅神紋便是由兩種以上的大道法則凝練而成,并且想要凝練可不是那么簡單的事情。
  首先,必須得把某兩種大道法則全都臻至圓滿完美的地步,這是最基本的,然后方才能開始去把這兩種大道法則凝練大羅神紋。
  這和法則疊加不同,大羅神紋乃是真正的把兩種以上的大羅法則融合為一體,不分彼此。
  這也無疑給凝練大羅神紋提升了難度,像水火兩種大道法則,本就不相容,想要把他們完全凝練為一種大羅神紋,可想而知有何等困難。
  并且這還只是凝練兩種大道法則,若是凝練三種、四種以上的大道法則,其難度只會翻倍提升。
  這也是為何當陳汐活得天賜五行神紋時,會在學院中引起那般巨大的轟動,甚至驚動了不少老古董的注意。
  原因就在于,這天賜五行神紋,乃是完全融合了金木水火土五種大道法則的大羅神紋,根本就不用陳汐再去苦苦凝練,就像天上掉餡餅似的,自然令人艷羨。TXT小說網。
  而對陳汐而言,五行神紋的獲得,也只不過是為他節省了一些時間而已,畢竟,他早已將五行大道法則全都臻至了圓滿地步,所欠缺的就是凝練了。
  “短時間內,只怕是很難將風、雷、陰、陽等達到法則融入五行神紋了,既然如此,倒不如先把風雷融合,再把陰陽融合,而后再一一相融,如此一來,也是可以為自己提供不少的戰斗手段……”
  陳汐可是很清楚,雖說五行神紋力量很強,可其他大道法則也各有各的妙用,尤其在對付一些特殊敵人時,更需要某種大道法則去克制。
  像對付那些陰邪鬼怪之物,用雷、陽兩種大道法則無疑是最具威力的。
  “至于其他如星辰、不朽、造化、彼岸、沉淪等罕見大道法則,以后再凝練也不遲,畢竟那都屬于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存在,凝練起來太過困難,短時間內也不可能給自己提升多少戰力。”
  尤其是那彼岸、沉淪大道法則,陳汐可是還記得,這三界中還有一種禁忌般的法則存在,那就是輪回法則!而輪回法則卻是由彼岸、沉淪、終結三種大道凝練而成。
  所以他這時候,自不會去冒然凝練這等法則。
  沒有再耽擱,陳汐當即走進星辰世界,開始閉關凝練大羅法則。
  ……
  “老祖,這次內院考核,還請您多多費心。”在內院一處古樸簡潔的殿宇中,左丘峻恭恭敬敬躬身行禮。
  在他對面上首位置,還坐著一位身穿灰衣的枯瘦老者。
  老者須發花白,面龐上皺紋如溝壑般縱橫交錯,一對渾濁的眼眸瞇著,一副睡眼惺忪的樣子。
  他的相貌的確太蒼老了,就像個垂暮即將入土的老人,枯瘦的身軀佝僂在座椅中,顯得極為單薄。
  可左丘峻在他面前,卻是恭敬到了極致,一直躬著身軀行禮,連大氣都不敢出,原因很簡單,因為這位老者就是左丘泰武。
  左丘家資歷最為古老的一位大人物,常年隱居在道皇學院內院,不理世事,以至于現如今不少學生都從未聽聞過他的名號。
  可這并不代表左丘泰武沒什么權勢,相反,清楚他的人都知道,若是左丘泰武愿意,現在就能影響到左丘氏的大半事務!
  大殿一片寂靜,蒼老枯瘦的左丘泰武似乎睡著了,對左丘峻的話不理不問。
  見此,左丘峻忍不住側眼看了一下旁邊的左丘鴻。
  左丘鴻心領神會,深呼吸一口氣,同樣躬身,恭聲說道:“老祖,鈞兒馬上就要參加內院考核,以他的實力自不愁無法進入內院,只是關于那個孽子……”
  然而不等他說完,一直睡眼惺忪的左丘泰武頭也沒抬,卻又一道沙啞的聲音從其唇中傳達而出:“我知道了,你們退下吧。”
  左丘峻微微一怔,還要說些什么,卻被左丘鴻攔住,后者又怔了怔,最終沒說什么。
  “老祖,那我們就告辭了。”
  左丘鴻朝左丘泰武再次躬身行禮,便即帶著左丘峻離開。
  “鴻叔,老祖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直至離開大殿,走出內院的范圍,左丘峻這才忍不住開口詢問到。
  “有些話,是不能說的太透的。”
  左丘鴻略一沉吟,便即笑著拍了拍左丘峻肩膀,道,“我也聽說了左丘會和陳汐那小子之間的爭執,一時之恥而已,你莫要放在心上。”
  提及陳汐,左丘峻面容上泛起一抹陰霾,旋即就點頭道:“多謝鴻叔寬慰。”
  左丘鴻瞥了他一眼,道:“內院考核時,地址選擇在了亂魘戰場,那是仙界和域外開辟的一座中型戰場,你全力以赴參與到考核中就足夠了,其他的事情,自會有其他人來做。”
  其他的事情?
  聽到如此隱晦的一句話,左丘峻唇角不禁泛起一抹冷冽之色,旋即忍不住問道,“鴻叔,你究竟是如何安排的?”
  左丘鴻搖頭:“我也不清楚,這是空少爺親自安排的,你可得多努力,莫要再讓空少爺再失望了,畢竟,空少爺以后可是要執掌整個左丘氏的,若他對你失望,其后果想必你也很清楚。”
  空少爺,自然是左丘空,仙界的六大驕陽之一。
  聞言,左丘峻心中一顫,眉宇間重新涌上一抹陰霾,心中恨意洶涌,攏在袖中的雙手不可抑制地攥緊,“陳汐你這個不該降生于世的孽子,這一切可都是拜你所賜!”
  與此同時。
  鳶尾仙洲,一座浩瀚無垠的沙漠中。
  哧啦一聲,虛空撕裂,顯現出一道挺秀的身影來,他雙手負背,面頰清秀,眸光如寶石般明亮,赫然是左丘氏嫡系繼承人——左丘空。
  烈日炎炎,暴曬黃沙萬里,颶風呼嘯,卷起萬重濁浪,這里的氣候惡劣無比,爍火流金,最重要的是,這沙漠中一片死絕,空氣中甚至沒有一絲的仙力。
  這里,就是鳶尾仙獄所在之地,整座沙漠就是一座古老仙陣,在太古時期一直延存至今,不知關押了多少左丘氏的叛徒和罪人,至今還無一人能越獄逃脫。
  這里,更是有著“鬼神難越,神圣止步”的稱號!
  衣衫獵獵,左丘空雙手負背,靜靜凝視著那漫天風沙許久,他也不知想起了什么,最終嘆了口氣,喃喃道:“這么多年過去了,也是時候和您見一面了,小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