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6)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6)     

神箓1229 所向披靡

篡位謀權!
  聽到這個字眼,左丘空沉默了,眉眼之間隱隱有著一抹鋒利之意蘊生。
  因為他對左丘雪這個說法極不贊同,因為他的父親原本就是左丘氏嫡系長子,何來篡位謀權之說?
  “你不必因此惱怒,我也沒有試圖說服你。”
  左丘雪瞥了他一眼,淡然道,“成王敗寇,這是自古至今都顛撲不破的道理,我淪落到今天這般地步,也沒什么好說的。”
  左丘空看了她一眼,斟酌許久,才說道:“小姑,你應該懂得感恩。”
  “你是說我能活到現在,是你父親對我網開一面嗎?”
  左丘雪輕輕一笑,旋即神色化作一片平靜之色,望著遠處的青山白云,悠悠說道:“你父親這些年來一直想殺了我,日日夜夜的想,可惜,他最終還是不敢,你可知道什么原因?”
  左丘空皺眉,顯然不認同左丘雪的說法。
  左丘雪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話鋒一轉,道:“你可知道左丘氏所擁有的勢力有多少?你又對宗族中那些長老有多少了解?”
  左丘空怔了一下,有些搞不清楚左丘雪為何如此說,但還是隨口答道:“我左丘氏勢力遍布整個仙界,除卻寥寥十多個仙洲之外,其他數千仙洲中都有我左丘氏勢力的分布,至于宗族中的長老,那等數目可不是我能夠估算的。”
  聞言,左丘雪卻是忍不住嘆了口氣:“你說的都不錯,可那些都是明面上的力量,看來你父親并未把左丘氏真正的底蘊告訴你,這也正常,畢竟你還年輕,知道的越多,反而有可能招惹不少災難。”
  災難?
  左丘空一對劍眉猛地一挑,不悅道:“小姑,你這就有些聳人聽聞了,或許你還不知道,如今的左丘氏在我父親掌控下,內外團結,日益繁盛,可從無離經叛亂之事發生。”
  左丘雪憐憫似地看了一眼和自己據理力爭的左丘空,道:“你回去吧,等你什么時候開始接觸左丘氏真正的力量,就明白你父親為何不敢殺我了。”
  “可我……如果現在就不計任何后果殺了你呢?”
  左丘空神色漠然,這是他第二次說出這樣的話,神色依舊認真嚴肅,和之前唯一不同的是,他口吻中明顯多了一絲狠戾之色。
  “那你可以試試。”
  左丘雪再不看對方一眼,隨手拿起骨針和黑色長靴,專心縫補起來,竟是對左丘空的威脅渾然不在意。
  左丘空感覺內心的堅持和尊嚴像受到了莫大的挑釁和踐踏,他猛地長身而起,眸光冷厲如刀子般,凝視著眼前的左丘雪,籠罩在袖中的雙手也是緩緩握緊。
  一股如有實質的殺機,倏然在小院中彌漫而開,空氣似乎都凝滯凍結,帶著一絲肅殺的氣息。
  能夠清晰看見,左丘雪那脖頸間雪白的肌膚上,泛起一層細密的疙瘩,捏著骨針的修長玉手也變得僵硬,指節因為用力而泛白。
  可自始至終,她神色未從有一絲變化,生著幾縷魚尾紋的眼眸,也是沒有眨上一次,依舊如此認真和專注。
  “小姑,論及實力,我自認不如當年的你,可那畢竟是當年,在你棲居在鳶尾仙獄的這數百年間,感受不到大道法則,汲取不到天地仙力,體內仙力只能供你維系生存,我這時候想殺你,簡直易如反掌。”
  沉默凝視左丘雪許久,左丘空突然輕松一笑,收起了全身殺機,居然轉身離開。
  “歲月不饒人,若就此下去,總有一天你會堅持不住的,那時候,你又如何能夠和表弟見面?”
  一邊說著,左丘空已來到了那離開的青銅大門前,他再次駐足,突然道,“其實,你也不可能和表弟見面了,這一次,他必死無疑。”
  隆隆一陣沉悶的摩擦時,青銅大門開啟,又重新關閉,而左丘空的人已是離開不見。
  ……
  對于這一切,左丘雪仿若未覺,一直在縫補手中的黑色長靴,縫完了一只,又縫了一只,這時候,天邊已是泛起如血晚霞。
  “汐兒若那么容易死去,你又何必前來找我?”
  左丘雪端詳著手中已經完工的一對長靴,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旋即她抬起頭,凝視著天邊蒸騰晚霞,神色間涌上一抹慈和溫柔之色,喃喃道,“只要寶貝兒子還活著,剎那芳華逝,彈指容顏老,又如何?些許歲月……終究奈何不得我的。”
  “道皇學院啊,那可不是你左丘氏能夠撒野的地方!”
