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箓》 最新章節: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完)(02-29)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續2)(02-29)     

神箓1231 趁火打劫

感謝兄弟“閑的冒水”得打賞捧場~
  ——
  亂魘戰場。
  一條浩瀚星河猶如橫亙的天塹,將仙界和域外異界徹底分外,三界陣營在這頭,而域外異族陣營在那頭。
  這一條星河,也被視作三界和域外的界河,深邃無垠,延綿似無盡頭。
  當陳汐等人在周知禮的帶領下抵達時,就已來到了星空之上,看見了那一條蜿蜒于宙宇中的界河。
  說是界河,實則由無數個星辰匯聚而成,其內流淌的不是水,而是一顆顆巨大的星球,稱其為“星河”再恰當不過。
  “這便是三界和域外的分界線,自太古至今,界河內外不知爆發過多少次驚天動地的大戰,同樣,也不知有多少通天人物埋骨于此。”
  周知禮遙遙指著遠處那一道界河,不茍言笑的神色間已是帶上一抹慨然,“可以說,三界能有如今的安定繁榮局面,都是諸多先輩們用熱血和生命搏殺而來,他們……才是三界最大的功臣!”
  眾人肅然起敬,心頭也是不可抑制地激蕩起一抹熱血,那是對諸多先輩的崇慕和敬仰。
  域外異族,和三界眾生勢不兩立,存在著化解不可的血仇,對于這般敵人,他們沒有誰會心存好感了。
  正所謂非我族類,其心必異!
  轟隆!
  就在此時,那遠處界河深處,猛地產生一道驚天轟鳴,聲音之大,在整個星空中都隆隆回蕩著。
  與此同時,眾人皆都能看見,一道纖細、修長、白皙的通天手指穿過無垠星河,碾碎一顆顆星辰,狠狠指向那界河深處。
  哞~
  一聲獸吼,一頭巨大無比的黑色巨象,腳踏星空,鼻子一甩,就像一條撕裂星空的長鞭般,和那一道恐怖的通天手指撞在一起。
  那一剎那,整條星河都泛起一連串劇烈震蕩,余波擴散整片星空,那一股可怖的毀滅氣息,令得在場所有人都齊齊色變,倒吸涼氣不止。
  這一幕太恐怖,碾壓星辰,驚亂星空,明顯隔著極為遙遠的距離,可卻被他們看得一清二楚,由此可知那等攻擊,是何等之恐怖!
  “不好!是仙王層次的強者在交鋒,走!”
  周知禮神色突然變得凝重,袖袍一揮,唰的一下裹挾著眾人一閃就離開。
  ……
  當陳汐他們再次回過神時,已是來到了一片荒涼不堪的星球上,這里竟是有著一方城池坐落其中。
  “剛才那一幕,是仙王在交鋒?”
  這時候,依舊有人心悸不已,一個星辰何等之巨大,卻在那一根手指之間像紙糊似的被碾壓爆碎,那等威勢,的確是太過震撼人心了。
  “那里是界河最深處,是只有仙王層次才能進入的地方,剛才交戰的一方,應該是四大仙王之一,至于具體是誰,卻是無法判斷了。”
  周知禮神色已恢復正常,神色輕松吩咐道,“好了,那里是仙王交鋒的區域,這次考核可不是讓你們前往那里送死。”
  見一向不茍言笑的周知禮居然也開起玩笑,眾人皆都莞爾,心中輕松不少。
  “這座城池名為云夢城,是三界通往亂魘戰場的一個據點,明天早晨,你們便會由此出發,開始進行考核。”
  周知禮指著下方那一座宛如國度般的區域,隨后解釋了一句,就帶著一行子弟飛落下方,進入到了那云夢城中。
  “咦?道皇學院的隊伍來了!”
  “果然是他們,七大學院的考核隊伍,只差他們道皇學院一個了。”
  “嘖嘖,想來那五十名年輕男女就是此次要參加考核的子弟嘍,這一次七大學院的子弟在一起進行歷練,或許也能分出個高低來了。”
  這云夢城中,此時竟已是聚攏了不少身影,當看見周知禮、王道廬、拓跋天席、左丘泰武他們帶著陳汐一行人抵達云夢城時,登時引起了不小轟動。
  許多目光中都是或多或少帶著一絲忌憚,一絲敬畏,更有著一絲隱隱的敵意。
  對于此,周知禮等四位半步仙王存在根本就不在意,帶著陳汐他們徑直朝城池深處行去。
  “云夢城一直由仙庭的勢力坐鎮,而此次前來云夢城的,不止有咱們道皇學院的子弟,還有其他六大學院的學生。”
  這一次是那拓跋天席開口了,他聲音溫潤,令人如沐春風,“不過你們不必在意這些,這無數年來其他六大學院視咱們道皇學院為競爭對手,可惜,無數年過去了,道皇學院依舊是仙界第一,這等地位可不是他們誰想撼動就能夠撼動的。”
  聲音平靜,卻自有一股傲然之意,那是一種俯瞰的姿態,是來自于對道皇學院的歸屬感和榮耀感!