  ……
  時間如水,匆匆流逝。
  不知不覺,已是五個月過去,在這五個月中,道皇學院外院的氣氛變得緊張無比,無論老生新生,皆都在全力沖刺。
  而那些自知無望參與到內院考核的子弟,也受到這一股氣氛的感染,變得勤奮努力起來。
  這就是學院的好處,通過設置一些考驗和獎勵,根本就不必鼓勵學生,他們自己就會因此而變得刻苦和努力。
  而學生之間修為和排名的差距,又會讓他們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愈發不敢懈怠半分,這若果是自己一個人散修,是無法體會到這種處處彌漫的競爭氛圍的。
  在這五個月中,倒是并沒有什么驚人的波瀾發生,唯獨值得一提的是,那大羅金榜的排名,在這五個月中頻頻變化,幾乎每時每刻都有弟子上榜,也有被擠掉下來的。
  就是在前五十名中的排名,在這五個月中也是發生了諸多變化,出現了不少新面孔,像鐘離尋、姜滄海、敖無名、木羽沖……他們以新生的身份躋身其中,也是在外院中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不過相較而言,卻都沒有陳汐當初那般耀眼,畢竟,在那前五的位置上,只有他一個人是新生。
  “師兄,這都五個月過去了,怎么不止是陳汐,連那佛子真律、趙夢璃、姬玄冰等人也都不前來問道仙山,進行大羅金榜測試了?”
  “保存實力懂嗎?在任何時候,都得學會藏拙,太早暴露出實力,可是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重視和敵對。”
  “藏拙?原來如此,不過我聽說,此次內院考核是要前往域外戰場,和異族強者廝殺,如此一來,再藏拙也沒什么必要了吧?”
  “槍打出頭鳥,你以為域外異族都是白癡?若得知咱們道皇學院的學生跑到域外戰場,那絕對會成為他們的重點打擊目標,而排名越高的子弟,反而越容易引起域外異族的打擊。”
  “域外戰場啊,這一屆內院考核果然和往屆都不同,也不知最終誰能通過這等歷練,順利進入內院了。”
  “依我看,只要能活著從域外戰場回來,就足以能夠進入內院了,畢竟那可是域外戰場,兇險無比,雖說有四位半步仙王層次的教習帶隊,可戰火無情,局勢也是瞬息萬變,總避免不了發生什么意外。”
  隨著內院考核日期的臨近,像這樣的議論也是與日增多。
  ……
  對于這一切,陳汐都無所察覺。
  這五個月的時間,他一直在星辰世界修行,凝練大羅法則,對別人而言只是過去了五個月,但對陳汐而言,卻是相當于兩年多一些的時間。
  不過令陳汐無語的是,哪怕已經比別人多出近五倍的時間,可他竟是至今才把風雷神紋凝練到了三成左右,至于陰陽神紋,他都沒時間去參悟!
  這也讓陳汐深刻認識到了想要凝練大羅神紋是何等之艱難。
  事實也的確如此,尋常普通大羅金仙,一輩子能夠凝練出一種大羅神紋都算不錯了,而能夠凝練兩種以上大羅神紋的,都已經可以稱得上是高手了。
  不過在這段時間中,陳汐倒也并非一無所獲,起碼已經將空間神紋的第一層“空間振動”熟悉掌握住。
  可以說,空間神紋的存在,完全和其他大羅神紋不同,因為它是由一種大道法則凝練而成,且是至高無上的仙王層次三**則之一,似乎正因為這個特質,才令得它無法和其他大道法則相互融合。
  起碼現階段,陳汐是根本辦不到這一點的。
  空間神紋,是天賜神紋,其本質還是空間大道法則,且是圓滿地步的空間大道法則,正是基于這個認知,令得陳汐也是在無極神箓中順利獲得了有關“空間之劍”的至高傳承之力。
  這是一種妙至巔峰,威能恐怖之極的傳承,以如今陳汐的能耐,也是無法將其完美掌控,只能分作兩大絕招,分別是“逆亂萬流”和“浮光掠影”。
  至于其威力究竟可怖到什么程度,或許只有等對戰時,才能真切體現出來。
  呼~
  這一天,陳汐從打坐中醒來,長長吐了一口濁氣。
  “不知不覺,距離內院考核竟只剩下一天時間了……”陳汐長身而起,一邊思忖著,一邊走出了星辰世界。
  “我跟你一起去。”
  當陳汐告訴小鼎,自己明天就要前往域外戰場參與內院考核時,小鼎毫不猶豫開口道,“對于域外異族,我比你更了解。”
  ——
  ps:昨天有很多小伙伴問我今天是否10更,我說是的,但是我不敢把話說太滿,自然是因為擔心再發生像上次那樣的斷電事故,然后遭受各種不理解,不過大家放心,今天10更應該是可以做到的,而我唯一的期盼就是——月票!月票!月票!月末最后一天,請攢著月票沒投的兄弟在看過更新之后投給我!拜謝了兄弟姐妹們,我繼續去碼字,第2,3,4,5更分別在12點,下午2點、4點、6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