  是的,他們道皇學院本來就是仙界第一,且當第一名當了無數歲月,自然有底氣驕傲和自信。
  聽到拓跋天席這番話,一眾子弟心中皆都升起一股與有榮焉的驕傲感,原本就筆直的身姿變得愈發挺立,是的,他們是仙界第一學院的學生,理應驕傲,必須驕傲!
  對于此,陳汐心中也是感慨萬千,這就是道皇學院在仙界中獨一無二的底蘊,在學院中或許感受不到,但到了這外界,看著那一路所見的人們眼中流露出的忌憚敬畏之意,就能深切體會得到這等底蘊是何等驚人。
  他倒也清楚,其他六大學院,分別是云嵐學院,風川學院、苦寂學院、大荒學院、道玄學院、長空學院。
  這六大學院皆都分布在其他三大仙洲,像云嵐學院和風川學院就位于冰穹仙洲,苦寂和大荒學院則位于未央仙洲,道玄和長空學院,則位于道玄仙洲。
  唯獨道皇學院,占據著四大仙洲之一的星武仙洲。
  在接下來的路途上,陳汐也是從拓跋天席口中了解到,原來這次在亂魘戰場考核,其他六大學院的子弟也都加入了進來。
  每一座學院各自派遣了五十名大羅金仙子弟,規模和道皇學院相當,據說這是中央仙庭的意思,為的是更好磨礪年輕一代的實力,以后三界若和域外爆發大戰,也可以發揮出更大的力量。
  ……
  沒多久,眾人來到了云夢城中央一座古老恢弘的建筑前。
  說是恢弘,實則是相較附近其他破損建筑而言還算完整。
  畢竟這云夢城畢竟是位于三界和域外界河的邊緣,常年發生戰爭,其中建筑能保存已是殊為不易。
  “哈哈哈,周兄,你們可總算來了。”
  大殿前,一個身材魁梧,雙眉漆黑如刀鋒似的光頭中年遠遠看見周知禮等人,登時發出一聲洪亮大笑,快步迎來。
  “你這家伙,這么多年還是這副老樣子。”周知禮也是爽朗大笑。
  “這是中央仙庭在云夢城的負責人,號東俊侯,是一位戰功彪炳的半步仙王,駐扎此地已有上萬年歲月,經年和域外異族廝殺,實力極為剽悍。”
  一旁,拓跋天席溫聲解釋道,“他和周兄是同一年進入道皇學院,關系頗為不錯,只不過東俊侯自從離開道皇學院,便一直在中央仙庭效命,兩人已有上千年未曾謀面了。”
  陳汐等人這才恍然,心中皆都暗暗感慨,一位駐扎云夢城的中央仙庭大人物,竟也是出身道皇學院。
  略一寒暄,東俊侯便把一行人迎進了那一座古老建筑中。
  大殿中早已坐了許多身影,有男有女,有老又少,一個個氣勢不凡,皆都是來自其他六大學院的教習和子弟。
  此時看見道皇學院一行人抵達,大殿中原本的交談聲瞬間消失,皆都把目光紛紛望了過去。
  “周兄。”
  “哈哈,王道廬你也來了。”
  “咦,拓跋老兒,你居然變得越來越年輕了。”
  有不少教習起身,紛紛跟周知禮、王道廬他們寒暄,顯然都是老相識了。其他還有許多人并不起身,目光中隱隱都有敵對警惕之色。
  陳汐將這一切收盡眼底,心中不禁好笑,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示好的時候,也有人敵對,這世間之事大都如此。
  最終,周知禮他們一行人在大殿一側落座。
  見此,那東俊侯爽朗一笑,便即開口道:“好了,此次七大學院的人馬都到齊了,先說正事。”
  此話一出,頓時吸引了大殿眾人注意力。
  “近段時間以來,域外異族頻頻異動,派出不少大軍進入到界河,欲要搶下我仙界在界河一側的據點,狀況雖不至于多嚴重,但這種不好的苗頭卻必須扼殺了!”
  東俊侯談及戰事,神色瞬間就變得肅殺狠戾起來,旋即他又哈哈大笑出聲,“當然,這些都和你們在座這些小家伙無關,你們的任務很簡單,明天進入亂魘戰場,盡量殺死更多的大羅階異族敵人,如此就足夠了。”
  說到這,他袖袍一揮,身前案牘上已是多出數件流光溢彩的仙寶來。
  “這是一件太武階仙寶和兩件宙光階仙寶,是我中央仙庭拿出的獎勵,在這次考核中,殺死大羅階異族數目最多的前三名,可分別獲得!”
  音如洪鐘,震蕩整個大殿,令得在座許多目光都是被那案牘上的仙寶給吸引,神色間接都泛起一抹熾熱。
  仙庭居然拿出了太武階仙寶作為獎勵,果然是大手筆!
  ——
  ps:繼續吶喊求月票,月末最后一天,金魚和上次一樣,備好了咖啡,濃茶,閉門在家,打算奮斗到凌晨!